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傲剑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怪事连连

傲剑天下 龙的天下 7078 2005.09.10 10:02

    方旭将满心欢喜的柳佳送走后回到宿舍,却发现小小的宿舍里面早就人满为患,刘天帅科自不必说,候天阿海虫子等人也是不请自来,待方旭走进屋来,每个人脸上都流露出了好奇与暧mei的神情,帅科当先忍不住嚷嚷道:“阿旭,你小子老实交代,跟柳佳学姐在里面说了些什么?嘿嘿,又做了些什么?”

  方旭笑道:“没什么,谈点私事罢了。没什么的。”说来神情自然。

  众人皆流露出了不信的神情,帅科很是不爽的叫道:“靠,骗鬼去吧,学姐来时忧心忡忡的,走的时候却是欢天喜地的,本帅哥用脚丫子想也不会那么简单,嘿嘿---。”

  帅科贼兮兮的笑着,候天接道:“阿旭,先是傲雪冰莲云娜,接着又是妩媚佳人柳佳,小旭,你可别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这样可不太好。”

  候天说话之时神情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脸,面上一片严肃,候天方旭同为散打社成员,而云汉兄妹看在方旭的面子上对天赋体质都很一般的候天也很是不错,候天这人又很是热心肠,所以不自觉的就站在了云娜一边。

  方旭闻言心中不悦,轩眉一挑,正待接言,帅科先是不满的抢过话去言道:“猴子你别说的上纲上线的,什么锅里碗里的,你以为我们阿旭脚睬两只船哪,真是扯蛋。”

  候天闻言怒道:“我只是提个醒,免得阿旭出点什么差错,你哪知耳朵听我说的上纲上线了。”

  二人说话之间,俱都带上了火气,又都是脾气耿直之人,当下你一言我一语的吵将起来,其他众人有附和的,有劝架的,一时之间,宿舍里乱成了一锅粥,方旭冷眼相观,见他们越吵越烈,颇有升级的趋势,心中不耐,沉喝道:“好了,别吵了。”

  方旭此语暗带功力,声音虽然不大,却在人声鼎沸的宿舍里清晰的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每个人被这一声沉喝,只震的心头一颤,尤其帅科候天二位随着这一声沉喝,混沌的脑子也有些清醒,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当下俱都住嘴不语,见宿舍恢复了安静,方旭沉声道:“这件事情没几位想象的那么严重,而且新学期开始了,大家想必都有很多事情要忙,实在没必要在兄弟的这点小事上浪费精力。”

  刘天接下笑着说道:“小旭说的不错。再者说了,哥几个到这来,无非是好奇,再就是想开开小旭的玩笑,只是玩笑没开成,反乱了自己的阵脚,说出来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听着刘天的调侃之语,帅科候天也不禁赧然,互望一眼,都从彼此眼神中看到了那浓浓的歉意,各自不好意思的笑了一笑,一场矛盾就这么烟消云散了。

  最后,作为学院宣传部副部长的刘天宣布了三天后建筑系迎新生队伍的名单,方旭帅科赫然在列。

  ******

  接下来两天柳佳没有来找方旭,想来是刚开学诸事繁多,还没空出时间来吧。开学后的第三天是周六,方旭一早来到积仁药店帮忙,刚踏进药店门口就觉得气氛有点不对,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不易察觉的压迫之感,‘有高手!’,方旭眉峰微皱,面上不动声色,从容进入了药店。

  计老此时正站在药柜出望着小顾小蔡几人抓药,不时的提点一二,见到方旭进来,面上露出笑容,乐道:“嘿,小旭,今天可要好好表现一下。”

  方旭心中不解,不晓得计老此话究竟指什么,却也不多言,点点头,走到候诊处坐下,准备开始诊治病人。

  方旭坐定后随意一扫,却发现大厅用来给病人休息的长条椅上坐着三个人,当中一位老人一身白衣,一头雪白短发耸立如针,相貌清癯,骨架粗壮,肩宽背阔,但略嫌瘦削。老者两手放在膝头,那双手十指修长,根根似玉,十根指甲几乎长有数寸,奇怪的是竟隐隐泛出玉质的光芒。。老人就那么静静的坐着,双目微闭 ,脸上神情不喜不悲。

  老者身边是两个中年人,一个粗壮,一个矮胖,粗壮之人肤色黝黑,满脸虬髯胡子,神情威猛,愣一看去完若张飞在世;矮胖一人脸色红润,长眉,长髯,相貌奇特,不类常人。 此二人自方旭一进门口起就紧紧盯住,方旭所感觉到的那一股压迫感就是自二人身上散发而出。

  对于这三个不知是何来历的人,方旭虽是心下疑惑,却也不去理会,只是专心替病人诊治。

  “大叔心脏虽然略有小病,但是也不应该这么表现的这么严重。”方旭将手指轻搭在病人的脉门上道,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沉吟片刻后问道,“大叔近几日可曾进补过?”

  病人想了想,答道:“前些日子我老伴听说药膳对身体有好处,就买了人参黄芷红枣与附子煲了一罐羊汤,说是能够大补元气,我们家这几日一直在吃。”

  方旭待病人说完后,摇头道:“大叔错了,羊肉是热性温阳之品,附子也是温阳之物,而且附子中含有乌头碱,会对心脏节律产生副作用,大叔心脏本来就有点小毛病,这样一来诱发了心率不齐。”

  病人紧张道:“小方医生,那严重吗?”

  方旭笑着安慰道:“放心,我开幅药吃了就没事了,不过现在天气燥热,适合进补一些苦味清热泻火的药,如苦瓜杏仁生姜等,大叔以后进补的时候要到药店打听一下,不要自己随意进补,这样有害无益。”

  接下来方旭开好方子,又根据病人的身体状况开了几个进补的药膳方子,病人欣喜万分,百般道谢方始离去。

  一上午诊治了约莫有十数个病人,及至中午时分,一直冷眼相关不发一言的矮胖中年人走到计老面前,轻轻说了几句,计老点点头,那位老者二人从椅子上起身,三人一起向内堂走去,计老来到方旭身旁,道:“小旭,你到内堂去一下,适才三位找你,有事相商。”

  方旭不明就里,当下也不询问,正待起步,计老忙又嘱咐道:“说话要客气,不可缺了礼数。”

  方旭点头应是,起身来到内堂,老者三人已经坐在椅子上等候。见方旭进来,老者含笑道:“小友请坐。” 语气自然态度和蔼,只是眉宇间那一股自然的慑人威严让人不敢轻视。

  方旭依言坐在三人对面,淡笑道:“三位找我所为何事?“

  老者细细打量着方旭,那双比冷电还亮的眸子在方旭身上来回打着转,渐渐的眸子中露出一丝疑惑的神情,老者突开口沉声道:“老夫受人所托来医治病人,只是老夫医术有限,一人独木难支,是以想请计兄帮忙,计兄向我力推小友,我起初尚不信,今日故特意实地观察一番,结果出乎我所料,小友医术精湛,而且甚是博学,老夫很是佩服。故而衷心的想请小友帮我这个忙。”

  方旭听老者的口气似乎与计老很是熟悉,又听是治病救人,于是笑道:“老先生谬赞了,计老医术高出我不止一筹,如此推崇,实在是汗颜哪。 只是不知老先生找我帮什么忙?”言下之意自是应允了。

  见方旭同意,老者心中畅快,呵呵一笑,道:“如我方才所讲,是救治一个病人。需要的时候我会派人通知你,你放心,我知道你是学生,尽量在周末找你,不会耽误你学业的。”听这语气,老者倒很是为方旭着想。

  老者既不说替谁治病,方旭也不多问,点头笑道:“如此就有劳老先生了。方旭医术低微,希望不会给老先生帮了倒忙。”

  方旭说的恭谨,本来是老者有求于方旭,经方旭这么一说,倒像是给老者添麻烦一般,老者听来也很是舒服,哈哈笑道:“怪不得计兄这么喜欢你,你这孩子实在是会说话,当真是让人欢喜的紧。”

  老者抚须长笑,身旁两位中年男子心中都是一惊,二人与老者相识至今,从未见老者如此开怀过,今日竟然因为一个小孩子的几句恭敬之词如此开心,倒也委实奇怪。

  当下老者又问了方旭几个医学上的问题,有难有易,方旭一一做答,老者听的满意,频频点头,又与方旭闲聊几句后,在身旁二人惊异的目光下,起身携着方旭的手来到大厅,与计老方旭道别后离开了药店。

  方旭望着老者的背影若有所思,计老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小旭这次可是你的好机会,你可要把握住了。”言下之意似乎对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知道的颇为清楚。

  方旭一愣,疑惑道:“师父,莫非你知---。”

  计老摇摇手,截口道:“小旭莫急,到时候一切自知。”言语间颇有几分神秘之感。

  见计老如此态度,方旭也知问不出什么来,当下点点头不再言语,计老突又笑道:“你这孩子真是沉的住气,换了别人遇到这没头没脑的事情早就急不住了。嘿嘿,你放心,师父可是为你好,再说了师父还想亲上加亲哪,呵呵。”说到后来,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神色。

  方旭不明就里,只是见计老一脸的奸诈之像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好话,当下不再理会这个看来很是为老不尊的师父,转身到自己的桌子上继续诊治病人。

  计老远远的望着方旭,渐渐的一缕开心的笑容在嘴角绽开,轻声喃喃道:“年轻,可真是好哪。”

  ******

  方旭走在路上,细细思索这几日的事情,但觉俱是乱无头绪,先是楚天龙再是今天的这位神秘老者,楚天龙倒也罢了,这位老人可定然不是寻常人物,不说其他,单单从内力看应该已经到了‘三花聚顶五合开元’的地步,中国的修练者能够达到这一步的是凤毛麟角,谁能请动这样的高手?而且老者讲话时那种威仪似乎也是久居高位磨练出来的,‘莫非是同盟中的顶尖高手?’方旭心想。

  突然间方旭觉察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脚步声紧随自己的左右,‘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方旭暗自冷笑,不动声色的继续前行,到了人民公园之时走了进去。

  在公园一偏僻的角落站定,方旭突然开口道:“阁下也跟踪我很久了,眼下四处无人,何不现身,也好让我讨教一二。”

  背后毫无动静,方旭冷然一笑,微眯双目,右手一翻一抬,几株小草拔地而起,直直朝掌心飞来,方旭伸手夹在指缝之间,运起真气,柔软的小草登时硬如金刚,方旭抖手弹出。

  同时间一声轻笑在方旭耳边响起,一条淡黄色人影自方旭后方十米之处的矮树上冲天而起,姿势优雅脱俗,那几株小草却也如发现目标般成品字形将人影围在中间,此际正在滴溜溜的围着此人打着转,兼在高速旋转之下发出‘嗤嗤’的轻微破空之声。

  几株小草如同被赋予灵性般紧紧围着人影,人影显然对这附骨之蛆颇为忌惮,连换几种身法俱都无法摆脱,而且奇怪的是几株小草运行轨迹奇异,更丝毫不因运转时间过长而劲势有所消逝,人影几次疏忽之下,竟然险些被它冲破护身罡气,透体而入。

  如此时间一久,人影大感不耐,猛然站定,小草也似乎随着他的站定顿了一顿。说时迟那时快,此人抓住这一瞬间,一声沉喝,伸指弹出,一指五击,快捷无比,几乎不分先后击在了五片小草的最中间,真气透体而出,以硬克软,小草那股逼人的杀气登时萎缩,应指而碎。来人暗道一声侥幸,原来他适才变换身形,目的就是想探察这几株小草的薄弱之处,结果发现小草始终以各自的中心为圆心处于高速旋转状态,同时竟然借旋转来吸收自己用来防御它的真气,从而达到生生不息的地步。最诡异的是随着自己身形的移动而移动,竟似是自己带动它一般。所以他才有了上面一出举动,行险之下果然奏效。

  人影又是呵然一声长笑,身影如鬼魅般一闪,滑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在了方旭的对面。落地如同四两棉花,不出一点声音。

  此人二十四五岁的年纪,身着黄衫,玉树临风,雄姿英发。神情淡雅从容不迫。方旭微皱双眉,冷然道:“你为何跟踪我?”

  黄衫人呵呵一笑,忙道:“抱歉抱歉,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不过我跟踪你,你也发暗器偷袭我,算是扯平了,握手言和如何?”说着朝方旭伸出手去,说话时神情自然诚恳,委实不像是说谎。

  方旭闻言亦伸手过去,在二人双手即将握在一起之时,突变陡生,黄衫人右手急探,猛向方旭右手脉门扣去,方旭似乎不及反应,眼看就要被擒住,黄衫人眼中露出一抹得色,接着却是神情大变,原来方旭在他袭来之时手掌一横,拇指快捷无比的点向他的手背尺侧,第五掌骨与钩骨、碗豆骨之间凹陷处,黄衫人硬生生挪开自己的右手,与方旭手掌交错而过,若不是黄衫人躲避的快,恐怕此时手掌也要废掉了。黄衫人显然也不是庸手,反应迅速,右手回撤之时食指点、打、扫、刺,击向了方旭的掌心,方旭见他竟然以指代武器,心觉有趣,登时也来了兴致,遂也学黄衫人以指代刀,劈、刺、削、斩。二人俱是以快打快,妙招陡出,黄衫人招式灵动飘逸,轻巧处又胜翩翩轻蝶,方旭刀招湍急狂野,其迫急处更胜雷霆闪电,二人招式变化都是微妙繁复,施展开来,一时间斗的旗鼓相当。酣畅淋漓之际,陡然间黄衫人一声轻啸,食指疾动晃出七道指影分罩向方旭手背上的七处穴位,口中轻喝道:“接我这招‘七分天下’。”剑势飘忽之间如同风中飞絮,往返回飞,绝无任何一人,能捉摸出它飞舞回旋的轨迹,方旭却是不惧,当下手指一摇晃出一道圆圈,黄衫人剑势到此微微受阻,方旭借这瞬间机会,拇指点向他的指根处,尾指扫向脉门,拇指之势刚烈,尾指一扫阴柔,刚柔互济,轻重相辅,便以组成一种奇诡已极,也厉害已极的武功招式,其势自也是快捷无比,喝道:“那我的‘兵分两路’又如何?”

  黄衫人招式滞涩,一时间被攻的手忙脚乱,无奈之下猛退一步,束手站立。方旭见他停手也当即罢手斜退半步望着黄衫人。

  黄衫人望着方旭半晌后叹道:“几年不见,你的功夫可是越发精进了。”

  方旭听他口气似乎与自己相识,望着此人也觉得隐约有一丝熟悉之感,只是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当下奇道:“你究竟是何人?”

  黄衫人呵呵一笑道:“方旭,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短短几年就不认得雪蕴峰上的故人了吗?”

  方旭一愣,仔细打量着黄衫人,惊道:“莫非你是天字门生?”

  黄衫人启齿一笑,道:“我是天刑。”

  “天刑?当年的天字第一门生?”方旭微一沉吟,仔细打量着天刑,良久叹道,“几年不见,你可是变了很多,我都认不出你来了。而且你的鬼影迷踪步法也是到了无际可循的境界,我竟然也不识了。”当年天刑与方旭年岁相当,二人颇为投缘,私下交情也是不错。乍见故人,方旭心中欣喜,语气颇为开心。

  天刑笑道:“这些年我苦练武功就想着与你再次较量一番,没想到竟然在这碰到你了,真是巧哪。”

  方旭朗笑道:“怪不得你方才有杀气无杀意,我也正暗自奇怪哪。”

  天刑叹道:“可惜我仍然不是你的对手,看来要超越你不是三两年能办到的。”言下不胜唏嘘之意。

  方旭笑道:“你还是跟往日一个脾气。其实这次说起来我也没赢你一招半式,大家顶多算是平手而已。”

  天刑摇头道:“你不用安慰我,方才你施放暗器,逼的我露了身形,应付的很是狼狈,内力明显在我之上。适才指间论武,我偷袭在前,尚不能赢你,若是公平对决,加上你拳脚双绝,我更是没有机会。唉---。”说到这天刑一声长叹,住口不语。

  方旭见天刑神色微现委靡之色,遂转移话题笑道:“天刑,你今天跟踪我不是单单来找我比武这么简单吧。你什么时候到的cz?住在何处?可有什么事情?”

  天刑点头道:“门主派我们到cz来办点事情。来了有十多天了。住在你们cz的金皇酒店。我今天闲寂无聊所以出来走走,却碰巧看见了你,虽然你面貌有所变化,可是一头银发却将你的身份展露无遗。对了方旭,你到cz来干什么?”

  方旭笑道:“我在cz上学,已经有一年多了。”

  天刑一愣,醒转过来哈哈大笑:“上学?不会是来打架泡妞吧?”

  听了天刑的调侃之语,方旭俊脸一红,责道:“天刑,多年不见,你还是如此口无遮拦。”

  天刑呵呵一笑,方旭笑着接道:“天刑,我发现这些日子以来cz市陡然多了不少高手。”言下,颇有几分试探之意。

  天刑笑道:“方旭,想必你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cz此刻风雨欲来。”

  方旭一怔,道:“是吗?那你可知道所为何事?”

  天刑迟疑片刻,缓缓道:“其实告诉你也无妨,其中很多人也包括我,是为了一个宝藏而来。”

  方旭心中震惊,‘莫非是楚天龙提及的宝藏’,面上仍是不动声色,轻轻‘噢’了一声,天刑笑着接道:“许多高手为它来到cz,据我所知,日本美国也派高手前来探察,届时群魔乱舞,许多不世出的高手都将出马。方旭,你我联手如何,武学之上你我二人联手敢说天下无敌。”说来口气甚是豪迈。

  方旭道:“天刑,你似乎很在意这个宝藏。”

  天刑哈哈笑道:“宝藏我不关心。只是门主吩咐下来,我自应该好好完成任务才是。而且有个机会与这么多高手切磋一下不是很好吗?”

  方旭眼中神光一现即收,摇摇头淡淡笑道:“天刑,你还是如此的争强好胜。”

  天刑哈哈大笑,陡然住口,沉声道:“你呢?你虽然脾气收敛了好多,但我就不信你深藏在骨子里的武道热情会随着岁月消逝不见,习武之人,能够时时与强者印证武道,方不枉此生。而且届时与国外高手一较短长,让他们见识一下真正的中国功夫,扬我华夏之威,如何?”

  天刑双目炯炯的望着方旭,经天刑如此一说,方旭心中豪气顿生,“也好,我也想看看如今天下都有些什么高人。”

  天刑心中高兴,呵呵笑道:“正该如此,豪情冲天,才是我认识的方旭,我还真怕你安逸的日子过久了,变得畏畏缩缩了哪。”

  天刑无心一句,似乎戳到了方旭的痛脚,方旭俊脸微红,忙转换话题道:“天刑,你可知道究竟是什么宝藏引如此多的高手到来?”

  天刑摇头道:“我也不清楚,只是门主派我来我就来了。能引的如此多的高手到来,想必应该是国宝级的东西吧。”

  方旭点点头,天刑又道:“对了,方旭,你把联系方式给我,我有事好联络你。”

  方旭点点头,顺手将住处的座机留给了天刑,二人见天色已晚,互相道别。

  天刑临走之前,突然神秘的朝方旭挤挤眼,笑道:“方旭,我会找一个你绝对想不到的人来联系你的。”

  说完呵呵长笑着离去,方旭一头雾水,不解的摇摇头,转身回家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