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傲剑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又遇故人

傲剑天下 龙的天下 5200 2005.10.16 17:50

    方旭见厉行心意甚坚,丝毫听不听劝告,心中也是无奈,望着他远去的背影,轻轻摇了摇头。片刻后,收回目光,望着二女,二女在他那炯炯的目光之下,微有了些不再在。方旭微微皱眉,沉声道:“这么晚了,你们两个小丫头怎么不好好在家休息,出来溜达个什么劲?”

  方旭此言说来颇有些责备之意,楚玉绢却是知道他是关心自己二人,心中高兴,娇笑着道:“是这样的,今晚我跟小娜参加一位高中同学的生日party,只是大家闹的太凶了,我跟小娜不喜欢那里的气氛,听说听琴湖是个好地方,就相约而来了。也没想到会碰上这档子事儿。”

  说到这,楚玉绢轻轻望了方旭一眼,见他一双俊目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玉面一红,接着道:“反正也没事儿,你就别生气了好吗?求求你了。好不好嘛。”说到最后轻轻摇晃着方旭的胳膊,美目眨呀眨的,玉面上满是讨好的神态。

  楚玉绢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神情娇俏可爱,方旭望着这个古灵精怪、与妹妹极为相似的女孩子,也是不忍心再责怪下去,无奈的叹口气,朗声道:“你们两个都是练武之人,在普通人里面也算是个高手了。只是现在cz市多了不少修行之人,噢,就是跟我一类的人物,根本不是你们能应付的来的,以后晚上绝对不要再到这种偏僻的地方来了,免得再遇上危险。”

  方旭说来语气认真的很,而二女经过今晚遭遇,也知道事情的厉害干系,故俱都乖乖的点点头。

  云娜奇道:“那他们是为了什么来到cz市的?”

  楚玉绢突然神情一紧,抱住方旭臂膀的双手也是一用力,道:“该不是为了你吧。”楚玉绢见今晚自己所遇到的两批高手都想对执法者不利,心中不禁暗暗为方旭担心。

  听的楚玉绢话语中满是担忧之意,方旭心中感动,只是他思前想后,总觉得今晚厉行要追寻自己的下落,只不过是事有凑巧而已,想来不是他到cz的真正原因。否则他也断然不会为了要替师父报仇,而放弃向二女追问。想到这,方旭淡笑道:“那倒不是,具体原因我是不清楚了,你们也不要胡乱猜测了。倒是你们两个小丫头莫要将我适才说过的话当成耳旁风,这些高手一般不会对普通人下手,但如果有了特殊原因,就保不准了。”

  中国的同盟与异能研究所门规甚严,严禁组织成员在普通人面前显露武功,更不可恃强凌弱,触犯了将会遭来严重的惩罚,要知道同盟和异能的执法队可不是吃素的。当然遇到特殊情况那自然另当别论。中国民间尚有一些门派,虽然不隶属于同盟或异能,但同样也受这些门规制约。像今晚厉行与丁显独孤虽分别是异能研究所和同盟的高级干部,却也不敢滥用手段逼迫二女。

  听了方旭的嘱咐,楚玉绢忙不迭的点点头,云娜看着她那乖巧的神情,心中一阵恍惚,甚至都有点怀疑这个紧紧抱着执法者做小鸟依人状的女孩子,究竟是不是自己所熟悉的那个刁蛮任性的楚大小姐,‘难道执法者的魅力真的这么大,或者说这是爱情的魔力。’

  “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们就此别过吧。”方旭见天色已然很晚,轻轻挣脱楚玉绢的玉臂,笑着道。

  楚玉绢见他要走,心下失望,想开口挽留却又没什么好的理由,当下颤声道:“你要走了吗?那我,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方旭见她望向自己的美目中满是依恋神色,说话的语气中竟然有了一丝哽咽,心下也升起一丝不忍,忙笑笑道:“我们定然会再见面的。”

  方旭说的倒是实话,二人现在处在一个城市,楚玉绢又是云娜好友,再加上楚玉绢的父亲楚天龙盛邀方旭协助,想来二人以后见面次数也不会少了。

  只是方旭语气中的肯定却不能打消楚玉绢心中的忧虑,楚玉绢心中念头一转,娇声又道:“执法者,我想求你一件事,不知,不知你能否答应?”言下颇有几分惴惴之意。

  方旭望着她的神情,心下不解,淡笑道:“说来听听。”

  楚玉绢芳心一喜,忙道:“我爸爸这些日子愁眉不展的,肯定是遇到了些麻烦,我问他他也不说,我听秦叔叔说好像是跟cz市的黑帮有关系,不知你,你能不能---。”

  楚玉绢说到后来,玉面绯红,神情忸怩,竟说不下去,方旭知她意思,是让自己出手帮助楚天龙,只是可能她又觉得与自己交情尚浅、贸贸然请求自己帮忙有点不合适,是以才作出如此一幅羞涩的表情。方旭心中暗笑,楚玉绢自然不知道自己早已经答应帮助楚天龙了。而且自己对这楚玉绢也颇有几分亲近之感,不如就此做个顺水人情。想到这,方旭呵呵笑道:“这倒也好办,我答应你就是了。”

  楚玉绢见方旭不假思索的答应了,喜出望外,突然间秀眉一蹙,迟疑道:“那,那我该怎么联系你呢?”

  方旭想了想,将一个电话号码告诉给了楚玉绢,又告诉了她一个认证号码。嘱咐她若有急事,可立即打这个电话,电话通了后根据语音提示输入认证号码,根据提示将事情说明白后,自会有人会通知自己。但说话之时绝对不可提到执法者三字。楚玉绢将号码默念几遍后牢牢记住,满心欢喜的一一答应。

  原来这个电话是方式企业内一台超级电脑自行控制的。方家成员都有一个私人的认证号,楚玉绢将事情说明白后电脑就会根据提前录入的联系方式自行联系。

  方旭帮二女卸下被厉行击破的轮胎,换上了备用胎,待二女上了车子,这才与二女扬手作别,消失在黑暗之中。不知为何,二女却忘记了向他提及适才遇到丁显二人的情景。

  ******

  楚玉绢开车行在路上,云娜忍不住打趣道:“玉绢,你今天算是得偿所愿了,跟心上人又搂又抱的,还骗了个联系方式。”

  楚玉绢娇靥更红,星眸荡漾着异样的神采,出奇的不反驳,羞道:“小娜,你看---。”

  楚玉绢说着话斜望了云娜一眼,顿了一顿,鼓足勇气道:“你看,执法者会不会喜欢我?”

  望着楚玉绢期待的神情,云娜心中却是暗叹,她觉得执法者跟自己这些人根本就不算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与楚玉绢的差异太大,而楚玉绢的爱却太过于盲目,只是见楚玉绢那羞意难抑的娇媚神态,就已经知道她对执法者情根深种,恐怕再也难以改变,作为好朋友,心中也是不忍打击她,思索片刻,轻轻点头道:“照执法者今天的表现,他望着你的眼神来看,他对你好像也蛮有好感的。”

  楚玉绢闻言心下欢喜,不再言语,专心开着车,俏脸上全然皆是满足的微笑。云娜心中偏升起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思绪,当下轻轻甩了下头,没来由的轻叹一声,也住口不语。

  ******

  第二天中午,方旭回到住处吃过午饭,正要休息一阵,悠扬的门铃声响起。

  ‘是谁呢?’方旭心中疑惑,云若若中午从来不回来,同一幢楼的邻里之间关系都相当疏远,平日里都是自顾自的,互相之间是从来不拜访的。可能这也是城市里人际关系冷漠的一个原因吧。

  方旭心中怀疑,来到门前,透过猫眼一看,却见到门外站着一位女孩子,样子甚美,只是看起来极是眼生。方旭心中更是疑惑,轻轻将房门打开。

  方旭见门外女子样子虽然娇娇怯怯的,那体内却有着一股不弱的能量波动,显然也是个修行者,心中暗生戒备。奇怪的是女孩子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打量着他,方旭被她看的心中发毛,当下疑道:“这位姑娘,请问你找哪位?”

  女孩子美目闪过一丝失望之色,轻伸玉手抚着秀发,举止轻盈,轻轻一叹,娇声道:“怪不得天刑师兄说你记性太差了,只隔了这么几年,你就把我们全忘了。”

  方旭听来心中自是一愣,仔细端详着对面女子,但觉越瞧越是熟悉,突然一个名字冒到嘴角,猛然间失声叫道:“你是天昀,天昀妹妹。”

  登时天昀清丽秀雅的玉面上荡漾着春天般美丽的笑容,开心的拍着纤手,娇声笑道:“你终于记起我来了,阿旭哥哥。”

  方旭激动之下,伸手拉着天昀的小手将她迎了进来,天昀玉面绯红却也不反抗。

  将天昀引到沙发上坐下,方旭忙不迭的端茶倒水。若是云若若在此,定然会是吃醋不已,因为即便是她,也从来没被方旭如此殷切的对待过。

  忙活了一阵,方旭坐到天昀对面,笑着道:“天昀妹妹,你变的太漂亮了,我一时间倒认不出你来了。”

  见方旭夸自己貌美,天昀芳心一甜,方旭又道:“只是你怎么也随着天刑到cz来了?”

  天昀白了他一眼,道:“难道天刑师兄能来,我就不能来了吗?”

  方旭呵呵一笑道:“那倒不是,只是听天刑说cz来了不少高手,你一个女孩子家,纵然再是厉害,却也犯不着跟他们争斗。好勇斗狠,本就是男人的事情。”

  天昀听他说的情真意切,心中感动,檀口微动,眼波欲流,低声道:“旭哥哥,你还是这么关心我。”

  天昀说着话,纤手轻轻的覆在方旭的手掌之上,方旭但觉触手一片柔腻娇嫩,忍不住怦然心动,一时间却忘了做答。

  半晌后,天昀收回手,想到自己方才的大胆动作,面上却有了一丝羞意,忙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意图掩饰。

  天昀放下茶杯,脸色恢复正常,美目四顾,环视着房间,赞道:“旭哥哥, 你可一点都没变,这房子布置得还是那么的颇具雅趣哪。”

  方旭笑道:“老毛病了,自己的居处不好好整治一下,总觉得不舒坦。”

  天昀咯咯笑道:“你这人就是这样,我现在还记得当年你刚到雪蕴峰来时,崔护法让你住在一间破茅草屋里哪。”

  方旭笑着接过话来,道:“当时我心中不愿意,可见你们都住在这种破茅草屋里,却也无可奈何。”

  天昀一双明净的眼睛凝望着他,轻柔道:“于是你就央我跟天刑、天妒带你到雪蕴峰顶四处去采摘鲜花,拿回来布置房间。后来又帮我们把住处也逐一整治一番,惹的其他天字门生眼红,纷纷效尤,倒是可怜了雪蕴峰顶的那些鲜花了。”

  方旭回忆着往昔,目中现出悠然神往神色,半晌后摇头笑道:“我做事只顾的由着自己性子,却耽误了你们的课业,还差点害你们送命,事后想来真是惭愧哪。”

  天昀见他面露歉然之色,微摇臻首,不以为然道:“这怎么能怪你,若不是你到来,我们整日除了练武就是练武,闷也闷死了。”

  说到此处,天昀突又笑道:“说起来若不是你拉着我们去采摘鲜花,却也碰不到那场让我们脱胎换骨的际遇。”

  原来当日在雪蕴峰时,方旭布置房间的那几日里,整日里拉着天刑、天昀三人出去采摘野花,一日里来到雪蕴峰后山禁地,方旭不知道深浅,见里面花草繁茂,心下欢喜,就飞身过去采摘,天刑三人拦阻不得,怕他有失,当下也硬着头皮紧随他而去。不料四人却在禁地深处碰到一只凶猛的怪兽,四人避之不及,与它展开搏斗。

  此兽头生三角,凶狠异常,浑身铜皮铁骨,刀枪不入,且牙齿含有剧毒,甚难对付,好在方旭四人也无一庸手,尤其是方旭,更是武功超绝。一番血战下来,四人击毙怪兽,却也弄得伤痕累累。方旭当时早就到了百毒不侵的地步,而天刑三人修为尚浅,中毒昏厥,眼见性命不保,方旭心急之下却认出此怪兽乃是上古异兽,其头上三角不但能解百毒,每一角更能增进二十年功力,是为练武之人梦寐以求的宝物。方旭不再迟疑,将怪兽头上三角一一取下,碾碎喂三人吃下,三人自此因祸得福,平添二十年功力。

  回忆完往事,天昀向他呆望半晌,轻叹一口气,幽幽道:“门主知道此事后,也禁不住夸你小小年纪,英雄了得,竟能力毙怪兽幽燃;更赞你侠义无双,竟然能无视那修行之人为之垂涎三尺的宝物,却拿来救治我们。”

  方旭不以为意的笑道:“谢门主谬赞了。其实当时我也心动过。只是那宝物虽好,可让我眼睁睁看着你们生命垂危却不救助,我也更是作不出来。”

  天昀笑着道:“所以我们才更佩服你。当年我本是天子门生中最弱的,若不是有此奇遇,再加上你后来不断的提携指导,我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顿了一顿,天昀琼鼻微微一嗅,神情间闪过一丝讶然之色,突开口问道:“旭哥哥,你跟什么人住在一起?怎么这空气中有一股女孩子用的香水味儿---”说到最后,猛然住口,一双湖水般清澈的眸子在方旭脸上打着转,似乎想瞧出些端倪来。

  方旭俊脸一红,嗫嚅着不知该如何回答,天昀见他神情窘迫,已然猜到了几分,当下玉手轻掩樱口,咯咯娇笑出声,神情似乎颇是愉快,半晌后欢声道:“我前几天听天刑师兄说你跟一个女孩子同,同---。我起初还是不信,我的旭哥哥一向正派的很,怎会做这种事情,却不料,嘻嘻,---。”

  方旭见她误会,忙道:“天昀妹妹,你别听天刑胡说,我跟若若清清白白的,只是住在一起而已。”

  天昀娇笑道:“好了好了,旭哥哥,你也别忙着辩解了,等哪天有空,我可要好好跟我这位未来的嫂子见上一面,看她是否真的有资格做我的嫂子。”

  听着天昀的打趣,方旭无奈的一笑,转移话题道:“对了,天昀妹妹,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天昀笑容一敛,道:“一来我想来看看你,跟你说会儿话;二来嘛,天刑师兄邀请你过去一趟,他有事要跟你商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