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傲剑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风云渐起2

傲剑天下 龙的天下 5221 2004.03.24 00:56

    【龙的天下:本文中,把专门修炼内力真气的人称为‘修行者’,不是‘修真’,呵呵。】

  北京市区一幢七层建筑,表面上看来这是一间广告公司。

  在楼内地下室一间装饰古朴的房子里

  “五位明天就要启程了,该说的我已经说过了,相信资料你们都看过了,这个‘执法者’是个实力不俗的对手。希望你们能够小心从事,不要堕了我们的名头。”一位老者坐在靠背椅上,对办公桌前笔直站立的三男二女共五位年轻人说道。老人面目清癯,一脸的皱纹就像是块风干的柚子皮,模样倒是一点都不出奇,只有那一头整齐的白发跟古朴无华的穿着让他看起来有那么一点仙风道骨的样子。老人的眼睛眯缝着似闭非闭,眼皮轻开微阖之间隐隐有精光溢出。

  “副所长,我看过资料了,对方仅仅算的上高手而已。我过对于这次兴师动众有意见。”左手起第二个年轻人说道,这个人身高最少有1.90米,身穿火红色衣服,浑身夯起的结实肌肉将原本宽松的衣服绷的紧紧的,英俊的脸上微有不满之意。

  “噢?那你们几位意见如何呢?说来听听。”平静而又和蔼的语气,不过其他四人身躯似乎抖了一下,眼神扭转,不敢跟老人的目光对视,紧闭着嘴不发一言。只有刚才开口的青年依然无所畏惧的看着老人,他左边一位穿浅绿色衣服的女孩子悄悄拽了下他的衣袖,神色有点慌张。似乎对这个老人怕到了极点。

  “喂,水柔,你拽我干嘛吗?”红衣男子不满道。

  老人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然后又细细打量了一下其他四人的表情,这才开口笑道:“哈哈哈哈,火烈啊火烈,人如其名,烈火脾气,有什么说什么,心里存不住话。这里的年轻人大概只有你敢以这副语气跟老夫讲话了。”语气中满是自傲,倒也没有什么火气,看来他对这个叫火烈的年轻人比较欣赏的。

  其他几人听他这么一说,神色才算是放松下来。

  刚才悄悄扯火烈衣袖的叫水柔的俏丽女孩子大着胆子柔声问道:“顾老,其实我对这次任务也有点不解,我想我们任何一位去都可以完成这次任务的。”

  其他人虽然没有说话,可神色明显的赞同这个女孩子的话,他们可都是精英,很多任务都是单枪匹马的完成,即便团体合作也大多是行动的指挥,如今上面竟然破天荒的让他们一起出动。这也实在是给这个执法者面子了吧!?

  火烈接着道:“而且据各大门派反馈回来的消息说,这人绝对不是他们的子弟…”

  老人笑着打断他的话:“我理解你们的心情,我们在接到命令后对这个人认真分析过,他所表现出来的实力最多与你们‘金木水火土’五个部门的普通成员稍强而已。所以你们都认为一个没有后台、武功一般的高手不值得你们金木水火土五部门的高手全部出动才是,对吧?”

  五人齐齐点头。

  老人面色一冷,大喝道:“糊涂!自以为是!!我说过多少遍,看事务不要看表面,永远都不要轻视任何一人。你们的教官平时是怎么教你们的,怎么教出你们这几个呆瓜。”老人平凡苍老的脸上迸发出了让人不敢逼视的威严,双目如电扫视着面前的五个年轻人。

  五人一见老人发怒,噤若寒蝉,不敢造次,就连最胆大的火烈都不敢吱声了。

  “顾老,您怎么发这么大的火。这几个小子惹您生气了?”此时房门被人推开了,一个中年男子推门而入。此人浓眉大眼,倒是相貌堂堂,可惜有点不修边幅,满脸都是青渗渗的胡渣子,一身衣服脏兮兮的,一只裤腿还挽了起来卷到了膝盖上。

  “厉形,你个混小子下次进我的屋可否有点礼貌,敲敲门总可以吧。”顾老看着来人无奈的说道,神情也缓和了下来。

  “我这么做那不就见外了吗?”中年男子厉形笑呵呵说道

  顾老被他说得一笑,接下来在厉形的询问下,顾老把刚才的事情讲了一下。

  厉形听完笑着对五人道:“你们哪……,这世上有很多事情不能单单看表面,表面的东西是最会骗人的。唉,也难怪,你们身具他人梦寐以求的异能,又是精英。一向出手无往不利,时间一长难免滋长‘娇’‘骄’二气。也怪我这个总教官失职了,这个执法者哪有你们想象中的简单。你们是异能为主内功为辅,碰上一般的内功修炼者双管齐下可谓是大占便宜,可如果碰上修为高深的修炼者可就不妙了,因为这种人往往会随着功力的增深挖掘出一些奇特的类似异能的本领,而且比一般异能要来得厉害。”

  “可这个执法者表现的……”火烈不服气的插口道。

  厉形摆摆手阻止了他的话,继续道:“你们想必都只注意被他击伤的人的伤口却忽视了其他的东西。他击伤对手不难,可是他作案这么多起从来没有留下一丝痕迹,警察布下陷阱还被他游刃有余的轻松逃脱。首先他的心里素质极好,心机沉稳。其次,我怀疑这个执法者是一个功力深厚的家伙。他最少隐藏了三成以上的功力,搞不好会有一些奇特的异能。而且这个家伙轻功很好,身手也不错,你们对上他一定要小心。”

  顾老接着徐徐说道:“好了,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你们出去准备准备早点出发吧,记住: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小心方可使得万年船。”

  五人闻言神色一松,朝顾老厉形轻轻一鞠躬,走了出去。

  顾老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长叹一声,端起面前的茶杯,轻轻吹着升腾而起的热气,沉默无语。

  厉形看着他心事重重的样子,笑道:“顾老,没什么好担心的,年轻人嘛,火气盛了点也没什么不好。有冲劲嘛。再说你还怕他们五个对付不了这个执法者吗?”

  顾老沉思半晌,脸上挂上一丝苦笑,缓缓说道:“我倒是真的有点担心哪?”

  厉形‘啊’了一声,满脸的不信,开玩笑,这五人联手就是自己都接不下来,他虽然认为这个执法者是个值得重视的高手,却也不觉得他能比自己厉害。

  顾老又叹口气,看着厉形道:“你也不要问我为什么会这么说?我觉得这个执法者像一个人,一个连我都忌惮三分的人。”

  “什么!?”厉形大为震惊,能够让所里排名前五的顾老都忌惮的人物,他,他会是谁呢?

  “不过这个人年纪很大了,而这个执法者应该不会太老,所以应该不会是同一个人,不过,我怕的是这两人有什么关系。”

  顾老轻叹着摇头,喝了一口茶水,合上双目缄口不言,只是他的面部有一丝轻轻的颤抖,好像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

  一辆开往北京机场的吉普车上,车后座共有五个年轻人,三男二女,赫然是刚才异能所里接到任务的五人。

  “金手,你对这件事怎么看的。”开口的是火烈。

  一个长相英俊但是一脸蜡黄如同病夫的25,6岁的青年开口道:“上面这些老家伙一向不会做亏本的买卖,一个人可以摆平的事情他们绝对不会派出两个人,今天这么做估计也有他们的道理。”

  “就算是有道理也得说出来才好,话说一半让人听了不明不白的,心里窝火!”火烈叫道。

  “好了,火烈,我说你这个火爆脾气得好好改改了,今天也就是顾老心情还不错,换了平时你又要挨罚了。”金手对面一个矮个子相貌普通的青年说道

  “靠,哪次不是我把你们想问却又不敢问的问题说出来,你们明白了,我却挨罚,真是没天理了。”火烈不满的嘀咕着。

  “哈哈哈哈”其他四人大笑起来,一时间车里充满了和谐轻松的气氛。

  华山 一座高峰孤独的立在那里,周围的山峦就没有一座与它相连,就更不可能从四周的山寻到一条路走到这孤峰上 来了。最近的山头与它相距仅仅只有十几米之远, 但是两峰之间的深渊恐怕有一两千多米的深度,绝无相连之处,向下望去只能看见几片淡淡的云雾及一片郁郁葱葱。

  常人根本无法到这个高峰上来,可是在云雾缭绕的峰顶却有那么十几间古香古色的木头房子。

  此时,从一间木头房子里不时传出话语声音。

  屋子里没什么摆设,空荡荡的。中间摆着一个方木桌,四个人坐在板凳上围成一圈在说着什么。

  一位一头短发、满面胡须、火红脸膛样子极其粗犷的中年人突然怒道:“还商量什么?大师兄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不同意我们下山?何况我们又不是都出去,只要一个就可以了。剩下三人可以继续替师父守关,而且还有这个混蛋把我们的小师弟打成了植物人,摆明了是不把我们乾吣派放在眼里。再说了,师父最疼爱小师弟了,要是他老人家闭关出来知道小师弟成了这个样子肯定伤心。”说到最后须发皆张,状若张飞临世。

  “不错。我赞同地灵师兄的说法,我们不出马给小师弟报仇的话别人还当我们怕了这个凶手了呢?再说了,车锦名给我们打了好几次电话了,人家一直挺照顾我们的,我们不帮忙恐怕也说不过去。”地灵对面的一个身穿黄色长衫一脸儒雅的中年人点头柔声说道。

  面南而坐的一个五十多岁身穿破旧道袍的老者闭着眼睛听着几人的谈话,许久睁开眼,目中闪过一丝精光却立刻黯然消失,转头对着朝西而坐、表情淡然的一个中年英俊男子笑道:“玄灵师弟,我们几人中一直以你最为睿智,你的看法哪?”

  玄灵闻言赶忙朝道人颔首道:“天灵师兄谬赞了。乾吣派的名头不能被人任意践踏不错,车锦名对我们有过不少关照也是真的,于情于理我们都该出马。”

  说到此处另外二人面露喜色,道人沉吟半晌,道:“跟你们说实话吧,我之所以不同意你们下山报仇,那是因为师父闭关之前曾给我们算过一卦,结果告诫我说严禁所有二代弟子出山与人动手,否则会有血光之灾。师父知道几位师弟一向不是很信玄黄之道,所以嘱咐我不要轻易说出口,免得激起你们的逆反心里。”

  “啊!”其他三人大惊,他们虽说对于先天掩卦一向不是很信服的,但是既然是师父的命令,他们也不敢忤逆,如此看来此事只好作罢了。

  玄灵沉思一会儿,突然又笑道: “我倒有一个主意,即不需要我们出马,也能将凶手抓到。”

  此言一出,连道人都有了兴趣,催促道:“快说来听听。”

  玄灵道:“我们都知道国家有个异能研究所,cz市接连发生这种普通人根本办不到的案子,我想他们肯定会出马。”

  “嗨,那些狗屁异能者会有什么本事,如果是他们那几个老家伙出面倒还不错,可这些混蛋才懒的动弹,肯定是派一些不入流的小家伙出马,以前还好,可最近几年他们的水平是江河日下。前年的十大青年才俊榜他们异能研究所只占了两人,而且这两个家伙一个在主席旁边一个据说在美国协助什么教廷捉拿吸血鬼,肯定都不会出马。就凭剩下的那几块料出去还不够别人收拾的。”地灵大失所望道。

  修炼者与异能者不合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异能者初期凭借天赋大多进境神速,而修炼者大多是循序渐进一步步来,所以除了一些先天条件很好的修行者,对一般修炼者来说,二十五岁之前很难在禀赋差不多的异能者面前抖起来,大多要在三十岁后才能跟异能者持平,很多人在年轻时都吃过异能者的亏,所以他们很是讨厌异能者借助天赋在他们面前耀武扬威的样子。

  玄灵笑道:“异能出马肯定瞒不过另一个部门。”

  玄灵笑而不答,黄灵看他得意的样子,想了想道:“莫非三师兄你打算让世家同盟出马摆平这件事情?”

  玄灵笑着点头:“异能跟同盟不合也是众所周知的,两派为了扩大自己的影响力拼命的竞争,如果我们刺激同盟一下,同盟或许会出马也不一定。”

  “可我们乾吣派并不是属于世家同盟的,此时有事去求人家有点不妥吧?”道人迟疑道,五十年前同盟成立之际‘乾吣派’跟几个实力较强或者是独断专行惯了的门派没有理会它,也没有加入。几十年来双方互有冲突,虽不是势如水火,可关系也不好。

  玄灵冷笑道:“我们这不是求他们,当年我们有了点问题同盟也充老大来管理,现在这件事情没法证明是哪个门派所为,可同盟号称管理所有修行者,而这件事情既然是修炼者做的,那么他们就得负这个责,教而不管哪成?”

  天灵闻言点头,面露喜色,呵呵笑道:“三师弟,具体如何做你应该已经计划好了吧?”

  玄灵道:“是的。其实说来简单,我们联合几个平时对同盟不满却又实力不俗的门派,联合几个门派名头给世家同盟去一封信,责备他们放任修炼者作恶却无力去管,如果他们没有这个实力的话,那我们可以自己派人去处理。我想如此一个大帽子下来,同盟怕丢脸肯定不会置之不理的,到时候借同盟的手处理这件事情,成功了固然不错,如果失败了,嘿嘿,我想同盟的声望大降,如此一来我们的大计……,呵呵。”玄灵得意的长笑。

  另外三人恍然大悟,道人嘉许道:“我说以三师弟的冷静怎么也会这么急着给车玉力报仇哪?”

  玄灵大笑:“区区一个车玉力算什么?他这种程度的修炼者一抓一把,死几个对我们乾吣派实力一点无损,要不是他的家中有势力,对我们的大业有帮助,我怎么会在意他呢?现在也只不过想借着这个导火索给同盟烧一把火!哈哈哈…!”朗声大笑中却有着一丝狰狞的味道。

  道人与黄灵望着玄灵若有所悟,地灵脸上闪过一丝不满的神色,却没有说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