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论抱权相大腿的重要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7

论抱权相大腿的重要性 提南 1057 2020.10.11 22:20

  亭中放有黄花梨贵妃塌,塌旁放着小茶几。

  自京都迁至洛阳,盛夏就更令人觉得烦闷。

  沈江浅每日散值后,会来亭中纳凉。

  只是往日闲散惬意,今日她心里却极不安稳。

  自行散发而卧,片刻有清风徐来,吹动她垂落在地的发梢。

  侍女白桃听闻沈江浅已经回府,早早备好了温水给她净面。

  沈江浅心烦意乱不愿自己动手,便跟白桃说,“今日就你来卸吧。”

  白桃应了声“喏”,而后轻手轻脚地拿着沈江浅自制的玫瑰膏,轻而缓慢地替沈江浅擦拭掉脸上的妆容。

  只消了片刻,一位细嫩白皙,精美绝伦的俏娇娘,便落进了白桃的双眸。

  沈江浅极美!

  是温婉恬静里带着懵懂无知的清纯,单挑的媚眼勾人欲望的美。

  作者书穿之时,也曾被自己卸完妆的容貌所震惊过。

  不过大约是原主觉得自己的长相太过惹人注目,招人非议了。

  不适宜在朝任职。

  便用了一种特制的脂粉将原本的容貌遮盖了起来。

  而沈江浅也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依葫芦画瓢地沿用了她的毁容术。

  这时卸完妆,闭目养神的她顿感清爽。

  夕阳映红了半边天,沈江浅微微睁眼,有微弱的霞光落在她的黑瞳里。

  像一只慵懒无骨的狐狸,只抬眼那么淡淡地一瞥,便叫白桃没来由的心跳慢了半拍。

  白桃心中暗叹:妖孽!

  半弯下身子,声音不大地在沈江浅头顶上方低声轻问,“大人,离晚膳还早,现在要不要吃点果子,甜汤?”

  沈江浅摇了摇头,复而闭上眼,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小九呢?”

  “九公子今早就待在炼丹房里练丹,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也没用膳?”

  白桃慢慢摇了摇头,又想起沈江浅这时闭上了眼并看不见。

  便回,“九公子的脾气您是知道的,他进了丹房奴才哪里敢去招惹。”

  沈江浅不是很满意的努了努嘴,却没说什么责备的话。

  只轻声道,“你去门外告诉他我回来了。再去让厨房准备一碟桂花糕,一碟核桃酥,一杯茉莉牛乳茶。”

  想了想又说,“别送到这了,直接送石公子的梨花苑就好。”

  白桃道,“石公子那也着人备好了大人要打边炉的佐料,还着人问了两次大人回府没有。”

  三年相处,石涿堂不似别的男宠处心积虑向她邀宠。

  他性子冷淡,不喜言谈。

  待人接物也多随性洒脱,无甚喜怒,亦没有执迷的爱好。

  每日看书也行,喂鱼也好,闲暇赏半天的花也有,兴起了就地而卧,与星月同榻亦无不雅。

  给人感受最大的,便是随遇而安。

  所以这样一位出尘的仙子,竟然会下凡过问世俗之事:

  遣人来问几次,她回府没有。

  这还真是一件石破惊天的大事。

  只是此时的沈江浅,一心只想着张沉之的事,对白桃的话未及细想。

  还是一个月后,她躲在离京的马车里,后知后觉的回想起这些日子的点点滴滴,才恍然大悟察觉到,原来她跟石涿堂之间,早就在这些看似不起眼的细枝末节中,埋下了生离的伏笔。

  所以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哦,对!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她和石涿堂,不就正是惘然了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