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论抱权相大腿的重要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抱紧主角大腿(1)

论抱权相大腿的重要性 提南 2068 2020.10.19 23:05

  “何时宰相府的事轮到了庆王府来管?”

  众人侧目朝大门看去,厚重的毛毡子被撩了开。

  有寒风从缝隙中溜了进来。

  从里往外看,屋外白雪皑皑。

  一袭玄色大氅就在这样寒气逼人的风雪天里,挡住了屋外的雪景,翩然而至。

  大氅的主子五官长的十分张扬,偏一举一动都透露出一股淡然的儒雅。

  沈江浅自知庸俗,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是张沉之这种人间极品。

  于是,她不可避免的犯上一阵花痴。

  相对于沈江浅的心之向往,高山仰止。

  女主李婉儿便显得淡定从容了许多。

  见来人是张沉之,她秀眉微蹙,态度不算友善地问,“张大人是在怪我越俎代庖吗?”

  “这位姑娘把大人心爱的字画弄坏了,却诬陷到本郡主的头上,这样一肚子坏水还不懂知恩图报之人。难道大人还要留着不成?”

  看帅哥看的入迷的某人,被李婉儿强行扣上‘坏女人’大帽倒是心平气和的。

  本着自己也就是个炮灰,能替女主挡枪属于前世的造化,便也懒的去解释。

  作为全文最早身先士卒的恶毒女配。

  她想,不就是背个锅嘛...

  只要过段时日女主重生而来,换了妆发,黑化之后,能念及自己对她的这一丢丢的好。

  性命攸关,留她狗头。

  别说顶个包,就是要给她买个包,亦无不可呀。

  是以她满口应下,“民女只是见那字画漂亮,便想多看两眼,谁曾想会弄脏了。大人您心怀仁善,想来不会跟民女一般见识的,对吧?”

  后面的话她说的极没底气,便干脆学小九的噘嘴,卖萌,装可怜。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不谙世事地看向张沉之。

  一副懵懂无知的模样,仿佛在说:大人,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呀!

  张沉之站在她和李婉儿中间。

  他风平浪静地扫过手拿字画的李婉儿,抬眼,虽未发一言,可他身上低沉的气压还是让李婉儿的心底微微发怵。

  李婉儿为了不显得自己心虚,大声道,“张相这样看着我干什么?难不成张相怀疑是我污蔑了这位姑娘不成?刚刚你也听见了,这位姑娘承认是她干的。”

  说完,她目光不善地瞪着沈江浅,意思要她说话小心点!

  沈江浅冲她莞尔一笑。

  心说:女主,我懂!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张沉之目光隐晦看着两人的互动,蹙了蹙眉。

  语气却极其平淡地问,“怎么就穿了这点?”

  沈江浅不懂他此话何意。

  便回,“大概是下人怕我穿的太好,体现不出大人您的两袖清风。”

  说完,她想着反正是舔狗。

  既然已经不要脸的抱紧了女主的大腿。

  要不,就干脆连着男主一起给抱了算了。

  于是撅着嘴,没心没肺问,“大人是散值了吗?今儿个天可真冷,大人累不累?要不要喝口热茶暖暖身子?”

  张沉之无甚表示。

  只转身对着存在感低的小昭吩咐道,“去给江姑娘备些能御寒的衣裳。”

  小昭稍微愣了愣,好像不是很确定自己听到的话一样,抬眼疑惑的看着沈江浅。

  沈江浅很是无辜的眨巴眼,心说:干就完事,你看我干嘛?

  末了不再理会小昭,又是一副舔狗的乖巧模样望着张沉之。

  小昭交手施礼,无声应下。

  本就没什么人的书房,瞬时就冷清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有意无意的锁定在这位光风霁月的男子身上。

  张沉之走到主位,气定神闲地坐下,不慌不慢地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小口小口的品酌。

  好似,不是好似,就是完全没把屋子里的人放在眼里。

  沈江浅碍于承了他‘救命之恩’的情,又暂居在他屋檐之下。

  面子上只能佯装感激涕零的伺候在他身旁,极为殷勤的为他端茶倒水。

  这狗腿的一幕落在屋子的另外几人眼中,便是极其的刺眼灼目。

  跟在李婉儿身边的一位年纪不大的小姑娘,小声打破了这种让人浑身难受的谄媚。

  “既然张大人不打算追究这位姑娘的过错,阿姐,咱们就先回去吧。”

  李婉儿本意就是想为自己开脱,既然沈江浅没有开口喊冤,她自然不想节外生枝。

  当下便道,“大人新官上任,想来必然政务繁忙,如此本郡主便不再叨扰大人,我先回去了。”

  说完将手上的一卷字画放置在矮木桌上,转身拂袖而去。

  步至大门处,突然被张沉之开口叫住。

  “和仪郡主留步。”

  他低着头看着眼前的水杯,漫不经心道,“你我虽有婚约在身,可尚未礼成,为郡主声誉考虑,本相这儿,郡主日后还是少来为好。”

  被张沉之出口拒绝的李婉儿瞬间便炸了毛。

  “张三白,你什么意思?!

  若不是我阿爷强意要我多与你相处,你以为本郡主乐意日日看见你这张死人脸嘛?!

  不要以为自己拜了相,便牛气起来了。你倒也不想想,自己这个位置是谁为你谋划的。

  没有我阿爷,你现在还是个青州的知府而已。

  本郡主来你这破地方是看的起你,你不要给脸不要脸。”

  李婉儿怒气冲冲的瞪了张沉之一眼,愤怒的掀开羊毛毡子,寒风猛然从外往里灌。

  临走之前,她声音不低的咒骂一声,“什么破烂玩意儿,本郡主才不稀罕呢。”

  从李婉儿第一句破口大骂开始,沈江浅的余光便偷偷的观察着张沉之。

  见他除了一开一合的眼皮,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

  心里着实替女主捏了一把汗。

  话说,难怪第一世女主会被她庶出的妹妹玩的连骨头渣渣都不剩。

  就这脾气...哎哟喂...也就重生文才能救她。

  挂在门口的羊毛毡子重重的落下。

  可是屋内的气氛却已然冷的掉渣。

  莫名心慌的沈江浅下意识的咽下口水,抬头向服侍了张沉之十余载的殷阿姑求救。

  却不想殷阿姑自求自保,端着一盘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东西。

  福身向张沉之行了个礼,便溜之大吉。

  偌大的书房,就只剩下了她和张沉之,欸,两个人。

  “大人,”

  沈江浅试探的叫了一声。

  伸手小心翼翼地递了一杯温水过去,“郡主她是....”

  还没重生呢。

  “还没瞧见大人的好。等过段时间她缓过神了,肯定会后悔今日她的所作所为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