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论抱权相大腿的重要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抱紧主角大腿(4)

论抱权相大腿的重要性 提南 1613 2020.10.31 01:28

  张沉之不动声色地跪坐到了沈江浅的对面。

  拿眼瞧了眼桌上的大碗汤面,虽一言未发,双唇却是微微的抿了一下。

  旁人或许不知道他这个微小的动作代表着什么意思。

  可是作为他的“亲妈”,沈江浅却是知道这是表示他对眼前的食物极不满意。

  她下意识的朝他手边的汤碗看去。

  红汤白面,上方还氤氲着一层淡淡的白雾,三颗翠绿的小青菜,一颗松黄的煎鸡蛋,几块扎实敦厚的牛肉片。

  怎么看都让人食欲大开。

  他在不满个什么劲儿呢?

  是以,抱着对食物的尊重,沈江浅开口劝解道,“大人,再不动口,这面可就要坨了,您要真没胃口,要不民女勉为其难帮您吃了吧?”

  张沉之抬眼,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

  “倒也不必。”

  沈江浅心说,那你倒是吃啊。

  意犹未尽地喝完碗里的面汤。

  单手托腮,她甚是嘴馋地盯着张沉之的汤碗,想说这人还真是占着茅坑不拉屎。

  呸!

  好端端的吃着东西呢,想那恶心玩意儿干嘛!

  好饿呀....

  他到底吃不吃呀...

  沈江浅的目光,再一次如狼似虎地望向了张沉之的面碗里。

  忽然她拿起筷子,以迅而不及掩耳之势,把筷子伸进了张沉之的碗里,轻轻那么一夹。

  小昭见状,整个人都绷得笔直,一时竟然惊诧的忘记了开口。

  就眼睁睁地瞧着沈江浅夹起自家大人碗里的小青菜往嘴里送。

  等回过了神,才忙不迭的开口制止道,“江姑娘,我们家大人可是从来都不准......”

  沈江浅同时开口说,“大人不喜欢吃这种香菜早说嘛,怎么这么别扭,还跟自己较上了劲儿呢。”

  听见小昭的话,她茫然不知地抬起头,问小昭,“姑娘方才说大人不准怎么?”

  小昭心欲言又止地看了眼沈江浅。

  心想,就算此时再说大人有江姑娘口中那种洁癖,也是为时晚矣。

  倒不如算了,等大人发了怒,江姑娘自然也就知晓了。

  便轻轻地摇摇头,小声回她,“没什么。”

  感受过张府众人对自己的不待见,所以对于小昭的刻意隐瞒,沈江浅倒也不在意。

  她伸手拿起一块绿豆糕,放到嘴边咬了一口。

  而后慢慢的咀嚼,眼睛带着对食物的渴望,一瞬不瞬的看着还没打算动筷子的张沉之。

  张沉之一双黑眸若有所思地看向自己面前的汤碗。

  面碗正中的香菜已经被沈江浅夹干净了。

  只是因她出手太快,原本摆放整齐的码子,被动的东倒西歪。

  这对于万事万物都要循规蹈矩,规规整整的张沉之来讲,宛如心口被人给重重地捏住了一般,喘不过气来。

  可即便如此,却依旧舍不得叫小昭把这碗面给端出去倒掉。

  甚至让人重新再上一份,张沉之知道自己的心里也是不愿意。

  他伸手拿起手边的箸子,慢条斯理的挑起碗里的面条,送到了自己的嘴边。

  张嘴,咀嚼,咽下。

  味道还不错。

  他坐的端正,背脊挺的笔直,极富修养。

  便是一顿平常不过的饭菜,在他这里好似也变的异常的矜贵起来。

  沈江浅眼睛得到了满足,毫不吝啬赞美之情地由衷感叹道,“大人,您长的可真好看!”

  张沉之抬眸,看不出心情好坏地回,“是么?”

  “当然!民女句句都是肺腑之言。”

  张沉之嘴角勾起一个微笑,眼底却无笑意。

  置下银箸。

  他又拾起银汤勺,一勺一勺地把汤喝了干净。

  接过满脸怀疑人生的小昭递来的帕子,仔细而认真地擦拭干净了嘴角。

  低声轻问沈江浅。

  “吃好了吗?”

  通身暖和的沈江浅咪咪着眼,满是欣慰地点点头。

  张沉之再问,“吃饱了吗?”

  “饱了。”沈江浅开心的弯着眉笑道,“多谢大人。”

  “不必。”

  张沉之放下手上的茶盏,语气不缓不慢道,“江姑娘既然饱了,那便去跪着吧。且当消食。”

  张沉之说话的语气过于平淡,以至于沈江浅听见的第一反应是,张大人,你这冷笑话可真逗。

  于是当她强颜欢笑看见张沉之安安静静的端坐着,丝毫没有在开玩笑的意思时。

  她整个人就给懵了!

  这人...脑子有病吧?!

  依着她本性,被耍弄了几天的沈江浅气的想把桌子都掀了。

  可是...碍于对生命的敬意。

  她选择了隐忍!

  我忍!

  忍字头上一把刀!

  他是男主,就算被他欺负了,你也得感恩戴德。

  有句话咋说来着?

  哦,对!

  雷霆雨露,都是君恩!

  想通的沈江浅,决定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于是她认真而固执地问张沉之。

  “是因为民女吃太多了吗?大人,民女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您府上的人不是给民女吃窝窝头,就是让民女吃见不着一丝油水的疙瘩汤。好不容易民女能吃上一顿好的,一时没有忍住才会....忘了形,没给您留一点。”

  末了撅着嘴,很是不甘道,“可是大人,吃的时候您也没说什么呀。”

  沈江浅生的极美!

  是温婉恬静里带着懵懂无知的清纯,单挑的媚眼勾人欲望的美。

  所以当她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含着晶莹的泪珠在眼底打转,欲说还休好不可怜地望着张沉之时。

  张沉之承认,他心里又闪过了那么一丝的心软。

  可是,她竟然有胆子想也不想地把李婉儿的摊子顶下来,跟一个外人合起伙来骗他?!

  又觉得是自己在她面前过于和善,以至于她如此的不知深浅。

  便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给她一点教训。

  所以他撇开脸不去看她,而是转头对身后的小昭下命令道,“你去看着她,若是她不肯受罚,便将她关到柴房里去。”

  “大人,我不是您府上的奴婢。我不认罚!”

  张沉之饶有兴致地挑眉,抬头看着沈江浅,一字一句地问,“那你到底是谁?”

  沈江浅被他看的,心底没来由的“咯噔”一声。

  他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什么?

  “民女...是江倩,大人难道忘了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