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论抱权相大腿的重要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

论抱权相大腿的重要性 提南 1030 2020.10.03 23:52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可是当沈江浅亲眼看见张裴炎一袭青色长袍,体体面面地跪坐在丝棉蒲团之上,气定神闲地拿着一卷竹简在阅读时。

  内心还是忍不住的感叹了一句:万恶的封建社会啊~

  听见来声,正襟危坐的张裴炎缓缓地抬起头。

  虽此时他穿的是一身布衣。

  可周身所散发的威严和肃杀之气,仍和两年前先帝驾崩,他以托孤重臣的身份,走进紫宸殿时一样。

  叫人不由生畏。

  作为一个资深的怂货,沈江浅对张裴炎是刻进了骨子里的恐惧。

  所以迎上对方的目光,她下意识的就矮下了半个身子。

  客气张口就来,“喲,张相,这是在看书呢,好兴致呀!”

  张裴炎稍作停顿,片刻之后,这位权倾朝野的宰辅大人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老态慈祥的笑意。

  看的沈江浅目瞪口呆,倒吸一口凉气。

  “张大人,您别笑有话好好说。您这么笑,我这心里直发怵。”

  沈江浅自问这句话是带了十二分敬意的。

  偏张宰辅却像是听了不得了的笑话一样,脸上笑意更甚。

  丧心病狂的还笑出了声音。

  这...猝不及防的,里头关着的莫不是个A货吧。

  沈江浅略显局促的低下头,寻思着,接下来到底要怎么开口,才能缓解张裴炎脑抽风的行为。

  却不想张裴炎善解人意地先发出声。

  “沈大人今日怎么有空来这刑部大牢里?”

  沈江浅心虚,张口就回,“我来熟悉熟悉环境。”

  细想不对,这话怎么听着这么的不吉利呢?!

  于是张口正想解释,却听见牢房中的张裴炎语气中肯道了一声。

  “那您自便。”

  自便个鬼呀,自便!

  老子今天其实是来跟你套近乎的。

  想问问你有没有越狱的想法。

  毕竟你孙侄张沉之还有半个月就要上线了。

  我诚心救你一命,先存着半块免死金牌。

  日后若真是好不走运的惹到了男主女主,这不也能给自己留一线生机不是。

  只是...

  此话万不可与外人道也...

  于是乎,她只能硬着头皮打开牢门,装模作样的观察着关押张裴炎牢房的设施环境。

  嘿,还真别说。

  朝中有人,确实好办事啊!

  关押张裴炎的牢房还是她这一路走过来,看着最好的一间。

  除了偶尔爬过去的几只活泼敏捷的小动物以外。

  其他真没话说。

  沈江浅边看边忍不住的啧啧称赞。

  那种发自内心的羡慕和欣赏,倒确是像个过来看房租房的房客。

  “沈大人既不着急走,老夫有几句话正好想请教一下大人。”

  张裴炎轻缓的放下手上的竹简,姿势儒雅且透露出老态的迟缓。

  这样知天命而顺从的气息,好似一瞬间便将这个昔日叱咤风云的老人给笼罩了起来。

  让他看上去不再凌厉而风驰,而是平凡且沧桑。

  沈江浅恍神,突然觉得眼前的老人,是那样的陌生。

  陌生的让她闻到了一股死亡的味道。

  张裴炎不动声色地放下手上的竹简。

  开口道,“近日闲暇无事,老夫再读了一遍《庄子》,对浮生若梦,若梦非梦,浮生何如?如梦之梦这一句,却怎么也悟不清楚。”

  沈江浅歪着头打量着眼前的老头。

  一边听着他的困扰,一边寻了一处离他不是很远的草席盘腿坐下。

  拿起小茶几上的绿豆糕,没大客气的咬了一口。

  本以为勉强入口的糕点,却是软糯可口,甜度适宜。

  于是又咬了一大口,含在嘴里,含糊不清道,“张大人,可听说过《盗梦空间》这个故事?”

  说着把嘴里的绿豆糕一口咽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