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论抱权相大腿的重要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抱紧主角大腿(3)

论抱权相大腿的重要性 提南 2020 2020.10.23 23:22

  书房寂静无声,让人放屁都不好意思。

  沈江浅其实好想走,可前胸贴后背,她饿的实在没了离开的勇气。

  她搓了搓自己冻红的手,今晨因殷阿姑的吩咐,双手在冷水里浸泡了一个多时辰。

  如今放在火炉旁一烤,皮肤里面密密麻麻的痒了起来。

  万恶的殷阿姑!

  怎么张沉之府上尽是这样蛮不讲理的刁奴!

  一点也不可爱。

  环顾四周,沈江浅打量着张沉之的书房。

  他的书房极其简约,跟她那温香暖阁自是不能比的。

  书房正对着门是一方香炉,里头焚着沉木香,香味绵长幽长,让人神经舒缓,身心适宜。

  香炉旁边放有四个蒲团,蒲团前面置了四张小方桌。

  目光扫过,那是...

  李婉儿方才留下的字画?!

  她试探地看了张沉之一眼,见他没有注意到这边。

  寻思左右这锅她也背了,闲着也是闲着。

  倒不如干脆瞧瞧叫张沉之十分紧张的画,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把画卷顺着方向打开了来。

  这是...彩绘人物画?

  沈江浅很是纠结地看着只剩一双舞鞋的画轴。

  心说,李婉儿是个狠人。

  这哪里是不慎弄脏了,这妥妥就是打击报复呀!

  也不知道这副画是哪里招惹了那位姑奶奶,让人发这么大的火。

  画卷左上角有落诗一首,笔走龙蛇,有接纳乾坤之气度。

  沈江浅见字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不自觉便轻声将上面的诗给念了出来。

  “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是曹子建的《洛神赋》。

  殷阿姑和小昭说这是张沉之心爱之物。

  难道是说...他已经...红鸾心初动了?

  可是,不对呀。

  从今日李婉儿的种种迹象来看,女主还未重生呀!

  张沉之恋谁去呢?

  沈江浅带着满心的疑惑,抬头看向张沉之。

  而后者也因为她念出的诗,抬眼往她这边看来。

  两人眼神在半空交汇。

  心思各异。

  沈江浅指着全画仅存的一双舞鞋。

  讨好谄媚道,“大人,这画是您画的吗?画的可真好!”

  见她言笑晏晏,好似冬日暖阳。

  张沉之收回目光,继续看书。

  声音低沉轻缓地回,“这是吴供奉的画。”

  吴道玄呀。

  沈江浅挑眉看着全画仅剩的一只舞鞋,暗道一声可惜。

  不过既然是吴道玄的画,那会不会是自己想多了?

  张沉之将它看的珍贵,或许仅仅是出于他对艺术的欣赏呢?

  毕竟吴道玄的画千金难得,文人雅士皆以收藏他的画为风雅之事。

  沈江浅满脸堆着笑,“吴供奉善画佛像,仕女,画风婉约,笔下女子美仑美奂,栩栩如生,贵不可言。

  京中待嫁女子,许多都想得他赏识,为她们作画一幅,只是吴道玄在宫中就职,所以寻常的贵女和官眷很难请的动他。

  加上他眼光极高,能打动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大人的画中人能得吴供奉和大人的青睐,想必定然是位出尘脱俗,国色天香的女子。”

  合上画轴。

  沈江浅笑眯眯地暗暗为自己的滴水不漏的奉承为之得意。

  眼睛看向张沉之,满脸的笑容瞬时僵在了脸上。

  怎么的?

  这是马屁拍在马腿上了?

  看着张沉之渐渐冷漠下来的脸。

  沈江浅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来自主角的强大气压。

  额...

  怎么个意思?

  莫不是这姓张的听她夸完吴道玄的画,才想起来这画被她给糟蹋了,打算秋后算账?

  那也不对呀!

  这真要发火,应该早就发作了,没听过发脾气还带延迟的呀!

  难道,他生气的重点,不在于吴道玄的画,而在于她品论画上的内容?

  稍等!

  她刚刚说了什么?

  嗯...

  她花式夸了吴道玄的工笔极佳,又闭着眼睛为画中人物疯狂打call。

  连标点符号都透露出赞许的狗腿子味,都这样了他还不乐意?

  还甩脸子?

  还...要给她这么大的心里压力。

  这还讲不讲道理了?

  也就屋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但凡还有一个,她都得找来给她评评理。

  就说他这么一个大老爷们,心眼....

  小昭撩开羊毛毡子,端着一个热气腾腾的木托盘走了进来!

  额...沈江浅,你这是流年不利。得谨言慎行,连想都要规范着想。

  随着一阵异香飘来,沈江浅的身体早一步做出了反应。

  食物!

  这是,人吃的食物!

  沈江浅一改之前的愤恨,转头冲张沉之笑的那叫一个点头哈腰。

  显然已不知尊严为何物。

  “大人!快来用膳!”

  她兴奋地高声叫张沉之过来吃饭。

  张沉之只冷冷扫了一眼,却没有起身,不冷不热地回,“我没聋。”

  那就好!

  那就请你挪一挪你那性感而高贵的臀部,移驾过来吧!

  沈江浅一双明眸闪着饥饿的精光,宛如...一只饿死艳鬼。

  连摆动的衣袖,都在向张沉之传递着一个信息:来呀,你倒是快过来呀。

  张沉之看似平静的外表下,一双黑眸暗潮涌动。

  原本压在胸口的怒气,瞬间消失殆尽。

  他低头看了眼手上的书,不想太快丢盔卸甲。

  便自我安慰,古人有云:饮食不责,欢庆不责。

  瞧她样子饿得不轻,便先吃饭吧。

  置下手上的书,起身朝沈江浅走了过来。

  “吃罢。”

  得他口令的沈江浅,如同脱了牵狗绳见到屎的哈士奇。

  撒开了手脚,大口朵颐。

  吃的那叫一个欢快...腮帮子里全是食物。

  一脸满足地做出了陶醉的模样。

  满足了自己的口腹之余,还不忘招呼张沉之。

  “达人,嫩也吃啊,别光喔一个人吃。”

  张沉之站在她身侧,修长的身姿落在斜入进书房的霞光里,恍若神袛。

  他的脸上带着若有似无的笑,居高临下,双眸睥睨着盘坐在地的沈江浅。

  原本吃的正在兴头上的沈江浅,突然觉得嘴里的面条不香了。

  我去!

  男主自带滤镜算犯规了吧?

  这特么给帅的,可欲可仙,可苏可肉的。

  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大人...”

  预感挂在嘴角的牛肉快要掉了,沈江浅粉红的舌头灵巧的叼回嘴边的肉,忙不迭咽下。

  目不转睛地望着光晕中的男主,憨痴憨痴地问,“这一碗您吃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