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论抱权相大腿的重要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惩罚

论抱权相大腿的重要性 提南 1640 2020.11.02 00:24

  “自然是没忘,本相倒是怕江姑娘自己忘了。”

  张沉之不紧不慢地拿起手边的画轴,指尖轻轻摩挲着边缘。

  “既然江姑娘不肯如实相告,本相自然不会强求。

  江姑娘一介平民百姓,倒也知道吴供奉的画千金难买,本相不做坐地起价之事,江姑娘可照价赔偿,只需纹银五百两,姑娘损毁画像一事,便一笔勾销了。”

  只要纹银五百两,就能免去体罚?

  竟然有这样的便宜好事?!

  沈江浅乐的从地上“嗖”的站了起来。

  正想说,晚点我让管家把银两送到您府上。

  突然一个激灵,连忙收住了嘴。

  化欢喜为讪笑,好生可怜道,“大人,民女身无分文,哪有五百两银子赔给您。”

  张沉之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变化,却不说破,只微笑地点了点头。

  不动声色地回,“如此,那便要辛苦江姑娘去外头跪着赔罪了。”

  唔....为什么绕来绕去还是绕回了这里。

  怎么办?

  外面好冷,她真的不想去跪啦...

  不然,就干脆不装了,跟他摊牌?

  直言老娘就是津门尉的主事,朝廷正三品官员。

  沈江浅,沈大人是也!

  区区一幅吴道玄的仕女画,配得上老娘一跪么?

  他配么?

  他不配!

  区区一个清水衙门的三品宰相,配得上老娘一跪么?

  他配么?

  ...他配!

  因为除了当事人,便只有作者知道,一场由庆王李承显和宰相张沉之发起的政变,正在悄无声息地发酵。

  再有二十三天,被天后刘氏侵占的朝廷,就要回到庆王李氏的手上。

  届时,现在如日中天的津门尉也好,目中无人的赤瞳也好,草菅人命的刘氏一族也好。

  在政变成功之后,都将成为李氏犒赏三军,为无数惨死在刘氏及其党羽手中忠烈讨回公道。

  而且,政变之后,张沉之将会以从龙之功,坐上新朝廷首辅的位置。

  开启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只手遮天,权倾朝野的霸道权相之路。

  所以,张沉之叫沈江浅跪。

  虽她百不情愿,却不敢不跪...

  沈江浅“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放低了身段,匍匐着身子,紧抱着张沉之的大腿。

  小小声道,“大人,其实那画不是我弄坏的,您若不信,大可问一问守在门外的侍卫大哥。他可为我作证,我就比大人您早到了那么一丢丢。哪里有时间弄坏您最爱的字画。”

  “再说,民女这身份,这打扮,那想进来也进不来呀。”

  “大人。民女应承下这事,是因为跟着郡主来的那位小姐说大人和郡主已有婚约在身,和仪郡主以后就是咱们相府的女主子。和仪郡主又赏脸把锅...把....过错按在民女的头上,那...民女也就只能顺着她的心意,把罪责给担下来了。”

  “大人,我错了。”

  沈江浅仰起头,一双泪眼可怜吧唧地望向上方的张沉之。

  华灯初上,屋内灯火通明。

  张沉之见橙黄的灯落在沈江浅细嫩白皙的脸上,不由想起如若凝脂这四个字。

  他面无表情,聋拉着眼居高临下的看着脚边的女子。

  有那么一瞬,内心仿佛有一只兽,在他心口乱窜。

  一如两年前乞巧节的初见,仅仅一瞬,她便似洪水猛兽一般,把他一向引以为傲的定力,撕的稀烂。

  对精于算计,把生活过的一丝不苟的张沉之而言。

  这种突如其来,毫无预兆的悸动,他并不喜欢。

  于是抬眸看着屋内存在感极低的小昭,冷漠无情道,“请江小姐出去。”

  唉...她都只差不撰着拳头啾啾啾地冲他撒娇了。

  男主对她情深意切的恳求还是无动于衷。

  果然,不是女主,任凭她长的再闭月羞花,沉鱼落雁。

  都只是千篇一律的好看皮囊而已。

  沈江浅铮铮看着张沉之远去的脚步,心有不甘,决心再努努力。

  虽然希望不是很大!

  可,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

  “大人,虽然民女表面上看着没有什么大的用处,可...民女是支蓝筹股,适合长线发展。

  大人,要不您再考虑考虑啊!”

  沈江浅败不气馁,把身子跪直了点,还有话说,身子便猛的被一股怪力提起。

  什么情况?!

  沈江浅回头不可置信地看着身姿娇弱,瘦不经风的小昭。

  发出由衷地钦佩,“妹妹,瞧不出来您的劲儿够大的呀!”

  只是下一秒,沈江浅尚未明白发生了何事,整个人已经置身于院外。

  冷风呼啸而过。

  哎哟...

  沈江浅缩着脖子,小腿肚子一酸,冷不丁的跪在了外院的青花石板上。

  ...哎哟...喂...

  好你个怪力少女!

  有本事....别动手动脚....

  沈江浅义愤填膺,气的冲她一记刀眼,以此宣示着自己内心的不满。

  ...五分钟后...

  沈江浅已经深刻的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还是太年轻,太不识时务。

  于是她堆着假笑,小心翼翼地向小昭投放出:这事咱再商量商量的信息。

  却被小昭公事公办,冷酷无情的“跪好!”二字。

  给吓的灰溜溜地回了一个脆生生的“唉!”

  可是,今儿个这天,可是真冷啊!

  被融化的雪水慢慢渗透了厚实的棉裤,湿冷的印在膝盖上,沈江浅觉得整个身体都冷了起来。

  万恶的封建社会啊,这样不把美女当人看。

  沈江浅灰溜溜地打量着书房的外院,觉得景色倒也别致。

  “妹妹,”沈江浅伸手指着书房的方向,“大人只说要我认罚,却没有说罚多久。你看,我这跪也跪了,也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能不能劳烦你受累,去问问大人,我可以起来了吗?”

  小昭闻声,丢出一道这货莫不是个弱智的眼神给她。

  而后负手而立,面无表情地继续监视着沈江浅。

  唔......

  小妹妹看着年纪不大,怎么就这么不可爱呢!

  寒风呼啸,吹落了压在树梢上的积雪。

  沈江浅冷的已经没有了脾气,脑子里闪过的全是《甄嬛传》里,失宠的嫔妾们顶着大雨,跪在承乾宫的外院。

  高喊,“皇上,臣妾冤枉啊皇上。”

  当电视看的时候,她还吐槽,说这些个娘们儿一点骨气都没有。不就是失个宠么。

  犯不上做出这样有失身份的话。

  可今时今日,她身临了其境,才知道,比起过那些糟蹋人的日子。

  尊严它,算个屁啊!

  于是,沈江浅清了清嗓子。

  被风冻的颤颤巍巍,开口已是结结巴巴的。

  “大...大...大人!民女知...知道错了..呀..呀..呀..大人,大人您行...行行..好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