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论抱权相大腿的重要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

论抱权相大腿的重要性 提南 1076 2020.09.28 22:36

  上官青显然没有料到沈江浅话锋一转,竟然拐到了这。

  张口结舌。

  一时竟然不知该说点什么才好。

  沈江浅没所谓的抬头看着她,自顾自道,“听说张相关在刑部大牢,那地方可不比大理寺,环境特别差。你说张相从前最喜欢摆谱,现在也不知是何光景。”

  说完偏头挑眉,眼前仿佛真的瞧见了他蓬头垢脸的模样,喜不自胜的嘿嘿一笑。

  好不俏皮地再问上官青,“怎么样?你去不去?”

  “不去!”

  上官青板着脸,看向沈江浅的目光宛如在看智障。

  刚才她是脑子抽风了,竟然觉得沈江浅心思通透吧。

  这厮的心哪里是七窍玲珑,明明就是没心没肺!

  这种时候跑去大狱里对张裴炎落井下石。

  是怕文官的笔不戳破她的脑袋吗?

  是以,上官青拂袖,敬谢不敏,快步离去。

  眼瞧着上官青远去的身影,沈江浅嘟囔了一句“没劲儿”。

  沈江浅随宫娥到了皇城外院,宫娥拿出一块铜制的令牌递给守在墙内待命的宦官。

  “去把沈大人的马车领到墙外,大人要回府了。”

  宦官领了牌子,给沈江浅行了礼,快步朝宫门处疾步走去。

  城门戒备由南门禁军负责。

  守城禁军接了令牌,不敢排查,抱拳恭送沈江浅出宫。

  估摸只有十来岁的宦官在宫墙候着。

  见身着紫袍的沈江浅出现在宫门口,立马堆着笑,很是老练的在旁仔细伺候着她上车。

  沈江浅看着身高不到她肩膀的小脑袋,内心由衷感叹了一句:万恶的封建社会啊~

  叹完踩着人肉墩子,垮上了马车。

  车内极尽奢华,车厢四壁都包着软垫,一张一米宽的靠椅,靠椅上包裹着厚厚的丝棉。

  是肉眼可见的厚度。

  靠椅上放着品相极佳的玉如意和小玉锤。

  后面是靠垫。

  前面置了一张小方桌,桌上摆着果酒,牛肉和糕盒。

  另有一张带着抽屉的小桌,四角皆用丝棉包着,紧靠着左边的车壁。

  车夫是个极有经验的大叔,身材高大,膀大腰圆,国字脸,眉散眼圆,瞧着颇为憨厚老实。

  实则也是个逛窑子的老手,而且喝了花酒稍有不顺心的,回家还要动手打老婆。

  偏他这般混蛋,却对底下人是极好的,可以说是予取予求。

  这也充分的体现了,不是每一个好爸爸都是一个好男人。

  沈江浅上车坐好了以后,伸手敲了敲车门,开口吩咐,“先去一趟刑部。”

  只等片刻,马车便缓缓驶向了刑部大牢的方向。

  闭目养神。

  沈江浅开始琢磨按原文的记载,华泰那药好像也就这几日可成事了。

  虽然原文中张沉之用起来没有出现过纰漏,可是药三分毒,更何况他那是要人命的毒药!

  保险起见,要不还是先找人试试?

  找谁呢?

  津门尉的肯定不行,太冒险了,弄不好以后还留下个隐患。

  要不随便抓个路人或者死囚?

  也不行,这些人嘴巴没个把门的。

  保不齐就把这新鲜事当成谈资给说了出去。

  原文张沉之不也是道听途说才知道华泰这药的事么。

  所以,可想而知,这保密工作如没有做好。

  那...可真是后患无穷。

  瞻前顾后的想了老半天,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好在她是个心宽的,向来不喜欢钻牛角尖。

  想不明白,大不了不想就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