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论抱权相大腿的重要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3

论抱权相大腿的重要性 提南 1081 2020.10.08 22:22

  本着自己点的屎,含着泪也要吃下去的心理。

  沈江浅收拾好操蛋的心,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天性。

  和颜悦色的岔开话题,“张相不要动怒,若是您老人家不喜欢我讲的话本子,那沈某日后不来便是。”

  张裴炎冷哼一声。

  “沈大人何必拿这话来欺辱与我,老夫何时听过什么劳什子的话本子。”

  “张相你!”

  打算提起裤子不认账了是吧?

  刚才给张裴炎讲了半个多小时电影的沈江浅,被张裴炎的话气的简直是目瞪口呆。

  “既然如此,多说无益。张相你就待在这里好好反省反省。”

  拂袖而去。

  出了牢门老远,沈江浅内心依旧愤愤不平!

  一直守在值班室的江义岩见沈江浅满脸怒气地出现在走廊尽头。

  连忙起身,快步走了过去,小心在旁候着,察言观色后不敢轻易开口,生怕祸从口出一不小心被城池失火给殃及。

  沈江浅沉着脸,老大不高兴的顺着江义岩指引的道往外走。

  张裴炎今天,太奇怪了。

  和蔼可亲的奇怪,慈祥的奇怪,翻脸不认人的更奇怪。

  沈江浅忽而的停住脚,转头看着身侧的江义岩若有所思道,“难道是阿尔茨海默症?”

  接着无视江义岩的茫然,自我否认道,“不像!阿尔茨海默症最早的症状是健忘,他第一眼瞧见我就挺热情的。不太符合症状。”

  又是一段诡异的沉默。

  让江义岩一头雾水之余,又逐字斟酌沈江浅话中阿什么词到底是什么意思。

  沈江浅却沉浸在自我推断中。

  又是一个脚步停顿,她思索着喃喃自语,“人格分裂。”

  人生突遇巨变而自我逃避,从而衍生出另一个人格。

  而原本的人格一直躲在他自己的潜意识里。

  这也就能说明为什么刚进牢房,他并没有表现出对她的抗拒。

  反而以很友好,很...正常的老人的姿态接纳了她。

  还跟她谈天论地,探讨玄学。

  一直到沈江浅表现出想跟他进一步发展关系时,原本人格察觉到了异样和不妥,便瞬间转换出来自保。

  如此,今日所发生的一切似乎就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只是,这张裴炎...人格分裂?

  会不会太给自己加戏了?

  话说管他曾经多辉煌,开篇第一章也是个领了盒饭的炮灰而已。

  连句台词好像都没有的。

  这都马上要进主线故事了,他竟然搞出这么一个费神又费力的抢戏技能出来。

  这老头活的,也太...有心机了吧。

  想到这,已经跟着江义岩走出刑部大牢的沈江浅忽而又停住了脚步。

  基于她前两次悖言乱辞的表现,在她停住脚的瞬间,江义岩也立马停了下来。

  一声不吭,一动不动地立在原地,只等沈江浅忽而又一次的胡言乱语。

  却不料等了半天,没等到她的惊言惊语,只等到她站在原地眉头紧皱的冥思苦想。

  江义岩不得要领,只迟疑地开口问道,“沈大人这是?”

  “太臭了!”

  沈江浅皱着眉头,很是嫌弃的瞥了江义岩一眼,抬起手臂拿出一个做工精细的香囊,放在鼻下。

  “江大人这,可有能给我更衣的地方?这大牢里头的味道实在是太臭了,熏的我反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