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论抱权相大腿的重要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抱紧主角大腿(2)

论抱权相大腿的重要性 提南 2151 2020.10.22 01:14

  张沉之不置可否。

  伸手端起沈江浅倒的温水,安安静静地喝完,放下,指腹轻轻摩挲着杯沿。

  轻挑眉头,似漫不经心又像带着考究地问,“哦?江姑娘是从哪里瞧出本相的好?”

  “哈?”

  沈江浅不解其意,猛地抬头看向张沉之,两人的目光在半空相遇,四目相对。

  碰上他似能洞悉人心的眼,沈江浅瞬间心虚地败下了阵。

  她低着头,心慌的回他,“大人肯舍身救我性命,自然是个好人。”

  张沉之声音低沉一笑,意味深长。

  这声音落进沈江浅的耳朵里,莫名就让她感到了战栗。

  张沉之虽出身白屋寒门,却因天资聪慧,年少成名,得他的三叔公前首辅大臣张裴炎赏识,一直带在身旁教导。

  以至于他无论是气度和修养,远见和手段,都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瘦弱力薄,任人欺辱的小童。

  而且作者又给予了他,多智近妖,最爱玩弄人心的人设。

  所以,与他独处,对于沈江浅这种裹着一肚子秘密的人来说,简直是如坐针毡。

  她大脑一刻不得闲的在思考着该如何脱困。

  肚子却偏偏在此时不争气的发出了抗议!

  作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大家相安无事的沈江浅而言。

  她祈祷这叫声千万不要被张沉之听到。

  可偏偏这屋子又安又静的。

  张沉之听不到,除非他聋!

  所以四目相对。

  他唇角浮现出一抹若有似无的笑,轻声说道,“江姑娘饿了?”

  沈江浅很是尴尬的笑了笑。

  想着只要我不客气,那客气就是别人的事。

  讪讪笑道,“大人散值刚回,想来也还没有用膳吧,不如一起吃点?”

  “如此也好。”

  如此...啥?

  沈江浅一脸诧异地望着眼前举止优雅,彬彬有礼的男人,觉得自己仿佛买到了一个假货。

  张三白,你的芝兰玉树,风光霁月呢?

  你人设的孤傲不逊呢?!

  喂狗了吗?

  恰时小昭撩开毛毡进来。

  沈江浅此时正亡羊补牢出声婉拒道,“那什么,大人,我突然想起我有洁癖。”

  小昭置下盛着衣裳的木托盘,不解问道,“何为洁癖?”

  “就是特别特别的爱干净,根本没法跟人一起公用一个物件,不然就会浑身难受。”

  小昭听着噗嗤一笑。

  “江姑娘说笑了。听闻姑娘这两日只差不把白芍的里衣夺去穿,怎么会有洁癖呢。”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小昭,有你这么打脸的吗?

  被当面拆穿的沈江浅老脸微红,支吾回道,“我那是...迫不得已...”

  说完索性耍赖道,“现在有的选,大人,我得要一个人单独用膳。”

  任她无理取闹,张沉之倒也不恼,只模棱两可道,“江姑娘想吃什么?”

  张沉之的平易近人,叫沈江浅心里不由发毛的同时,又忍不住的激动不已。

  我去!

  这是总算可以大吃一顿了?!

  不是她沈江浅眼皮子浅,实在是,在相府的这两天,可把她给饿惨了!

  今天,不对,是自打她被张沉之“救”进相府,吩咐殷阿姑安置她开始。

  沈江浅就没吃过一口饱饭。

  相府下人给她备的膳食不是硬的硌牙的面粉团,就是堪比生化武器的蔬菜汤。

  连喝口水,都是她府上连奴才都不喝的茶梗水。

  这殷阿姑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没有搭对。

  对她甚是不待见,整天横眉竖眼。

  有事没事就老在她耳边念叨什么美妾命贱如草芥;以色待人,色衰而爱弛;女人奔富贵,无脸亦无皮的警示语。

  把家财万贯,肆意挥霍;任意妄为,养尊处优;府邸圈养面首以此作乐的沈江浅给郁闷的哟...

  哎哟喂....

  若不是当日她不听劝组,硬上薛峰的贼船。

  今时今日,她沈江浅沈大人,何至于此!

  被一个正三品的宰相府上的刁奴蓄意为难?!

  所以,当张沉之大发慈心地问她想吃什么的时候。

  沈江浅喜不自胜,脱口而出道,“油泼辣子面,酱卤肘子,桃花核桃酥,白糖栗子糕再要一个玫瑰牛乳茶。”

  说完饿的趴在他身前小方桌上,软萌乖巧地问,“可以么?”

  观其神态,再听她语气稀松平常,倒不难猜出这都是平日里她常吃的东西。

  只是近些年战乱连连物资紧缺。

  辣椒,黄酱,白糖这些都是极其稀缺罕有的商品。

  若是按照初次见面她自己的说法。

  她是父母双亡,走投无路,一时想不开才选择了投湖自尽。

  又怎可能不谙世事,如此不懂人间疾苦和茶米油盐呢?

  沉默片刻,张沉之随口一问,“江姑娘的口味倒是不像我印象中的江南女子。”

  张沉之的话让傲游在美食海洋中沾沾自喜的沈江浅,一个激灵。

  她下意识的收回趴在小木桌上的双手,不自然的回道,“我自幼随父母来的京都定居,所以口味南北通吃,酸甜咸辣没有忌口的。”

  见她刻意隐瞒,张沉之点头带过。

  “原来如此。”

  “小昭,叫厨房上两份热的汤面,两碟糕点,再要一壶热的牛乳茶,送来书房。”

  嗯?

  什么意思?

  沈江浅表情懵懂的看着张沉之,心说:

  大人!我要的东西你是一个都不准备上!

  那你问个屁啊?!

  “本相散值刚回,确实还没有用膳,江姑娘若是饿了,不如一起吃点?”

  我去!

  姓张的你是把你的聪明才智都用在了这是吗?

  沈江浅身为一个在朝堂之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女人。

  一个令朝臣忌惮憎恶的佞臣。

  一个连当朝首辅都要给她几分薄面的正三品津门尉主事大人。

  能屈服你这芝麻点大的蝇头小利?

  这姓张的知不知道外面有多少人排着队请她吃饭,还得看她脸色。

  他到底知不知道......

  “江姑娘以为如何?”

  “只要大人不嫌弃,我自然是没问题的。”

  张沉之不置可否的起身找了本书,自成一格,气定神闲地平坐在榻榻米上看书。

  见状,沈江浅拿起小昭为她准备的棉袄,走到屏风后换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