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现代怪异 斩魂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惊海潮(8)

斩魂 水木鸿 3809 2006.02.15 15:38

    惊海潮(8)

  主楼的后面竟是一个花园,景致如何现在是看不出来,但在这寒冬季节却仍有这样的芳香,想来不会差到哪去。

  令夏寒风诧异的是这花园之中竟然还有一幢古式的木制楼阁,三层高,四面无壁,显然是作观景休憩之用。

  许轩轻车熟路地顺着楼梯上了顶层。夏寒风躲在下面一块布景用的巨石后面,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到许轩上楼不久便拿出一把努箭之类的东西,朝着主楼方向发射了一次。夏寒风隐约见着一道银光飞掠过去,接着听到一声轻微的撞击声。

  又见许轩伏身做了什么,然后站上护栏,双手举过头顶,竟然就那么跳了下来!

  夏寒风正吃惊着,又惊异地发现许轩并没有往下掉,而是顺着一道看不见的轨迹往主楼那边滑去,降落到主楼二层的一个阳台上。

  等了一会,等许轩的身影不见了之后夏寒风才从暗处走了出去,进了楼阁,找到楼梯上了三楼。在许轩跳出去的地方,果然找到了一根黑色的钢丝。它的颜色完全融合在夜色之中,若不是夏寒风有心寻找,还真是看不出来。

  望着对面那个阳台,夏寒风犹豫了一下:过去还是不过去?

  想了一下,果断地抽出腰间的皮带,脱下外套,用贴身的毛衣缠着皮带在外面裹了一层,做层一条简易的滑绳,这才穿上外套,利用毛衣加皮带拉着钢丝滑了过去。

  等到两脚落地,一颗揣在嗓子眼的心才放了下去。

  别小看这短短一段距离,夏寒风走的可是步步惊心,不但担心自己的体力支撑不住,还要担心手中的东西受不住力而断掉。他现在可是在近十米高的空中,以现在的体质掉下去的话后果设不堪想。

  还有一种更可怕的情况:滑到一半不动了!他手中的可不是什么滑轮,这种情况是很有可能出现的,要是那样就真是叫天不灵叫地不应了。

  幸好总算是安全降落,夏寒风真是松了口大气。

  阳台上空荡荡的,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布置,通往房间的是一扇轮滑式玻璃门,现在已经微微滑开了一条缝。

  许轩已经进去了。夏寒风轻轻地拉开门,悄悄地挤了进去。

  先接触到的是一层手感很厚实的窗帘,进了里面,并没有灯光亮着,和许轩说的一样黑暗。小心翼翼地前行两步,并没有遇上障碍物。看来下午绊过许轩的东西已经被移开。夏寒风奇怪的是,他一点也没有闻到许轩说的那种味道,这很不寻常。

  就是李洪山下午临时清理了房间,东西可以搬开,但那么重的味道是不可能一下子就消除掉的。

  夏寒风横移了几步,背贴着墙不动。房间里一点声音也没有,静的可怕,他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这样的寂静让他有些不安:他一点也感觉不到许轩在这里。

  他是贴着墙不动,但是许轩不可能一动不动地站着。按理说在这么暗的地方活动,应该用到电筒,但是没有光,也没有动静,一切都寂寞异常。

  这样太不合理了,在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里许轩不靠光源怎么活动?除非他能夜视,但是如果他能的话下午就不需要用电筒了。难道许轩不在这个房间?

  夏寒风自然不会出声求证,也不敢随意乱动。等了一会儿,还是一无动静。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夏寒风不禁有些急燥。他心想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正想有所动作的时候耳里却听到一些轻微的响声。神经立刻绷紧,全神贯注到听觉上。

  一种沙沙声,很轻很轻,是走动时两条裤管相互磨擦的声响。屋里有人!而且正向他靠近!

  夏寒风的心跳快了两拍,情绪不知不觉变得十分紧张。他不是被发现了呢?

  那个声音离他越来越近,很慢,但坚定地朝他这个方向移动。夏寒风突然想到既然自己都能听到这么轻微的声音,那自己进来时岂不是早该被屋里的人发现了?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忽略的不仅是这一件事,他突然想起自己进来的时候掀开过窗帘,尽管只是一点点缝隙未必能弄出什么声音,但是一定有一点光线透进来。在这样的黑暗中一点点光线已经非常醒目了!

  毫无疑问,他从进来就被发现了,半天没有动静那是因为对方在等他动!

  怎么办?

  干脆出声?万一这个人不是许轩怎么办?如果是李洪山呢,深更半夜从窗台翻进了他的房子,怎么解释的清?

  夏寒风两腿分开,尽量不让裤子的裤管有接触的地方,贴着墙悄悄地向边上移动。这个时候不能暴露目标。若是让许轩发现自己跟着他,那再也别想弄清楚他在搞什么鬼了。

  他是向左移动的,没走几步就到了墙角,碰着了另一面墙。夏寒风想顺着这面墙再走的时候轻轻地撞在了一件东西上。那东西很轻,即使只是轻轻地碰了碰却也向一边倒了下去。夏寒风感觉到那东西倒过去,忙伸出手去扶住,抓在手里才知道是个衣架。

  手才抓到那个衣架夏寒风心里就喊了声倒霉!这一来他的行踪别想再藏住了。

  果然,那个人显然听到了他的动静,以更快的速度向这边移过来。夏寒风才放稳衣架就感觉对方已到了身前,想也不想就一拳冲了过去。跑是跑不掉了,能捞回一下是一下。

  拳打了出去却没有击中什么东西,夏寒风心中一凛,知道被对方避开了。刚想收回来手腕一紧,竟被人用手抓住了。

  那人的手劲很大,几乎把他的腕骨给抓碎了。夏寒风忍不住闷哼一声,还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就被暗中那人给拉了过去,接着小腹中了一拳,疼得他眼泪都要涌出来。但这还没结束,“砰”的一声一件东西狠狠砸在他的右脸上,半边脸顿时全麻了,疼痛像脉搏一样一阵阵地涌来。接着又一只手抓住他的头发狠命地下一拽,脑袋一声轰响,额头猛地撞在一个圆圆的硬物上,顿时天旋地转脑子里像冲过墨水一样,一浪一浪地越来越黑。两条腿早就软了下去,那人却拽着他的衣领没让他仆倒。

  夏寒风现在最想晕过去,可是该死的脑子却一阵痛一阵冰凉,如此交替令他痛苦不堪。浑身都失去了力气连眼皮都睁不开了。可是意识却十分的清醒,甚至分析出那打在脸上的一记是手肘,撞在头上的一记是膝盖。

  从他出拳到被人打得失去行动力,不过是一秒钟不到的事情,真的只是电光火石之间。夏寒风一边忍着剧痛,一边在心里咒骂许轩这个变态。就算发现有人跟踪他,也用不着下这样的狠手啊!

  嘴上倒也想不顾一切地骂人,可是却有心无力了,一阵阵的疼痛和晕眩使他想动下眼皮都难。

  夏寒风感觉眼皮上有些光感,可是却睁不开眼睛看。只感觉到那只手拽着他把他拖到了一个地方,听到一声轻微的开门声,然后感觉自己飞了起来,待到落地才发觉是被扔到了某个地方。夏寒风从浊闷的空气那声关门声判断自己应该被扔到了某个衣橱或柜子里。还来不及悲哀自己的命运,又听到柜子的门被打开,一阵风透了进来,紧接着一个人挤进来,门又关上。

  一切刚刚停顿,外面就有人打开了房门。夏寒风听到清晰的脚步声,能在这屋里走路发出这么大声响的,自然是屋子的主人了,要么是李洪山,要么是他妻子。

  夏寒风不禁想,若是李洪山,碰巧又打开了这个柜子,一下子看到里面的两个人会有什么想法?

  但是他的这个想法得不到验证,并没有人来打开柜子,但是也没有听到外面那人离开的声音。夏寒风只有继续和身边的人挤在一起。

  柜子的空间并不大,两个人在其间有些拥挤,那个人倒是不客气,把夏寒挤到角落里塞成一团自己呆得舒畅。那人的力气大,加上夏寒风现在根本就没有力气反抗,只能任人摆布。

  当然,他的心里已经将那个人骂了上百遍。那个人自然是许轩。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过去。夏寒风遭受一连串毒打造成的后果一点点减退,但是他的情绪却愈加焦躁:外面的人一直没有要离开的迹象,并且一点也没有要睡觉的意思,不时地弄出一些声响,不知道在做什么。这样下去他们什么时候才有机会离开?

  夏寒风现在也不知道是想外面的人走好还是留下好。落在许轩手里,似乎也不见得就能好受。

  许轩倒是很安静,除了用脚顶着他不让他靠近外,一点声息也没有,甚至在这样小的空间里都听不到他的呼吸声。当夏寒风隐约听到两人的心跳声时,对这一点更觉得奇怪,怎么听不到他的呼吸?难道是内家高手?

  夏寒风本身是个武侠迷,有这样的想法并不奇怪。以前只认为这样的事情只是小说中才有,但是见过尘悔之后就再也不这样想了。现在就是有人在他面前打出降龙十八掌他都不会觉得奇怪。

  夏寒风慢慢地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微微睁开了眼睛,又闭上。乌七抹黑的,睁着眼也睁眼瞎。柜里子有种奇怪的味道,刚刚心情紧张没有注意到,现在却这种味道却分外清晰。那是一种让人恶心的味道。说不上是臭还是什么,却令人想把胃里的东西折腾出来。除此之外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正是这股淡淡的香味令他能忍耐那种怪味而不吐。

  夏寒风很奇怪,这香味很淡,却源源不断,很倔强地在浓重的异味下保持自己的个性。这种香味似乎还有着温度。发现这一点,夏寒风又发现这香味是从许轩那边飘过来的,他甚至觉得,这就是从许轩身上飘出来的。

  许轩擦香水?这个怪异的想法令他情不自禁地往那边凑过去。许轩马上发现了他的动作,一脚踹在他腰肋上,一只手准确无比地捂住他的嘴鼻,令他的痛哼咽回了肚子里。

  那只手按在他鼻上的时候,夏寒风心里猛地一跳,连呼吸都忘了。

  许轩的手是一双粗糙的大手,触感绝对不是这样的!

  身边这个人竟然不是许轩!

  凭脸部皮肤敏感的触觉,夏寒风幻想出了一只纤小细腻的手,加上扑鼻而入的淡淡的香味,夏寒风突然有种奇妙而令他吃惊的想法:竟然是个女人!

  怎么会突然多出个女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