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现代怪异 斩魂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飘香(6)

斩魂 水木鸿 2571 2004.12.13 13:13

    (6)

  天外楼是这个地方数一数二的酒楼,不仅装璜气派,而且拥有数位华东一带叫的上名号的大厨。

  越好的自然是越贵,这个天外楼,平时是林乐这样的穷学生想都不敢想的,所以今天有机会坐在这个特等的豪华包厢里,他从一进酒楼的门就一直兴奋到现在。

  黄一飞心有歉疚,所以一口气点了很多昂贵的菜色。许多都是夏寒风没听过的。黄一飞又把菜单递给了夏寒风。夏寒风向来对吃没什么讲究,所以又转给了林乐。

  林乐兴奋地接过菜单一页一页地翻,就不知道他是为了点菜,还是为了享受那纯银帛纸的手感?

  黄一飞看林乐暂时顾不上点菜,吩咐服务员先把他点过的菜色端上来,那个女服务员瞄了一下林乐,偷偷笑着出去了。

  夏寒风望着黄一飞一起笑。

  林乐突然向黄一飞问:“黄爷爷,这个火凤凰是什么菜?总不会真的是凤凰吧?”

  黄一飞一笑:“这倒是个新菜,我也没尝过。不过凤凰是什么样的,这世上恐怕还没人见过呢。”

  夏寒风接道:“估计是什么鸟类吧,名字取的好听点而已,说不定是烤乳鸽。”

  林乐不服:“天外楼怎么会卖烤乳鸽。好,连黄爷爷都没尝过的,我小乐今天要饱饱口福,我就点它!”

  夏寒风失笑:“那你随意,可没人会阻止你。”

  打开了气氛,众人开始有说有笑,吃着美味可口的佳肴,心情也郁闷不起来。林乐点的“火凤凰”上来了,夏寒风一看差点笑出声,那不就是烤乳鸽吗?

  林乐看着摆在桌上的那一盘还没巴掌大的“火凤凰”,虽然烤的通体金黄看起来了香味诱人,但他却看的目瞪口呆。

  他不可思异地问服务员:“这、这真的是烤乳鸽?”

  服务员听了一阵轻笑:“先生你开玩笑了,这道菜的主料是黄鹂,不是鸽子。”

  黄鹂?夏寒风从没听过这种鸟也被端上菜桌了。

  黄一飞笑呵呵地夹着一块鳖内往嘴里送,突然握筷子的手颤了一下,鳖肉掉到了餐桌上,他的神情一时间变的十分古怪。

  黄一飞问服务员:“黄鹂?你说这是黄鹂?”

  服务员被他的神情吓着了,战战兢兢地回道:“是黄鹂,黄先生,您是不是觉得有问题?我可以马上换一盘。”

  黄一飞缓缓地摇了摇头,挥手支走了服务员,呆呆地望着桌上的那盘“火凤凰”,那神情好像是见到多年未见的老友,十分怀念。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往事,额上的皱纹渐渐叠出一种很深的忧郁。

  见到黄一飞的神情,林乐的筷子僵在“火凤凰”上方,不敢再夹下去了。

  夏寒风越来越觉得这个黄老有点古怪了。

  黄一飞突然打了个哈哈,对大家说:“吃,吃啊,你们不要这么看我。这黄鹂的肉味很香的,我只在还很年轻的时候吃过一次,那味道到现在还忘不了。刚才突然想起年轻的时候,有点感触,呵呵,人老了,感触也多了。别见笑我。”

  林乐恍然大悟地哦了声:“黄爷爷,你刚才的表情挺吓人,看的我都不敢吃了。”

  黄一飞略显尴尬地干笑两声:“是吗?吃、吃吧。”说着动手去夹黄鹂肉。林乐也不甘示弱,夹了一大块去,吃的津津有味。

  夏寒风没去动那黄鹂肉,随便夹了些菜尝,突然有点索然无味的感觉。一再地说自己老了,这一点也不像黄老的为人。

  黄老到底有什么事不能告诉他们的?

  他一面吃,一面想,一边却不知不觉地在观察黄一飞。渐渐的,他发现黄一飞现在真的是十分古怪。

  黄一飞夹了一小块黄鹂肉放进嘴慢慢嚼着,他嚼的很仔细,似乎想回味很久以前的那种感觉。这些没什么奇怪的,但是那么一小块肉他竟然一直不停地嚼了三分钟!

  是口香糖也早被嚼烂了!

  夏寒风讶异地看着黄一飞,忘了吃东西。而黄一飞显然处在一种奇怪的自我状态中,这里好像只有他一个人了,身边的人,完全不在他的眼里。他只是极有频率地、不厌其烦地嚼着,仿佛他嘴里有嚼不尽的东西。

  陈立国也已经发现了黄一飞的异状,林乐也不再只是吃东西了,三个人都望着黄一飞,但他全无所觉。

  黄一飞好像失了魂,呆滞的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过那只黄鹂。突然他放筷子,居然伸出手去抓过了那只油腻腻的黄鹂,挑了胸脯的部位扯下一大块肌肉来,然后一手抓着那块肉,另一手用指甲一点一点、一条一条地将整块肉撕成了无数份肉丝,然后一条一条送进嘴里反复地嚼。

  这样的动作他一直心无旁鹜地持续了整整十五分钟,其间林乐叫过他两次他仿佛根本没听到。

  黄一飞现在的情形十分真可谓诡异莫名,夏寒风突然想到一个词——中邪。

  黄一飞现在就像中了邪!。

  他重复折磨着那块黄鹂肉,像是在进行一种诡异的仪式。他脸上那种虔诚到痛苦的表情,夏寒风看了觉得后背一阵发凉。

  林乐十分担忧,望望夏寒风,又无助地望向陈立国。

  陈立国站了起来。

  这个时候黄一飞几乎是从自己的座位上跳起来的。他的神情显出了他现在的心情十分的激动,他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几乎是咆哮地叫来服务员,一遍又一遍地质问:“这是黄鹂肉吗?这是黄鹂肉吗?”吓得那个服务员哭了起来,却连逃走的勇气也没有。

  夏寒风猛地站地起来。黄一飞今天的表现太失常了!

  黄一飞情绪非常激动地抓着那个娇小的服务员用力地摇晃:“这不是黄鹂肉!这不是黄鹂肉!”

  夏寒风上去一把拉开了他的手,支走了那个可怜的服务员。

  他抓着黄一飞,朝他大喝了一声:“黄老!你醒醒!”

  黄一飞猛地一震,呆滞的目光望着抓住他的夏寒风,渐渐回复了一点神色,他动了动唇。

  夏寒风以为他要说什么,没想到眼泪突然从他眼角滑下来,接着竟像个小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夏寒风对这突出其来的变异手足无措。林乐忙跑过来扶过黄一飞:“黄爷爷!黄爷爷!你怎么了?”

  黄一飞哭的很哀痛,他喃喃叫着:“那不是黄鹂肉,那不是黄鹂肉。”

  夏寒风心中十分困惑。即使那真的不是黄鹂肉,黄老也不用这个样子。难道因为酒楼骗了他,他因尝不到年轻时一直记挂到现在的黄鹂肉味就气成这样吗?

  黄一飞突然推开林乐,踉跄地跑了出去。林乐追出去,夏寒风正要跟出,林乐垂头丧气地走了进来。

  “黄爷爷让我们吃完了再回去。”

  吃完了再回去,这是说黄老不希望他们现在去找他。

  可是看着满桌香气四溢的菜色,夏寒风问自己:还有心情吃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