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宿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节 杀

宿主 黑天魔神 2937 2019.06.28 08:00

  解决问题的方式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看似无解的困局通过暴力就能达到所有人想要的最佳结果。

  同彪用震惊的目光看着国基。

  满面暴虐的昌珉呆住了,张着嘴,抬手指着国基,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天狂下意识伸手摸了一下摆在脚边的战斧,随即松开手指。

  坐在角落里的天霜浑身抽搐了一下,像受惊的猫一样快步跑到天浩身边,紧挨着坐下,双手用力抓住他的皮袍下摆,恐惧的脸上一片惨白。

  孚松做事情虽然不得人心,可他毕竟是寨子里的头领。

  半躺着的天峰很快从震惊中冷静下来。他定定地看着国基,足足沉默了五秒钟,才慢慢地说:“如果杀了孚松可以解决所有问题,那么……我赞成。”

  天浩清清楚楚听到了从每个人鼻孔里发出的沉重呼吸,看到了一双双因为激动正在不断充血的眼睛。这种时候表现出谦虚或者表面上的假意否定只会让事情走向反面。他装作思考,眉头深深皱起,缓慢沉重地点了点头,在叹息声中表明自己的态度:“如果孚松死了,那我就去族城向族长禀明一切,请求族长给我们一个合理的粮食上缴额度。”

  国基的眼角在微微抽搐,对未来的强烈希望瞬间代替了刚刚冒出头的杀意,只是连他自己都不太确定:“真的?族长真会答应?他真的不会追究我们杀了孚松这件事?”

  “我们又不是造反,只是活不下去。”同彪的见识毕竟要多一些:“再说了,法不责众。”

  “我去叫人。”国基站起来,朝着房门走去。他现在一秒钟都等不下去。

  同彪和昌珉对视了一眼,两个人不约而同站起来,紧跟国基的脚步走出木屋。

  以天浩为核心,已经形成一个成规模的群体。十一名效忠者在磐石寨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今天晚上叫来商议的三人就是其中代表。天浩对事态的发展很满意,他随手拿起摆在旁边的一把匕首,用磨石仔细擦着金属刃面。

  天峰躺在兽皮上摇头苦笑:“老三,我从未想过你会这么聪明。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你和老二从族城回来的路上,你就已经想好要这样做了吧?”

  天浩一下又一下磨着刀,动作专注敏捷:“如果不是孚松他自己不得人心,我也没有机会。没人愿意饿死,他用别人的口粮去换他自己的姓氏,本来就是个错误。”

  天峰陷入了沉默。

  同彪等人的速度很快,他们叫来了十多个人,把四兄妹的小木屋挤得满满当当。压低声音的商议没有持续太久,在绝对的利益面前,大家很容易就能组成共同对抗群体。

  天浩带着他们走出木屋的时候,所有人都带着武器。

  这种事情不能犹豫。知道的人已经很多,谁都有可能泄露秘密。之前造势的时候天浩可以藏在阴影深处,但需要自己露面的时候就必须干错利落。十一名效忠者,十一个在寨子里有家户的男人,这是属于我自己的力量。

  敲门,照例是阿玫过来开门。

  看到这么多的人走进来,孚松有些意外。正盘腿坐在火塘边吃着烤肉的他站起来,抬起手里油腻腻的带肉骨头指着对面,嘴里嚼着尚未咽下去的食物,含含糊糊地问:“你们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昌珉像一头饥饿已久的豹子,以最凶猛的动作扑过去。他的脑袋重重撞上了孚松腹部,架在火塘上的烤肉被踢翻,带起一阵被风吹起来的散漫火星。孚松随即感觉腹部传来剧痛,他低头看见昌珉握在手里的刀子,鲜血正从自己的皮袍破口汨汨渗出。

  “你……我杀……”

  又惊又怒的吼声在开口几个音节句被彻底封堵。孚松仰着头,感觉嘴里那口嚼烂的肉被唾液混合着,变成一种黏糊糊的东西堵塞了喉咙。喘不过气,也无法呼吸。他瞪大双眼,直愣愣看着近在咫尺的天浩。握在手里的肉骨头掉了,颤抖的手指朝着咽喉部位伸去,摸到一片温热,一片湿滑。

  宿主是一个懒惰的宅男,原本属于寄生体的熟练战术动作却不会因此变得陌生。“割喉”这动作天浩演练过无数次,他本来就是个战士。

  昌珉的脸被强烈复仇快意扭曲着。他不要命地将匕首向前捅,几乎连着握柄都差点儿送进孚松的肚子。折磨濒死者不是一种好习惯,甚至会被认为是北地蛮族的耻辱。天浩抬手抓住昌珉的肩膀,将他硬生生甩开,然后把尚在抽搐的孚松平平放在地板上,锋利的刀尖深插,熟练地割下他的头颅。

  “按照计划,你们把孚松的亲信抓起来。我去见大祭司。”

  抛下这句话,拎着正在滴血的人头,满面平静的天浩大步走了出去。

  ……

  看着跪在面前的天浩,再看看歪斜摆放在他旁边的那颗人头,老祭司浑浊的眼睛里透出一丝复杂光芒。

  “说吧!你是怎么想的?”良久,老人发出无奈且夹杂着威胁成分的声音。

  “我们今年上缴了所有收成的百分之七十,寨子里所有人差点儿饿死。族长这次没有答应孚松的请求,他明年只会变本加厉,拿出更多的东西上贡。我在族城打听过了,正常的上缴额度只是百分之三十,族长也从未要求各村寨增加份额。粮食是我们种的,鹿是我们猎的,凭什么要把所有东西都变成他孚松一个人请求姓氏的筹码?”

  “只有在寨子走投无路的时候才能杀人。冬天都快要过去了,孚松却在这个时候祭祀冬神。他是磐石寨的头领,可以跟我们同患难,却不能与我们共富贵。那是专属于他一个人的权力。春天的时候还有祭祀,夏天也是这样。从外面换来的女人都被杀了,以后谁还会跟我们做生意?”

  “这次的事情是我做的,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明天我就去族城向族长禀明一切。无论族长降下何种惩罚,我都会一肩承担。”

  老祭司的目光有种穿透人心的特殊力量。他仔细分辨着天浩脸上的每一个细节:“你想当磐石寨的头领?”

  “是的!”天浩回答的很干脆,毫不掩饰内心想法。与之前在自家木屋里商量计划的那些效忠者不同,老祭司的精明绝不可能用几句谎言糊弄过去。在他面前,与其遮遮掩掩,不如直接翻开底牌。

  “我会向族长申请得到明年最低的粮食上缴份额。我会让寨子里所有人吃饱,我们现在有盐,可以用来与其它寨子交换东西,尤其是南面的鹿族。他们会纺线织布,寨子里的人会有衣服穿。”

  吃饱,穿暖。

  这是人类的最低生存需求,也是磐石寨人向往了很久都没有实现过的美好愿望。

  “按你的想法去做吧!”老祭司挥了挥手,他侧过身子,避免视线与天浩发生接触。沙哑的声音里透出一丝疲倦,同时带着深深的思考:“去吧!让我安静一会儿。”

  天浩离开了木屋。

  长子巫且在老祭司身边慢慢坐下,忧虑地问:“父亲,他们杀了头领,这样一来,会不会……”

  老祭司抬起手,止住了儿子后面的话。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孚松已经死了,他的人头就摆在面前。

  接连几件事情,老祭司对孚松的感官急剧滑落。他已经不是很多年前那个刚刚坐上头领位置,吃苦耐劳的老实人。环境对一个人的改变是如此巨大,老祭司也不知道孚松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沉迷于“得到姓氏,成为贵族”。

  他是个沉稳的男人,也是个没用的男人。那么多年,磐石寨的情况没有丝毫改变,粮食每年都不够吃,村民们连一件麻布衣服都穿不起。

  也许天浩这个年轻人会改变现状。

  尽管他有着这样那样的缺点,却在磐石寨最危险的时候挺身而出,救活了大家。

  一个人身上最美好的品质,就是忠厚老实。尽管很多时候被看做是能力低下的表现,但谁也无法否认,与一个老实人做邻居,肯定要比与一个狡猾聪明的家伙做邻居更让人放心。

  何况天浩要求得到更多,他要代替孚松成为寨子头领。

  老祭司觉得自己实在是无法改变什么。无奈又无力的感觉在身体里蔓延。很多时候都会这样,尤其是在孚松发疯把寨子里大部分粮食送出去的时候,老祭司就会产生深深的无力感。像他这样的高等行巫者属于贵族,孚松胆子再大也不敢对他下手。但他早已摸清了老祭司的脾气性格,做事情从来不会征求他的意见。

  换个人做头领,寨子的情况也许会比以前好。

  其实最重要的还是那句话————孚松已经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