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十月微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3

十月微涼 唐良耳 5267 2021.01.06 11:49

  和所有女生一样,朱莎莎的衣橱里多的是衣服。虽然日常锻炼不多,但运动装也不在少数。

  将以前的运动装拿出来看了看,朱莎莎还是觉得新买两套才合适。

  毕竟,从今天开始,健身重新纳入日程,算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需要我陪你吗?”

  闺蜜一早打电话来问她。她笑笑。

  “不用了,我自己去。”

  朱莎莎自小独立。母亲去后,她更是习惯了独来独往。闺蜜是她的发小,从小到大一直陪在她身边。

  独立的朱莎莎朋友不多,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是她最要好的朋友,甚至可以说是亲人了。

  朱莎莎曾笑说,干脆和闺蜜过一辈子得了。闺蜜说好啊,但你还是得找个男人,毕竟男人能给你我给不了的。

  朱莎莎不以为然。她一直认为一个人自己过,或者和要好的朋友开心生活一辈子可能更好。

  直到遇到骆冰生。

  说不上为什么,就是觉得想要靠近他。为了靠近骆冰生,早已放弃了身材管理的她决定重新管理身体。骆冰生很优秀,她首先要让自己配得上优秀的骆冰生。

  “你没问题吧?”闺蜜还是不放心,“朱叔叔那边要不要———”

  “不用,我会处理好的。”

  从小到大,父亲一直疼她迁就她,她也任性地享受着父亲的呵护和宠爱。但这一次不一样,去追求骆冰生,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父亲。

  最近每一次看到父亲,想到父亲,她就会生出深深的愧疚和自责来。这么多年来,父亲宠着自己爱着自己,为了自己没有再娶,她也就这么理所当然地享受着。

  要不是那天心血来潮去父亲的房间整理衣物,她可能到最后也不会知道有些事情。有那么一瞬间,她是真的怀疑自己这个女儿存在于这个世界对于父亲来说有什么意义?都说女儿是棉袄,可这个棉袄并不保暖,还漏风!

  所以这一次,朱莎莎想自己给父亲一份最完美的答卷。她想自己努力去完成父亲的愿望,而不是其他人去让疼了自己一辈子的父亲再次迁就自己。

  现在的朱莎莎只希望自己努力到可以跑赢时间,让父亲看到她的“圆满”。

  朱莎莎给自己选了两套喜欢的运动装,想着是“教师节”,她便给所有教练买了一些小礼物———包括骆冰生———报名的时候她已记下了健身房的工作人员。

  看看时间还早,朱莎莎就在“BD”楼下的咖啡馆选了一个角落的位置休息。

  朱莎莎喜欢这样的位置。处于角落,看得见门口,看得到窗外,也看得清每一位现场的人。

  这样的位置让朱莎莎觉得安全。

  朱莎莎坐下之后,习惯性地看一下窗外。对面的咖啡馆里人很少,她只看到靠窗的位置坐了一个男生。

  男生面前放了一本书,但似乎并没有看书,而是拿着手机在拍着什么。

  又是一个外地游客吧?朱莎莎想。到一个新的地方,似乎总是对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充满了好奇。好奇新地方的天,新奇新地方的城市,新奇新地方的建筑,新奇新地方的空气,新奇新地方的人……

  好在,自己坐的位置那个男生是拍不到的。

  这样想着,朱莎莎收回目光,开始打量起整个咖啡馆来。

  咖啡馆里,除她之外,还有三桌客人。

  入门靠左的地方坐了一个中年人。看他不停地看手机,想来是在等什么人,或者约了人谈事,所以生怕误了时间。

  和朱莎莎相对靠墙的地方坐了一个少年。看起来也就20岁的样子,全身搭配着很潮的衣衫。少年一直拿着手机在玩儿。看他脸上丰富的表情以及拿手机的姿势,应该是在玩儿什么网络游戏。

  靠窗的位置坐着两个人。年长的中年人脸上始终保持着微笑的表情,但他的眼睛里放着睿智的光芒,时不时地抬眼看看和他相对而坐的小伙子。

  小伙子一直在说着什么。看中年人始终没有什么反应,小伙子似乎有些急了,从座椅上拿出一个文件袋给中年人。

  中年人迟疑了一下,终究伸出手去接了,却并不打开来看。小伙子看中年人很淡定地把文件袋放在座位上,空着的手停了一下终于无措的收了回去。

  又是见不得人的交易!

  朱莎莎这么想着,低下头去喝一口咖啡。突然,朱莎莎玩心大起,抬起头来认真地看着窗边说话的人读起唇语来———她在国外专修过唇语。

  李科拿出手机正要拨号,苏小陌的电话打了进来。

  “李科,我马上报名健身咯,你要不要一起?”

  “我?”李科看着对面咖啡馆里那张熟悉的脸,“我就算了吧,你锻炼,我做后勤工作。”

  “好吧。我今天就开始锻炼,晚一点我们会合。你自己安排哦!”

  “好的,不用管我,我自己会找事做的。”

  和苏小陌通完话,李科马上拨通了电话。

  “周总!”

  电话一通,李科马上兴奋地打招呼。周总接到李科的电话显得很高兴。

  “李科!”

  “周总,好久没给你打电话了。您现在忙吗?”

  周总顿了一下,然后笑起来。

  “不忙。再说了,再忙你的电话重要,你应该知道的。怎么,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吗?”

  “很遗憾,领导,暂时还真没什么可以报告给您的好消息。离开快一个月了,很想念您,真希望马上见到您啊!”

  “臭小子,尽哄我!”周总笑笑,“不过我现在可不在公司。我在外地出差,今天晚上回去。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说我就在你对面你相信吗?”

  “是吗?”周总扭头看到隔着玻璃挥手的李科,“这么有缘的吗?臭小子!来来来,来一起聊聊。”

  “方便吗?我看你好像和人在谈事。”

  “方便方便,你是我的得意门生,正好介绍你们认识。”

  “好的,周总,我马上过去!”

  咖啡馆的门被推开,李科快步走了进来。

  朱莎莎抬头看到李科进来,略微一愣。这不是对面咖啡馆看书的男生吗?看一眼对面的咖啡馆,果然,男生的位置空了出来。

  看李科进来,中年人———周总站起身来热情地迎接。李科老远伸出双手去握住周总。

  “周总好,周总好!”

  “你小子!在这儿都能碰上你!”周总拍拍李科的肩膀然后拉他在自己身边坐下,“干嘛呢,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为爱天涯吗?”

  “对啊,爱在哪儿我在哪儿嘛!”

  “哦?这么说女朋友在这儿?你女朋友是新原的?”

  李科不好意思地笑笑,看一眼对面坐着的小伙子。周总一下回过神来,哈哈一笑。

  “你看把我高兴的,都忘了给你们介绍!来来来,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最最得意最最能干的大将,李科!这位是亦柏国际的马放经理。”

  李科和马放握一下手,然后看看二人。

  “你们是还有要事要谈吧?”

  “没有了!”周总抢先开口。

  马放喉头滑动一下端起咖啡来喝了一口,然后问李科。

  “李老弟女朋友是新原的?”

  “啊?”李科看看马放摇摇头,“不是,我们是来这儿玩。”

  “你们年轻人就是浪漫,也是冲着新原这浪漫之都来的吧?爱情天梯去过了?”

  周总巴不得一直和李科说话,马上接住话头问起李科来。

  “去过了。”

  “咦,女朋友呢?”

  “哦,她去办点事,我等她呢。”

  李科看一眼对面的马放,周总马上招呼起来。

  “哎呀,马经理,还说着一会儿一起吃个饭的,你看我这小兄弟来了,我们?”

  “没事没事,你们聊着。能碰到周总的得意门生,我也很高兴。一会儿叫上李兄弟一起吧,我做东!”

  “谢谢谢谢!”李科感觉自己一下回到了做销售时的状态,“我就不麻烦了,一会儿还得陪女朋友。我的情况我老领导知道,正是攻坚阶段。我就借你点时间和我的领导说说话叙叙旧就好了。”

  “哦———”周总表示理解地点点头,“那你就还是把这一仗打好先吧,我们以后有的是机会一起聚。”

  “那,”马放看看周总,“你们先聊着,我去找吃饭的地方。周总一会儿聊完了我们电话,今天无论如何都得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

  “好好好,那就让马经理费心了。”

  马放和李科打一下招呼便起身出去了。看马放走远,李科起身在马放的位置坐下。

  在新原看到周总,李科自然是兴奋的。毕竟,在新原这么一个陌生的城市,遇到一个自己的熟人,亲近之情自不必说。

  可是,兴奋之余,李科更多的却是疑惑。李科记得,那天吃烧烤有聊起温瑞第二天出差去会金艾科技的周总。

  金艾科技是他之前供职的公司。他本想着第一时间告诉温瑞自己就是从金艾科技出来的,如果要见的周总是一手将自己带出来的周总,自己或许可以引荐一下。但想到自己对温瑞的亦柏国际一无所知,也不清楚金艾科技和亦柏国际谈的什么项目,当时也就没有表露自己。

  其实,李科最担心的,是怕自己表现得过头,会有邀功的嫌疑。碍于目前和苏小陌的关系,他实在不想被误会。

  现在,周总出现在新原,已经去了金艾的温瑞难道见的不是算得上自己老师的周总?可据他所知,金艾科技并没有第二个周总。如果面前的周总就是温瑞要见的人,那温瑞扑空了事小,周总却跑来新原见这个马放就极不寻常了。

  李科带着满脑子的疑惑和周总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不时问一句自己关心的问题。

  “周总,现在公司挺好的吧?”

  “你看到了,我这不都跑来谈业务了吗?”

  “哦?什么业务还得你亲自出马?”

  周总警惕地看看李科,李科双手合十表示自己逾越了。周总笑着叹一口气。

  “唉,也没什么。这不公司要和亦柏国际合作一个项目吗?但亦柏国际开价太高,我们一直压着想要要一些价格上的优惠。亦柏国际一直没松口,我们也找不到突破口。公司已经决定这两天就签合约了,因为他们的老总昨天已经去了金艾科技了。”

  李科没说话,但心里不禁替温瑞担心起来。周总喝一口咖啡。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就在昨天晚上,他们内部人员,也就是你刚看到的马放突然打电话给我说可以给我一些信息。哈哈,所以我今天一早就飞过来了。”

  “哎呦,周总,要不说还得多像你学习呢!这内部人员都给你策反了!”

  李科陪着笑,心里想着如何套取更多的信息。那个马放,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诶———,这次倒不是我们策反他们哦!”周总笑笑,“他们一直都管得很严,我们做了很多的公关工作都没用。前不久,原来负责和我们对接的马放被换成了一个叫厉伟的经理,而且他们老总亲自督阵,我们想着这下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不想这马放突然给我们送来了一个大礼包!”

  周总看起来是真开心,像个小孩子一样跟李科玩起猜谜游戏来。

  “李科,你猜猜我这一趟公司可以节省多少?”

  “200万?”

  李科在心里对马放生出深深的厌恶来。他知道,在商言商,商场上的手段层出不穷,但这种背信弃义的人却是极受鄙视的。李科脸上配合着周总露出惊讶的表情来。

  “诶,少了!”

  周总面有得色,李科继续猜谜。

  “500?”

  周总显然等不及想要分享了,摇摇头憋着笑竖起食指。

  “什么?”李科这下是真的被惊到,“这得是多大的合作项目啊!”

  周总坐正身子,一脸的志得意满。

  “要不我们拖这么久呢?临到末了收到这么一个大礼包,我是真开心!”

  “还是只有周总可以驾驭这么大的项目啊!”李科由衷地感叹,“那,送礼的人条件开得很高吧?”

  “嗨,你知道的,这样的人无非就是图点小利,给他就是!”周总一脸的不屑,“最终啊,他肯定是要离开亦柏国际的。”

  “也是。这样的人终究是长不了的。”

  跟在周总身边那么久,李科听过见过不少案例,但凡因利失义之人,最后都是断了自己的前路。

  “对了,瞧我这一高兴,只顾说工作的事了。你呢,李科,怎么样了?”

  怎么样了?

  李科也不知道自己和苏小陌现在算什么情况。跟着苏小陌在新原呆着,陪着苏小陌玩,结交苏小陌喜欢的朋友,做一些日常琐事。

  若不是周总问起,他都开始习惯这样的日子了。见了周总,看到马放,了解到自己曾经熟悉的商业合作,李科开始想,自己这么陪着苏小陌的意义何在?

  听周总问起,他心里一阵发紧。一种无力感从心底升起。

  李科笑着深吸一口气。

  “周总,没有坏消息算不算是好消息?”

  周总不说话,盯着李科。李科低下头去。

  “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倒没有什么问题。”李科抬起头来,“只是刚才见了您,突然觉得这么久了似乎没什么可以言说的,感觉这快一个月的时间都是白过了。”

  周总把身子向李科方向凑了一下。

  “李科,说实在的,你当时做这个决定我其实蛮意外的。你一直给我很沉稳的感觉,以至于我都快忘了你的年龄。在你跟我说离职只是为了一个女孩儿的时候,我虽然很惊讶,但那一刻我却真正认识了你。你毕竟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一个血气方刚的性情中人。年轻人嘛,就得有年轻人的样子。”

  “人这一辈子,每一个年龄阶段都应该有那个年龄段拼了命用尽全力也想去做的事。我们也都年轻过。虽说不上’一怒为红颜’,但终究是为爱痴狂过。你现在正是这个年龄,应该为了心中所爱去全力以赴地争取一次。不要怕,勇敢地去追!至于结果怎么样,不要去考虑那么多!”

  “等到有一天你没了那份冲动和激情了,再回想起来,曾经的那个少年,曾经的那份为爱一博的勇气,真的是难能可贵!”

  李科静静地听着,并不说话。他知道,自己就是要为爱疯狂。可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并没有疯狂起来,相反,一切都在变得越来越平淡。

  “李科,放开一点,勇敢去追!”周总似乎看穿了李科的所有心思,“不要有顾忌,大胆往前。需要我了,跟我说一声,我一定做你最坚强的后盾。”

  李科知道周总说的是真的,可他又能要求他帮他什么呢?

  当下,他似乎有一个机会,那就是让周总不要以拿到的标底价去和温瑞签协议。可是,他并不能提这样的要求。毕竟,在商言商,各为其主而已。再说,周总也不可能会答应他的。

  这一刻他突然明白,在整个事件里,他能做到的只能是一个参观者。

  他引荐不引荐,温瑞和周总都会见面;他参与不参与,整个事件都会如现在这般发展。

  这么想着,李科的心里生出更多的无助与无力感来。这世界上,真的有很多事情是无法掌控无法改变的。

  眼睁睁地看一切发生,不管愿不愿意。似乎,总有一双手在后面操控着一切。

  李科这么想着,抬起头来回应周总一个真诚的笑容。

  “谢谢领导!”

  “跟我就别那么客气了!既然你有重任在身,我就不勉强你了。咱们就此别过吧。记住,我在深市等你!金艾科技随时欢迎你回来!”

  李科起身陪着周总走了出去。

  角落里的朱莎莎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看二人推门出去,她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不以为然的笑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