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十月微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9

十月微涼 唐良耳 5466 2020.11.05 18:10

  每一个人,都会有情绪,都会有各种不顺心。遇到事情,难免情绪,难免意气行事。虽然,我们都知道凭一时意气行事,往往会带来不可预期的后果。

  可是,在那一瞬间,大脑完全不受控,身体就像脱缰的野马,收不住,一路狂奔而去,得由其他人勒绳扬鞭,方吃痛而收。

  纹身男大概不会知道,在自己图一时口舌之快的那一瞬间,已经将自己推向了危险的边缘。

  旁边的苏小陌听到有人如此粗俗地侮辱陶夭夭,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请你放尊重点!”

  跟着起身的李科往后退了一步,伸手去拉苏小陌。苏小陌甩开李科,坚定地护在陶夭夭前面。

  “尊重?谁他妈尊重我?”纹身男一下急了,伸出一双胖手去推陶夭夭,“我他妈就碰了,怎么——”

  如果说纹身男前面的所作所为只是将自己推向了危险的边缘,那他伸手的那一瞬间推的不是陶夭夭,而是自己,他把自己推向绝地。

  “啊!”

  纹身男的手刚伸到一半,就被骆冰生一把抓住反扣着。纹身男吃痛,发出杀猪般的叫声。先前一直打圆场的“眼镜”上前一边阻止自己的友人上前帮忙,一边向骆冰生求情。

  “帅哥帅哥,你别生气别生气,龙哥今天心情不好,喝多了!”

  一脸寒气的骆冰生稍微松了一下劲儿,冷冷地发话。

  “马上给两位女士道歉!”

  “道你妈个头啊,你个小白脸,给老子松开!啊——”

  骆冰生面色一沉,手上力度加大,纹身男痛得又大叫起来。同桌的人看纹身男被制住脱不了身,上前一步准备帮手。温瑞,季风,施梧同时起身盯着对方。

  “好了,兄弟几个,别搞事了!”

  “眼镜”全力拦住自己的朋友几乎是带着哭腔相劝。被劝的几个人看到骆冰生身后站着的三人,压制住动手的冲动。“眼镜”忙扭头求骆冰生。

  “帅哥,我龙哥真是心情不好喝多了,你们就担当一点,我替他向你们道歉,我替他向两位美女妹妹道歉!”

  “哼!”骆冰生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再给你一次机会,马上道歉!”

  “我偏不道歉!啊——你松手,老子就最烦你们这样的小白脸,啊——就他妈会哄女人,啊——”周围吃饭的人都被吸引了过来,听到动静的飞哥跑了出来,“哎哎哎,有话好说!”

  纹身男努力挣扎,却怎么也挣脱不了骆冰生的控制。大概是看众人看着自己,纹身男发起疯来。

  “我操你娘,你个娘娘腔!”

  “你该清醒一下了!”骆冰生的语气冷得几欲成冰。纹身男大概不知道,这个长得过于精致的“小白脸”“娘娘腔”,除了拉丁舞,最热衷的便是搏击和健身。

  “冰生!”

  “冰生!”

  温瑞和季风同时大叫一声,施梧跨步上前想要劝阻骆冰生,可终究是晚了一步。

  骆冰生话未说完另一只手从后面卡住纹身男的脖子往后一拽,然后侧身让开失去重心的纹身男,滑步移到他正前方,抬腿一脚踹在纹身男满是肥膘的肚子上。

  “啊!”

  “你——”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纹身男不及说话,人已被踢飞向新江坠了下去。随着“扑通”一声巨响,纹身男重重地砸进江里。

  骆冰生转身看看众人,潇洒地甩一下头发。“眼镜”冲过去扑在栏杆上呼救起来。

  “快救他,他不会游泳!”

  骆冰生最讨厌人家叫他“小白脸”“娘娘腔”,纹身男一再挑战他的底线,温瑞他们知道骆冰生已经被彻底激怒,想着制止骆冰生,终究是晚了一步。

  新江水养新原人,新原人个个都是水里的一把好手。看“眼镜”说完已经一屁股瘫坐在地,季风纵身跳下江去。

  “我们去把他捞上来。”

  骆冰生朝众人摊摊手,转身跨出两步纵身一跳踩上栏杆,借力腾空而起,修长的身子在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线然后扎向江面。

  “我去帮他们。”施梧看看温瑞,二人互换一下眼神后他单手撑住栏杆侧身一跃扑向江面。

  整个过程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在场的众人全都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呆了。突然,江面传来纹身男带着哭腔的嚎叫,众人绷着的神经一下放松下来。

  一直抓着陶夭夭的手靠在栏杆上的苏小陌听到陶夭夭深深地吐了一口气,自己也跟着放松下来。在自己座椅边站着两手死死抓着把手的李科一屁股坐在椅子里,用双手撑住自己的额头轻轻地擦着汗水。

  一直很平静地坐在座椅上的温瑞起身去打电话。

  “夭夭姐!”飞哥看陶夭夭和苏小陌坐回原位,跟了过来,“要不要玩儿这么大的?真要有个什么事,我这小店接不住啊我的姐!”

  陶夭夭也知道开门做生意,都盼望着和气生财。骆冰生这一把玩儿得大,他也明白。

  “不好意思,飞哥!给你添麻烦了!”

  既然人没事,飞哥也不好说什么,他不想再计较得罪了老顾客。

  “不存在,夭夭姐!你朋友一个个的都太酷了。这样,我去温两壶好酒,一会儿兄弟几个起来先暖暖身子。”

  虽说天气还比较暖和,可这个时候的江水多少有些凉,尤其是纹身男在醉酒的情况下被扔下江去,酒多半是醒得差不多了,可这身体怕是够呛。

  想着纹身男,飞哥扭头看了一眼他同桌的朋友。“眼睛”呆呆地坐着,其他几个朋友看起来也还没有缓过神来。

  陶夭夭瞄了一眼,安慰飞哥。

  “没事,我们会处理好的,不会给你添麻烦!去准备酒吧。”

  飞哥赶快跑回店内张罗去了。

  温瑞打完电话坐回座位,看看陶夭夭。

  “没事的。”

  虽说有大哥在旁边她有的是底气,但刚才从骆冰生出手到施梧施救,及至纹身男的嚎声传上来,整个过程发生得太快,苏小陌根本来不及思考。此刻坐回座位,听温瑞发话,她终于有时间回放整个事件,人也跟着后怕起来。

  本能地去看李科,发现李科双手撑头满头大汗,苏小陌伸出手去拍李科。

  “没事吧,李科?”

  “啊!”李科的身体像被电击了一样整个弹了起来,吓了苏小陌一跳。

  “你怎么啦?”

  李科极力调整自己,然后对着桌上三人不自然地笑笑。

  “没事没事!”

  温瑞拿起一张纸巾递给李科,陶夭夭看一眼然后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

  “你看你满头大汗的,吓着了?”

  苏小陌拿了一张纸巾关心地去帮李科擦汗,李科不好意思地接过纸巾。

  “我……没事。”

  李科看向苏小陌,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突然,人群里有人喊起来。

  “上来了上来了!”

  众人望去,刚刚入江的几个人分两排而立走回来了。季风和纹身男在前,骆冰生施梧在后。

  看起来,纹身男酒醒得差不多了,正跟季风说着什么。

  “眼镜”一下冲过去拉住纹身男。

  “龙哥,没事吧?”

  纹身男拍拍“眼镜”,颇有一些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

  陶夭夭快步走向季风,也不管他一身水淋淋的,张开双手和季风抱在一起。人群里发出兴奋的尖叫。

  “哎哟,英雄救美呢!”

  “好帅哦,我要是有这么个男朋友多好啊!”

  “天啊,好羡慕!”

  ......

  “好了,我没事!”

  季风轻轻扶起陶夭夭,在她额头轻轻地吻了一下。陶夭夭顺势挂住季风的脖子,温柔地吻住季风。

  “哇......”

  “好浪漫!”

  “兄弟,好样儿的!”

  “我说行了,你们两个!”骆冰生看看施梧然后酸酸地打断二人,“大庭广众之下的这么撒狗粮合适吗?再说了,你们难道不应该先谢谢我吗?”

  陶夭夭放开季风,给骆冰生一个白眼,骆冰生不屑地回敬回去。季风拉起陶夭夭的手,看到苏小陌站在正前方正含笑看着他们,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纹身男走过来朝陶夭夭和苏小陌深深地鞠了一躬。

  “两位美女,今天是我冒犯你们了。请多多原谅!”

  苏小陌和陶夭夭互相看了一眼,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应。她们没有想明白,怎么被扔下江泡了一下,整个人变得这么礼貌了。

  季风扶起纹身男。

  “好说,兄弟。喝酒要有个度,尤其是心里有事的时候。酒解不了愁,还会生事。”

  “是是是,我一定记住兄弟的话。”

  几个说着各自走回自己的桌子边。一直在座位上等着他们的温瑞笑着点点头。

  “看看你们这一个个水淋淋地,把人老板的地板全打湿了。”

  “没有的事没有的事,兄弟几个人没事就好!”

  飞哥适时出现,将温好的酒放在温瑞他们桌子上,然后转身将手上的另一个壶送去给纹身男。

  “兄弟,喝点暖一下身子!人没事吧?”

  “没事,谢谢老板!”

  “说谢就客气了!都是来照顾我生意的贵客,出这样的事,是我照顾不周,您别怪我就行。您啊,我就不敢再给你准备酒了。这一壶姜茶,刚煮好的,你赶快喝点!不是我小气,这酒啊,少喝怡情,喝多了啊,伤身体,还伤和气!”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一会儿我再跟兄弟几个赔个不是!给老板添麻烦了!”

  “那敢情好,看来这真是不打不相识啊!既然是这样,那我就不自量力借你们的酒托个大,大家喝上一杯就算是认识了,交个朋友。怎么样?”

  看纹身男和同桌的朋友点头答应,飞哥倒了一杯酒领着纹身男几人走向温瑞他们。

  “夭夭姐!刚才这位帅哥一直跟我们说要跟你们道个歉,都是酒惹的祸!他呢,非得给你们赔个不是,我就自作主张给你们把人领过来了。大家都是性情中人,不打不相识,没什么问题是一杯酒解决不了的。夭夭姐,你看?”

  飞哥把话头刹住,看陶夭夭的反应。陶夭夭看一看众人,然后爽快地回应飞哥。

  “既然飞哥都亲自来卖酒了,咱们就干了这杯酒,回头再见还是江湖朋友。”

  于是两桌人就着杯子一饮而尽。这时,一个看起来很精干的姑娘风一样地走到温瑞身边,将一包东西给了他。温瑞接过东西跟姑娘交待了一下,然后转向走了。

  “好了,话都说开了。都是年轻人,不打不相识,以后见面好好喝一杯。今天给人家老板添了这么大麻烦,老板不怪罪已经是对我们最大的照顾了。”

  温瑞说着将刚拿到的那一包东西给陶夭夭。

  “几们下水的英雄,夜间天气凉,你们快去换一身干爽的衣服吧,别感冒了!”陶夭夭接过东西,温瑞看纹身男一行人转身准备回自己的席桌,忙叫住纹身男。

  “兄弟,你也换一下吧。不知道你的尺码,凭目测选了一套,应该能穿上。”

  “还有我的?”

  纹身男显然没有想到。

  “当然有你的。同是‘沦落’兄弟,自然是一视同仁。”温瑞颇有深意地笑笑,然后交待陶夭夭。“夭夭,他们三个的码子我知道,你让他们自己选就是。把这位朋友的挑出来给他一下吧!”

  飞哥一直在旁边看着,心里所有的想法都在脸上表现得清清楚楚。看着温瑞把事情交待得明明白白的,他打心里生出一些佩服来。

  一直以来,他对自己经营的这家店非常满意,因为他觉得不管是对菜品、酒水、环境宣传以及客情维护,自己真的是非常用心,也得到了不错的回报。可温瑞的行动让他开始对自己的自信产生了一些怀疑。

  原来,做事情,或者要做更大的事情,这种小我的自我陶醉,完全不是一回事。

  飞哥倒满一杯酒,将杯子双手端着举向温瑞问陶夭夭。

  “夭夭姐,这位是?”

  “哦,”陶夭夭已经把衣服都分发给几人,“这是我哥,温……”

  陶夭夭在犹豫着要不要报名字,温瑞端起杯子和飞哥碰了一下。

  “温瑞。”

  “于飞。”喝完一杯,飞哥很有分寸地见好就收,“你们继续,我先回去忙。”

  “都快去换上吧,估计啊一会儿警察就该到了。”

  “啊?”转身正要离开的纹身男一脸紧张地看着温瑞,“我……”

  季风看一眼骆冰生和施梧,三人一齐找地方换衣服去了。温瑞朝纹身男点点头。

  “出这样的事,肯定已经有热心市民报了警了。你先去换衣服吧,没事的。”

  正说着,两个民警走了过来,后面跟着飞哥。看到温瑞,两名民警在飞哥的指引下直接走了过来。

  “你好!我们接到报警,必须过来看看。来的路上我们领导已经给我们打了电话了。”民警很友好地跟温瑞介绍,“怎么样?人都没事吧?”

  飞哥拉了两张椅子让民警坐下,温瑞笑着回话。

  “辛苦两位同志这么晚还跑一趟!没事,自家兄弟,喝了点酒非得比试一下跳水。你看都是老大不小的人了,这喝点酒还控制不了血性了。他们几个这会儿换衣服去了。改天我带上他们亲自去所里接受教育。”

  “人没事就好。酒是好东西,但不能贪杯。少喝点酒!我们既然来了,还是要有出警记录。”民警看一眼温瑞,“我们等你的兄弟回来在这儿签个字。”

  正说着,季风三人换好衣服回来了。衣服是运动套装,三人穿着很合身。在他们衣服的左胸上,很简洁地写着“亦柏国际”四个字。看有民警等着,季风看一眼温瑞,温瑞看一眼三人然后朝座位处扬一下眉。

  “你看看你们几个,非得比什么跳水!连警察同志都惊动了。改天咱们哥儿几个得去所里接受一下再教育了。等他回来,你们赶快配合着把出警记录签了。”

  三人坐下,纹身男换好衣服回来了。衣服有点宽松,但并不觉得大,相反看起来整个人显得没那么大块儿了。看纹身男回来,温瑞忙招呼。

  “快来快来!你们几个,喝酒就喝酒,非得比赛什么跳水!看吧,让人警察同志这么晚了还跑一趟。赶紧过来配合把出警记录给人签了让警察同志收队。”

  纹身男快走两步第一个站民警旁边。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们喝酒没控制住自己,辛苦你们了!签这儿是吧?好!好,麻烦了麻烦了!”

  “还有其他人吗?”

  “没有没有!”纹身男迅速接话,“是我非要和几个兄弟比,他们不比,我跳下去,他们下来把我拉上来的。前后就几分钟的事,没想到还是惊动了你们!给你们添麻烦了!”

  “那行吧!正当着班儿,那我们就先收了啊!你们悠着点!”

  “好好好,警察同志慢走!”

  飞哥跟在两位民警身后送行。温瑞看警察走远,端起杯子来跟纹身男碰杯。

  “能穿吧?”

  “能穿能穿!挺合身的!谢谢!”

  “那就好。回去陪陪你的朋友吧,他们刚才可是担心坏了!尤其是那位‘眼镜’帅哥!少喝点!”

  “好的好的!”

  温瑞看纹身男回到了席桌去,便收回目光看着季风三人。

  “怎么样,三位英雄好汉?为你们特别定制的英雄服可还满意?”

  “满意!”骆冰生第一个发话,“温总,你这定制衣服可有点意思啊!这个时候还不忘给自己公司打广告!”

  “哈哈!怎么?不想穿?那你脱了啊!”

  “不不不,舍不得。这衣服我得拿回家好好保存着,等你们‘亦柏国际’越做越大,说不定这衣服可以升值不少!”

  “切!”温瑞端起杯子,“来,咱们也喝一个!”

  一直在旁边没怎么说话的李科头上的汗干了不少,但举杯子的手还有一些发抖。

  “李科,你怎么了?”

  季风一直在注意李科。刚才从江里一回来他就注意到李科满头是汗,脸色也不那么自然,只是一直没有时间问。现在看他的手不受控地抖动,季风一脸的关心。

  “没事!”李科喝完酒把杯子放下后将手放到桌子下面,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轻松一些,“就是刚才有点被你们吓到。”

  季风疑惑地看看苏小陌,然后盯着李科。

  “你会游泳吗?”

  李科不好意思地摇摇头,苏小陌略带调侃地接话。

  “不会!一直叫他学,他不愿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