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十月微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2

十月微涼 唐良耳 5508 2021.01.01 14:22

  苏小陌已经连着坚持快一个星期的锻炼了。

  这让很多人都觉得很惊讶,尤其是李科。在李科的记忆里,苏小陌虽然没有大小姐的娇弱,但总归是对身体之苦没那么接受的。

  最开始两天锻炼完,苏小陌整天都嚷嚷着全身痛,说是像被打了一样。

  “你不是说安排的女教练带你吗?”看苏小陌是真痛,李科有些不忍,“女教练还这么狠啊?”

  “不是教练狠,是我锻炼太少了!”苏小陌很客观地解释,“姐夫给我评估过了,训练强度已经很低了,主要是我没什么基础,所以身体反应会强烈一些。冰生哥也说,持续锻炼,身体适应就好了。”

  “会吗?我看你这么痛苦的样子,要不休息一天吧?”

  “李科!”苏小陌做出生气的样子来,“你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来消磨我的斗志呢?健身就是一场修行,你要不停地鼓励我,不能让我生出懈怠来半路打了退堂鼓!我一定要好好练,不能让姐夫看扁了我!”

  “好吧!”李科无可奈何地妥协,“你是最棒的,你一定可以把身材管理得棒棒的!加油!”

  “那是必须的!”

  一个星期过去,苏小陌身体的反应没那么强烈了。

  换好衣服的苏小陌在教练的指导下做着热身运动。路过的骆冰生看在眼里,朝她数起大拇指。

  “小陌,不错哦!”

  因为健身的原因,苏小陌几乎天天和骆冰生、季风待在一起,彼此变得熟络起来,自然也就少了一些客套。

  “那是!区区一个健身,怎么可能奈何得了我?再说了,也不看看我教练是谁!’BD’的明星教练唉!是吧,教练?”

  教练看一眼苏小陌,给她比了一个赞。苏小陌停下来调整呼吸。

  “冰生哥,你不上课吗?”

  “上啊!看你在训练,就看看你,和你说说话。”

  “你快去上课吧,一会儿姐夫该骂你了!”

  “哈哈哈,是是是,季总厉害得很!”

  “我有那么凶吗?”季风出现在二人身后,“冰生,时间快到了。”

  骆冰生和苏小陌对望一眼,苏小陌无奈地摊摊手。骆冰生朝季风夸张地行了个礼,然后招呼苏小陌。

  “我去了,好好锻炼!”

  “怎么样,小陌?”季风很自然地跟苏小陌聊起来,“身体感觉好多了吧?”

  “是的。现在身体还是会有一些反应,但好多了。而且,现在居然开始有点享受这种状态了。”

  “她身体素质很好,对动作的掌握很到位!”女教练插话,“所以形体的变化应该会很快。”

  “都是教练教得好!”

  “好好好,都好!”季风看着二人笑道,“加鸡腿!”

  “谢谢季总!”

  “谢谢姐夫,双份!”

  季风不经意地皱一下眉头。

  “李科呢?还是在下面看书吗?”

  李科每次都会陪苏小陌来锻炼,但都不到健身房来,而是在下面的咖啡馆坐着看书。

  “对的。他就喜欢看书。”

  “还是那间咖啡馆?”

  “对的,他说正好可以看到咱们健身房。”

  “倒是专一!”季风笑笑,“你们练着。”

  看季风走远,女教练问苏小陌。

  “你一直叫季总姐夫吗?”

  “对啊!他不是我夭夭姐男朋友嘛!”

  女教练笑着摇摇头。

  “咱们开始吧。”

  李科拿着书在咖啡馆临窗的位置认真地看着,桌上的绿茶杯里茶水已经见底。

  突然,有人往他的茶杯里添起热水来。李科以为是服务员,伸出手去叩着桌面表示感谢。

  “哟,这么认真呢!”

  李科抬头,看到季风拿着热水壶笑看着自己,忙放下书站起来。

  “不好意思,风哥!没注意,没注意!”

  “没事没事。”季风示意李科坐下,自己在他对面落座,“我正好没事,便下来看看你,找你聊聊天。没打扰你吧?”

  “没有没有!”李科将书推向一边,“我也是看看闲书,没事的,风哥。”

  季风看了一眼李科看的书,是一本与营销有关的书。

  “对营销很感兴趣啊!”

  “毕竟我一出身社会就是做的与销售有关的工作,再说,”李科顿了一下,似乎在考虑要不要把心中所想真实地表达出来。见季风一脸真诚地看着自己鼓励地点点头,李科接着说道,“做销售,总归是更能挣钱一些。”

  季风点点头。

  他不想去做任何评判,毕竟,不同的人,或者同一个人的不同阶段,对挣钱的概念是不一样的。

  “以你的能力,挣钱,成就自己的事业,是必然的事。不过是时间早晚罢了。”

  李科看着季风没有说话。同样的话,这是第二个人这么说了。第一个人是周总。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业绩做得不错吧?”

  “还好,过得去。”

  “你总是过于自谦。”季风拿过书翻起来,“销售可是一门大学问。我就不擅销售,或者说营销。”

  销售,营销,二者之间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季风不经意间将销售和营销区别开来,可见他对营销自有见解。

  李科一听之下自然明白,季风是在不经意间告诉自己,与其着意于销售,不如好好研究一下营销。

  “谢谢风哥。你的’BD’做得这么好,可我几乎看不到你的宣传推广,甚至,”李科指一下“BD”的招牌,“连招牌上都没健身元素的凸显,你可谓是真正的高手啊!”

  “诶———”季风摆摆手,“真不擅长,不过是得遇贵人,有人相助罢了。运气好!”

  成功者说运气好,多半源于自谦。这样的人心有敬畏,心存感恩。那些总说自己运气差的,往往只看到别人功成名就,却没有去看人家背后的努力,于是自怨自艾,进而愤世嫉俗起来。

  运气,都是自己修的。

  季风不知道李科会不会理解这一点。看李科含笑不语,季风马上转移话题。

  “对了,你做销售,应该去了很多地方吧?”

  李科接过季风递过来的书,展一下书封后将书压在肘下。

  “去过一些地方。”

  “太好了!我一天都在健身房呆着,想要走出去总是没时间。这下好了,你帮我一个忙,去帮我看看我们健身房,然后结合你到过的其他地方谈谈你的感受。这对我们下一步的发展很重要,可以吗?”

  “额,”李科虽然去了不少地方,可是要说能给季风多少有参考价值的建议,他还真没把握。看季风一脸真诚地看着自己,李科终于答应下来,“那我就去参观一下风哥的’BD’,学习学习!”

  季风高兴地起身。

  “来来来,走吧!”

  看到李科出现在健身房,还在上课的苏小陌显得很是意外。

  “咦,李科,你怎么来了?”

  “我请他来给我提提意见。”陪在旁边的季风笑笑,“我带他到处看看。”

  “哦……”

  苏小陌很不解地看一眼二人,转身继续锻炼去了。季风笑笑带着李科继续参观。

  李科边走边看,心里生出越来越多的佩服来。

  从苏小陌锻炼回来的各种描述中李科猜到“BD”是以服务高端人群为主的健身房。在李科的观念里,这样的地方不管是装修还是布局,抑或是工作人员的接待,多多少少都会给人一种压迫感,尤其是给购买力偏弱的客群。这样的压迫感会让顾客在接触之后产生一定的心理落差,从而丧失最起码的谈判底气,进而多了一些虚荣心作祟的自尊需求。这样的情况下,弱势客群往往也就失去了评判能力,剩下的就只有选,或者选不起两个选项。

  可踏进“BD”的那一刻开始,李科完全没有这样的感觉。简约的装修中透着品质感。虽然李科并不懂健身,但入眼的器械,桌椅,每一样东西都像会说话一样在向来访者自我介绍着价值所在。

  高贵自成,却并不高傲。

  和装修和格局对应的,是工作人员的状态。从前台人员到教练,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真诚的笑容,每一句问候都是直击内心的温暖,每一次解说都是无可挑剔的专业回答。

  李科参观的时候,还有其他几位顾客在教练的陪同下参观场馆。李科看得出,每一位参观者都是身心愉悦的。

  这样没有压迫感的品质场馆,每一个来访者———不管最后会不会成为会员,都会是一次愉快的参观。

  参观得差不多之后,季风将李科带到了接待区。

  接待区有五个参观完的顾客在向教练了解健身方面的事宜。

  前台人员为李科倒来一杯温度适中的热茶,李科喝了一口后和季风默契地安静下来听旁边的人交谈。

  教练在介绍的时候,全程没有任何推销,只是解疑答惑和根据会员需求规划训练安排,几个准备定训练规划的会员教练还特意提醒,意思是要会员认真想清楚后决定,不要冲动消费。

  让李科惊讶的是,饶是如此,还是有三个会员马上很愉快地下了订单!

  看到一个个满脸愉悦的会员被送走,李科终于有点明白季风说的销售和营销的区别了。

  最后,接待区只剩李科和季风两个人,季风起身招呼李科。

  “走,去我办公室喝杯茶。”

  “怎么样?提提建议?”季风一边泡茶一边问李科,“你的意见对我们很重要,大胆提!”

  要不是对季风有一定的了解,再加上他满脸的真诚,李科完全有理由相信季风是在向自己炫耀。

  “你可别以为我是在炫耀啊!”季风为李科斟上茶,“我们在新原虽然算是做得比较好的,但全国那么多地方,一定还有很多我们需要学习的地方。或者其他行业更好的榜样,我们也可以学。”

  “风哥,说真的,你要让我提意见,我还真提不出来。毕竟,刚才跟你一起看了一圈,也感受了你们教练的专业服务,我只能说,如果我有健身需求,来你们这里这么感受一圈,我一定会购买产品的,哪怕价格贵一点我都愿意买。”

  “哦?为什么?”

  “就是一种愉悦的体验感让我愿意为你们的用心买单。”

  “嗯,看来我们的路是走对了。健身,一定要健康愉快。其他的呢?”

  “唉———”李科为难地叹一口气,“风哥一定要我找点毛病的话———”

  李科努力想着自己所到之处跟客户去的那些消费场所。他的经历里,所有的地方都把销售———李科确定是销售,而不是营销———抓得很紧,似乎每一个到店消费的顾客,不扒两层皮就不能离开。

  当然,这样的消费感不会很好。但商家又往往用服务,甚至是牺牲员工尊严的服务来对顾客进行情感绑架,让顾客不好发作,然后再以利相诱。

  虽然体验感没那么好,但是,似乎从市场出发,商家总是收益颇丰。

  “BD”的服务非常细致,但工作人员和顾客一直是处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交流。产品介绍上也只是针对顾客进行多方案讲解与规划,全无功利性的诱逼。

  “风哥,你们做得这么佛系,会不会让你们的前进步伐放缓?”

  “哈哈!你果然是能看到问题的。是的,我们这样呢,一定不会走得很快,但我们可以走得稳一些,也走得远一些。在一个快时代,我们想要慢一点。多一点时间喘息,多一点时间思考,我们不急,慢慢来。”

  李科端起茶来敬季风。

  “风哥,我敬你!”

  季风点点头,喝下一杯浓茶看向窗外。李科看着季风,心想季风这一刻或许在心里回味着自己的来路征程吧。

  “风哥!”

  李科终于还是打断了季风。季风收回目光看向李科,眉毛向上扬了一下。

  “风哥,温大哥有和你们联系吗?他的事情进展得怎么样?”

  “联系了,似乎不太顺。”

  季风低下头去往分茶器里倒泡好的茶水。茶水金黄,在阳光下显出一些不真实感来。

  收回茶壶,季风笑着看向李科。

  “瑞哥这个人就是太要求完美了。”

  李科避开季风的目光。

  “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帮点什么忙。”

  “我也这么想啊,可似乎我们都无处着力。咦,你很关心瑞哥嘛!”

  “算不上吧!”李科笑笑,“我来新原二十多天了,在温大哥家里白吃白喝,啥也做不了,如果能帮他做点什么事,我心里会好受一点。”

  季风看着李科准备说点什么,苏小陌出现在门口。

  “姐夫!”苏小陌远远地打一声招呼,走到茶桌边接过季风倒的茶,“你们聊什么呢?”

  季风看看李科,李科笑笑。

  “没聊什么,来参观完了跟风哥学习呢。你训练完了?”

  “训练完了!”苏小陌将喝完的茶杯放下,“李科哦,还是姐夫面子大!我那么叫你,你都不来,姐夫一叫你就来了!”

  “今天训练感觉怎么样?”季风给苏小陌的杯子里斟满茶,笑问,“应该可以接受吧?”

  “完全没问题!”苏小陌骄傲地坐下,“这样愉快的锻炼,我绝对可以坚持一辈子!”

  “那就锻炼一辈子,年轻一辈子,美一辈子!”

  “好,就一辈子!”苏小陌豪气万丈是点点头,转头问李科,“那咱们走吧?”

  “你们有安排?”

  “嗯,”李科接话,“跟小陌说好她锻炼完了我们出去转转。”

  “这样啊。”季风语带遗憾,“还说一起吃饭呢!”

  苏小陌抱歉地双手合十。

  “不好意思啊,姐夫,我们一早就说好了。一会儿冰生哥陪你吧。”

  “我不是一定要人陪的。”季风笑笑,“看你衣服都已经换好了,快去吧。”

  “那我们走了,姐夫!”

  苏小陌说完便起身往外走去,李科跟季风说一声再见也跟了出去。

  看着苏小陌的身影在门口消失,季风深深地吸一口气,自顾自地整理起茶具来。

  “季风!”

  季风抬头,看到锻炼完的骆冰生走了进来。看起来,他是一上完课就找来了,身上还穿着紧身运动衣。

  季风将收拾了一半的茶具重新摆好。

  “练完了?”

  “是的。苏小陌呢?”

  季风的办公室并不大,根本藏不住人。看苏小陌没在,骆冰生还是下意识地左顾右盼。

  季风笑着摇摇头。

  “走了。”

  “走了?”骆冰生显得有点失望,坐下来将手放在膝上无意识地敲着手指,“她去哪儿了?”

  自从苏小陌开始锻炼,骆冰生几乎天天都泡在健身房。以前锻炼的时候并不经常穿紧身衣的他,现在每次锻炼不是紧身T恤就是紧身背心,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好身材展现无遗。

  季风知道骆冰生的心思,却也无意说破。

  就在刚才,骆冰生问他苏小陌去哪儿了,季风有那么一瞬间很不想说话,但他终归还是微笑着开口。

  “不知道。他们说是一早就安排了活动。”

  “他们?李科也来了吗?”

  “是的,我带他来参观一下。”

  骆冰生看着季风,季风也看着骆冰生,二人谁也没说话。末了,二人相视一笑,季风端一杯茶放骆冰生面前。

  “我表现得很明显吗?”

  骆冰生端起茶来品着。季风笑笑。

  “是不够隐晦。”

  “隐晦啥?”骆冰生将杯子放下,“我是蛮喜欢苏小陌,但这不影响什么。苏小陌喜欢谁她自然是自有主张,我喜欢苏小陌我也知道分寸,不会影响到他们。”

  “对了,你和夭夭没事吧?”

  大概是看出季风情绪不高,骆冰生不经意地问了一句。

  “啊?”

  季风一脸的诧异,这让骆冰生反而多了些担心。

  “你这什么表情啊?不会你俩真有什么事吧?”

  季风白骆冰生一眼,端起茶喝起来。

  “我们俩能有什么事?我一天上我的班,她愉快自在地享受着生活。”

  “是吗?”骆冰生一边喝茶一边怀疑地看着季风,“那怎么好久没见夭夭来找你呢?”

  “她大概最近找到了什么新的乐子吧。”

  骆冰生狐疑地转动着眼珠子,想要说点什么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放下茶杯却看到出现在门口的朱莎莎。

  一身红色运动装的朱莎莎敲了敲门走进来。

  “诶———”朱莎莎取下被汗打湿的发带,“刚刚跟苏小陌一起出去的那个帅哥是谁啊?”

  在同一个健身房锻炼,朱莎莎来的第一天就认识了苏小陌。听他这么问,不知道情况的骆冰生转而面向季风寻求答案。

  季风点点头,回答朱莎莎。

  “你看到的应该是苏小陌的男朋友李科。”

  “李科?这个帅哥我见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