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十月微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5

十月微涼 唐良耳 5259 2020.11.27 14:12

  一路讲着秦慎和袁纤的故事,不觉已走到“十里杏林”。

  只不过十天左右的光景,原本绿得发亮的银杏叶显得黯淡了些。绿叶的上面似乎多了一层薄薄的灰色,显出一些无力的颓废感来。

  故事讲完,苏小陌兀自无法抑制地抽泣着。过往的游客看这么一个漂亮女生泪眼婆娑的,不免多看他们几眼。陪在身边的李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努力保持着镇定与苏小陌聊着天。

  “后来,新原人就把凌秀山望云峰望云阁保存了下来,最终成了你们新原人的神圣之地?”

  “嗯!也正因如此,新原也叫‘爱情之城’,凌秀山也叫‘真爱之山’,准确地说应该是望云峰叫‘真爱之山’。凌云峰上是凌云寺,那是别的故事了。上山的路叫‘爱情天梯’,下山的路叫‘同心步道’。”

  “爱情之城,真爱之山,”李科小声地重复着,“爱情天梯,同心步道......新原果然是个浪漫的城市。”

  穿过“十里杏林”,二人很自然地步入镜心湖。

  天气很好。没有了银杏林的遮挡,蓝天白云似乎就在头顶,触手可及。暖暖的阳光下,镜心湖弱柳扶风,水平如镜。粉的、红的睡莲花恰到好处地点缀在紫黑色的睡莲叶之间,似在丝帛之上以巧手刺上了立体的刺绣。

  在湖心的风雨亭里找了位置坐下,苏小陌伸出手来拉住李科。

  “李科,你觉得什么是真爱?”

  什么是真爱?这似乎是所有人都会问的一个问题。可是,多少年过去了,所有人都在寻找着这个问题的答案,却是谁都无法给出最好的答案。

  爱,是两情相悦;爱,是彼此成全;爱,是风雨同路;爱,是不离不弃;爱,是你是我爱的那个人,而你也碰巧爱我;爱,是走遍千山万水风景看尽之后的回首;爱,是穿越人海人事历遍过后的坚定......

  红尘之中,芸芸众生,都在为爱痴缠。

  爱,因人而异。爱,终归是两个人的修行。

  对于李科来说,爱,无法界定,也无须界定。青春年少的时候,只要是凭了自己的热情,做着最热切的事,付出最真挚的情感,那便是爱了。

  年轻的时候,也正因了这些没有杂念的最本真的情愫,爱才有了轰轰烈烈的味道,就像烈酒一样,刺激,够味儿。

  “爱,”李科满怀深情地回应苏小陌,“就是要用尽全力让心爱的人快乐与幸福!”

  “如何确定你给的一定是对方想要的快乐和幸福呢?”

  是啊,这又是一个大难题。相爱中人,本以为是成全,殊不知有可能只是成全了自己。就像一直送人苹果,因为赠送的人以为对方喜欢苹果,遗憾的是对方其实喜欢的可能是香蕉或者其他什么水果,总之就是偏偏不喜欢苹果。

  最终,只是成全了自己的赠与和感动于自己的付出。

  处在爱当中的人并不会做这些理性的思考,因为有过这些思考的人都是在爱上铩羽而归的人。

  没有受过伤的人,是不会静下来进行思考的。

  “因为爱一个人,自然明白对方的心意!”

  微风吹来,苏小陌的头发被轻轻吹起。湖面上现出粼粼波光,弱柳在风的鼓动下与湖水纠缠在一起。

  苏小陌有那么一瞬间想要问,那你明白我的心意吗?可是苏小陌没有问出来。想到这个问题,她内心有一种莫名的不安。她不知道为何会有这样的不安。

  是不相信李科,还是不相信自己?又或者,是对未来的不确定充满了不安?或者,自己只是在秦慎袁纤的故事里太过投入了。苏小陌这样想着,扭头看着李科。

  “如果有一天,爱遇到了阻碍,或是一场劫难,是不管不顾地争取,拼了命地在一起,还是屈服于世俗,成全众人眼中的幸福?”

  李科不知道苏小陌是在替秦慎袁纤问,还是在为自己问。苏小陌也不知道。

  “不知道。”李科深深地叹一口气,“我想,真爱一个人,是无论如何都会拼了命去争取的!但,如果所有的争取只是一时的意气而给不了心爱的人幸福,或者,选择成全,然后用整个人生来祝福会更好吧!”

  “不对!”苏小陌坐直身子握住李科,满眼热切地看着他,“爱一个人,就一定要跟这个人在一起。对于相爱的人来说,彼此就是最大的幸福。所谓的成全,不过是自我不敢面对困难的逃避。那其实就是在伤害,伤害一个真正爱你的人,伤害一颗真正爱你的心。那些所谓的成全,最后都只是成全了支解爱情的匕首和追悔莫及的伤痛。如果相爱,就应该像秦慎袁纤,无论如何都要握紧对方。就算风雨,就算清贫,就算天涯零落,就算生死两隔,无论如何都不要放手!因为,在茫茫人海,一旦放手,可能这一生也就再也无法相携了!”

  李科心里莫名地一痛,伸手将苏小陌揽入怀中。

  人海之中,得遇一个对的人,确是三生之幸;咫尺之间,丢掉那个深爱的人,再要找回,就真的沧海拾贝,可能永远的失去了。

  二人就这么依偎着,谁也不说话,看着镜心湖,看着望云峰,看着更远的凌云峰。

  突然,苏小陌的肚子“咕咕”地响了一下。

  苏小陌猛地挣脱李科,不好意思地站起身来拍拍肚子。

  “哎呀,饿了!咱们去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还是去外面吃?”

  “嗯……”苏小陌想了一下,拉起李科,“中午咱们就外面吃,晚上再自己做。”

  “好的。”

  “做给我哥吃,有信心吗?”

  “全力一试,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他对食物可是蛮挑的哦。”

  “没事,我有军师。”

  因为事情太多,温瑞只有将健身安排在中午。锻炼完后,温瑞和季风吃着简单的健身餐。

  正吃着饭,季风的电话响了。温瑞瞟了一眼。

  “咦,李科?”

  “唱歌那天加的。”季风笑笑,然后接通电话,“喂,李科!”

  从季风的回话来看,大概是李科在问他什么问题。最后季风笑着看一眼温瑞,然后说完最后一句话收线。

  “好的,那我一会儿发给你。”

  看季风挂断电话,温瑞停下来看着他。

  “找你有事?”

  李科来新原就是为了陪苏小陌,按理来说应该不会有什么特别的事。如果有,应该和苏小陌有关。这么想着,温瑞便关心起来。

  季风拿起筷子招呼温瑞继续吃饭。

  “没事。就是问我一些专业上的问题。我说我一会儿整理一下发给他。”

  “他要健身吗?”

  “不是。我也没细问,他就大概说了一下健身和营养搭配。我看这李科是一个蛮独立的人,似乎一般都不会去麻烦别人。所以,他问我都问得很是小心。瑞哥,想来你也应该看出来了。”

  温瑞一向不喜欢去关注别人的生活,除非是自己很重要的人。很显然,李科不是。听到与苏小陌没有什么特别的联系,温瑞也就不再追问。

  这世界上,谁都想要很独立地活着,不去打扰别人,也不要被别人打扰。可是,人行于世,又怎么可能做到不与人产生交集呢。人与人之间的你来我往,不就是最好的人脉扩张吗?

  回到公司,已经一大堆事情等着温瑞了。

  处理完几个棘手的项目,拿起最后一份文件的时候,温瑞脸色一沉。

  “叫马放经理到我办公室。”

  一会儿,白雨领着马放一起推门进来。等到白雨出去了,温瑞将桌上的文件递给马放。

  “这个是怎么回事?”

  文件里有一份亦柏国际和金艾科技的合作协议。按计划,这份协议应该已经签订走付款流程了。

  虽然温瑞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强大的压迫感让马放感觉整个人一下变得紧张不已。小心地看一眼温瑞,他深吸一口气。

  “温总,这个事情我一直在跟进,金艾科技那边一直拖着没有明确答复。按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项目可能会存在一些变数。”

  “变数是什么?”

  温瑞示意马放坐下。马放坐定后小心翼翼地回答着温瑞。

  “价格吧……”

  价格!温瑞当然知道是价格。他们亦柏国际与金艾科技并无过节,前期的接洽也很顺利,到最后一直迟迟不签,价格肯定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对于温瑞来说,以价格为导向的合作或者说因价格而产生的合作分歧,都不是什么奇怪的事,要解决也不会那么麻烦,无非就是价格与价值的统一协调就好。但听马放回答得如此笼统还这么没有底气,他心里很是不高兴。

  温瑞以为,这表明了是没有把工作做到位,也没有对异常情况采取有效的补救措施,所以最后连对方的诉求都不是很清楚。

  “确定只是价格的问题?”

  温瑞还是保持着一惯的沉稳。

  “应该是……”

  “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迹象的?”

  “大概半个月前吧……”

  “为什么不早报告!”

  温瑞的语气很冷,马放低下头。

  “我想着再跟进一下,努力与他们协调协调,说不定就磨下来了,那就圆满地解决掉了问题了。”

  温瑞觉得马放说的每一个字都让他生气。跟进,协调,磨!他亦柏国际什么时候沦落到如此地步了?!

  “结果呢?”

  如果出了状况,就要第一时间去补救,寻求解决办法;如果想要解决问题,就要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如果能力不够,就要学会寻求帮助。

  温瑞不喜欢没有结果,更不喜欢模棱两可的结果。

  马放被温瑞的气势震慑,局促地坐着不知如何是好。温瑞用拇指抵住眉心。

  他不喜欢破口大骂,也不喜欢怒极失态,因为,愤怒只是表明自己的无能为力。

  “你出去吧!”

  马放如获大赦,将文件递回给温瑞后开门快速离去了。温瑞拿着文件翻了翻,然后拨通了内线电话。

  “白雨,叫厉伟来一趟。你也来。”

  不一会儿,白雨领着厉伟进来。厉伟看起来年龄不大,但小伙子给人的感觉很精神。

  “温总,您找我?”

  厉伟挺直身子站在温瑞面前,表现得不卑不亢。

  “嗯。”温瑞看一眼厉伟然后将文件递给他,“今天起,你来负责金艾的这个项目。有什么不懂的,可以直接来找我,我给你打下手。白雨也会全力配合你的。”

  厉伟看起来并不惊讶,依然表现得自然而得体。显然,厉伟是一个有准备的人。

  “好的,温总。”

  温瑞喜欢有准备的人,更喜欢有自信的人。厉伟的表现和他预期的一样,他很喜欢。

  “白雨,让马放去华中区报到,跟着石松年经理多跑跑市场。厉伟升为华南区经理。即日生效。”

  “厉伟,回去整理一下,拿出方案来。你有三个小时的时间,三个小时后,”温瑞看看手表,“四点半到办公室来找我。”

  “去吧!”

  看白雨和厉伟开门出去,温瑞躺在椅子里深吸一口气,然后坐起来在手机里查找电话号码———他必须出马拿下金艾科技。

  虽然在今天之前,厉伟还只是一个助理,但他的表现一直很出色,所以温瑞注意他很久了。温瑞希望厉伟不会让自己失望。

  四点半,厉伟准时敲响了温瑞的办公室。

  “温总,我已经看过所有的资料了。这是我准备的三套方案,一套主方案,两套备选方案。您看一下。”

  厉伟显得很自信。温瑞满意地拿起厉伟的方案来看。

  “这么短时间做出三套方案,有你的!”温瑞看完方案满意地站起来走出办公桌,“来,你把想法再详细地跟我讲一下,我们一起来商量一下。”

  厉伟确实没有让温瑞失望,准确地说是让温瑞很满意。三套方案把所有的问题都摸得很透,解决方法也设计得很合理。最后,温瑞在厉伟的方案上作了一些小小的调整。

  “好,就按这个来,你回去再整理一下。”

  白雨敲门进来。

  “温总,季风先生来了,在休息室等你。”

  “咦,他怎么来了?”温瑞看一下时间,对厉伟交待起来,“厉伟,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忙,明天上午十点我们把最终的方案定下来,然后就着手实施。看样子,咱们少不得要飞一趟了,你准备一下。”

  厉伟点点头去了。白雨看一眼厉伟的背影,再看看一脸柔和的温瑞。

  “看来温总对厉伟很满意啊!不对,我应该叫厉经理。”

  “小伙子不错。只要用点心,上升空间很大。”说完温瑞看一眼白雨,“你去请季风到我办公室来吧。”

  “温总,不请自来,希望没有打扰到你!”

  不一会儿,抱着一个精致纸箱子的季风跟在白雨后面走进温瑞的办公室。

  “你先去忙吧!”温瑞吩咐一下白雨,然后邀季风坐下。

  “这是?”

  温瑞给季风倒一杯热茶,看看箱子问季风。

  “哦!”季风接过茶杯喝一口茶然后回温瑞,“朋友给我寄了一些血橙,我看着不错,就给瑞哥拿一件过来尝尝。”

  温瑞知道,这根本不是什么朋友寄的,而是季风专门选购的。

  “有心了有心了。中午我去健身房的时候怎么不让我自己带回来,还让你亲自跑一趟。”

  “刚到。就想着趁着新鲜劲儿给你送过来。”季风说话的时候动作夸张地看了一眼时间,“掐着点儿来的,看看能不能蹭顿饭什么的。”

  “哈哈,你小子!”温瑞站起来去收拾东西,“吃个饭还需要这么多弯弯绕绕的!走,咱哥儿俩吃饭去!”

  季风跟着站起身来。

  “瑞哥豪气!不过,会不会耽误你事儿啊!”

  “不耽误不耽误。相反,你来之前我刚处理了一件让我很开心的事情。嗯,走,咱们边吃边聊!对了,你想吃什么?”

  “吃瑞哥的,当然是什么贵吃什么。”

  温瑞拿好包笑着指指季风。

  “那走吧!”

  季风迟疑了一下,“瑞哥,真不耽误你事?你可千万别忘了什么美人局,那我可就罪过了!”

  “哎哟,”被季风这么一提醒,温瑞想起了中午答应苏小陌回家做饭的事,“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局,而且还真是美人局。中午我答应了小陌回家给她做饭,差点忘了。”

  季风盯着温瑞,一脸的失落。

  “看样子,我这饭是蹭掉了!”

  “你知道的,我这妹妹,我是,”温瑞不好意思地笑笑,突然,他拍一下脑袋,“诶,你跟我回家吃不就得了。正好试一下我的手艺。”

  “可以吗?我这饭蹭得会不会太过分了?”

  “没事,我爸妈和伍阿姨去郊外了,下午我让坤叔也去了。他们在郊区,有坤叔在想去哪儿会方便一些,我也放心。反正过两天我也可能要去一趟外地出差,家里就小陌他们两个。”

  “你要出差?”

  “对,可能要出去一趟,有一个项目有点问题。你开车了吧?我坐你的车吧,一会儿车上聊。哦,对了,我把这血橙带回去给小陌吃吧。”

  “别搬了,瑞哥。这个你就留在公司吃。我车上还有,一会儿直接放两箱在你家里。等叔叔阿姨回来也尝尝。”

  温瑞停下来看着季风。

  “你这饭蹭得我怎么感觉是做足了功课的?”

  “那可不?蹭瑞哥的饭,筹码一定要准备好。一箱血橙不行就两箱,两箱不行就四箱!”

  “哼!”温瑞笑着摇摇头,“要不要跟夭夭说一下?或者叫上她一起?”

  “她今天有事,和同学聚餐去了。”

  温瑞知道陶夭夭的局一般都不会仅限于吃吃饭,整个流程必须走一趟的。

  “那我们走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