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十月微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7

十月微涼 唐良耳 5505 2020.10.29 15:39

  “好些了吗?”

  站在阳台呼吸了一些新鲜空气看了一会儿夜色中的新江,季风问李科。

  李科没有专业学过声乐,唱歌更像是本能。平时应酬或者要好的朋友聚会,偶尔也会去KTV唱唱歌。虽然算不得多好,但还是过得去。

  骆冰生刚一开口,所有人就都安静了下来。

  好,已经不足以形容骆冰生唱的歌了。骆冰生似乎是在用灵魂吟唱,不像原唱,却比原唱更生动感人,是那种把自己融入到歌里面然后直击人心的演唱。

  李科听着歌,看着陶醉的骆冰生,心里一阵发紧,只觉得嗓子干得发涩。

  “哇,他是专业的吗?”

  苏小陌很震撼,小声地问陶夭夭。陶夭夭笑着摇摇头。

  “不知道。问过,他也没说。只说参加过选秀,还进了前三强。可是主办方要求如果继续参赛就要签约,他就拒绝了。”

  “可惜了!说不定可以大红大紫做明星呢!”

  “是的啊,我们也这么说。他似乎不感冒。他啊,别看表面没个正经,骨子里有着自己的倔强,坚定着呢!”

  “是拉丁舞吗?”

  “那就不得而知了。反正现在主要工作就是拉丁舞,也不回家里的公司帮忙。”

  “有点意思。”

  苏小陌看着骆冰生点点头,陶夭夭看一眼苏小陌,然后看向温瑞。温瑞安静地坐在一边喝着酒,很认真地听骆冰生唱歌。

  是的,骆冰生唱歌唱得生动而传神。可这歌声让李科感到呼吸不畅。

  虽然李科认定那种逼近自己的强大压力并不是来自骆冰生,或者不仅仅来自骆冰生,但骆冰生开口的那一瞬间,他感觉那股无形的压力变强了。

  一瞬间,李科明白。这种压力是来自一个集体,一个集体聚在一起就自然而然地形成的对外来者的压力。

  温瑞,骆冰生,季风,施梧,陶夭夭,包括苏小陌,他们是一个集体,一个无需刻意而为早就形成了的集体,或者说“圈子”。而自己,就是那个外来者。

  说是“入侵”,李科笑笑,自己应该还不具备入侵者的份量。算是“闯入者”吧。

  一个闯入者要融入一个集体,或者融入一个圈子,是一件极其考验人的事情。

  李科告诉自己,不管愿不愿意,必须硬着头皮走下去。

  他没得选,为了苏小陌。

  一曲唱完,所有人都热烈地鼓掌。骆冰生应该是很清楚自己的演唱实力,所以早就习惯了演唱之后的现场反应。面对掌声,骆冰生极不走心的说声谢谢还要接着唱,却被陶夭夭把歌顶了下去。

  陶夭夭唱了一首英文歌。看得出来,她也是一位老K了,整首歌把握得很到位,最重要的是英文很地道。

  苏小陌完全是一脸崇拜地看着陶夭夭。落座的骆冰生和季风喝了一口酒问苏小陌。

  “苏小陌,来一首!”

  “等一下。”

  “对了,李科呢?唱啥?”

  “啊?”

  李科一直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在旁边看着并努力调整自己的状态。骆冰生突然这么一问,李科感觉自己好不容易调整均匀的气息一下被打乱。

  “我?我很少唱歌,唱得也不好,就听你们唱吧。”

  “来了就露一手吧,感觉你唱歌应该很好。”

  “就是,反正只是大家一起开心一下,又不是演唱比赛,好坏无所谓,图个开心。”施梧跟着发话,“要说唱歌最差的自然是我,我都不怕。”

  “我……”

  看众人相劝,李科一下不知道怎么应对了。自己会的歌只有那几首,在这么紧张的状态下不管怎么样,肯定不会发挥得很好。

  “我真的不太会唱,听你们唱吧!”

  “别谦虚,唱吧!”苏小陌大概没注意到李科头上的汗,“你平时唱歌蛮好听的。就唱我最喜欢的那首怎么样?”

  “啊?”

  李科感觉脑袋有点发晕,思维变得迟钝起来。

  “哈哈,我说呢!我看人一向很准,就知道你肯定会唱。”骆冰生故作不悦地找李科喝酒,“原来是只为苏小陌唱!不行,喝一个!”

  思维有些混乱的李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骆冰生吓了一跳。

  “嚯,这是要爆发了吗?好好好,我舍命陪君子,陪你走一个!”骆冰生脖子一仰也将杯中的酒喝了个精光,脸上却做出了痛苦的表情,“哎呀,遇到高手了!对了,哪首歌,来,施施,帮忙点上。”

  施梧问清楚歌名,颇有些意外地跟苏小陌确认。

  “是这首?”

  “是的,唱得可好了。”

  “可以啊,”施梧一边帮着点歌一边说着话,“这都能唱!”

  苏小陌帮李科点的是一首老歌,平时在KTV的点播率不高,但却是很多晚会常常会上的表演曲目。

  “行了,给你顶上去?”

  施梧问李科。李科还处在游离的状态,被施梧这么一问,本能地拒绝。

  “啊,不不不,等等,等等。”

  一直看着众人没有发言的季风拉一把施梧。

  “顶啥顶,我顶你个肺!该我了!”

  说完这话季风皱着眉头看了看温瑞,温瑞正看着他,眼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不满。

  季风装着没看见,起身去唱歌。从李科面前过的时候,季风拍拍李科。

  “我帮你打头阵,你准备一下。”

  看看季风和温瑞,陶夭夭无可奈何地耸耸肩坐回座位。

  季风歌如其人,给人很沉稳的感觉。说不上多惊艳,但是让人踏实。

  苏小陌拉起陶夭夭的手。

  “很棒哦!”

  “那是,我喜欢的人必须优秀!”陶夭夭拂一下头发,“我喜欢的人,就算不优秀,我也全力让他变得优秀。这样才配得上我陶夭夭!”

  陶夭夭永远这么霸气。苏小陌笑笑。

  小的时候,姐妹俩要好,也经常会交换一些东西。但是,陶夭夭直言自己不喜欢分享。

  比如,苏小陌要送她什么礼物,她一定会问清楚。

  “是专门送给我的吗?”

  陶夭夭问这话的时候是要确定,她所得到的东西,必须是唯一的。

  当然,她送苏小陌的也一定是这个世界唯一的,哪怕是她特别喜欢的东西,她也一定割爱,绝不和人拥有同样的东西。比如那条水晶手链。

  陶夭夭说,我的东西必须是唯一的,否则就不要。

  不可分享,谁都不行。

  “所以,姐夫———”看陶夭夭瞪她一眼,苏小陌吐一下舌头,“额,风哥,你帮了他很多?”

  “那倒没有!”陶夭夭叹一口气,“我想帮也帮不上。他全是靠自己努力打拼出来的。”

  “哦———”苏小陌若有所思地看看李科,发现李科低着头似乎在想什么。苏小陌拍一下李科,“你怎么了?”

  “没事!”

  李科抬起头来看一眼苏小陌,深吸一口气,然后笑着摇摇头。

  苏小陌永远单纯,他不想把自己的情绪传递给她。

  “哦哦,”苏小陌给李科一个灿烂的笑,“一会儿好好唱,你可以的!”

  “对了,夭夭姐,怎么你刚才的语气好像很失落的样子?”

  苏小陌转头又和陶夭夭聊起来。陶夭夭看苏小陌转向自己,跟着收回自己看李科的目光转而去看正在唱歌的季风。

  “有的时候,一个太过独立的人会让人没有存在感。”陶夭夭笑着举起杯子敬看过来的季风,“因为你真的不知道,在他的世界里你到底是什么位置。毕竟,那些走过来的风雨路,我从不曾参与。”

  苏小陌微笑着回应一下向陶夭夭方向看过来的季风,端起酒杯来和陶夭夭碰了一下。

  一曲快唱完的时候,季风突然按下暂停键定格了画面。

  “施梧,你先来一个怎么样?”

  施梧正端着酒杯和骆冰生喝酒,听到季风突然叫他,一口酒正对着骆冰生喷了出来。骆冰生躲闪不及,被喷了一身。

  “啊!”骆冰生大呼出声,“施施,你喷我一身!”

  施梧一边帮着骆冰生擦身上的酒,一边对着季风吼起来。

  “季风,你故意的是不是?”

  旁边的苏小陌被这一幕吓了一跳,李科拿起桌子上的纸巾递给骆冰生。

  “这是怎么啦?”

  看到骆冰生和施梧手忙脚乱的样子,苏小陌尽量绷着笑问陶夭夭,陶夭夭早已笑得前俯后仰。

  “骚冰,你看你真是骚透了!绝对的透透的!”

  骆冰生一边处理自己的衣服,一边朝施梧嚷起来。

  “施施,赔就不用了,干洗费必须你给我出了!夭夭,你再笑,信不信我也喷你一身!季风,你故意整我是不是?明知道施施最怕的就是唱歌,你还叫他唱?”

  陶夭夭好不容易忍住笑,终于可以停下来回答苏小陌了。

  “哈哈,你是不知道,小陌!我们这群人啊,唱歌都还可以,唯独施梧,那歌唱得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这‘骚冰’唱歌要钱,施梧唱歌要命!哈哈哈……”

  大概是想到以前的种种桥段,陶夭夭又控制不住地笑起来。施梧狠狠地白陶夭夭一眼。

  “真后悔当时没好好让你放点血!”

  “哈哈,还没让我放血!跟你学一个月,费用好几大千!”

  “去去去!”施梧不想招惹陶夭夭,转头去找季风出气,“季风,你是不是要我在苏小陌和李科面前出丑!”

  施梧知道自己唱歌跑调跑得厉害,一般都不会唱歌——喝多了酒除外。当然,他倒不是真怕自己出丑,毕竟,这一群人里没有外人,就算是苏小陌和李科,以后也总是要在一起玩儿的,不会唱歌没什么大不了。只不过,被季风这么突然叫到,确实有点意外。

  “哎呀,不存在出不出丑,都不是外人。你怕啥啊?”

  “我怕啥?我有什么好怕的?你们那叫唱歌,我也一样叫唱歌!我这在国际上叫Rap,在咱们这儿叫“施哥朗诵”!施哥,懂不懂?你们施哥哥的独门朗诵!”

  “是不是,不怕就来一个!”季风故意激他。

  “对,施哥,来一个‘施哥朗诵’!”骆冰生也跟着起哄。

  一直在旁边看着的温瑞隔着几个人劝施梧。

  “施梧,去吧!你看骆冰生唱那么好都没有这么高的呼声,你却得到这么多人的喜欢。看来这上帝不只是给你开了一扇门,还给你打开了一顶天窗啊!”

  “来就来!”施梧快速为自己点了一首歌并顶了上去,拿上话筒直接怼季风,“我的表演时间,你还不下去等着跟我合演吗?”

  季风笑着坐回位置。施梧对着李科喊话。

  “不好意思,李科,我先来垫底,你后面留情,别吊打我就好了。”

  经过这一折腾,整个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更活跃了,李科也感觉自己没那么紧张了。

  端起酒杯,李科感激地邀季风致谢。不管有意还是无心,季风帮了他,他心里很清楚。

  季风喝一口酒,起身坐到温瑞身边来。和温瑞碰一下杯。

  “瑞哥,你怎么不唱?”

  “你们先唱。”温瑞把手搭在季风的肩膀上,季风感受到温瑞手上的力度,陪着笑喝酒,“重要人物一般都压轴,我们给你暖暖场。”

  “那我就谢谢你了!”

  季风伸手去拍李科,顺势将被温瑞摁得有些发疼的肩膀从温瑞的手掌下抽离出来。

  “李科,来,一起敬瑞哥!”

  李科一直坐在温瑞身边,很是干涩地喝了几次酒,想找话题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李科知道,应该尽可能多地和温瑞交流,去表达自己。可是一种无形的距离感把他和温瑞隔得远远的。

  温瑞没有开口的意思,他便找不到了突破口。

  现在季风帮他破除了尴尬的局面,李科连忙端起杯子向温瑞敬酒。

  “大哥,敬你!”

  温瑞笑着朝施梧的方向示意一下,提醒李科马上到他了。

  “准备一下,马上到你的表演时间了。”

  李科点点头。

  施梧已经唱到歌的尾声了。其实,施梧唱得没那么糟糕,只是有的地方会跑调而已。终于,一曲唱完,轮到李科。

  李科拿起话筒深呼吸一下。苏小陌朝他比了一个V的手势。

  许是都没有听过李科唱歌,大家都安静下来看着他。见众人都瞧着自己,李科好不容易调整好的状态一下又被打乱,手心、额头又开始冒汗了。

  季风看一眼李科,深深地皱了一下眉,转而招呼起大家来。

  “来来来,喝酒喝酒!对了,冰生,施梧,咱们玩儿游戏。猜拳怎么样?”

  “好啊!季风,我非要赢得你躺着出去!”

  施梧第一个响应,骆冰生看一下李科,马上加入了进来。

  “别猜拳了,玩儿骰子,大家都来!”

  几个人这么一哄闹,大家玩儿的兴致一下上来了,所有人包括温瑞都一起玩儿起骰子来,也就没有人去管李科歌唱得怎么样了。

  李科看众人不再盯着自己瞧,人一下变得轻松起来,对着话筒自顾自地唱起来。也许是因为紧张,李科并没有发现自己竟然没有用话筒传出声音来。

  “耶?怎么没有声音呢?”

  骆冰生第一个发现问题。坐在边上的季风看一眼李科,迅速向李科跑过去。

  “我看看是不是没有电了。”季风来到李科面前,用身子挡住其他人的视线,压低声音嘱咐李科,“放开点,就是唱首歌而已。”

  季风说完拿过李科的话筒顺手关上,转身朝骆冰生要话筒。

  “果然电量不足了。冰生,把话筒扔过来!”

  接过骆冰生扔过来的话筒,季风递给李科的时候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你可以的!”

  季风转身出了房间。骆冰生看看施梧和陶夭夭。

  “诶,他出去干嘛?”

  “大概是换话筒去了。”温瑞笑得有些高深莫测,“来来来,继续!冰生,该你开骰子了。”

  不一会儿季风回来,将换过的话筒递给骆冰生。骆冰生不客气地骂起季风来。

  “换话筒按服务就好了,用得着亲自跑一趟吗?”

  “这不怕你这麦霸等不及吗?”

  “少跟我鬼扯!你不是想躲酒就是想去打望哪个漂亮妹妹!”

  “躲酒?门儿都没有!”施梧打定主意要报一箭之仇,“必须把季风灌醉!”

  李科总算是把状态调好了一些。虽然有些高音部分并没有完成得很好,但总体还算过得去。一曲唱完,季风率先鼓起掌来。

  李科笑着致谢后回到沙发上挨着季风坐下。看大家玩儿得尽兴,李科移一下身子。

  “我也凑一个吧?”

  “好啊!”季风给李科拿来一副骰子,“李科,瞧施梧冰生嚣张的,来,好好杀一下他们!”

  “好,风哥!放心喊,酒我帮你喝!”

  “哎哟,还兴拉帮结派啊?”骆冰生叫嚣起来,“施施,展现一下咱们的实力,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夜场小王子!夭夭姐,苏小陌,瑞哥,你们来做见证。”

  李科平时与客户应酬的时候,猜拳、骰子玩儿得多,自然拿手。至于喝酒,他倒真没怕过谁。

  有一次收欠款,客户故意刁难。

  “小李啊!钱呢,我今天正好收了些回来,就在那个包里面”,客户指一下放在包房沙发上的黑色垃圾袋,然后对一桌子的人笑笑,“你可以全部拿了打回你们公司去。但是,能不能收着这款,得看你的能力了。”

  “刘总豪爽仗义,当不致于为难我这当小弟的。刘总你就发话吧,看看小弟的能力能不能入哥的法眼。”

  “好,爽快!”刘总把几瓶白酒摆上桌子,然后在旁边放了一个高脚杯,“一杯十万,看你能拿走多少!”

  看一桌子人都在看着自己,李科将酒和杯子转到自己面前。

  “哥,在座的各位老总,既然我刘哥发了话,我必须照做,你们也做个见证。数,你们帮我数着!款,一会儿我带走!如果我倒下了,麻烦各位老总各位哥哥保小弟一个全尸!”

  那一次,李科喝了足足十八杯白酒,倒下去的那一瞬间,李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刘哥,一百八十万,我带走!”

  钱李科没有带走,因为他说完最后一句话醒来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了。自那以后,刘总就拿李科当自家兄弟般照顾着,只要是李科要收的款,从不拖欠一分。

  “行了行了,我有点醉了,停一下停一下。”几个回合下来,季风已经连着输了好几次了。虽然李科会代喝一些,但季风还是有点架不住,“咱们中场休息一下,然后安静地听苏小陌演唱吧。”

  “我得出去透透气!”季风很自然地拉起李科,“走,外面阳台一起去吹吹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