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十月微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8

十月微涼 唐良耳 5629 2020.09.26 07:39

  (08)

  “啊,终于回到新原了,真好!”

  出了机场,苏小陌夸张地伸了个懒腰,仰着头一脸陶醉地享受着这片自由的天空。

  从小到大,苏小陌也去了不少的地方。只不过,每一次出行,总有父母管着,这让苏小陌很是不爽。她不止一次地抗议,跟父母说自己已经不再是个小孩子了,可父母总说,不管她多大,在他们那里她永远都是小孩子!

  唯有到新原,父母才会完全放心地让她一个人。所以,每一次到新原,苏小陌感觉全身的神经末梢都放松得想要疯狂地跃动。

  温瑞怜爱地看看苏小陌,扭头望向李科。

  “李科,感觉新原怎么样?”

  “嗯,”李科深深地吸一口气,“空气真好!天这么蓝,阳光这么灿烂,怪不得苏小陌老提起新原。”

  “真笨啊,这么好的拍马屁机会都不会用!”苏小陌转身嗔骂一句,上前挽住温瑞的手,“我之所以念念不忘新原,其自然环境好只是其一,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因为我可亲可爱最疼我的大哥在这儿!有大哥的地方,永远都是好地方!”

  “就你嘴甜!”

  温瑞勾起手指刮了一下苏小陌的鼻子。

  从小到大,温瑞一直都是非常疼苏小陌的,典形的“宠妹兽”。正因为如此,苏小陌一直都全身心地依赖着他、信任着他。

  虽然苏小陌知道现在的温瑞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但她依然相信,哥一定还是疼她宠她爱她的。只要不过于放肆,她相信大哥一定站在她这一边为她着想。

  所以,当李科说要陪着她一起来新原的时候,她非常地兴奋。在她看来,到新原,只要李科表现得足够出色,大哥一定会站在她这一边。真是那样的话,面对父母的挑剔,她就多了很大的胜算,出国学习也就安心多了。

  新原在苏小陌的记忆里,全是美好的回忆。所以,带着李科落地新原的那一刻起,苏小陌就不自觉地放下了所有的警觉,瞬间回到了曾经的那个苏小陌——那个青春活泼单纯可爱没心没肺的苏小陌,那个整个人整颗心纯净得只有快乐只有信任的苏小陌。

  信任爱,信任朋友,信任每一张笑脸和每一个柔和的眼神。

  李科虽然比苏小陌想得多一些,也多一些担忧。但他知道,温瑞是肯定在乎苏小陌疼爱苏小陌的,而且和苏小陌父母不一样的是,温瑞对人的准则应该更理性更全面一些。所以,虽然选择相信温瑞有不得已的成分,但同时,因为心里对理性睿智的温瑞存了一些崇拜的因子,那点小小的不得已显得无足轻重了。

  和苏小陌想的一样,只要在新原陪着苏小陌的日子里,自己好好表现,获得温瑞的认可,牵手苏小陌的阻力一定会小很多。

  不知不觉中,李科和苏小陌都在心里将温瑞视作帮他们解决两人相携阻力的关键人物了。所以,他们信任着,也努力着。他们都感觉看到了希望之光。

  无论是单纯的苏小陌,还是算得上少年老成的李科,他们,终究还是太年轻了。因为年轻,看问题总是过于乐观,过于相信美好。他们还没有真正体会过世事复杂,更不会想到很多事情的发展其实是多么地不受控。

  所以,年轻终究是要付出代价的。不管代价是大是小,总是会有一些伤痛烙印在青春里来帮助我们成长。

  一如温瑞。

  曾经的他也一样单纯,一样相信美好。可是,他终究还是走过了青春的伤痛,承受了年少的代价,在痛与失去中变得越来越像一个成年人了——理性,睿智,不问悲喜,无意来路去途,只管终点。

  是的,终点,或者说是结果。

  看到苏小陌和李科当下的状态,温瑞应该是高兴的。毕竟,全身心地放松,走入一场安排好却又不受控的成长之旅,不管结果怎么样,他都可以跟姑父姑妈交待了。

  一想到和姑父姑妈的那场深谈,温瑞心里就沉重得如压了一块铅。

  “哎呀——”苏小陌的声音将温瑞拉回现实。她使劲提了一下鼻梁,“大哥——,你老刮人家鼻子,把人家鼻子都刮塌了!”

  “塌了才好呢!正好动一次大的整容,不,换脸手术,丑小鸭变白天鹅!”

  苏小陌虽然在埋怨着温瑞,但表情里透着对这个大哥满满的爱。这样青春灿烂的脸和这样毫不矫揉做作的表情,足可让人放下所有的不快。

  温瑞一边逗苏小陌,一边去看李科。李科全部心思都在苏小陌身上,眉眼里全是关心和宠溺。

  这样的苏小陌,这样的李科,很容易让温瑞产生亲近感,温瑞的心里突兀地生出一些不安来,就像自己在干一件破坏性非常大的事一样。

  这样的感觉虽然只是一闪而过,温瑞还是吓了一跳。他赶紧在心里告诫自己,一定不能感情用事。

  “讨厌啊你!”苏小陌佯装生气地甩开温瑞。看李科在一边傻呵呵地笑,苏小陌白他一眼,“就知道傻笑,也不知道帮忙给我讨点公道回来!两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女生,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说完,苏小陌作生气状急冲冲地往前走去。温瑞看一眼想要赶上去的李科。

  “由她去吧。新原也是她的地盘,在这儿她不会有事的。”

  李科不好意思地笑笑,放慢脚步与温瑞并行。温瑞边走边介绍着新原。

  “新原是一个不错的城市。旅游资源很丰富,游玩儿的地方很多。关键是这里有着其他大城市所不具备的人文历史,更有着独特的风景名胜。近两年,因为新原独特的地理环境造就了这座城市极具差异性的城市布局与立体的建筑特色,在全国倒是着着实实地网红了起来。趁这次时间宽裕,你可以好好游览一下这座城市,感受一下小陌呆过的地方。希望你会喜欢这里。”

  新原,有名的山水之城。

  整个城被新江环抱着,呈半岛形。半岛近江,是新原最繁华的中央商务区北原新区。渐次往后,便是新原的生活区津原区、休闲区镜湖区、度假区凌秀区。

  连接镜湖区与凌秀区的,便是镜心湖。镜心湖四季湖水如碧,湖面如镜。

  镜心湖后面便是新原的度假区凌秀区。凌秀区因凌秀山而名。

  凌秀山有三个山峰,依湖而后渐次拔高。三个峰分别是前峰迎云峰,中峰望云峰,后峰凌云峰。

  凌秀山海拔不低,但三个山峰其实都不算高。从镜心湖开始登山的话,步行到迎云峰也就四十分钟左右的步程。登顶最高峰凌云峰,正常情况下五六个小时也能顺利返程。

  凌云峰峰顶有一座很古老的寺庙,叫凌云寺。地方志上说凌云寺建于明万历年间,但在新原人的民间传说里又有不同的版本。有说比这更早的。也有人说先前的凌云寺毁于清朝一场大火,大火后一直无人修缮便成了一处废墟。后来一位高僧云游到此觉得是一块风水宝地,便留下来在原址上重建了凌云寺。

  凌云寺是新原比较有名的旅游景点。平时游客很多,香火也很旺盛,但本地人对凌云寺并不热衷。所以,对于考证凌云寺,新原人并没有多大的兴趣。

  相比之下,新原人更愿意向人介绍望云峰。因为,在望云峰上,有新原人引以为傲的爱情故事。在那个爱情故事里,有“爱情天梯”,有“望云筑”,有“同心步道”。

  浪漫的新原因望云峰的爱情故事成为了众多对爱情充满美好期望的男男女女必须要到的地方。那是爱情的朝圣之地。

  前峰迎云峰历来都是新原人的居住之地。随着新原的发展,迎云峰的原著民大多搬到了城里更为方便的地方,比如年轻的打拼者多聚集在北原新区,老一辈希望生活便利一些的便在津原区或者镜湖区择地而居。现在的迎云峰,除了一些老宅,全是独栋的别墅。留在迎云峰的人,大多是相对自由有时间享受生活的人。

  凌秀山虽然山峰不高,但面积很大,几乎是整个城区的五倍。整个凌秀山植被茂盛,被称为新原的后花园,也是新原人最钟爱的城市肺叶。

  在前面走了几步,发觉没人赶上来,苏小陌甚觉无趣。等二人走近之后她不满地白李科一眼,然后讨好地挽起温瑞的手。

  “大哥,现在呢,妹妹我来到了你的地盘,你是不是——”

  “打住!”温瑞挣开手来在空中作了一个停的手势,“苏小陌女士,我不得不提醒你:一,这不只是我的地盘,也是你的地盘。别忘了,你可是在这里长大的;二,正因为你也是这里的主人,所以就别想着还要人来伺候你。你就乖乖地做好向导,接待好客人,别砸了新原的牌子丢了新原人民的脸!”

  “客人?”苏小陌见自己敲竹杠的心思落空,便抓住温瑞的话借题发挥,想要逼温瑞承认李科。她夸张地环视一圈儿,“这里有客人吗?”

  温瑞当然不会中她的计。他轻轻拍一下苏小陌的头,给了一个少耍花招的眼神示意她别耍小心思。

  “既然是回到了自己的地方,你就自己照顾好自己,别想着会有什么人来伺候你。你这大小姐可不是一般人都能伺候得了的。”

  “哎呀,哥——”见温瑞并不接自己的话,苏小陌看一眼李科,装着啥也不明白地继续缠着温瑞,“我都这么久没回来了,你总不会就这么把我丢下吧?要是把我这漂亮美丽聪明可爱的妹妹丢了,你该多着急啊!”

  温瑞看着苏小陌,脸因努力绷着笑而显出一种扭曲的表情来。自始至终一直在一边看着的李科看一眼温瑞后对苏小陌伸出一只手来。

  “小主,让小的伺候可好?”

  苏小陌无可奈何地叹一口气,恨恨地白他一眼,一口嗔骂后扭头向前走去。

  “去去去,给本宫把自己照顾好了再来挣表现!”

  李科也不去细想个中原因,反正平时苏小陌也没有少吼他,他早就习惯了。倒是温瑞终是绷不住笑出声来。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嬉闹着,不觉已走到候车区。

  “好了好了,别闹了,坤叔应该到了。”

  话刚说完,一辆黑色家用轿车平稳地停在三人面前。清瘦的坤叔从车里走了出来。

  “欢迎少爷回来!陌小姐,你是越长越漂亮了!”

  从温瑞记事起,坤叔就一直在家里帮着处理大大小小的事情。后来坤叔孩子上学之后,坤叔太太伍阿姨也来到了温家。

  苏小陌在温家呆的那些年,其实日常照顾最多的就是坤叔和伍阿姨。这会儿看到照顾自己长大的坤叔,苏小陌倍感亲切,撒着欢地奔了过去抓住坤叔的手。

  “哎呀,坤叔,好久不见,想死你了!坤叔,从小到大就你最会哄我了!”

  苏小陌的表现让坤叔很是受用。他眼里满满的怜爱,脸上乐得都快开出一朵花儿来了。那感觉,就像一位父亲看自己外出打拼的女儿归来了一样。

  “哟哟哟,陌小姐,你看你还是那么讨人喜欢。哎哟哎哟,好了好了,你当心点别摔了!”坤叔轻轻扶住苏小陌给她拉开车门,“来来来,我来提东西。你们快点上车,一路辛苦了!咱们快点回家吧。啊,这位就是少爷说的贵客李先生吧?”

  温瑞满意地看一眼坤叔。在温家打理这么多年,深得温家上下信任的坤叔处理事情一向得体,说出话来更是恰到好处。

  坐上车的苏小陌伸出手来拉住李科的手。

  “坤叔,他叫李科,是我的男朋友。”

  李科恭敬地朝坤叔欠身行礼。

  “坤叔好,来给你们添麻烦了!”

  “哟哟哟,使不得,使不得!”坤叔连忙还礼,“李先生请上车吧!”

  温瑞看坤叔为李科关好车门,自己拉开副驾驶室的车门坐了上去。

  “坤叔,我就坐前面吧!”

  “好吧,”坤叔坐进车里,“瑞少爷,咱们直接回‘莫园’?”

  “莫园”是温瑞一家人常住的地方,在凌秀山迎云峰半山腰,依山看湖,视野非常好。名字“莫园”是温父温亦柏取温母毕莫予之名而得。

  当然,“莫园”一般也只有家里人才知道,向外一般都叫“温公馆”。

  “嗯,直接回去吧,我爸妈肯定都等着小陌呢,”温瑞侧身看看苏小陌,“可别让他们等急了。”

  坤叔笑笑,脚下轻轻一点,车子平稳地驶上行车道。

  “好的,少爷。陌小姐,知道你要回来,先生和太太一早就开始准备了,全是你喜欢吃的好东西呢!”

  “还是舅舅舅妈疼我!”

  苏小陌得意地一笑,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俯身撑在温瑞的座椅靠背上。

  “咦,你们刚才说直接回‘莫园’?难不成还给我准备了专门的行宫?”

  坤叔尴尬地笑笑,温瑞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哥,你可别给我准备那些啊,我就住咱家里就挺好的。”

  温瑞并不接话,扭头看向车窗外面。

  这座城市的一街一景他都是那么熟悉,熟悉到可以嗅出空气里的任何一丝气息的变化。走近的,或远去的。走近的,需要时间去接受,当然也有可能拒绝。远去的,有的会忘掉,有的,却越来越清晰。

  看温瑞始终不接话,苏小陌一脸的茫然。坤叔轻轻咳嗽一声。

  “茵小姐和苏姑爷身体都还好吧?”

  “我爸妈身体都挺好的,就是一天管我管得太死了,我都快压抑死了。还好我哥到我们家救我出苦海。啊,这样的日子是多么地美好啊!嗯,今天是个好日子,8月18日,我要牢牢地记住今天!”苏小陌讨好地去拉温瑞的手,“哥,有你真好!”

  “嗯,”温瑞的思绪还不曾完全拉回,不那么走心地应了一声。

  “8月18日!好日子!”

  已近而立之年的温瑞,生命里曾经存在且只存在过一个女生,欧阳沐。

  那一年,温瑞代父执掌公司,认识了欧阳沐。从温瑞把欧阳沐介绍给大家那一天起,所有的人都以为,天作地合的一对璧人会理所当然地走到一起,过着如童话般的美好日子。

  但,人生,永远不似那些善良的编剧一般,为了迎合观众,就顺应大家的心声安排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那一年,六月。

  就在大家都在为婚礼做准备的前一个月,一场从天而降的灾难——不是天灾,而是人祸,改写了童话故事的结局。

  灾难过去,欧阳沐留下一封决绝的信给温瑞然后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不见。

  那场灾难是温家的痛,更是温瑞的劫。劫后的温瑞身边再也没有出现过女人的身影,只有形单影只的落寞和越来越深的沉默。

  温瑞心里的痛大家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可是,温瑞不说,旁人也不敢提。

  大约半年过去了,温瑞淡淡地告诉父母说,放心吧,爸,妈,我没事了。

  温瑞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就像在说自己不小心感冒之后喝点白开水便自愈了一样云淡风轻,可大家知道,温瑞的心里没有一刻不在受着折磨,没有一刻不在悔恨责怪自己。

  温瑞看起来真如恢复了常态一样,打理着公司的事务,规律地健身,不时和要好的朋友出去户外活动,甚至是去娱乐场合喝酒唱歌。

  他不提欧阳沐,大家也都不提。他不再接触任何女性,众人也都不问。

  只是,温瑞多了一个习惯。没事的时候,他常一个人去镜心湖,一坐就是半天。他的世界,不管旁人懂不懂,总之,走不进,只能看着。

  坤叔就是那个一直看着陪着温瑞的人。

  相较于其他人,温瑞更愿意说与坤叔知晓。因为一直在温家做事的坤叔,早已和温家融为一体,成为了一家人。温瑞也把坤叔当成最亲最值得依赖的人。

  欧阳沐离开大半年之后,温瑞在北原新区购置了一套公寓。公寓不大,可以看到新江。公寓里存放着欧阳沐的所有东西,也存放了温瑞与欧阳沐的所有回忆。

  公寓除了坤叔以外,没有第三个人知晓。温瑞没有告诉父母,坤叔也没有跟自己的太太伍阿姨说。坤叔当得起温瑞的信任。

  公寓收拾好以后,温瑞在里面呆了整整一天,坤叔在里面陪了一天。准备关门回“莫园”的时候,坤叔叫住温瑞。

  “少爷!”

  “嗯?”

  “给取个名儿吧。这念想就像我们爱的人一样,有了名儿,也就有了安放。有了安放,咱们也就不至于那么惶恐,那么慌乱,那么不安。”

  “坤叔……”

  温瑞背对着坤叔,抬起头去看天花板。良久,温瑞从胸腔深处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

  “就叫‘忆沐小筑’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