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十月微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8

十月微涼 唐良耳 5457 2021.01.31 11:43

  走出金艾科技的大楼,温瑞深深地吸一口气。

  深市的天气全年晴好,偶尔的暴风雨只是点缀。

  “归佳,这次辛苦你了!”

  “别这么说,瑞哥。再说了,你还给了我那么高的酬劳。既然拿了钱,所做的都只是本分嘛。”

  温瑞笑笑。

  在他的世界里,不管是谁,只要是合作,就一定要有对应的酬劳。归佳这样的律师,酬劳给得高一些不是出于个人交情,而是因为她值这个价。

  就在刚才,温瑞并不确定,换作是其他律师,是否能如归佳般那么顺利地拿下金艾,拿下周总。

  “我一会儿要去半点私事,你怎么安排?”

  “你去吧,瑞哥!我自己逛逛,然后给施梧买点礼物。”

  “好!今天的费用记我身上!”

  “好,我就喜欢这样大气的老板。瑞哥,你怎么走?”

  “他们已经派车来接我了,我先送你上车吧!”温瑞说完拦下一辆车为归佳打开车门,“自己当心点,有什么事电话!”

  “请等一下!”

  归佳正要上车,周总从金艾科技跑出来叫住二人。归佳看一眼温瑞,挥手让出租车先走。

  来到二人面前,周总看着二人。

  “这件事情,一定要做得这么绝吗?”

  温瑞和归佳对望一眼,并不说话。

  五个小时之前,来到金艾科技,正要下车的时候归佳也几乎也是这么问温瑞。

  “瑞哥,你确定要这么决绝吗?”

  “你在担心什么?”

  温瑞的笑里有着睥睨一切的孤傲和世事看透的冷漠。归佳摊摊手。

  “我无所谓,毕竟律师这个行业,总归是要得罪一部分人的。只是瑞哥你,你们亦柏国际,会不会因此在业界?”

  “哼!我们亦柏国际没什么顾虑的。这样的业界丑闻,我们绝不遮掩。不必担心,我们受得住!”

  现在,面对周总的问题,温瑞不想作第二次回答。看着周总,温瑞等着他的下文。

  “温总,我们已经补齐合同差额,你们可以撤掉起诉吗?”

  “周总倒是性情中人,连见利忘义的业界毒瘤也要保护?”

  温瑞眼睛里的嘲讽没有一点要掩藏的意思。

  “不不不,温总,您误会了!你们这一趟来,亦柏国际的利益已经得到了很大的补偿!”看到温瑞皱眉,周总马上调整了一下语气,“当然,我没有别的意思。在商言商,相信温总能够理解的吧。”

  “周总,您有什么话直说吧!”

  温瑞不喜欢拐弯抹角,看周总说了半天还没说出想说的话,他及时提醒周总。

  当然,温瑞显得很真诚。

  “啊,我的意思是,你们可以按你们公司的规定处置马放,但是,可不可以不要进行诉讼?小伙子还小,给他一点机会?”

  “周总,这是我们亦柏国际的事。”

  温瑞还是在笑,但语气里面已经明显不悦。他不是怪周总干涉自己公司的事,而是对马放的行为深恶痛绝。当然,他不会告诉周总,一起被处理的,还有公司另一位高管。

  周总看向天空,深深地叹一口气。

  “我也知道自己管得宽了点,我也不喜欢年轻人那样!可是,他真的还那么年轻,如果温总坚持,那他后面的路就难了!”周总看一眼温瑞,脸上浮现出慈祥的笑来,“我带过一个小伙子。品行很好,人也上进!只是,现在这样踏实的小伙子不多了!”

  温瑞知道周总说的是李科。

  确实,如周总所说,李科是一个不错的小伙子。

  正因为这样,眼看着时间过了一半,温瑞还没想好如何处理他和苏小陌的关系。如果不是因为小陌,或者李科的人生可能会完全不一样。

  但,因为苏小陌的原因,温瑞不得不作更多的考虑。

  “周总的心思我明白了。”

  温瑞伸出手去。这一刻,他想握一下周总的手,因为他看到了周总内心的温暖。

  看温瑞如此,周总反而不好意思起来。

  “谢谢温总听我说这些!不管温总最后怎么决定,我想都是亦柏国际的业界态度。过了今天,以后咱们可能也不会有机会见面了。”

  “不会的,两家公司还有那么久的合作,见面的机会会很多的。”

  “哈哈,那是亦柏国际和金艾科技的合作啰。”

  “怎么了,周总?”

  周总的语气里有着深深的失落,温瑞意识到周总发生了一些变动。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过于认真,所以问出来的话里面多了一些温度。

  周总看着温瑞,终究只是深深地吸一口气,似乎把很多的话全力吞进了肚子里面。

  “没事!就是突然觉得一辈子为公司打拼,是时候让自己休息一下了。”周总伸出手来和温瑞他们握手,“温总,归律师,我就不远送了,就次别过吧!”

  周总转身回走。

  此时的金艾科技楼下没什么人,周总在公司的大楼面前显得单薄而无力,渐渐走远的身影在温瑞看来有那么一些落寞。

  和归佳交换一下眼神,温瑞为归佳拉开停在面前的出租车车门。

  “瑞哥,我先回酒店。你有什么需要通知我。”

  温瑞点点头。

  看归佳的车走远,温瑞回头看一眼金艾科技的大楼,然后抬起头来将视线投向天空。

  蓝的天,白的云,深市的天空永远看起来透亮明净。似乎,这样的天空,就应该永远是暖阳当空。

  事实上,深市也是会下雨的。所以,天空上的那一朵看起来轻盈如纱的白云,什么时候会变成压顶的乌云呢?

  谁知道。

  “你好,是温先生吧?”

  一个礼貌的声音在身后想起。温瑞收回目光回头,一个年轻人站在身后。身体笔直,西装笔挺,两手交握于小腹处。在他身后,停着一辆打着双闪的车。

  “我是温瑞。”

  年轻人躬一下身子,侧身打开车门。

  “温总让我来接您,您请上车!”

  温瑞抬头看一眼天空,刚才头顶的那朵白云已经飘散开去。

  一路上,温瑞全然没有心情去看外面的风景。他闭着眼睛,脑海里全是周总,马放。

  他似乎看到马放被带走时的绝望。耳边想起周总还有归佳的声音。

  “温总,小伙子还小,给他一个机会吧!”周总说。

  “瑞哥,真这么做了,马放就完了!”归佳说。

  ……

  周总的声音,归佳的声音,马放扭头看他的绝望而怨恨的眼神,所有的一切向他袭来,他感觉脑袋快要炸了。

  “报警!”

  一个冷冷的声音在脑袋里响起,温瑞一下将身子从靠椅上弹起来。

  欧阳沐!

  “怎么了,温先生?我开得太快了吗?”

  司机的声音传入耳朵。

  温瑞深深地吸一口气,重重地靠回靠椅,扭头去看车窗外。似乎,深市又有一些变化了——这个城市,或者说这个世界总让他有陌生感。

  想留的留不住,不想要的汹涌而来。

  “没事。”温瑞做了两下呼吸,将自己的声音尽量调得平和一些,“大概还有多久到?”

  “马上就到了,温先生!”

  “是吗?”

  温瑞努力透过车窗在外面快速倒退的世界里去寻找一些熟悉的影子,他不相信自己只是一个月不来姑妈家,就不认得来的路了。

  终于,他看到了深市的地标性建筑。温瑞轻轻地舒了一口气,脸上开始有了一些笑容。

  在那栋建筑的顶楼有一个旋转餐厅,那是苏小陌最喜欢去吃饭的地方。

  想起苏小陌来,温瑞心里总是暖暖的,软软的。

  “温先生,我们到了。”

  不知道是自己想起苏小陌来分了神,还是司机技术太好,转向、停车,他都全无感觉。

  “哦,好的。”

  温瑞正要去开车门,门却已经从外面打开。

  “小瑞!”开门的是姑妈温茵,“路上辛苦了啊!”

  “姑!”

  温瑞下车才发现车并不是停在车库的,而是在小区的后门。温茵身后,苏杭和刘阿姨笑着迎接他。

  “也,怎么把车停这儿了?”

  看到姑父姑妈齐齐地候在这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的温瑞看看司机,又看看温茵三人。

  “我让停这儿的!”温茵亲热地上前拥抱一下温瑞,“我们想快一点看到你!”

  温茵突如其来的热情让温瑞有些不知所措,一直在后面看着的苏杭上前来拍拍温瑞的肩膀。

  “温瑞,走,快回家吃饭。你刘姨可是全做的你爱吃的饭菜。”

  温瑞努力眨一下眼睛,确定自己是不是脑子不清醒产生了幻觉。再次睁开眼睛来,温茵也已经放开了他。

  “走吧,小瑞!”

  “瑞少爷!”

  看看三人,温瑞确定自己没有出现幻觉。

  “小茵同学!这?”温瑞努力平复自己。他不喜欢这样迷糊的感觉,他喜欢一切尽在掌控。“这么隆重,可是有什么喜事?”

  “瑞少爷!”刘姨笑着摇摇头,“你来了,对先生和太太来说就是天大的喜事啊!”

  “刘姨!”温瑞终于找到了突破口,“你怎么也学起小茵同学来?尽说好听的话!”

  “什么话!”温茵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温瑞背上,“对你好点对你热情点你还不习惯了是吧?”

  受温茵这一巴掌,温瑞整个人反而踏实下来。他夸张地喊一起疼,闪身转到苏杭旁边以苏杭作为肉盾抵挡温茵。

  “姑父。”

  苏杭笑着点点头,伸手挽住温茵的手。刘姐在前面一边走着一边说话。

  “瑞少爷,我说的都是真的。知道你要来,先生和太太专门赶回来,连衣服都没有换就出来迎接你来了!”

  温瑞这才注意到姑父和姑妈都还是比较正式的衣服。

  “哎哟,无事——”

  温瑞扭头看向温茵还想贫两句,却被温茵以眼神制止住。

  “嗯?”

  温瑞将话吞回肚子,和苏杭正经地聊起天来。

  “姑父,其实我是来公干,想着很久没有看到你们了,过来看一下你们。你们一天那么忙,大可不必专门放下公事回来招待我的。”

  “是的,咱们爷儿俩好久没有见面了,这不你好不容易来了,咱们就好好聊聊天。”

  “不会影响你们工作吧?”

  “不会,我们反正也是一天没事找事做。有事,我们还是能抽身出来的。”

  一路上闲聊着,温茵并不插话。

  “小瑞,去换洗一下出来吃饭吧?你的衣服刘姐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在你的房门里。我们也去换洗一下。”

  一进门,温茵招呼完便先回房间了。苏杭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来跟温瑞示意一下。

  “来点儿?”

  “好啊!一看就是好酒!”

  换洗的时候,温瑞在心里一直想着怎么跟姑父姑妈解释。

  在他看来,姑父姑妈听到自己来这么高兴,撇下工作专门跑回来,肯定是以为他有消息跟他们说。可是现在的苏小陌和李科完全没有进展,让他怎么向他们汇报!

  让温瑞感到奇怪的是,整个吃饭过程中,苏杭,温茵,刘阿姨,完全没有提一句苏小陌。好几次温瑞想要主动谈一下苏小陌在新原的情况,也都被打断带过了。

  苏杭和刘阿姨还好理解,可是温茵也一直没有提没有问,这就让温瑞心里很没有底。

  温瑞决定主动出击。

  所以,吃完饭在客厅一坐下来,温瑞马上开口说起苏小陌来。

  “姑父,姑妈,小陌现在在新原过得还算快乐,但他和李科……”

  听到温瑞说起苏小陌,刘阿姨停下手中的活儿坐了过来。

  看看看着自己的三人———虽然他们的表情看起来很轻松———温瑞觉得自己的语气无论如何都放松不下来。

  “现在还没有什么我们期望的积极进展。”

  温瑞一脸歉意地看着姑父姑妈,他想着少不了要挨姑妈一顿骂了。

  温茵并没像温瑞想的那样大发脾气,而是看看刘阿姨和苏杭,然后一脸疼惜地看着温瑞。

  “小瑞,最近压力很大吧?”

  “啊?”

  温瑞被这突然而来的关心乱了阵脚,一脸诧异地看着温茵。

  苏杭笑着递给温瑞一杯热茶。

  “阿瑞啊,小陌走的这二十八天,刘姐跟我们讲了很多。咱们做父母的,终究是希望孩子幸福快乐。现在呢,我和你姑妈也想通了。虽然李科够不了我们的标准,但只要小陌开心,我们也就认了。”

  “现在,她要选择和谁在一起,如果她开心快乐,我们不阻止;将来,如果她因为不开心,想要选择不和谁在一起,我们做她最后的停靠站,让她知道不管怎么样,我们在。”

  有点发懵的温瑞在苏杭的示意下喝一口热茶,转头去看刘阿姨。

  刘阿姨笑着点点头。温茵端起杯子来喝一口茶润润嘴唇。

  “是,你刘阿姨跟我们说了很多,我们也成长了很多。小陌走了二十八天,我们也想了二十八天。你刘阿姨说得对,父母子女能互相陪伴的日子本来就不多,不能把精力用在互相生怨记恨上面。想想也是。从小到大,我们都没怎么陪小陌,却要去为她的未来做限制。等她从新原回来又马上要出国了,我们又不能跟她过去,算算这陪伴的时间只会越来越少。”

  “所以,小陌现在在新原过得那么开心,我们也不去破坏她的快乐。”温茵吸一口气,然后探身来拍拍温瑞的手,“你呢,也不要那么大压力!”

  “我没有……”温瑞不好意思的地摸摸自己的头,“姑父,姑妈,我———”

  温茵和苏杭交换一下眼神,然后认真地看着温瑞。

  “小瑞,公司的情况你爸妈都跟我们说了。今年状况不好,咱们公司不是个案,是大家都不好。你不要把自己绷得太紧,把自己压垮了!对待员工也别那么严厉。多一点温暖。这样,自己,别人都开心一些。”

  温瑞低下头去摩挲着茶杯。

  “小瑞啊,想通了小陌的事,我们才醒悟过来,这么多年,我,你姑父,你爸妈,包括刘阿姨伍阿姨,周围的人,这么多年,我只当你优秀是理所当然的事,却忘了你也是从小小的小孩子长起来的。”

  “从小到大,我们只当你聪明,能干,独立。所以我们大人都没操什么心。就是去留学,也是你自己一个人独自办妥的。回来以后,你爸身体不好,你舍下喜欢的设计事务所,一头扎进公司。我们呢,遇到什么事,也总喜欢找你。”

  “小瑞,你呢,别总是想着自己能独自面对。有什么事,你也可以喊我们的。比如你来深市,如果可以,你也可以叫我和你姑父帮忙的。当然,想必你已经把事情都处理好了。”

  “小瑞,你爸妈把小陌当自己的亲生女儿般疼着照顾着,这小陌也就总也长不大。你呢,虽然现在是公司的掌舵人,但你别忘了,你是我的侄儿,我是你的亲姑,我们永远是最亲最亲的人。”

  “小瑞,如果感到累了,觉得压力大了,来找小茵同学,姑陪着你。你啊,千万别什么事都自己扛着。我们希望可以为你分担一些。”

  温瑞始终没有抬头,手有意无意地转动着茶杯。

  自小到大,温瑞习惯了自我思考,习惯了自我安排。他觉得自己的事自己做是理所应当的,所以也没有想过可以向谁求助。

  久了,温瑞也就养成了独立自主的性子。

  他一直在努力,努力做到更好。身边的人看着他,总在惊叹他的优秀。

  他是一只努力冲向云霄的雄鹰,旁人都在看他到底能飞多高能飞多远,没人关心他飞得累不累,或者飞得有多累。

  第一次,有人告诉他不要太大压力;第一次,有人说没事,我们可以为你分担一些;第一次告诉他停下来休息是可以的。

  温瑞觉得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然后慢慢地在身体里面升腾。

  温瑞忙端起杯子来喝一大口茶。

  “我知道了。”

  温茵笑着点点头。

  “今天留在这里休息一晚吧?”

  “不了,小茵同学,我已经定了晚上的机票,和一起来的同事赶回新原。”温瑞已经把状态调整回来,还是那个永远谈笑自若的温家瑞少,“下次,专门抽时间来,你和姑父也放假,咱们一起去玩。”

  “好啊!”苏杭接话,“你姑妈和我商量好了。今年国庆和中秋节是同一天,我们到时和刘阿姨一起去新原过!”

  “好啊!刘阿姨很久没回新原了,到时我们带你好好逛一下!”

  “谢谢瑞少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