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十月微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6

十月微涼 唐良耳 5809 2021.04.05 08:21

  周末。

  为了方便大家参与,温瑞将聚会安排在复兴广场旁边的一家中餐馆进行。

  中餐馆叫“食事”,主营一些家常菜。如果说“食事”有什么特色的话,那就是除了装修风格偏田园外,每一道菜都做得很精致。

  这是温瑞他们喜欢的格调。

  因为要陪归佳,施梧、归佳一早就和温瑞到了订的包间等着。其余的人则安排好所有的事情———主要是健身,从“BD”过来。

  “佳姐!”

  看到归佳,苏小陌亲热地叫一声,然后很自然地挨着坐下。

  陶夭夭拉着朱莎莎坐在苏小陌旁边。

  几位男士推让一下,最终施梧挨着归佳,然后依次是温瑞、季风、李科和骆冰生。

  “姐夫,我真的觉得刚才看到一个很熟悉的人。就是那个身材很好的那个!”

  坐定之后,苏小陌还记着刚才进电梯时的事。

  “咦?”

  正要进电梯的苏小陌发出一声惊诧,停下来看向远处。

  “怎么了?”

  李科关心地问。

  苏小陌的情绪还在,但已经缓和很多了。她看看李科,然后去看季风。

  “姐夫,我好像看到一个熟人!”

  “啊?你在新原还有其他朋友?”

  季风回应一下苏小陌,然后和骆冰生交换一下眼神。

  “不是,是健身房的熟人!”

  苏小陌站在原地认真地回想起来。

  “没什么!你这半个月经常在健身房,看到两个有印象的人很正常嘛。”

  骆冰生上前一步挡住苏小陌。苏小陌看一眼骆冰生,显得很执着。

  “不是的,练得很好的那个。”

  “电梯来了!”

  陶夭夭对什么熟人可没什么兴趣。看到电梯开了,拉着苏小陌和朱莎莎进了电梯。

  “是吗?”季风看苏小陌一脸认真,他扫视一下施梧、温瑞和骆冰生,“我们健身房练得很好的很多。你们说是吧?”

  几人纷纷附和,骆冰生更是亮出胳膊来显摆。

  “比如说我,也绝对是妥妥的肌肉男啊!”

  众人被骆冰生逗笑。

  看起来苏小陌并没被骆冰生带跑,还在努力地想着。

  “哦,我想起来了!乔治西!”

  “啊?”

  除了李科,几位男士都是一愣。交换一下眼神,骆冰生揶揄起苏小陌来。

  “小陌同学,你这不对哦!一天不好好锻炼,专门打望帅气的小哥哥!”

  “什么啊,我是真的有看见啊!他的身材很有辨识度。虽然他穿着宽松的卫衣,但我还是认得出他来。怎么,你们都没看到吗?”

  “瑞哥请吃饭,我一心只想快点吃点好吃的,哪有心思去看其他的!”骆冰生笑笑,“再说了你看错了也说不定。”

  “我不会错的!”

  苏小陌执着地坚持。温瑞看看众人适时打断。

  “管他呢,这不重要嘛。”

  正好服务员推门进来上菜,大家就终止了这个话题。

  等服务员上完菜退出房间,温瑞看看一屋子的人,正正身子发言。

  “今天把大家喊来一起吃个便饭呢,主要是前阵子太忙了,答应了请夭夭你们吃饭一直没兑现。现在闲下来了有了时间就把欠着的许诺兑现。还有就是我们小陌和李科回新原一个月了,他们在新原也就在座的几个朋友。我忙的时候都是你们在照顾她们,我这当哥的除了纪念一下妹妹回新原一个月,也是感谢一下大家!”

  众人听温瑞说着,并不插话。温瑞顿一下,然后望向归佳。

  “当然,最最重要的是要感谢一下归佳。这段时间归佳为了帮我们公司解决一件棘手的事情,忙前忙后的奔波劳累,真的是太辛苦了!”温瑞看看旁边的施梧,然后扫视一圈,最后将目光停在李科身上,“好在,事情解决了,我们也都可以放松一下了。”

  看温瑞盯着自己瞧,李科心里一阵紧张,忙端起茶杯来喝茶。

  平时施梧不怎么开玩笑,可一关乎到归佳,立马活跃起来。

  “瑞哥,别光说不练啊!你这一顿饭,打包搞定这么多大事,我以为不妥!起码,你得给我的佳佳包个大大的红包!”

  “切!”骆冰生第一个受不了施梧,“我说施施,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油腻啊!你能不能好好地叫一声’归佳’,或者你叫’佳佳’我们也是能接受的!非得’你的佳佳’,’你的佳佳’,我们没有人要和你抢归佳,拜托!”

  “什么意思啊,骆冰生?我那么差劲吗?”

  归佳为难起骆冰生来,骆冰生忙摆手认怂。

  “归大律师,你很好你很棒,是我们不配!再说了,’朋友妻,不可欺’!”骆冰生生怕自己被夹击,忙扫视一圈儿寻求援助,“是吧,兄弟姐妹们!”

  “就是啊,施施,你正常一点!你一天天的这么腻,还怎么减肥!”

  陶夭夭仗义地声援骆冰生。施梧不甘示弱。

  “不减肥了!我的佳佳又不嫌弃我!”

  “哎呦我去!”骆冰生捏紧拳头做出难以忍受的样子,“瑞哥,你隔得近,麻烦你帮我揍他一顿!”

  归佳笑着拉一下还要乘胜追击的施梧。

  “好了,不开玩笑了。这次帮瑞哥解决这个案子,是我的职责所在。再说了,瑞哥付的酬劳也是相当丰厚的。所以我这一茬挨不着。”

  “好了好了,咱们边吃边聊吧!”

  温瑞知道不管一下,等到菜都凉了他们的斗嘴都还完不了。

  温瑞说话总是管用的。

  “瑞哥,你这便饭天天请我们吃我们都是能接受的。”已经不是第一次来“食事”,对于菜品大家自然是很喜欢。骆冰生尝了一下新菜,痞痞地看一眼温瑞,然后寻求“同党”陶夭夭的支持。“是吧,夭夭姐!”

  “是的是的!”在这吃上,陶夭夭一向和骆冰生站同一阵营,“只可惜,我能为温大哥效劳的机会太少,不太容易挣到这样的福利!以后就得靠兄弟姐妹们了!”

  季风看一眼陶夭夭,笑着摇摇头头。

  “瑞哥,事情还顺利吧?”

  听季风问温瑞,李科夹菜的手顿了一下,然后低下头认真地吃起来。

  温瑞看向季风,微微一笑。

  “总的来说很顺利,但是还是有遗憾。”

  “怎么了?”骆冰生收起笑容认真地问起来,“没挽回损失?”

  温瑞笑着给自己夹了一棵小白菜,然后看一眼归佳示意她来说。

  归佳会意,放下筷子回答。

  “损失倒是挽回了,甚至可以说是为后面开了一个更好的局。瑞哥说的遗憾,我想———”归佳看看李科。低头吃菜的李科停下来看一眼季风,认真地听归佳说话。“我想,瑞哥的遗憾大概指的是金艾科技的周总!”

  听归佳说到周总,李科正正身体,睁大眼睛屏住呼吸看着归佳。

  “周总怎么了?”季风给李科夹了一块牛肉,漫不经心地问道,“算起来,他怎么着都是公司的功臣!”

  “功臣!”施梧显然已经从归佳那儿了解到所有的信息了,不以为意地笑笑,“功臣有的时候也能是罪臣,起码,可以是顶罪的最好人选!”

  李科将送到嘴边的牛肉报复性地塞进嘴巴里狠狠地嚼起来,脸部肌肉因过于用力而将肌肉线条深深地凸现出来。

  不管在什么时候,功,过,一向都没有那么分明的界限。很多时候,只不过是立场而已。

  立场变换,功过也就自然颠倒。

  在场的人很多都懂得这个道理,不同的是,接受度有所不同。

  “你们在说什么啊?”和陶夭夭,朱莎莎说着女生话题的苏小陌抬头茫然地看看桌面,“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哎呦,你管他那么多!”陶夭夭给苏小陌夹了一片“蜜汁芦荟”,“他们男的一天天的就是事儿多,咱们不去操那个心!”

  “嗯!这芦荟好吃,酸甜酸甜的。诶,李科,你吃的啥?嚼得脸上青筋都出来了?”

  苏小陌看李科努力地咀嚼着,不由得关心起来。

  “啊?”出神地嚼着牛肉的李科被苏小陌一句话叫醒,不好意思地看看左右,“牛肉!很有嚼劲!”

  “是吗?我也试试!”

  苏小陌跟着夹了一片牛肉吃起来。

  “嗯,是有嚼劲!可也不至于那么夸张啊!”

  其他人笑笑。骆冰生似乎更关心其他人。

  “瑞哥,那你们的内部问题呢?”

  “哦!该处理的人已经处理了。昨天,当事人已经交给经侦科的人带走了。”

  温瑞说这话的时候,显得异常地冷。看大家都看向自己,温瑞笑笑。

  “在我这里,没有姑息。当然,我也不会有偏见。”

  气氛一下显得有些沉闷。施梧哈哈一笑。

  “哎哎哎,兄弟姐妹们,借瑞哥的宴请,我宣布一个好消息!”

  一听好消息,大家的情绪一下被调动起来。骆冰生看看季风和温瑞。

  “怎么,施施,有大动作?”

  “绝对的大动作!人生几十年,这是我真正意义上为自己做的第一件大事!”

  满桌的人都看向施梧,温瑞,季风还有骆冰生,脸上带着深深的疑惑。

  “你快说啊!”陶夭夭催促起来,“别大喘气吊胃口了!”

  施梧笑着从包里拿出一叠包装精美的红色请柬,然后看一眼归佳,二人同时站起来。

  “啊!”陶夭夭看到请柬马上尖叫起来,“太突然了吧?你们要结婚了啊?”

  施梧油腻地看一眼归佳,归佳一巴掌拍他额头上。

  “说正事!”

  施梧傻笑着摸一下额头,然后很郑重地将红色请柬分发给众人。

  “我,施梧,将于国庆期间在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还请各位届时光临捧场!谢谢!”

  温瑞,季风和骆冰生对望一眼,脸上的神情放松下来。

  “啊———,画展啊!”陶夭夭倒不是不喜欢画展,只是她更期待施梧和归佳的好事,所以显出一些失望来。但她的失望在打开请柬的那一瞬间马上烟消云散,“老天爷!你请来了柏辛先生助阵!”

  柏辛是著名的画家,其作品是目前市面上一画难求的收藏品。

  听陶夭夭这么一说,其余众人纷纷打开请柬来看。

  “牛啊,施施!”骆冰生合上请柬,给施梧比了个赞,“你怎么办到的?花了重金吧?”

  “俗!”

  施梧不屑地白骆冰生一眼。骆冰生也不介意。

  “是是是,我俗!那你说说,怎么请到柏先生的?”

  其他人也一起看向施梧,等着他揭晓答案。施梧看看归佳,然后摆出人物评述的架势。

  “柏辛老师作为著名的画家,对保持热情执着于艺术追求的年轻画家,也有可能是下一位著名画家的年轻画家,一直都是不遗余力地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所以,这次请到柏老师来,完全是友情出席,来为我这未来的著名画家助力推荐!”

  “切!”陶夭夭可不信这一套,“我不怀疑柏辛先生的艺德,但你刚才这一段话我连标点符号都不信!人家柏辛先生那么大的腕儿,非亲非故地义务为你站台?”

  归佳笑着看看陶夭夭,然后看看同样满脸怀疑的众人。

  “夭夭抓住了重点!其实啊,施梧是柏辛先生的学生!”

  “啊?!”

  此话一出,满座皆惊。

  “不是吧?”陶夭夭已经顾不得管理自己的表情了,整个人惊讶到变形,“这也太震惊了!”

  “施施,你是著名画家柏辛先生的学生?”骆冰生激动地离席跑到施梧身边掰过施梧的头来仔细瞧着他的脸,“这样貌看着也不像啊!”

  “你起开!”施梧打掉骆冰生的手,扶一下被他搞歪的眼镜,“人不可貌相,不知道啊!”

  骆冰生坐回座位,兀自嚷嚷着表示怀疑。温瑞满面含笑。

  “真的?”

  施梧点点头。温瑞看看季风,季风由衷地为施梧竖起大拇指。

  “厉害啊,施梧!可是,为什么从没听你说过呢?”

  “就是啊,施梧!”陶夭夭语带不满,“你可真能藏!”

  “也不是不想说,只是一直没什么作为,不敢说。怕毁了恩师的名声。”

  一直和归佳说着话的苏小陌笑盈盈地抬起头来。

  “施梧大哥你太谦虚了。刚刚我在佳姐的手机上看了你的大作,都非常棒啊!确实是名师出高徒,厉害!”

  “我看看我看看!”陶夭夭一听,探身去拿归佳的手机。

  “是哦,施梧,你的画都可以和柏辛先生的画媲美了!”

  旁边的朱莎莎和陶夭夭凑在一起看,也是赞不绝口。

  “是哦,每一幅都很好!这幅,我喜欢!”

  “好了,不给看了!”眼看骆冰生要去抢手机,归佳抢先拿回手机,“要看画展上看去!”

  “咦——”骆冰生没抢到手机先睹为快,自然不爽,“佳姐,你可真小气!”

  “来来来,大家举杯庆祝一下!”温瑞提议,“祝施梧的画展大获成功!”

  “庆祝小陌李科回新原一个月!”骆冰生接话。

  “更要庆祝瑞哥的烦心事圆满解决!”季风说。

  众人一起一饮而尽。温瑞笑着看看席上的人。

  “看大家都好好的,真的挺好的。拉下来大家来想想怎么为施梧的第一次画展出力吧。”

  “谢谢瑞哥!”

  施梧举杯致谢。

  “我认识一些媒体的朋友,我来为施施的画展请媒体!”骆冰生积极地给自己安排事务,“保证你的画展霸屏各大媒体!”

  “我来帮你邀请一些重要人士出席吧。”温瑞说。

  “那,”季风接着开口,“我就利用自己的平台在会员和健身圈宣传推广。”

  “我!我!我!”看大家抢着分摊事务,陶夭夭站起来抢话,“我三教九流的朋友多,我就利用各种自媒体为你的画展宣传,保证你的画展未展先火!”

  “我干啥啊?”苏小陌可怜巴巴地看看众人,“我爸妈又不在新原,在新原我也没什么资源,怎么帮施梧大哥啊!”

  “你不急,小陌!”骆冰生安慰起苏小陌来,“我们的资源都是你的资源,我们能做的事都有你的一份!”

  苏小陌勉强地笑笑。施梧端起杯子来喊苏小陌。

  “小陌,你可不是没事做哦!我们专门为你安排了很重要的事情呢!”

  “是吗?”苏小陌高兴地和施梧碰一下杯,“给我安排的什么事呢?”

  归佳看苏小陌放下杯子,拉起她的手。

  “我们安排的你在发布会当天站台迎接贵宾。”

  “真的吗?”苏小陌虽然并不太明了给她安排的是什么工作,但听到“贵宾”,想着一定是极重要的工作,人一下显得很是兴奋,“很重要的工作对吗?”

  人大抵就是这样吧。当我们被需要,总是显得兴奋而满足的。

  “小陌,”温瑞提醒苏小陌,“你这工作重要是重要,意义也很重大。发布会成功与否,可是跟你的接待有着直接关系。”

  “啊?”苏小陌因兴奋而有一些发红的脸颊因突然张大了嘴巴而拉长,“我会不会应付不来,坏了施梧大哥的大事啊?”

  “没问题,小陌,你可以的!你不要被瑞哥唬住了。”骆冰生为苏小陌打气,“你不止可以,要我说,你还得管施施要酬劳!”

  被骆冰生这么一说,苏小陌放松下来。陶夭夭突然注意到一直没有表态的朱莎莎。

  “喂,莎莎,你一直不说话,不会是想要临阵脱逃吧?”

  “不敢不敢!我就是在想怎么来帮忙呢!”

  “想好了吗?”

  “想好了。我呢,找施梧为我们公司的员工每人买一张票。刚才我看到两幅喜欢的画,画展当天我就拍下收藏。你们不许和我抢!”

  “嚯,可以啊莎莎,我们整这半天都没你这来得实际!”陶夭夭转头提醒施梧,“喂,施梧,金主在此,还不赶快喝一杯!”

  众人举杯同饮,整个席间一片欢快。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李科看着席上情景,在心里生出一些落寞来。

  想着这段时间以来,自己一点点地往苏小陌往温瑞的世界里去靠,他以为他已经融入了他们的生活可以做一个新原人了。但就在刚才,大家热议施梧开画展的事情的时候,他们一个个地都可以为了自己的朋友尽力去做一些事情,而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

  当然,他们似乎也没有期望他能做什么。

  再往前一点,温瑞他们谈论着公司里的事情。看起来,所有人都知道温瑞的公司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唯独苏小陌和他不知道——他知道,但只知道一半。他只知道事情的起因,却不知道事情的结果。

  当然,苏小陌也不知道。可是,李科清楚,同样是不知道,这其中的意义却是完全不一样的。

  李科一直静静地坐着,思维却是一点也没有停过。

  听得出来,周总应该没有什么好的待遇。可是,周总到底怎么样了?李科作了很多种猜想,似乎都没有把握。

  看着所有的人热情高涨,而自己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排除在外,李科感受到一种深深地孤独。

  这一刻,他只想找个人说说话。也许,自己抽身走开,他们也不大会注意到自己吧。这么想着,李科起身向房间外走去。

  拉开门的那一瞬间,他回过头看一眼房间里的情景。苏小陌开心地笑着,旁边的归佳正在为她夹菜。施梧、温瑞,还有季风,似乎正在商量着重要的事情。骆冰生和陶夭夭热烈地讨论着,应该关乎着吃。朱莎莎安静地看着。

  李科回过头走出房间,将自己和苏小陌关在两个世界里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