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十月微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6

十月微涼 唐良耳 5132 2020.12.01 11:38

  骆冰生坐在沙发里沉默着。在他的对面,坐着同样沉默的父母。

  在这沉默之前,他们刚进行了一场不算愉快的交谈。不愉快的起因就是骆冰生的父母要求他去参加一次安排好的相亲,对像是他们业务上合作伙伴的女儿。

  在骆冰生的世界里,相亲是相当可笑的一件事情,更何况还是这种商业性质的联姻。但是,父母告诉他说这场相亲关系到他们公司的存活。

  “小冰啊,我们都知道你喜欢自由,喜欢跳舞,喜欢唱歌。我们一直觉得为了生意让你从老家跟我们一起来到新原,切断了你原本的生活,我们当父母的很抱歉。所以,一直以来,我们都没有去强迫你。你喜欢的,我们都支持,你不喜欢的,我们都通通不要求你。不要求你参与公司的事务,不要求你回公司来帮我们。但是这一次,小冰,我们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骆冰生和父亲都在气头上,父子二人因为刚才的争执已经闹得很不愉快了。母亲看看父子二人,语重心长地跟骆冰生道出这场相亲的利害关系。

  “妈,这什么人啊?用得着以我的终身幸福去换取吗?”

  “小冰,你没有参与公司事务,公司情况你自然不清楚。这两年咱们公司运营得相当困难,全靠这个朱总的项目支撑。最近,朱总的独生女儿回国了,他们想物色一个合适的年轻人与这位朱小姐交往,如果可以的话——”

  “那么多人,为什么非得是我?”骆冰生没好气地打断母亲,“既然是那么厉害的角色,独生女招婿,应该有一大把人挤破脑袋想要捞这样的好事!”

  骆冰生言语之间满是鄙视。当下,削尖脑袋想要走捷径的人大有人在,说什么傍上了谁谁谁就可以一生无忧。呵,他骆冰生可不屑于这样的人生。

  母亲笑着摇摇头。

  “为什么非得是你?怪就怪啊,你不只是我们的骄傲,也是很多人眼中的王子,所以你的资料在网上很容易就找到了,尤其是你上次参加比赛获奖的视频。”骆母语气里有骄傲,也有无奈,“那位朱小姐回来没几天就看到你的那段视频了,于是便开始打听你。”

  骆母知道骆冰生不喜欢“打听”这个词,但一时找不到更合适的词来表达。果然,骆冰生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来。

  “听说,那位朱小姐也喜欢拉丁。”

  “她喜欢拉丁?”

  显然,骆冰生已经在心里给那位朱小姐定了调,一听母亲说对方喜欢拉丁,显出一些不可思议的表情。

  “是的,朱总是这么说的。朱总来找我们的时候是这么说的。”

  听母亲这么一说,骆冰生的心总算没那么别扭了。不管怎么说,对方总算是一个拉丁舞爱好者,应该不至于那么讨厌。

  他深吸一口气。

  “这个什么朱小姐你们见过吗?”

  一听骆冰生的语气没有那么抗拒了,骆母看一眼骆父,然后小心地回他。

  “朱总让我们看过照片,朱小姐长得其实蛮漂亮的,只是有点胖!”骆母边说边看骆冰生的表情,但骆冰生看着似乎没有什么反应,“小冰啊,你去见见吧。这朱小姐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至于你们有没有那个缘份,那是后话。妈知道你不喜欢相亲,更不喜欢这样的联姻,但是那个朱总的财力,真的是很雄厚。如果有他的帮助,我们公司就好过多了。”

  骆冰生听着母亲的话,心里已经做好了打算。见个面,应酬一下,然后谁也不认识谁。

  “好,妈,我答应了,去跟她见面。你们安排吧。”

  “好好好,”母亲一看骆冰生答应了,高兴地抓起骆父的手来,“我这就给朱总打电话!”

  按骆冰生的猜想,本以为会是那种排场很大的相亲宴,没想到最终只是他和女方的单独相见。约的地方也很随意,一家普通的咖啡馆。

  骆冰生到的时候,女方已经先到在等他了。这让骆冰生多少有点不好意思。看骆冰生到了,女生很热情地站起来招呼他。

  “你好,我是朱莎莎。”

  “你好!”骆冰生礼貌性地和朱莎莎握握手,“我是骆冰生。”

  “我知道你,‘拉丁王子’!”落座后,朱莎莎大方地问骆冰生,“来杯喝的吧?咖啡还是?”

  朱莎莎打扮得很随意,没有很夸张的配饰,宽松的穿搭让原本偏胖的她看起来不至于很过分,头发扎成一个马尾,整个人因此而显得很利落。骆冰生看她已点了一杯咖啡,问服务员要了一杯柠檬水。

  “这个时候喝咖啡,不怕晚上睡不着吗?”

  “见到‘拉丁王子’本人,不喝咖啡也睡不着啊!”

  骆冰生笑笑。

  “你喜欢拉丁舞?”

  “算是吧。以前挺喜欢的,后来因为生病,用了一些激素药,”朱莎莎无奈地比划一下自己的身材,耸耸肩,“就仅限于喜欢了。”

  原来,朱莎莎身材变胖是因为激素的原因。骆冰生心里不觉对她多了一点好感。

  “所以,这次咱们见面?”

  “喜欢你啊!如果可能,我想泡你啊!”朱莎莎一本正经地说着,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样子。看骆冰生一脸受到惊吓的表情,朱莎莎喝一口咖啡,笑着安慰他,“不过你放心,我不会逼你的。你那么优秀,应该不会喜欢一个胖子的,除非你口味偏重。”

  平时骆冰生和陶夭夭施梧在一起也经常说一些没有下限的话,但第一次见面就如此坦诚如此直白,确实让他吃惊不小。正好服务员送来了他要的柠檬水,骆冰生接过来喝了一口水算是压压惊。

  “所以,你们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现在说话都这么直接了吗?”

  从母亲那里知道,朱莎莎应该比他小五岁,骆冰生悲哀地想,或许这就是代沟。

  朱莎莎看起来明白了他的意思。

  “其他人我不知道,只是我是这么直接。这不是代沟,只是方式不同而已。说回正题,你喜欢胖的女生吗?”

  “不喜欢!”骆冰生知道自己没有必要绕弯子,“当然,我说的是男女生之间的那种喜欢。”

  “嗯,真不绅士!”朱莎莎撇撇嘴,“不过我喜欢,谁让我馋你的盛世美颜和绝世舞技呢,还有你的身子!”

  骆冰生看着朱莎莎,扬扬眉毛等着她继续说话——他希望她一次性把所有的炸雷放完,免得自己不停地调整心理耐受度。

  朱莎莎看着骆冰生,轻描淡写地说了句“我查过你。”

  骆冰生确定,在坐在朱莎莎面前以前,如果有人这么跟他说话,尤其是背地里查他,他一定会很生气。可从朱莎莎开口说第一句话起,她就一直在挑战他的底线,按道理讲他应该很生气的。可是,他并没有。

  这个胖子,是的,骆冰生在心里就是这么界定朱莎莎的,说话口无遮拦,用词全无斟酌,他完全生不起来气。

  骆冰生叹一口气。

  “所以,你?”

  “喜欢你,所以约你。不过你放心,今天之后,我会努力改变自己,我相信有一天你会喜欢我,起码不讨厌我!”

  朱莎莎说着把手机解锁打开自己的微信二维码。

  “加个微信吧。”

  骆冰生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反正她已经查过自己了。

  “喜欢你,可能有点难!”骆冰生扫完码将朱莎莎的手机推过去,“但是,现在我就告诉,虽然来之前我很不喜欢这样的社交方式,也对你有一些偏见,但现在我不讨厌你!”

  “看来我表现得不错,这么快就改变了你的印象,对我来说是个不错的开局。为了让你喜欢上我,”看一眼骆冰生,见他很警惕地看着自己,朱莎莎耸耸肩,“好好好,为了让我有更多的机会,来的时候我已经想好了,我要去健身,等我把身体管理好就找你学跳舞。”

  看起来,她不是在和自己商量。骆冰生点点头。

  “可以,我正好有一个朋友在开健身房,可以介绍给你。”

  骆冰生知道,自己在健身这件事大概朱莎莎也是知道的,按她目前的表现来看,以后她极有可能是要经常出现在他的世界里了。与其躲着藏着,倒不如大大方方地给季风拉个会员。

  “好啊,BD的季风是吧!我明天就去他们健身房。”

  “看来你功课做得不错。你还知道什么?”

  “看起来你似乎并不介意我调查你。”

  “我没什么见不得光的。”

  “嗯——”朱莎莎端起咖啡来看向窗外,“我还知道,一分钟之后你会在这里遇到一个朋友。”

  骆冰生可不相信她有那么神,想着应该是刚才她从窗外看到了自己的熟人,于是扭头望向门口。

  咖啡馆的门被推开,几个女生走了进来。其中一个却是陶夭夭。骆冰生给了朱莎莎一个佩服的大拇指,然后朝陶夭夭挥起手来。

  同行的人先看到挥手的骆冰生,提醒了一下同伴。几个女生朝他们看过来,陶夭夭一愣,然后让同伴去找位置,自己朝骆冰生走过来。

  “什么情况这是?”

  朱莎莎站起来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朱莎莎。”

  “你好,陶夭夭。”

  陶夭夭一屁股坐在骆冰生旁边,看看骆冰生又看看朱莎莎。

  “不要告诉我你们是在——”

  “如你所想,我们就是在相亲。”朱莎莎显得很大方,“准确地说是我和他在相亲,他是被迫和我相亲。”

  陶夭夭毕竟是陶夭夭,只用了5秒钟就理出了头结绪。

  “所以,你是骆冰生他们家合作伙伴的千金。而你,骆冰生,做了和亲的牺牲品?”

  骆冰生一脸苦笑,朱莎莎笑着点点头。

  “嘶——”陶夭夭夸张地站起来,轻轻拍拍骆冰生的肩膀,“兄弟,祝你好运!”

  说完陶夭夭转身去找自己的同伴。走了两步,陶夭夭转过身来看着朱莎莎,以兰花指的手势指指后者。

  “朱莎莎,我记住你了!我陶夭夭稀罕你!”

  看陶夭夭走远,朱莎莎得意地笑笑。

  “我想,我成功地走进了你的圈子!”

  “也许吧!”骆冰生喝一口水,“咱们好好聊聊吧。”

  “好,你说。”

  “简单地说,我今天会来,是因为我们家公司需要你们家的支持。我看得出来,你倒不是那种会把终身大事和公司业务捆绑在一起的人。所以,想必你来之前已经有了主意。”

  “是的。来之前我详细看过你们公司的情况。整体来说没什么问题,所以我会想办法让我们公司与你们家继续合作。”

  “很好,公私分明。”

  “这么说,我们是有私人交情了?”

  朱莎莎总能从骆冰生的话里找到切入点。骆冰生点点头,端起柠檬水杯来。

  “很高兴认识你。”

  “是的,‘拉丁王子’。”

  “你回来多久了?”

  “一个月。准确地说是27天。”

  “所以,你是要去你们家公司帮忙打理吗?”

  “是的。我很小就在公司学习了。这次出去也是专门去学的相关知识,回来之后就去公司帮家里人打理公司的事。”

  “你还真是个好女儿!”

  朱莎莎将咖啡杯握在手里陷入深思当中,语气突然显得有点飘忽。

  “我和你不一样。你爸妈全力支持你,让你按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我很小就知道,我得努力让我父亲轻松一点,毕竟,他一个人把我带大已经很辛苦了,所以我必须尽快接过他身上的担子。”

  骆冰生听她这么说,大概猜出一些她的成长经历,打心里为自己不小心的言语道起歉来。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没事的。”朱莎莎迅速调整自己的状态,回复到刚才那个直爽的女孩子,“我没有什么不幸的成长经历。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生病去了,之后父亲一个人将我养大。为了不让我受委屈,他一直都没有再娶。所以,和其他那些破败不堪的家庭相比,我是很幸福的。”

  是的,现在的家庭,完全完整的越来越少了。在家庭破裂的这个过程当中,不管父母做得好与不好,受到伤害最大的,一定是孩子。相比之下,如朱莎莎这般母亲早去但父亲一直守着护着,倒是另一种完整。

  “看得出来,你父亲一定是很爱很爱你的。所以才培养出这么优秀这么独立的你。”

  “哈,”朱莎莎爽快地笑笑,端起自己的咖啡来邀饮,“我就当你是在夸我。”

  “对了,你不喜欢喝咖啡?”朱莎莎放下咖啡杯,显得有点好奇。

  “以前经常喝,现在喝得少了。现在喜欢喝茶多一些。”

  “哦,那下次请你喝茶。不过我对茶不了解,多向你学习一下。”

  “我也没什么研究,只是喜欢喝而已。”

  “所以,你平时就只是喝茶吗?”

  “不,我的生活没那么单调。除了茶之外,我要么喝水,要么喝酒。”

  “哈,很极端嘛!对了,不是有莫吉托吗?那里面有酒,要不来一杯?”

  “水,或者酒。莫吉托,”骆冰生摇头拒绝,“我并不喜欢。因为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喝水还是在饮酒。”

  虽然来的时候骆冰生很是拒绝,但跟朱莎莎聊着聊着,却是不知不觉就说了很多的话。突然,陶夭夭来到二人的座位旁边。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两位看起来聊得很好啊!”

  “有趣的灵魂!”

  骆冰生朝朱莎莎扬了一下眉毛。陶夭夭自来熟地在朱莎莎旁边坐下。

  “骆冰生,你第一次和人家女孩子见面,这么说话有点失礼吧?”

  “没事!”朱莎莎笑着替骆冰生解围,“第一次见面就让对方看到自己的灵魂,我很享受这种高级的认识。有了有趣的灵魂,不愁没有好看的皮囊。”

  “哇哦,这话是我听过的最有养分的话!”

  “诶,你们是要散场了吗?”骆冰生看陶夭夭丢下同伴跑过来不免好奇,“还是有下一场?”

  他知道,陶夭夭的夜生活,从来不会简单。陶夭夭笑着打一个响指。

  “懂我!我们准备去酒吧嗨一下下,所以过来问你们要不要一起?”陶夭夭转头问朱莎莎,“怎么样?一起去嗨?”

  “当然!”朱莎莎爽快地应约,“正好熟悉一下新原的夜生活。”

  “等等!”骆冰生打断陶夭夭,“怎么你一个人啊?季风呢?”

  “我一个人又不是一天两天!”陶夭夭给了他一个白眼,“你什么时候看到我们两个没事就粘在一起了?我们要给对方足够的空间。”

  “所以,他去哪儿了?”

  “我没问。他下班之前我们联系过,他好像说去找瑞哥去了。”

  “两个无趣的家伙。对了,你的那几个美女同伴都是谁啊?”

  “我同学。她们专门来新原找我玩儿的,所以我得好好招待一下她们。骆冰生,作为我的死党,你得给我撑起啊!”

  “行,没问题!陪美女,我荣幸之至。不过,”骆冰生看看朱莎莎,“你如果太晚回家,你父亲会不会很担心?”

  “没事,我一会儿会跟我爸说一声的。”朱莎莎满意地笑笑,“再说了,晚上了你应该还是要送我回家的吧?”

  “送,必须送!”不待骆冰生接话,陶夭夭抢着替他回答下来,“他一定把你安全送回去。”

  骆冰生笑笑,拿出手机来发信息。

  “我把施施叫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