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十月微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9

十月微涼 唐良耳 5205 2021.02.11 14:21

  没有了温瑞和季风的聚会,就是一场彻底的狂欢。

  温瑞和归佳因公出差,季风因为健身房的事无法参加,剩下的人一看没有了管束,便选了难得的“罪恶食物”来大快朵颐。

  按骆冰生的说法,这叫放松,这叫“欺骗餐”。

  依然“临江里”,照旧“夜不归”。

  由于提前预订了位置,这一次飞哥给他们安排的是包间。

  包间单独设置在“夜不归”的观景楼上,透过窗户可以看江景,还能极目远眺整个新原。

  这次除了几个熟悉的老朋友,还有新加入的朱莎莎。

  那天跟季风、骆冰生和陶夭夭交代好事情之后,温瑞给苏小陌发了信息便和归佳直奔机场。

  下了课的苏小陌看到温瑞的信息,不满地抱怨起来。

  “哎呀,又出差!需要这么忙啊?”

  “怎么了,小陌?”

  比苏小陌提前一些完成课程的朱莎莎做完有氧,满头大汗地凑了过来。

  “还不是我哥!最近一直忙一直忙,本来说好不容易姐夫回来了,大家一起聚一下,他又出差!”

  “你哥?我刚才下课还看到他了。”

  “什么?我哥来了健身房的?”

  “对啊,我看到他走的。和一个短发———”

  “小陌!”掐准时间来找苏小陌的骆冰生上前一步打断朱莎莎,“莎莎同学你练完了?看你这满头大汗的,快去洗漱一下换一身干爽的衣服吧,别感冒了!”

  朱莎莎一脸奇怪地看着骆冰生,骆冰生忙示意她别说话。

  “冰生哥,我哥走之前是不是来了健身房的?”

  “是啊,时间很赶,怕影响你上课就没和你打招呼。”

  “我又不是高考备考,还怕影响我上课!”苏小陌气鼓鼓地收起手机,“我看他多半是烦我了!”

  “诶诶诶,这你就错怪瑞哥了!”骆冰生忙帮温瑞说话,“你知道他专门来健身房找我们做什么吗?”

  “做什么?”苏小陌话一出口马上觉得自己关心太多,又换回一副生气的样子,“反正不是为我,管他做什么!”

  “刚好相反,他是专门为你来的。他来叫我们好好照顾你,说是这段时间忙公司的事怠慢了自己的妹妹,回来一定好好补偿你呢!”

  “哼,不稀罕!”苏小陌脸上已经有了甜甜的笑容,嘴巴依然倔强地不肯松口,“那,冰生哥,咱们今天还聚会吗?”

  “聚,当然聚!瑞哥忙他的,我们聚我们的!”

  “有聚会?”准备去换洗的朱莎莎折回来问道,“我可以加入吗?”

  骆冰生看看苏小陌然后睁大眼睛看着朱莎莎。

  “你要参加?”

  “不可以吗?”

  朱莎莎给了骆冰生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骆冰生把头转向一边不去看她。

  “你可能要问一下你的教练了!”

  “哎呀,冰生哥你好讨厌哦!”苏小陌嗔怪着拍一下骆冰生,然后伸出双手握住朱莎莎,“一起吧莎莎姐!你看你练得这么辛苦,适当放松一下应该没问题的。”

  “我也这么认为!”

  朱莎莎得意地瞟一眼骆冰生,骆冰生无可奈何地耸耸肩。

  “欢迎!”

  关于吃,陶夭夭始终热情满满,所以第一时间带着苏小陌和朱莎莎赶往“夜不收”,男生则等骆冰生上完课再一起过去。

  经常在健身房一起健身,苏小陌和朱莎莎已经很熟悉了。陶夭夭因为之前和朱莎莎的那次见面印象不错,所以和朱莎莎也聊得来。

  有美食,有美景,对于年轻人来说似乎也就有了最大的快乐。

  三人到了之后在房间里放好东西便去四处逛逛。看看风景拍拍照,几个女孩子就像闺蜜的小聚。

  “小陌,你很喜欢你男朋友哦?”

  朱莎莎随意地问苏小陌,苏小陌点点头。

  “你男朋友真幸福啊!”

  “啊?”

  “你看你啊,人漂亮,身材好,这么优秀的一个女生,当然是你男朋友受到了幸运女神的眷顾啊!”

  “哎呦,莎莎姐,你说得太夸张了!我跟你说,我脾气不好的,也就他受得了我!”

  “那可不是!你这么漂亮这么优秀,再骄傲的男生都会对你好脾气的!”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

  “呐,不信问一下你夭夭姐!”朱莎莎看一眼陶夭夭,“夭夭,你说苏小陌是不是让男生心生怜惜拼命要对她好的那种女生?”

  陶夭夭看一眼朱莎莎,并不接话。朱莎莎笑笑。

  “就拿我们身边的这几位优秀的男生来说吧。哪一个不是对苏小陌好的很?比如季总,比如施梧!”朱莎莎顿一下,最后慢慢地开口,“比如,’王子’。”

  “喂喂喂!”陶夭夭不满地瞪一眼朱莎莎,“别草木皆兵胡乱点将啊!”

  “莎莎姐,你说得好像这世上只有我一个女生了!我姐夫,施梧哥,冰生哥,那是因为我哥的原因。在健身房你不也听到了吗,我哥可是把我托付给他们了。这啊,叫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也许吧!”朱莎莎挑一下眉毛,看看陶夭夭。陶夭夭回她一个骄傲的眼神。

  “走,回去吧,风哥他们应该也到了。”

  回到房间,骆冰生,施梧,李科已经入席就坐了。

  “我姐夫呢?”

  “风哥呢?”

  没看到季风,苏小陌和陶夭夭同时发问。骆冰生无可奈何地摊摊手。

  “正准备出发呢,临时来了一家企业,说是要谈合作。所以,季总就被拦截了。”

  “不会姐夫也不来了吧?”苏小陌挨着李科坐下,“成年人就是麻烦,总有那么多的事情缠身!”

  是的,成年的生活里,总有太多的羁绊和不得已。

  小的时候,总希望快快长大。因为在小小的世界里面,总是天真地以为,成年人的世界自由自在,想干嘛就干嘛。

  长大以后才慢慢地发觉小时候是多么幼稚。

  对于成年人来说,最大的自由是想不干嘛就可以不干嘛。可是,长大以后才发现,原来成人的世界里有太多的无可奈何。

  成年人,不但做不到想干嘛就干嘛,更无法做到想不干嘛就拒绝干嘛。

  苏小陌终究还没有体验过成年人的现实和无奈。

  骆冰生笑着看看陶夭夭,然后继续为季风解释。

  “季总说了,一定尽快赶过来。反正咱们今天是狂欢之夜,美好才刚刚开始,他一定能赶到的。”

  陶夭夭看看苏小陌,突然开心起来。

  “哈哈,兄弟姐妹们,今天瑞哥不在,风哥也不在,咱们放开来好好犒劳一下自己怎么样?”不待众人说话,陶夭夭兴奋难抑地扫视一圈,“可怜的健身宝宝们,跟夭夭姐说说,你们的味蕾是不是已经寂寞很久了?”

  陶夭夭的热情总是那么具有感染力。骆冰生第一个响应。

  “欧拉,今天咱们就好好腐败一下。去他的健身,去他的身材管理,去他的健康饮食!咱们今天一切听从味觉的安排,纵享口腹之欲!怎么样,各位?”

  骆冰生拍拍旁边的施梧,施梧热切回应。

  “好!放开吃,放开喝!”

  苏小陌的热情被点燃,站起身来摇晃着身体。

  “太好了!今天我们好好嗨,让我们心里的魔鬼出来放风,让天使脱岗去流浪!”

  “哇哦!”朱莎莎满脸兴奋,“今天不减肥,就要开心就要醉!”

  看着一圈儿的人兴奋得手舞足蹈的,李科坐着左右看看,竟不知道如何回应。

  他发现,没有季风在的聚会,他像一个被遗弃的孩子,面对自己融不进的世界,茫然而不知所措。

  当然,一群狂欢的人似乎都在欢乐里集体腾空高飞,没人低头看落寞的李科。

  陶夭夭叫来飞哥,一边在菜单上豪气点菜,一边问彻底放松下来狂欢的众人。

  “火把鲫鱼怎么样?”

  “来!”

  “碳烤肥肠试一下?”

  “上!”

  “火神腰花补补肾?”

  “必须要,双份!施施这段时间辛苦了,一个人就得吃俩!”

  “是的,我要补肾,我要补肾!”

  “哈哈!那脑花必须来!’骚冰’必备,补脑!”

  “来来来!”

  ………

  所有的菜,陶夭夭只要敢报菜名,大家都来者不拒照单全收。飞哥看大家都已经疯狂到失控,连忙打断。

  “好了好了,我说夭夭姐!咱们先点这些,先点这些,不够再加可好?”

  点菜热情依然高涨的陶夭夭被打断显得很不耐烦。

  “飞哥,我们很能吃的,不会浪费。别跑,把菜单给我再点几个!”

  “夭夭姐,你做做好事,让师傅们腾点时间给其他客人也做两样吃着。老规矩,啤酒一件,小菜两盘,飞哥赠送!”

  飞哥说完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诶———,别跑啊!”众人被飞哥逗得大笑起来,陶夭夭无奈地笑笑,“这是怕我们不给钱咋地?”

  “谢谢飞哥啊!”

  冲飞哥跑远的方向虚喊一句,陶夭夭拍拍手坐回座位。

  “哈哈!”苏小陌大笑起来,“我们这样像不像从饥寒地区来的灾民?看把老板都吓坏了!”

  热情的浪潮稍退,大家才注意到安静地坐在位置上的李科。坐旁边的施梧略带歉意地问他。

  “哎呀,李科,你好像没有点菜哦!”

  原本安静的李科被突然注意到,抬头看大家都看着自己,倒不好意思起来。

  “没事没事,你们点就好了,我都可以!”

  “就是,他不挑的!”苏小陌接着说下去,“平时我们一起吃东西,我不喜欢吃的,或者我喜欢吃但吃不了的,都是他负责的!你们不知道,跟他在一起,看他什么都能吃得很香,真的,光是看着都好享受!”

  苏小陌说完,原本不好意思的李科变得更窘了。

  人与人之间,最好的状态应该是给彼此空间,安静地看对方在安全的距离之外独自安好。

  朋友也好,恋人也罢。那一段距离,刚好是一切美好赖以存在的必要空间。

  太远,美好不够;太近,不够美好。

  “对的,我不挑的!”李科努力想要引开话题转移注意力,“再说了,夭夭姐点的菜,肯定都是很好吃的菜!”

  听李科这么一说,陶夭夭得意一笑。

  “那是!我陶夭夭绝对是新原的美食地图加米其林菜谱。李科,你也不吱个声儿,那我就代劳了。一会儿你要是想起什么想吃的,咱们再点。”

  李科点点头,其他人已经热烈地讨论起吃的东西来了。看大家的注意力从自己身上移开,李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扭过头去看一眼窗外,新原的夜已经如即将登场的名角儿般扮上了精致的的妆容———属于她的舞台即将亮起,她注定是今夜的主角。

  不时看看苏小陌和李科的朱莎莎,见李科一直盯着外面看,不由得跟着去看外面。

  “哎呦!好大的月亮!”一轮明月映在江心,朱莎莎抬头望向天空,“今天晚上这月亮好好啊!”

  “是吗?”

  一听有月亮,大家一起起身挤到窗前赏月。

  又大又圆的月亮如明镜般高悬在空中,周围的天空被月亮的清辉映照成唯美的明净白和透亮蓝。

  这座城市,或者在这现代化的城市里面,月亮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只存在于在校时的课本里,或者青春的记忆里。

  头上的明月不曾缺席,只不过地上的人却无暇抬头。

  所以,当真正有时间看一眼明净的月亮,赏清辉皎洁,感世界轻柔,才发现,原来这世界竟有那么多的美好。

  几人挤在一起,静静地看着月亮。

  “原来,诗,词,都不曾欺我们,那些关于月亮的美好词句,竟是那么地贴切。”

  陶夭夭看得有些醉了。听她说话,骆冰生望着月亮回答。

  “夭夭姐,这一刻,我觉得如果你说你本是一个诗人,还是那种浪漫的朦胧派诗人,我想我是信的。”

  “我也是信的。尤其是遇到你,”陶夭夭幽幽地接话,“我真的是信了你的邪!”

  “哈哈哈……”

  原本安静美好的画面被瞬间打破,二人一本正经的“深情”对白让一众人轰然爆笑。

  几人在笑声中坐回座位。

  朱莎莎突然似有所感。

  “我不知道你们多久没看过月亮了,反正我是很久很久没看过月亮了,尤其没看过咱们新原的天空上这样又亮又圆的月亮!”

  “你大概不是没看过月亮,而是没看到中国的月亮吧?”骆冰生一脸揶揄地笑朱莎莎,“你在外国呆了那么久,月亮一定有见,只不过那里的月亮是黄头发蓝眼睛的,不似我们这儿,黑头发黄皮肤。”

  “是的,正是这样,他乡的月亮解不了思乡的愁。带着愁绪去看月,哪儿还有什么美好,满满的都是忧伤。”

  关于月亮的话题就此展开。看李科不怎么发话,陶夭夭朝他挥挥手。

  “喂,李科,你是想家了吗?”

  “啊?没有没有!”李科不好意思地笑笑,“想起来,是有很久没见过家乡的月亮了。”

  想家吗?当然想。

  在外这么多年,李科鲜少回家。

  以前,为了在公司站稳脚跟,没日没夜地工作,根本没有时间去想家。

  后来,和苏小陌确定了恋爱关系,他除了工作,还要抽时间照顾苏小陌,就更没时间抬头望月去触景生情地想念故乡想念家了。

  来到新原,说是陪苏小陌,其实自己也算是放了一个假。这才有时间读书,这才有时间去滋生闲愁。

  李科想起了身体不太好的父亲,想起了要强的母亲,还有屋后山顶的那一方小小的可以鸟瞰整个山村的狭小地块。

  那一块地很高,可以看整个山村,还可以看山村之外的山,和山村之外的山的山外山。

  那一块地很狭小,小到再小再小的身体在那里都无法安放。

  只有这样的月夜,世界变得柔和,人心也就跟着沉静下来。

  “嚯,你们讨论的都是什么啊?”飞哥带着几个服务生来上菜,看一屋子人热烈地讨论着月亮乡愁的,不禁插话问起来,“都是本乡本土的本地人,看个月亮怎么还聊起乡愁来了?”

  “诶,飞哥,这你得罚酒一杯了!”陶夭夭逮着机会为难飞哥,“告诉你,咱们这儿还真有不是本乡本土的本地人,所以,自罚一杯!”

  “好好好,听夭夭姐的!”飞哥看服务生已经将菜摆好,将陶夭夭倒的酒一饮而尽之后将酒杯倒过来握在手里,“夭夭姐,你说的是谁啊,我竟看走了眼!”

  “我看你不是看走了眼,是记性不太好!”陶夭夭伸手去拿飞哥的杯子,骆冰生接着说话,“飞哥,上次咱们在你那儿上演生死救助,你怎么能这么不走心的?”

  “怪我怪我!”飞哥巧妙地躲开陶夭夭,顺势后撤两步,“酒也喝了,来让我死得明白一些吧!”

  知道飞哥每天晚上要招呼很多客人,陶夭夭做做样子并不强灌。

  “就是他!”

  陶夭夭指指李科,飞哥看一眼李科马上如梦初醒般拍拍额头。

  “这位帅哥啊!我一直以为他是咱们新原人,是你们哪家弟弟呢!”飞哥握着杯子朝李科抱拳,“帅哥是外地的?”

  李科点点头。

  待服务生都退出房间,飞哥面向陶夭夭推介起来。

  “夭夭姐,你这位朋友如果是外地来的,有些想家的话,我给你出个点子让这位帅哥略解乡愁。”

  “什么办法?”

  骆冰生抢先问起来。

  “今天是十五,明天是十六。明天的月亮更圆更亮。这位帅哥如果想家了,正好咱们新原最近有一个新的玩法可以帮他解一下思乡之苦!”

  看大家都很期待地望着自己,飞哥潇洒地打了个响指。

  “夜爬凌云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