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十月微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3

十月微涼 唐良耳 5290 2021.03.15 00:25

  回到新原已经是凌晨了。

  “是直接去找施梧吗?我送你过去。”

  在机场的停车场里找到自己的车,温瑞为归佳打开车门。

  虽然有专门的司机,但温瑞有个习惯,如果不是什么特别紧急的事,他不愿意在特别晚的时候去惊动司机,尤其是坤叔。

  “谢谢瑞哥!我没告诉施梧我回来了,还是直接回家吧。回去赶紧洗漱睡一觉,天一亮还有一大堆的事等着呢。”

  “没事吧?”

  “没事!长期这样的状态,已经习惯了。”看温瑞还是别有深意地看着自己,归佳一下明白过来,“哦,瑞哥!你还真是操心我们呢!没事!我们好好的!”

  “那就好。”坐上车,温瑞在后视镜里看看归佳,“你说你们这个恋爱谈的,一年下来在一起的时间屈指可数,唉!”

  温瑞摇摇头。

  其实,现在打拼的年轻人,几个不是这样呢。

  不管是为了什么,一年到头都在忙碌着,留给最亲密的人的时间少之又少,或者说,把最少的时间最少的情感留给了最亲近的人。

  要么天各一方,要么咫尺天涯。当终有一天静下来审视自己,审视彼此的关系的时候,甚至会去怀疑,我们,是在一起吗?

  可是,这就是现实。

  不是我们不想朝朝暮暮,而是我们不得不四处奔波。

  “别担心,瑞哥!”知道温瑞是担心自己,归佳感激地回应,“我知道施梧不容易,所以我很珍惜。放心吧,要是时机成熟,我想我会向他求婚的。”

  “是吗?”温瑞扭头朝归佳竖起大拇指,“喜欢你这份勇气!”

  深夜的都市畅通无阻。

  温瑞一边开车一边和归佳聊着她和施梧。

  归佳笃定,施梧就是她想要的人。只是,当下似乎还没有办法稳定下来和施梧过日子。

  温瑞理解。

  忙,似乎是所有人的主题。然而,真有可以闲下来那一天吗?

  不知道。

  “平时制造点浪漫,给彼此一点小惊喜总是可以的吧?”

  温瑞不去问什么时候能闲下来,也不问什么时候是时机成熟。在确定了归佳的态度后,他只想让这对聚少离多的年轻人多一些爱情的甜蜜。

  归佳好奇地看着驾驶室认真开车的温瑞。和温瑞认识有一段时间了。一直以来,他给人的感觉都是沉稳、冷静,不太像会为感情的事操心的样子。

  “瑞哥,你怎么这么关心我和施梧?”归佳拿出专业的职业敏感来,“该不是施梧跟你说什么了吧?”

  “你有什么怕施梧跟我说的吗?”

  “嗨!”归佳一看温瑞把皮球踢了回来,顺势接住,“当然怕啊!我一大龄女青年,施梧可是浪漫的艺术家!我怕他哪天厌烦了我,要去艺术地生活。你说我能不怕吗?”

  “哈哈!”温瑞自然知道归佳是在扮柔弱,也就趁机助攻,“那就好好把握啊!你再等等等的,可真被一群文艺女青年抢了先了。”

  “差点被你挑拨成功!”

  归佳扭头去看车窗外。她相信施梧,但她越来越不相信自己。什么时候是时机成熟?她自己也不知道。

  “怎么?担心了?”听不到归佳说话,温瑞从后视镜里看一眼沉默的归佳,“没事,和你开玩笑的。施梧是好男人,满心满脑的都是你,哪儿还有其他人接近的机会!”

  归佳从车窗外收回目光,笑而不答。温瑞回过头来看她一眼。归佳在心里想着,不管什么身份,不管看起来多么强大,卸掉所有铠甲,男人终究都是一个孩子。

  这个平时看起来那么严肃的男人,突然莫名地认真起来,倒显出一些孩子般的可爱来。

  温瑞还在认真地说着施梧的好。归佳听着,慢慢地,如有一滴蜜糖滴在心里慢慢的晕散开来。

  都说她像极了律政佳人,简直就是律政佳人的官方代言。可施梧却一点都不像一个搞艺术的画家———在归佳心里,施梧就是一个画家。

  施梧没有刻板印象里艺术生的狂放不羁和桀骜不驯,更没有标新立异的叛经离道。相反,他谦逊有礼,温文尔雅,更像一个学者。

  除此之外,施梧还特别会照顾人。到目前为止,在家里吃饭的话,全是施梧包办,归佳从没动过一次手。

  不知道温瑞什么时候停下了说话,车里突然变得安静。

  “对了,瑞哥,马放的事你想好怎么处理了吗?”

  归佳终究是回到了工作上来。温瑞沉默了一下,然后突兀地问归佳。

  “需不需要我为你们制造一些机会让你们感受爱情的浪漫?”

  “哇,真是太浪漫了!”

  女孩子在一起,总是有各种各样的话题可聊。男女分开以后,苏小陌和陶夭夭,朱莎莎一起悠闲地一边闲逛一边随意地聊着天。

  月光如练,夜色似水。凌云寺安静的空气里氤氲着桂花的香气。走在前面的苏小陌转过身来面对陶夭夭和朱莎莎,一脸的幸福与满足。

  陶夭夭和朱莎莎对视一眼,然后怜爱地看着苏小陌。

  苏小陌嫣然一笑,然后抬头望向天空。陶夭夭和朱莎莎跟着仰头。

  天空如洗,明月胜镜。月光从天空中倾泻而下,将三人温柔地笼罩在里面。

  “是挺浪漫的!”

  陶夭夭收回目光,静静地看着陶醉的苏小陌。过了一会儿,苏小陌低下头来亲热地挽起陶夭夭和朱莎莎。

  “在新原待了那么久,从没发现这凌云寺原来可以有这么奇妙的体验!”

  “你之前来过凌云寺吗?”

  三人继续闲逛着,陶夭夭略显怀疑地问苏小陌。毕竟,苏小陌在新原的时候还小,新原人又不热衷上山礼佛,想来那时的苏小陌应该没太大的可能到这凌云寺来的。

  “来过,跟坤叔和伍阿姨一起来的。”苏小陌努力回忆当时上凌云寺的情景,“记得好像是为子枫哥哥来的。”

  “子枫?”

  陶夭夭听着有点耳熟,但一时想不起来是谁。苏小陌笑着提醒陶夭夭。

  “冷子枫啊!坤叔的儿子!”

  “哦!”

  陶夭夭敷衍地回应一下苏小陌,因为她对一个全无概念的名字根本没有兴趣。

  “不过,那时是白天来的。记忆中人不多,我们好像敬完香就回去了,所以印象不深。甚至都不记得有这桂花树了。”

  桂花树一定是有的,只是苏小陌记不得或者没印象而已。

  “没想到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来夜游凌云寺,确实有不同的体验。尤其是这桂花,感觉有了灵性,直达灵魂。是不是在这佛门之地待久了,连这桂花也得了道了。”

  苏小陌轻声细语地诉说着自己的感受,陶夭夭和朱莎莎听着,不时也说说自己的体验。

  一路走着,偶尔会看到夜起查看各殿的僧人。僧人见到她们简单施礼后便自行离开,显然已经习惯了夜来的游人。

  “你们说,有没有虔诚的信众专门在深夜来礼佛?”陶夭夭突然脑洞大开地发问,“或者那些俗家弟子到这里来礼佛做义工?”

  朱莎莎看一眼陶夭夭本想玩笑一句,但想着是佛门之地,终于作罢,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那得多虔诚啊!”

  几个细看过几处主殿后,往后朝藏经阁走去。

  藏经阁是凌云寺最高的建筑。大厅里依然供奉着庄严的佛像。三人照例参拜过之后,陶夭夭提议上阁楼看看。

  “可以吗?”

  苏小陌看看朱莎莎,然后小心地问陶夭夭。陶夭夭看看大厅后面往上延伸的楼梯,四周看一下并无人员可以咨询,于是大起胆子向楼梯走去。

  “应该可以吧!我看这楼梯没有禁行标志。”陶夭夭回头招呼二人,“我们小心地上去,不做过格的事情,如果有大师出来制止,我们下来就是。”

  听陶夭夭这么一说,苏小陌拉着朱莎莎跟了上去。一路向上,并无僧人相阻。

  到了二楼,陶夭夭和朱莎莎一看两边各有厅堂,陶夭夭说到了藏经阁,就各自散开看看,说不定会有奇遇。

  朱莎莎虽不以为然,还是朝右边走了过去。问一下苏小陌,确定她可以自己成行,陶夭夭便往左边去了。

  苏小陌看看左右,抬脚向楼上走去。她要看看这藏经阁的最高处是什么样子,她要看看在凌云寺的高处看新原是什么样子。

  藏经阁一共六层。

  苏小陌一口气爬上最高层,付下身子低头喘着粗气。好不容易理顺呼吸,苏小陌抬起头来看向窗外,临窗的情景吓了她一跳。

  木窗向外推开,一个清瘦的身影立于窗前,明月当空悬于窗的左上角。

  “大师?”

  苏小陌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没有尖叫出声,壮着胆子轻轻招呼一声。清瘦身影怔了一下,然后慢慢地转过一些身体来。

  月光夜色之中,一个美丽的侧影剪影般恰到好处地嵌在窗框里。精巧的鼻子,花瓣一样的嘴唇,典型的瓜子脸,头发随意地挽成一个发髻盘在脑后。

  苏小陌一看是一位女士,顿时放下心来。

  “你是?”

  苏小陌走近女士,有些疑惑地看着对方。靠近之后,苏小陌将眼前的女士看得更清楚了些,眼前的这张脸实在是生得太美了。

  顾不得佛门不佛门,苏小陌冲口而出。

  “你好美!”

  女士眨眨眼睛,转回身子去看圆月。显然,这样的赞美她听过太多。迎向月光,那张美丽的脸上平静得如一湖幽静的清泉。

  苏小陌目不转睛地盯着女士的脸看。女士扭头温柔地看一眼苏小陌。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苏小陌蓦地惊觉自己太失礼了,连忙扭头去看天空的圆月。

  “不好意思!”

  女士不回。于是两人就并排着倚窗望月,谁也没有再发一言。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小陌好奇心生起。

  “你是?”

  “一个游人。”

  “为什么这么晚在这儿?”

  “我在这儿很久了。”

  “一个人?”

  “一个人。”

  “为什么在这儿?”

  “求一份安宁。你呢?”

  “我们一群人来的。到这凌云寺后大家分开行动了。”

  “为什么来?”

  为什么来?苏小陌一时回答不上。

  只是因为大家说夜爬纪念?似乎理由并不充分。内心里希望来凌云寺看看?可是,她不曾热烈地期望过。

  或者,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看向窗外,月光下的新原尽收眼底。或许是月光太过皎洁,平日里璀璨的霓虹看起来显得有一些黯淡。似乎,每一个霓虹都被一个厚重的故事封印了光芒。

  “我不知道。”苏小陌莫名地有了一些忧伤,“似乎,我从来没想过。”

  女士似乎并不惊讶,淡淡地眨一下眼睛。

  “我也曾和你一样,不问为什么,不去思考,仅仅是往前走,拼了命地往前走。我以为,前面一定有我期望的风景。”

  苏小陌默默地听着,并不发问。她知道,这个美得让人窒息的女子一定和那璀璨的霓虹一般,有一个动人心魄的故事。

  如果,如果她愿意,不需要自己发问,她也会告诉自己想说的一切的。

  这么想着,苏小陌笑着继续欣赏这新原的夜景。

  女士捋一捋耳际的发,重新看向远方。看月光之下的新原,或者更远之外的山,还有山上的月光。

  “我坚定地陪了一路又一路,勇敢地走了一程又一程。我以为,我期望的终点就要抵达。可最终,我终于还是输了。”

  “有人说,我们最终还是输给了现实。可我知道,我们不是输给了现实,而是输给了勇气。输给了他的勇气。但凡,哪怕只要他多一点点勇气,我就天涯海角随他去。可是,他终于选择了放手。”

  “他说他配不上我,不想耽误我的幸福。他竟然不知道,这个世界,于我而言唯一的幸福就是他。我只要他,我要勇敢的他。”

  “这山山水水我都淌过来了,可就在携手越过最后一处险滩的时候,他将我推到岸的另一边,自己却留在了原地。”

  “自此,两岸相隔,再无回路。”

  女士幽幽地讲着,苏小陌默默地听着。那情景,就像女士在为苏小陌讲一个故事,一个久远到激不起一丝涟漪的与己无关的故事。

  一切归于寂静。

  苏小陌看一眼女士,看不出悲喜。可苏小陌心里却难受得要命。

  那应该是怎样一个悲伤的故事啊。用尽全力,最终输给了勇气!

  “明天,我就要结婚了。”

  女士第一次笑了。她笑得很美,可苏小陌看不出开心,更看不出幸福。

  “你爱他吗?”

  听到女士说要结婚了,苏小陌心里一痛。

  苏小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那么深那么深的痛,仿佛败给勇气的不是那位女士,而是自己,还有自己的爱。那一瞬间,感觉作别了那深深的爱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不是那位女士,而是自己。

  所以,与其说是在问那位女士,倒不如是在问自己。如果有一天,自己也终将披上婚纱,是因为爱吗?

  女士笑着。苏小陌在等一个回答。

  “他很爱我。”

  淡淡的,没有悲喜。

  苏小陌提一口气,然后缓缓地呼出。她想倔强地问下去,但女士脸上的平静让她克制住了所有的冲动。

  她知道,答案已经不重要了,起码对女士来说不重要了。她想,她应该会幸福———那种一如很多婚姻那样,没有轰轰烈烈,但有平平淡淡———平淡的幸福。

  女士收起笑容,一脸平静地看着苏小陌。她的眼睛在月色下平静如水,且越来越深,越来越深,就像幽谷里不断被清泉盈满的深湖。

  “你应该会比我幸运。祝福你!”

  女士说完转身走了。

  看着女士走近下行的楼梯,苏小陌突然有一些不舍,就像看一个相交多年的老朋友转身离开一样。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女士略微停顿一下,然后慢慢消失在苏小陌的世界里。

  没有回答,没有回头。

  苏小陌转身靠在窗前。

  月亮依然很亮很圆,霓虹似乎有了一些生气,新原的夜看起来恢复了惯有的魅惑。

  苏小陌的心却有一种空空的感觉。

  无悲,无喜。只是莫名的空洞。

  “小陌!”

  陶夭夭的声音响起。苏小陌回头,看到陶夭夭和朱莎莎向自己走来。

  “你一直在这儿?”朱莎莎凑近苏小陌倚在窗前,“月光之下的新原真美!”

  陶夭夭跟着靠过来和苏小陌朱莎莎一起依偎着观赏起新原的夜色———也可以说是夜色中的新原。

  “是挺美的!”

  “你一直在这儿吗?”

  朱莎莎再一次问苏小陌,苏小陌“嗯”一声,轻轻地点点头。旁边的陶夭夭看一眼苏小陌,侧过身子来对着她。

  “小陌,回新原一个月了,感觉怎么样?”

  看得出,陶夭夭并不是随意问问。

  苏小陌是一个很容易调节情绪的女孩儿,或者说在这个年纪,情绪并不会长时间停在心里。所以,从陶夭夭和朱莎莎找到她的那一刻起,苏小陌已经从故事里走了出来,依旧还是那个单纯的女孩儿———单纯地笑,单纯地忧,单纯地善良,单纯地快乐……

  听陶夭夭很认真地问完,苏小陌慢慢地回忆起在新原的日子来。

  “回到新原,我真的很开心。一是因为回到了新原,而是因为回来之后我认识了很多很好的朋友。风哥,冰生哥,施梧大哥,还有莎莎姐。再加上我哥,夭夭姐,哇,在新原真的是太棒了!”

  陶夭夭看着眉飞色舞的苏小陌,拿手拢一下头发。

  “看你这样,真好!”

  “应该是有你,”苏小陌亲近地挽住陶夭夭,然后抽出一只手来挽住朱莎莎,“还有你,莎莎姐!有你们真好!”

  三个女孩儿不再说话,并排着倚在窗前,望向夜色中被月光照得皎洁如银的新原。

  明月如盘,远山似黛。苏小陌三人靠在一起嵌在窗户里,如画美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