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十月微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

十月微涼 唐良耳 5694 2020.10.01 22:52

  “快看快看,镜心湖!”

  车行了大约半个小时,苏小陌突然拉起李科兴奋地嚷起来。

  不知不觉,车已到了镜湖区。从机场开回来的这一路上,苏小陌尽心地做着向导工作,给李科介绍沿途的新原。

  新原的整个城市规划完全是依照地理走势而成,自北原新区而起,到凌秀山凌云峰而止,像是一只扬帆启航的船一样载着新原人前行。北原新区是船头,高楼林立,似风帆高擎;凌秀区以凌秀山镇守,为新原提供着充足的物资保障,是船尾;中间的津原区酒店、娱乐、商场、购物中心等星罗分布,与体育馆、图书馆、文化宫所在的镜湖区合在一起,形成船舱。

  在任何一个现代化都市,高楼大厦都已经成为了一种标配,所以,经过北原新区的时候,苏小陌只是程式化地为李科做介绍。及至津原区,苏小陌的介绍才有了热情。到镜湖区的时候,苏小陌突然不说话,而是全神贯注地看着窗外,如一个久别的人回到家回到熟悉的地方,屏住了呼吸要见最最牵挂的人一般兴奋和激动。

  苏小陌因为激动脸都有点红了,整个胸腔因为呼吸而大幅鼓动着。终于,镜心湖出现在视界里,苏小陌所有的热情一下爆发了出来。

  “镜心湖,镜心湖,我最喜欢的镜心湖!”

  坤叔笑着看一眼温瑞,后者笑着回应他。

  “陌小姐,你啊,就是很久没有回新原了。你看你,小脸儿通红的!”

  苏小陌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有些发烫的脸。

  “当然喽,坤叔。你不知道,我一想到新原,除了我哥,舅舅舅妈,你和伍阿姨,我想得最多的就是我这片镜心湖了。我在这里生活了十年,感觉就像在镜心湖玩儿了十年。”

  “哈哈,”温瑞有意打趣苏小陌,“你在镜心湖玩儿了十年,那敢情我们大家那么多年都把你放在镜心湖放养了啊?怪不得你舅妈老骂你是个没良心的小家伙!我看啊,还真是!坤叔,你说是吧?”

  坤叔笑笑,并不接温瑞的话。他们从小就疼苏小陌,可舍不得像温瑞一样逗她。

  “少爷,你就别逗陌小姐了。她好久不回来,我看这是高兴的。”

  “当然啦!我太高兴了!回到新原,我又可以天天往镜心湖跑了。”

  “好好好,你天天往镜心湖跑!我看啊,你就直接住湖里得了,做条鱼,一条美人鱼!”

  “哼,我就是那条来自镜心湖的美人鱼!”

  苏小陌摇下车窗玻璃,双手交叠放在车窗框上,然后将下巴搁在手臂上满足地欣赏起镜心湖来。

  八月的镜心湖碧水如镜。

  一曲回廊将镜心湖隔成两半。回廊的主体几乎都由石材建成。廊上设了几处风雨亭。风雨亭里安排了古朴的条凳,还有一些石头做的茶几。回廊的护栏上有简单的镂空雕花,算不得有多精巧,但岁月的沧桑变幻被石材一点点地记录了下来,显出厚重的年代感来。

  湖里种着睡莲,也有几处普通的莲花。作为装饰点缀湖面,看似很随意地散落在湖面,实则是经过专门设计的。整个湖面看起来简洁美观,全不是随意地堆砌般杂乱和拥挤。

  湖岸间有几颗柳树。柳枝正绿,轻轻地垂了下去,有的在空中轻柔地摆动,有的已经触到了湖面,有意无意地拨动着湖水。

  湖的两边是连通镜湖区和凌秀区的两条单向主干道。主干道两边都种满了银杏树。银杏树栽种有些年份了,全都枝繁叶茂的,形成了新原有名的银杏林长廊,美称为“十里杏林”。

  “十里杏林”春夏叶茂如荫,冬天枝挺如剑,最最震撼的当属仲秋至初冬时候。银杏叶全都变成金黄颜色,树上,地上,铺天盖地的,全是满满的金黄色,那当真是视觉的盛宴,美得让人想哭。所以,一到秋天,专业或业余摄影爱好者,以及到“十里杏林”来打卡的人特别多,

  自镜湖区而来,沿着镜心湖与主干道之间的青石路一路往前,走到尽头便到了凌秀山的山脚,也就进入了凌秀区。

  站在山脚,便可以看到山上隐约的建筑。由于植被非常好,加之整个凌秀山迎云峰的建筑规划得都不高,远远看去只能看到一些建筑的轮廓,或者几处飞檐。

  “莫园”便处在迎云峰的半山腰。

  八月的镜心湖游人还不多。三三两两的闲游之人随意地看看花,赏赏银杏林,拍拍照,分不清是本地人还是外地游客。

  湖里的睡莲和莲花开得并不张扬——似乎镜心湖的莲花从来都没有张扬过——只是安静地择最好的样子绽放,不曾将就,不曾附会。

  “十里杏林”正值茂盛的最后时候,心形的银杏叶在枝头重重叠叠地连成一幕巨大的绿色华盖,将略显强烈的阳光挡在了外面。树荫下,青石路上的游人惬意地享受着清凉。

  “这儿美得像世外桃源!”被眼前美景陶醉的李科情不自禁地发出赞叹来。苏小陌扭头温柔地看一眼李科,然后指着在银杏林的掩映下显得悠长悠长的青石路叫起来。

  “哥,坤叔,我要下车走回去!”

  “这,先生和太太在家等着呢!”

  快到镜心湖的时候,坤叔就已经将车速减慢了许多。这会儿听苏小陌这么一喊,条件反射地又将车速降了一些——记忆中的陌小姐总是想起什么来就马上要去做的——他实在不知道苏小陌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来。

  坤叔一边开着车,一边面带难色地向温瑞投去问询的目光。温瑞朝坤叔点点头,示意他继续开车。

  “自小在镜心湖边长大,干嘛这么着急啊?这次有的是时间,先回去再说吧?”温瑞并不回头,而是打后视镜里看着苏小陌相劝,“一会儿你舅舅舅妈该担心了。”

  此时的苏小陌人回了新原,自然任性也跟着回来了,一如小的时候,兴致来了,哪里还听得进去劝。

  “不行,我就要现在下去踩着那条鹅卵石路走回去!”

  苏小陌不依,伸手去开车门。

  “陌小姐你慢点!”

  随时关注着苏小陌动向的坤叔一个急刹车将车靠边停下。温瑞皱了一下眉头。

  “苏小陌!”

  苏小陌已经拉开车门伸出一只脚去。听温瑞提高音量警告自己,扭头朝温瑞吐一下舌头,然后调皮地做了一个鬼脸,拉起李科就要下车。李科看看苏小陌,扭头为难地看着温瑞,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顺着苏小陌下车去。

  坤叔忙打开门准备下车去护着苏小陌。一只脚着地半个身子还在身内的坤叔突然回过头来叫温瑞。

  “少爷,你看!”

  顺着坤叔指的方向看去,却是父母并肩向这边走来。温瑞回头无奈地瞪苏小陌一眼,忙拉开车门下车。看清来人的苏小陌早已拉开车门飞快地跑了过去。

  “舅舅,舅妈!”

  温瑞父母相视一笑。看苏小陌奔了过来,温父站在原地一脸慈爱地笑着,温母拍拍温父,张开双手加快步伐迎向苏小陌。温父一看,忙迈开大步跟在温母后面神色紧张地护着温母。

  “舅妈,我好想你哦!”苏小陌奔到温母面前,给了她一个满满的拥抱。许是太激动,收势不住的苏小陌差点将温母撞倒。好在温父早有准备,及时从后面扶住温母。

  “哎呀陌儿,你慢点,你慢点!你看你,差点把舅妈都撞倒了!”温父爱怜地摸摸苏小陌的头,“哎哟,都是大姑娘了,还是这么冒冒失失的!”

  “没事,没事,舅妈还扛得住。”温母紧紧搂着苏小陌的身子,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来,让舅妈看看,咱们家陌儿肯定又长漂亮了!”

  苏小陌本来就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自小就喜欢听人夸她长得漂亮。所以,温家苏家的人都知道,小时候只要说她长得漂亮,就一定能获得她的好感。

  苏小陌把头埋在温母怀里半天不愿松手,温母心里想着这孩子怎么还像小的时候一样黏人。可是小的时候虽然黏人,可人却是很大方的,不至于害羞到不敢抬头啊。

  突然,苏小陌的身子在舅妈的怀里微微地抖动起来。温母心里一惊,一脸紧张的将苏小陌扶起来。

  “哟,怎么了陌儿?谁欺负你了?”温母一边给苏小陌擦着眼泪,一边柔声相劝,“来来来,跟舅妈说说,怎么了?快别哭了,你看,脸都哭花了。”

  “哎哟,这怎么了?怎么还哭上了?”温父看到泪眼婆娑的苏小陌,吓了一跳。想着许是自己刚才说的话太重,让她误解了,忙满脸歉意地解释,“哎哟,陌儿,刚才舅舅也就那么一说,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啊!你看你看,一见面就数落你,是舅舅不对!啊,别哭了!舅舅跟你赔不是!”

  温家就温瑞一个独子,对妹妹这个孩子早就是当作女儿一样地对待。如果说温瑞是“宠妹兽”的话,那温父温母完全算得上是苏小陌的两位护法。

  别看温父在外人看来还蛮威严的,可一到苏小陌这儿,马上变得柔软起来。

  “舅舅,”苏小陌不好意思地松开温母,可怜兮兮地抱住温父,“陌儿就是太想你们了!看到你们,我就忍不住了!就是想哭——”

  “哎哟,咱们陌儿最乖了,不哭了啊!你看,舅舅舅妈这不都在这儿呢吗?”温父扶起苏小陌。温母一边给她擦干眼泪将她的一双手握在手里,“好了,陌儿乖,舅妈舅舅都在呢!”

  这时,温瑞和李科也赶了过来。

  “爸,妈!”温瑞亲热地招呼完父母,看到眼泪花花的苏小陌,故意大叫起来,“哎哎哎,苏小陌,哥可没欺负你啊,你不能一来就跟我爸妈哭诉啊!爸,妈,我可真没欺负她啊,你们明鉴!”

  从小到大,温瑞最怕苏小陌这招儿。不管谁对谁错,只要苏小陌在父母那儿一哭,温瑞肯定少不得一顿臭骂。

  “就是你欺负我,讨厌!”苏小陌被温瑞逗得不好意思,连忙向温母求助,“舅妈,你看嘛,哥就知道欺负我!”

  温母拿手轻轻拍一下温瑞,嗔骂一句。

  “都多大了,还没个正形儿,一天净逗妹妹玩儿!”

  苏小陌得意地朝温瑞做个鬼脸,温瑞不屑地撇撇嘴,侧身将李科让到父母面前。

  “爸,妈,这是李科。”

  不待温瑞继续,苏小陌放开温母挽起李科。

  “舅舅,舅妈,这是我男朋友李科。李科,这就是最最疼我,把我从一岁带到十岁我最最最爱的舅舅舅妈!”

  苏小陌出生时,正是苏航与温茵事业起步的时候。二人无法分身照顾苏小陌,在苏小陌才半岁的时候,就将她送到温瑞家,由温父温母照顾。直到十岁,苏小陌才被父母接回身边跟父母生活在一起。所以,在苏小陌心里,舅舅、舅妈几乎承包了她成长期的父爱母爱。

  关于温父温母,李科早已听苏小陌讲了很多遍,自是明白苏小陌和温瑞一家的关系,连忙恭敬地向温父温母问好。

  “舅舅、舅妈好!”

  “嗯,”温父点点头,算是回应了,温母温婉地接话,“小伙子长得挺好,是我们家小陌的眼光。”

  苏小陌面有得色。

  “那当然,也不看我的审美眼光是谁熏陶出来的!”

  “这孩子!”温母含笑看一眼温父,回头对李科说,“欢迎来新原!”

  “谢谢舅舅、舅妈!”

  “年轻人,不要那么拘谨。”看着身子都快僵了的李科,温父看一眼温瑞,然后一脸温和地叮嘱,“放开一点,好好享受这次的新原之旅。”

  回新原之前,温瑞已经跟家里的人都打好了招呼,也把情况跟父母说了一个大概,所以温父温母自然早有了心理准备。

  对于他们来说,温瑞,苏小陌,不管什么事,都已经是下一辈的事了。他们不想也不愿去操心,毕竟两个小孩儿都已经成年。既然是成年人,就应该自己去面对处理一些事情,同时承担对应的结果,或者后果。

  这一点,他们跟苏杭温茵有很大的不同。许是多经历一些事后,对于后辈之事宽容一些,也看得更开一些。

  “李科,我说过我舅舅舅妈是天下最好的人,没骗你吧?”

  苏小陌得意地拍一下李科,李科腼腆地笑着点点头。温父温母交换了一下眼神,双双看向温瑞。温瑞笑着迎上父母的眼神,轻轻点点头。

  兴奋的苏小陌应该没有心思去注意舅舅舅妈和温瑞。这一刻,她只想把自己认为好的一切都介绍给李科。舅舅舅妈已经介绍过了,后面还有大把的时间相处。苏小陌拉起李科的手面向镜心湖方向,头也不回地跟温父温母请示。

  “舅舅舅妈,我带李科看看镜心湖,走走‘十里杏林’!”

  说得好听是请示,实际上根本就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意,苏小陌已经拉着李科向镜心湖跑去了。李科不敢拂苏小陌的热情,又觉得第一次见面就这样跑开实在是有失礼节,于是脚下跟着苏小陌往前跑着,上半回转过来极不好意思地向温父温母点头为自己的失礼致歉。

  “这孩子,还跟小时候一样!”温母看看温父,溺爱地摇摇头,“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哦!”

  温瑞招呼一下一直跟着的坤叔,让他先回去跟伍阿姨招呼一声,说是稍晚点回去。看坤叔将车开走了。温瑞看看父母,然后挽起母亲的手,和父亲并排着朝苏小陌和李科跑远的方向走去。

  看苏小陌兴奋地拉着李科这里看看那里瞧瞧,温母的脸上满满的全是开心的笑容。终于,母亲把目光从苏小陌身上收回来,看一眼温瑞,轻轻地拍了一下温瑞的手背,温柔地握着温瑞的手捏了一下。

  “看起来,李科这小伙子还不错啊。”

  温瑞知道,这只是母亲的一个发语词,接下来母亲一定还有话要说,所以他并不接话。温母顿了一下,目光被苏小陌的笑声吸引了过去。

  “瑞儿啊,你是一切都安排好了吗?”

  “妈——”温瑞挽着母亲的手紧了紧,不答反问,“你们是有什么担心吗?”

  温瑞知道,母亲开口,说的一定是父母都商量好的。他知道,姑父姑妈那一关好过,但父母这一关没那么好过。虽说父母并不会过多地干涉他行事,便涉及到妹妹苏小陌,父母一定会要他给一个解释的。这样,他们才放心。

  温瑞更清楚,没有摸清父母的意思之前,所有的话说出口来都只是没有实际意义的口水话。所以,他想先听母亲多说说他们的想法。

  知子莫若父,知父莫若子。温瑞知道父母的行事风格,温父温母自然也知晓温瑞的处事原则。温瑞不轻易决定一件事,但一旦决定了,几乎也就没有什么可以回旋的余地。

  温母轻轻地深吸一口气,眼睛追着苏小陌不舍得离开。

  “你妹妹自小就单纯,任性。你也打小就宠着她,顺着她,惯着她。惯了这么多年,宠了这么多年,这次你去帮你姑父姑妈出头处理这事呢,我和你爸倒真是为你担着心呢。”

  温母摇摇头,拍拍温瑞的手。

  “但你最终还是答应了你姑父姑妈,帮他们处理这件事情。想来你是已经全方面考虑清楚了。瑞儿,我们相信你的能力,再棘手的事情你都可以处理得漂漂亮亮的。可是这次,你接手的是这个世界上最简单也最难的事情。”

  温瑞点点头。

  是的,爱,相爱,的确是这世间最简单其实也最难的事。简单,是因为爱,从来都只关乎两个人,你情我愿,你欢我喜,如此而已。难,是因为在这两个人的身后,有太多的纠结缠绕,有太多的说不清道不清明剪不断理还乱的千丝万缕的关系。

  简单爱,难相与。

  “我知道的,妈。其实在这件事上,我们能做的事情相当有限,最终怎么样在李科,更在小陌。妹妹的性子你是最懂的,我当然也清楚。所以,我安排不了什么,安排了也没有用。”听到苏小陌毫无顾忌的笑声,温瑞抬眼望去,却是折了柳枝掐了不知名的花儿和着绿到极致的银杏叶做了一个花环强行戴在李科头上而发出来的,“这世间的情爱一事简单,也难。小的时候,我们都把爱当童话,觉得一切都那么美好。长大了我们终于慢慢发现,爱不是童话,爱是神话。爱里更多的是故事,或者事故,遥远,不可及,甚至望都望不到。”

  温瑞一定是想起了自己的爱情,想起了欧阳沐。温母心里一痛,收回目光看看温瑞,眼里是深深的疼惜。

  “瑞儿,苦了你了!我们不会要求什么,我们只是希望,不管最终结果如何,不要因此影响了你们兄妹的感情。”

  “放心吧,妈。我会保护好妹妹,也会保护好自己,更会保护好这一辈子的兄妹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