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十月微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6

十月微涼 唐良耳 5979 2020.10.26 00:25

  “苏小陌!”

  在院子里和伍阿姨采摘鲜花的苏小陌听到后面一个脆脆的声音叫她,立马兴奋地转身。

  “夭夭姐!”

  门口,一个长相甜美的小姑娘依着栅栏门笑盈盈地看着苏小陌。见苏小陌转过身来,小姑娘站直身子将手背在背后,看着苏小陌奔向自己。

  “夭夭姐,你怎么来了?”

  苏小陌跑近,满脸的喜悦。小姑娘伸出右手来帮苏小陌理一下额前的刘海。

  “小陌,我是来跟你道别的。”

  “道别?”

  虽然才六岁,但苏小陌很清楚“道别”的意思。只是,她不知道夭夭姐为什么会突然跑来跟她道别,更不知道夭夭姐要去哪儿。

  “夭夭姐你要去哪儿?”

  苏小陌脸上露出不舍的表情来。小姑娘拉起苏小陌的手,一直放在身后的左手从背后拿到身前来。

  “小陌,我就要出国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谢谢夭夭姐!”

  苏小陌接过礼物,并没有因收到礼物而感到高兴,整个人沉浸在失去朋友的失落情绪里。

  伍阿姨走过来蹲在苏小陌身边,轻轻地拉起苏小陌的小手。显然,夭夭要出国她是知道的。

  “陌小姐,陶小姐出国会回来的。”说完伍阿姨转向小姑娘,“陶小姐,你一个人吗?爸爸和妈妈呢?”

  看伍阿姨去看自己身后,小姑娘笑笑。

  “伍阿姨,就我一个人。我是专门来跟小陌道别的。我爸妈他们在办事情,一会儿我们在机场会合。”

  “老天啊!”

  小姑娘叫陶夭夭,是太太毕莫予表弟的独生女。因为和温家有不少业务上的往来,两家平时走得很近。逢年过节的时候陶家都会到温家来作客,只比苏上陌大一岁的陶夭夭便和苏小陌变成了十分要好的朋友。

  陶家一向培养小孩儿的独立,所以经常安排陶夭夭一个去处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虽然伍阿姨知道陶家对陶夭夭的培养方式,但想着让一个还不到八岁的小姑娘横穿整个新原大老远跑来还是让伍阿姨倒吸了一口冷气。

  “是司机送你过来的吗?”

  伍阿姨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陶夭夭。

  “阿姨,我自己来的。我有手机,自己可以叫车的。”陶夭夭摇摇头拿出手机在伍阿姨面前晃晃,“我不是啥也不会的小孩儿,阿姨,你不用担心我!”

  伍阿姨一口深呼吸,提起来的气吊在胸腔里半天才松下来。

  “陶小姐,进屋坐一下吧?”

  “不了,阿姨!爸妈本来不让我来的,说是打个电话就行了。我不肯。小陌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最好的妹妹,我一定要在出国前跟小陌当面道别,把我准备的礼物给她。”

  陶夭夭说完拉起苏小陌的手安慰起来。

  “小陌,别难过!不管我到哪儿,也不管你以后会去哪儿,我都一定会找到你联系上你的。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苏小陌心情略微好了一点。

  “你说的啊,夭夭姐!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啊!”

  “一定!”陶夭夭紧紧握住苏小陌的手,“来,看看我给你的礼物!”

  “嗯!”

  苏小陌点点头,打开礼物来。

  “哇!”

  礼盒里是一条粉色的水晶手链。不管是颜色还是样式,都是苏小陌喜欢的,苏小陌脸上一下绽开了笑容。

  “好漂亮的手链!”

  “来,我给你戴上!”陶夭夭大方地为苏小陌戴着手链,“小陌,这每一颗水晶都是我选的,这条手链只此一条。你记住了,一定好好留着,就当是我一直陪着你!”

  “嗯!我一定好好戴着!”苏小陌点点头,“谢谢夭夭姐!”

  “哎呀!”苏小陌突然想起来自己没有给陶夭夭准备礼物,原本因兴奋而发红的小脸一急之下更红了,“我都没有给你准备礼物!”

  “阿姨,阿姨,我都没有准备礼物!”

  苏小陌越说越急,几乎都要哭出来了。帮苏小陌拿着礼物盒子的伍阿姨一下也不知道怎么安慰苏小陌,看着就快哭出来的苏小陌一下手足无措起来。

  倒是陶夭夭显得淡定很多。

  “没事的,小陌!你不是已经为我准备了礼物了吗?”

  “啊?哪里啊?我没有准备礼物,我都不知道你要走!”

  苏小陌知道陶夭夭只是安慰她,终于着急得流下了眼泪。陶夭夭从苏小陌头上取下一只蝴蝶发卡。

  “这不就是你为我准备的礼物吗?”

  “不是的,夭夭姐!那是我——”

  “怎么?不愿意送给我啊?”

  “愿意,愿意!”苏小陌当然愿意,可那只是一只普通的发卡,还是自己用过的,“可是——”

  “别可是了!”陶夭夭将发卡别在自己辫子的末端,伸手为苏小陌擦干眼泪,“看,真漂亮!小陌,这个礼物我很喜欢!”

  “夭夭姐!”

  不舍,委屈,愧疚,所有难过的情绪一齐涌上来,苏小陌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好了,小陌!”陶夭夭笑笑,将辫子甩到脑后,“我走了!”

  “夭夭姐!”

  “陶小姐!”

  转身离去的陶夭夭始终没有回头。

  定格在苏小陌的记忆里的,是陶夭夭潇洒的背影,还有发卡上随着辫子舞动的蝴蝶。

  脆脆的声音一下击中苏小陌的神经,唤醒她的记忆。

  那个仲夏,陶夭夭转身离去,始终没有回头。在她身后,长辫摆动,蝴蝶发卡似欲振翅而舞。

  苏小陌不敢相信地转身。

  房门打开,一个漂亮的女生手捧鲜花向她走来。女生长发微卷,头上的蝴蝶发卡随着她的脚步轻轻扑闪着翅膀。

  “夭夭姐!”

  苏小陌上前抱住女生。

  “你不是说最近不在新原吗?”

  陶夭夭拉起苏小陌,将手里的鲜花递到她手上。

  “为了给你惊喜啊!欢迎回新原!”

  苏小陌伸手去接鲜花,手上的水晶手链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你一直戴着啊?”

  苏小陌伸出手来晃了晃。

  “对的啊,一直戴着。你不也一只留着发卡吗?”

  姐妹二人笑着相拥。温瑞招呼起来。

  “好了,入座吧!”

  二人牵着手走向沙发。陶夭夭很自然地在季风旁边坐下,然后拉苏小陌在自己身边坐着。温瑞被挤到李科旁边挨着。

  温瑞瞪陶夭夭一眼,陶夭夭满不在乎的回敬他一个白眼,然后二人互相点点头。陶夭夭伸出双手来示意大家安静。

  “好啦好啦,大家都到齐了。我来介绍一下。”陶夭夭看看苏小陌,“苏小陌,瑞哥已经跟大家介绍过了。我要强调的是,她是瑞哥最宠爱的妹妹,也是我最好的妹妹!这也是我们姐妹分别十五年之后真正意义上的重聚!”

  姐妹俩把手紧紧地握住。原来,陶夭夭出国后,二人只能通过电话联系。后来苏小陌离开新原,再后来陶夭夭回国帮家里处理生意。虽然总说着见一见,可总有事情耽搁,终究是没有聚成。有时苏小陌回新原,可陶夭夭又老是飞来飞去的不着地,终究也是错过了。

  “这次小陌回新原,是出国之前回来好好休息一下的。接下来她在新原的吃喝玩乐一条龙,就得我们包了。”

  “没问题,别的不说,就冲这么漂亮的美女回到咱们新原,咱们尽地主之谊也得陪好不是!”

  骆冰生第一个发言。陶夭夭“啐”他一口。

  “去去去,就你积极!什么叫地主之谊!你别忘了自己可是外迁来的,小陌在新原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玩儿呢!不要鸠占鹊巢喧宾夺主!”

  骆冰生并不是土生土长的新原人,只因家里的生意重心转移到新原,才跟父母来到新原定居的。

  “行行行,夭夭大姐言之有理!”骆冰生被陶夭夭抢白,看看季风,无可奈何地耸耸肩,“你后台硬,惹不起!”

  “叫谁大姐呢!”陶夭夭从零食盘里拿起一颗花生砸了过去,“讨厌呢!”

  骆冰生伸手接住花生,以兰花指的手势捏着花生在季风和陶夭夭面前晃一圈,然后把花生抛在空中又一把抓住尖着嗓子道起谢来。

  “谢谢风———嫂!”

  陶夭夭知道和骆冰生斗嘴讨不了好处,便拿胳膊肘碰一下季风。

  密切关住季风陶夭夭动向的骆冰生在嘴巴上讨了便宜,自然见好就收。

  “风哥,夭夭姐,收!”

  苏小陌自然将这一切也看在眼里,拉拉陶夭夭,朝季风挑一下眉毛拿眼神询问陶夭夭。

  “夭夭姐,这?”

  正好季风迎向苏小陌的眼神,朝她微笑着点点头。

  “哦,不急!”陶夭夭很亲热地挽住季风的胳膊,“正要给你介绍呢,都是‘骚冰’打岔!”

  “别打岔!”陶夭夭及时制止骆冰生说话,然后转向苏小陌,“小陌,我给你介绍一下。”

  “施梧,画家,兼摄影师。自己开了一家画室。要拍照片,找他没错。”

  施梧朝苏小陌点点头。不待陶夭夭介绍,旁边的骆冰生已经端起架子等着。陶夭夭笑着摇摇头。

  “骆冰生,拉丁舞者,各种大奖拿到手软,人称‘王子’,拉丁舞王子。”看骆冰生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得瑟得飞起,陶夭夭回头轻声告诉苏小陌,“我们私下里叫他‘骚冰’。他啊,骚起来真没咱女人什么事。”

  苏小陌被陶夭夭的话逗得笑出声来。

  “啊?真的吗?”

  骆冰生知道陶夭夭不会说他什么好话,便截下陶夭夭的话来。

  “这位季风哥哥,”骆冰生故意配合陶夭夭风骚地附在季风身上,“就是陶夭夭的相好的。哦对了,文明点的说法就是男朋友。”

  陶夭夭一脸嫌弃地推开骆冰生。

  “你起开!季风,我男朋友,自己开健身房。”

  “哦哦哦,”苏小陌连忙点头打招呼,“姐夫好!”

  众人大概没想到苏小陌会这么称呼,都是一愣,季风更是一脸的错愕。

  年轻人在一起,全凭一腔热情。未来未来,一切都未定,所以大家都保持着基本的默契,不用传统的称谓去捆绑一段感情套牢一段关系。

  因此,也只有在开玩笑的时候骆冰生才会叫陶夭夭“嫂子”,而且一直都不是正正经经地叫。更多的就是玩笑,半骂半开玩笑叫“风嫂”,音即“风骚”和“疯骚”。

  初次见面,苏小陌那么认真地叫一声“姐夫”,一众人全无准备,一下不知道怎么接话。

  苏小陌见大家不说话,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

  “怎么了?季风大哥不是夭夭姐男朋友吗?”

  陶夭夭管理一下面部表情,揶揄地看看季风。

  “当然是!只不过我们还不太习惯这么,这么,”陶夭夭寻找着合适的词语,“这么,传统的称呼。”

  季风看向苏小陌,一脸的认真。

  “你也可以和他们一样叫我季风,或者风哥!”

  “好的,季风姐夫!”

  如果说第一声“姐夫”是无心的,那这一句“季风姐夫”苏小陌就一定是有意的了。

  季风看看陶夭夭,二人交换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你高兴就好!”陶夭夭看着苏小陌,“来,介绍一下跟你一起来的帅哥吧!”

  挨着苏小陌后移半个身位安安静静地坐着的李科听陶夭夭提到自己,忙往前坐一点挺直腰背。苏小陌扭头大方地将手搭在李科肩上。

  “他是———”

  “等等!”骆冰生一手捂着胸口打断苏小陌,“我希望听到你说的是‘这是我弟弟’。”

  众人一起笑骂起骆冰生来。苏小陌接着介绍。

  “我男朋友,李科!”

  “嗷……”

  骆冰生做了一个扎心的手势,一把抱住旁边的施梧。

  “施施,我需要安慰!”

  温瑞等人想来已经习惯了骆冰生浮夸的表演,便又笑骂起来。

  苏小陌沉浸在姐妹相逢和新友相识的的氛围里,简单地快乐着,笑着。

  她看着一张张热情的笑脸对着自己,一双双友善的眼睛看着自己,整个人快乐得快要飞起来。

  是的,有眼睛一直看着自己,从进这个房间的第一眼她就感觉到有人一直在关注着她。她一眼望去,发现每一双眼睛都聚焦在自己身上。

  施梧看着自己,友好而热情;骆冰生看着自己,热烈而多情;季风看着自己,内敛而沉稳;陶夭夭看着自己,骄傲而欢喜;温瑞看着自己,一如既往的宠爱,一如既往的宠溺。

  每一双眼睛都在看着自己,苏小陌分不清那一直关注自己的眼睛到底来自哪里,或者,那不是一双眼睛,那是所有在场人的眼睛吧。

  和苏小陌的感觉一样,李科从进房间的那一刻起,就觉得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自己看。

  虽然,自始自终,并没有人失礼地盯着他看,但他总感觉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探究地,审视地,甚至有一些挑衅。

  他不知道这双眼睛后面的主人是谁,但这双眼睛像一个巨大的阴影罩在他的头顶,让他感到莫名地紧张。

  一种强大的压迫感一点点地罩向他,他肺里的空气被一点点挤压出身体,他感觉呼吸有点困难。

  苏小陌笑着,所有人都在笑着。李科尽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跟着大家一起发笑。

  李科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怎么样,但想来不会那么好看。

  以前的应酬他也有过虚情假意的陪笑。虽然笑得不真实,但所有人都不真实,也就无所谓了。

  可是这一屋子的人似乎都是发自内心地开心,发自内心地欢笑。

  除了自己。

  “好了好了,各位,是时候开始你们的表演了!”看大家都已经介绍完了,温瑞托出这场趴的主题来,“别光看冰生一个人表演啊!”

  “好啊,来来来,大家把欢快的歌儿唱起来!我先来抛砖引玉!”

  骆冰生永远是最活跃的一个。看他起身去点歌,陶夭夭一边阻拦一边让施梧帮忙。

  “快截住麦霸!”

  骆冰生哪里会让他们得手,一下躲过施梧蹿了出去。陶夭夭扭头跟苏小陌抱怨起来。

  “小陌,我跟你说。回新原跟这群人在一起,有几样你得记住。第一,不要跟‘骚冰’唱K。他一进KTV,整个人就像魔症了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他唱得好吗?”

  “这个嘛,仁者见仁,你一会儿听听就知道了。虽然我们平时都喜欢怼他,但他是真有才,舞跳得好,歌也唱得好,人也长得漂亮!”

  “漂亮?”

  苏小陌听到陶夭夭用“漂亮”来形容骆冰生,很是惊讶地看一眼陶夭夭。陶夭夭显得很是笃定。

  “对啊,漂亮啊!你不觉得吗?你看看他,高高挑挑的,脸长得那么精致,比女生还会长!”

  苏小陌笑着推一下陶夭夭。

  “夭夭姐,你们平时都是这么伤害的吗?”

  “那是,反正也不是外人。大家平时都在一起玩儿,一起吃喝,谁谁谁是什么样子,大家一清二楚,没那么多顾忌。不过你别看他看起来瘦瘦的,脱了衣服还是一身的键子肉呢!所以,他穿上专业舞蹈服装。”

  陶夭夭怕苏小陌不明白,用手势比了一个拉丁舞紧身服装的样子。

  “嗯?懂吧?”

  苏小陌点点头,陶夭夭继续说着骆冰生。

  “哎哟,可是迷死好多人了!跟你说吧,季风的健身房请了他当舞蹈老师,哎哟,他的课哦,火爆得,啧啧啧!”

  苏小陌看陶夭夭说得眉飞色舞的,略带担忧地去看季风。季风只是安静地坐在旁边,脸上并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陶夭夭看在眼里,在她眼前晃了一下手打消她的顾虑。

  “怎么?你还怕季风吃醋啊?你放心好了,虽然骆冰生不错,可不是我喜欢的款。这个季风知道,他不会吃醋的。”

  苏小陌不好意思地笑笑。陶夭夭接着介绍。

  “既然说到了季风,就跟你也说说吧。他开的是一家偏私人的会所,服务的会员都是一些对身材要求很高的人。对了,就在复兴广场的‘纽约大厦’,你回头有机会可以去看看,叫‘BD’,BodyDream.”

  “有空去玩。”

  季风拿起杯子朝苏小陌做了一个相邀的动作。苏小陌端起酒杯喝了一小口。

  “谢谢!夭夭姐,你身材这么好,是不是就是在姐夫那里锻炼的?”

  “啊?”陶夭夭反应了一下,去看季风。季风正侧身和施梧说着话,似乎并没有听到苏小陌的话。“我啊?饶了我,我可不锻炼。跟你说,我可以馋他们的身子,但我自己,算了,我可吃不下来那个苦!”

  “那,”苏小陌朝施梧看去,“他呢?”

  “施梧啊?典型的学术型人才!整天大部分时间不是画画,就是摄影。当然,他也教人画画。不过,死贵!有一段时间我心血来潮想学画画,找他学的。可吸了我不少的血。”

  “你猜他女朋友是干什么的?我跟你说,她女朋友是一个律师。你说,一个搞艺术的,和一个整天处理案子的律师搭在一起,画风是不是有点清奇?不过,他们两个却是好得很。哦,对了,回头把她女朋友介始你认识。特别豪爽的一个人。我很喜欢,你也一定会喜欢的。”

  “当然,”陶夭夭端起杯子跟苏小陌碰一下,自己喝了一大口解渴,“他也在‘BD’健身。”

  “听起来,他们一个个都好优秀的!多才多艺。这次一定要好好像他们学习一下。”

  “这倒是,一个个都是人精。瑞哥你是知道的,”陶夭夭故意把声音提高让温瑞听见,“他只和优秀的人做朋友的!”

  “你也很优秀,陶夭夭!”温瑞给陶夭夭竖起一个大拇指,“上一天班,休息364天。”

  陶夭夭回国以后,就一直在家里的公司呆着帮忙打理一些事务。工作是看起来轻闲一些,也比较自由,但全不是温瑞说的那样。平时在一起开玩笑惯了,彼此也就不计较,任其他人瞎说。

  “要你管!”

  正说着,骆冰生已经点好歌准备开唱了。陶夭夭拉拉苏小陌。

  “快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