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十月微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

十月微涼 唐良耳 5760 2020.10.03 10:07

  李科任由苏小陌拉着一路跑上镜心湖的廊桥。

  “李科,你看,这就是我长大的地方!美不美?”

  看着满脸通红的苏小陌,李科打心里觉得自己真的是幸运幸福的。他从没想过,自己会遇到这么一个善良的姑娘,这个姑娘偏偏还喜欢他。

  他知道,自己一直很努力。但他也知道,这个世界上努力的人很多,可是很多努力的人最终什么也得不到。他李科何其幸运,竟然得以遇见苏小陌。

  看着李科盯着自己的发呆,苏小陌不好意思地嗔骂一句。

  “傻了吗你?”

  “哦,”被苏小陌这么一骂,李科回过神来,“你说什么?哦哦哦,我想起来了,美,美,美!依我看啊,这新原就是人杰地灵,尤其是镜心湖,绝对的风水宝地。以前啊,我不信风水。你一直说新原好,我想着你觉得新原好是因为你在这里长大,这里有你最美好的回忆。那时我就想,如果有一天我觉得新原好,也一定是因为你的原因。现在来到新原,站在这镜心湖上,我竟开始有点信风水了。一定是这新原的山镜心湖的水让你长得这么漂亮。基因好,自身会长,还有这风水宝地加持,自然是一等一的美!”

  “瞧把你能的!”苏小陌拿着一截折下来的柳枝作着要打李科的样子,“这会儿能说会道的了,一到大人面前就啥也不会说。就知道哄我。”

  李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没办法,我就只知道哄你,也只想哄你,更是只会哄你。”

  “哎哟,酸死我了你!”

  虽然嘴里嫌弃着,但苏小陌脸上却是高兴得很。用手肘碰一下李科,苏小陌朝温瑞几人的方向抬了一下下巴。

  “觉得怎么样?”

  李科知道苏不陌是在问看到舅舅舅妈的感觉。

  不管怎么说,李科也是在职场里生活的人,所以他很清楚,不能轻易评论他人,也不能对别人过快地下结论。就像现在的他对于温瑞,始终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观察,想必温瑞也是。

  如果凭直觉,李科以为,温家两位长辈虽然看起来很和善,但要走近,恐怕要比苏小陌的父母难得多。如果是业务上有往来,李科更愿意和苏小陌父母打交道,起码,知道突破口。

  温家两位长辈丰富的人生经历让他们有着千帆过尽的气量,但这只是说他们更包容,更宽容,但绝不意味着他们会在旁边任由事情的发展。相反,一旦他们参与,他们的任何一点意见都有可能左右全局。

  李科这么想着,感觉一股压力向自己逼来。他不由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舅舅舅妈人很和善,感觉对人挺好的。”

  “那是!”

  苏小陌当然觉得舅舅舅妈好,毕竟从小到大,舅舅舅妈真是把她疼心尖尖儿上去了。再者,和李科相比,还没有真正步入过社会的苏小陌对于人情世故知道得太少太少,少到还只会凭心情去看人——在她的眼里,只有对自己好的好人和对自己不好的坏人——她并不知道,起码还不那么真切的知道,这世界上的人,其实是很难界定的。

  “我舅舅舅妈从小待我就极好极好的。而且,在我的记忆里,他们对其他人哪怕是陌生人,都是非常好的。从不记得他们骂过谁,他们一直这么和颜悦色的,感觉在他们的世界里一切都是可以被理解的,一切都是最美好可以接受的。”

  李科点点头,并不接话。

  苏小陌歪着头看一下李科,然后顺着李科的视线看过去,最终目光停在并排前行的温瑞他们身上。

  “喂,你看什么呢?”苏小陌收回目光拍李科一下,“跟你说话也不搭理,尽盯着我舅舅舅妈和我哥看,怎么了?”

  “没怎么。”

  温瑞一家三口慢悠悠地并排而行,不时互相看一眼,眉眼里满满的全是幸福。

  李科看着,心里生出羡慕来。他想,自己必须努力,然后让父母隔自己近一些,这样父母就可以不用一天天地牵挂着他,他们一家人也可以像温瑞他们一样,有时间的时候就一起出来散散步,说说话。

  他们在说什么呢?李科在心里想着,生出一些好奇来。想必,现在他们讲的内容里面一定有苏小陌,一定有自己。

  自己不敢随意评价他们,那他们呢?他们会怎么评价自己呢?

  经苏小陌一问,李科很自然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看他们一直在聊着,我想他们一定在聊你,聊我。你说,他们会怎么说我评价我呢?”

  苏小陌看着李科,认真地观察他的表情。

  “你是在担心吗?”

  “有点!”李科实话实说,“你哥,你舅舅舅妈,都是对我们的未来起着决定性作用的关键人物,我自然是担心的。”

  “别担心,我舅舅舅妈,包括我哥,都对我特别好,他们不会为难我的。”

  李科笑笑。他们当然不会为难苏小陌,他们要为难也是为难我李科吧。

  “这次来新原,你就当是来旅游的,不要想那么多。你为了来新原,为了陪我,直接辞职,花了这么大的代价,可不是来这里自寻烦恼的。”

  说到辞职,李科本身倒没觉得有多大的损失。在他的行业里,他相信,以他自己的能力,找一个工作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做出辞职这个决定,他觉得对不起的,是手把手带他出来的老师。

  “怎么,有人要挖你过去?”

  当李科递上辞职书的时候,他的老师,也是他的直属领导拒绝收他的辞呈。

  “没有,周总。我只是有一些个人的事情要处理。”

  “个人问题要处理可以请假的,为什么要辞职?”

  “因为我不知道这件事我需要多久来处理,所以还是辞职比较好。我不想让您难做。”

  “嚯,你倒是会为我考虑。”周总一手将他带出来,自然知道他的品性。既然李科这么说,就一定是这么想的,只是,周总不知道什么事情是李科都无法规划的。“没听说过你有什么情况啊。怎么,家里出什么事了吗?”

  “不是。”李科想了想,决定说实话。“我女朋友快要出国了,我想多陪一下她,要去一趟外地。他爸妈并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我想趁此机会争取一下。”

  “哦,我明白了!”周总沉吟一下,然后起身走到李科面前。“都说你少年老成,我看你还是少年热血嘛。”

  “为爱走天涯。”周总点点头,意味深长地看着李科,“为爱争取是好事,我很欣赏。我希望你像平常做业务一下,下足功夫,打一个漂亮的仗。辞职报告我收了,但我这里的位置给你留着,想回来的时候随时回来,我等着你。”

  下足功夫,打一个漂亮的仗。对李科来说,辞职就是下功夫。

  他知道,温瑞叫他跟苏小陌一起来新原,自然不是让他来旅游的,是要考查他。不管怎么样,他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做好充分的准备接受这个考查。

  他没有选择。

  “好,听你的。”李科看看温瑞他们,起身笑着拉起苏小陌的手,“来吧,带我好好看看你成长的地方。”

  “这就对了嘛。既然来了,就放下心情,别给自己那么大的包袱。李科,我知道你有担心,我也跟你一样有担心。你看,我再过几个月就要出去读书了,我可不想你在这边没人管撒欢地散发你那该死的魅力!”

  “我呢,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别怕,有我呢!无论如何,我都陪着你。只要你足够勇敢,我就一直陪着你。我知道,这次的新原之行到处都有考验,只要我们都足够勇敢,所有的考验都不会是问题的!对吧,李科?”

  苏小陌看着李科,期待着他的回应。其实苏小陌所说的话是在说给李科听,也是在给自己打气。所以,他希望李科给她信心,给她勇气。

  看着苏小陌期待的眼神,李科感觉肩上的担子一下重了很多。他舒张一下胸腔,重重地点点头。

  “对的,我们可以的。”

  苏小陌如释重负。放开李科,她让自己彻底沉浸在镜心湖的景色里。

  “新原,镜心湖,我的家!”

  “对了小陌,这儿为什么叫镜心湖呢?”

  暂时放下包袱的李科回归了学问派的本色,他总是喜欢把所有的事情都搞得清清楚楚的。

  “想知道吗?”

  “嗯。”

  苏小陌调皮地一笑,故意吊李科的胃口。

  “现在不告诉你,回头再给你说。现在你看那边!”

  李科顺着苏小陌手指的方向看去,自己走过来的廊桥尽头上方有一石制牌匾,牌匾上隐约刻着两个字“情缘”。

  自己刚才竟然没有注意,看来是跑得太急了。李科这么想着,便转过身去看廊桥的另一边。可是廊桥太长,加之曲曲折折的,李科根本看不到尽头。

  苏小陌笑笑。

  “不用看了,另一边也一样,写着‘情缘’二字。”

  “所以,这廊桥的名字叫‘情缘’?”

  “聪明,这廊桥就叫‘情缘长廊’。你想要知道这镜心湖为什么叫镜心湖,就一定得知道新原的故事。故事里有你想知道的一切。”

  李科知道,苏小陌会告诉自己一切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所以他倒不着急去查阅资料。当下,他要做的事就是不要扫了苏小陌的兴,让好不容易从父母管辖范围内放风出来的她自由自在地享受这难得的美景。

  看着在远处打闹的苏小陌和李科,温瑞脸上少见地灿烂起来。

  “他们玩儿得真开心啊!”

  “是啊!”温母看一眼苏小陌和李科,收回目光看了一眼温瑞,“小的时候,你和你妹妹也老在这镜心湖打闹。那时只要找不到你们,来镜心湖一逮一个准儿。说真的,那时你们兄妹俩真是开心。好多次我和你爸来找你们,看你们兄妹在这儿玩儿得那么开心,我们都不忍心叫你们,总是远远地站着看你们,直到你们玩儿累了我们才叫上你们回家。”

  “是啊,你妈那时对你们两个真是宠到天上去了。每次我催你妈叫你们回去,你妈总说‘等一下,等一下’。你妈老说,‘看这两个孩子,真希望他们一直这么快乐下去’。可是,你们终究是要长大的。”

  “可别说我宠他们啊,你也一样。老是护着他们,尤其是陌儿。”

  “说来说去,总是自己的骨肉,能不宠吗?你别说我们了,就咱温瑞小的时候不也一样吗?陌儿调皮犯错,他哪次不是站出来顶包?诶,温瑞,现在我告诉你啊,其实很多次你站出来顶包我们都是知道的。但是我们并不说穿,毕竟,看你们兄妹两个那么好的感情,我们这当父母的也很欣慰。这兄妹啊是一辈子的兄妹,我们当父母的陪不了你们一辈子,可是兄妹是可以互相陪伴着走下去。”

  听得出来,父母还是很担心温瑞这次参与会影响兄妹之间的感情。和姑父姑妈不一样,父母根本没有把重心放在苏小陌和李科身上。

  也许,在他们看来,人生一世,爱,不爱,似乎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生活。

  爱,终究只是生活中很小的一部分。生活,可以不需要爱,但爱的前提,一定是生活。

  这也是父母一直不问自己感情问题的原因吧。

  “爸,妈,你们放心。虽然我答应了帮姑父姑妈这件事,但你们放心,我会有分寸的。”

  温瑞微笑着看看父母。

  “其实,我的想法很简单。姑父姑妈现在把小陌逼得太紧了,而小陌正是叛逆的时候,再这样下去,我怕小陌会出什么事。所以就想着与其在一个已经闹僵了的局面里互相对抗,倒不出让其中的一方跳出困局,或许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小陌还小,这感情的事本不必这么着急的。可是你们看姑父姑妈那架势,像是有人要绑了小陌立马去成亲了一样。终归啊,他们现在还是达不到爸妈你们这样的境界,所以跟小陌的冲突才会弄到这么不可调和。”

  “臭小子!”温母怜爱地拍一下温瑞的手,“什么时候都不忘奉承一下你爸妈!”

  温瑞笑笑。

  “我们,或者说我能做的真的有限。不过是换一个环境,让小陌自己跳出以前的圈子,然后更全面地去看看他喜欢的人,去看看他们的感情。这爱,终究不是童话故事。最后,我们都得落到实处,面对生活。这爱,如果入了俗世,面对这俗世里的种种外力,经受着这红尘里的万千诱惑,若还有勇气如最初那样笃定地爱一个人守一份情护一场爱,那才是经得起考验的真爱。”

  “这爱啊,从古到今千百年来,有那么多的人想要去验证,有那么多的人想要给爱一个定义,有那么多的人想要去清楚地界定,结果呢?”温母摇摇头看一眼温父,然后抬眼去看苏小陌。温母眼里有掩饰不住的怜爱。“到现在为止,爱还是一个纠缠不清的话题,剪不断,理还乱,讲不清,道不明。这人啊,爱来爱去,到最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不是真的有爱,或者说到最后这心里还剩下多少爱。有的时候,糊涂一点,反而会活得快活一些。这世上,不是所有的问题都是是非问,只有是与否两个答案。同样,这世上,也不是所有的东西都需要去印证的。那种千方百计印证来的,或者是想要的结果,却已不是当初的模样了。就像萄萄干,虽甜,却已不似初时那般温润灵动了。”

  “妈——”

  “你妈不是在责备你,”温父与温母交换了一下眼神,眼里是满满的信任与理解,“我们之前也跟你姑妈他们详细谈过了。他们现在很执着,你出把力帮他们缓合一下是好事。你啊,在这件事情上一定要把握好度,千万别用力过猛。你知道的,陌儿是最信任你的,这份信任经不起伤害的。你要想想清楚啊。”

  是啊,苏小陌从小就最信任他这个大哥。现在自己这样是在帮她吗?温瑞心里都不知道。就像母亲说的一样,什么是爱,什么是真爱,有几个人说得清楚呢。“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每一个人对爱的理解本来就不一样吧。可是他已经揽下了这个担子,没办法回头了。

  这样想着,温瑞的心里突然一痛

  “我会处理好的!”

  温母轻轻地叹一声气,唤起苏小陌来。

  “陌儿——”

  已经玩儿得差不多的苏小陌回头,看舅妈一边走向自己一边朝自己挥手,她一愣。小的时候,自己和大哥每每贪玩儿不肯回家,最后找来的舅妈也是这样挽着舅舅一边喊一边挥着手朝自己走来。那时,不管玩儿到多晚,舅妈从不生气,只是拉过她帮她擦一下额头的汗。

  “瞧这满头满脸的汗水,衣服都打湿了吧?温瑞,你是大哥,也不知道看着点妹妹,由着她这样出一身的汗,小心妹妹着凉!”

  “舅妈!”苏小陌跑近之后喘着粗气挤进温母和温瑞之间挽起二人的手,李科则拿着苏小陌编的花环跟在他们后面。

  “舅妈,你刚才叫我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穿越回小时候了。那时,我和哥在这里玩儿,你也像现在这样来接我们。”

  “亏你都还记得,不枉舅妈疼你一场。你最是调皮,好在你哥一直护着你,要不,你得挨多少打知道不?”

  “我知道!”苏小陌挽紧温母和温瑞,“我哥,舅舅舅妈,对我最好了。从小就是。”

  众人皆不说话,都安静地听苏小陌说着。

  “你们不知道,刚才李科一直说镜心湖好美,这银杏林好美。我跟他说,这还不算。再过两个月,银杏叶子变黄了,微风轻起,金黄的银杏叶子纷洒下来,一地浓重的金黄颜色,那才叫美呢!那个美,简直让人窒息!”苏小陌说得兴起,放开手走到队伍前面打起转儿来,“哥,你记得吧!小时候,每到银杏叶子掉落的时候,咱们就来这片‘十里杏林’玩耍,还要捡一些漂亮的叶片回去做书签。最后啊,往往是捡得手都拿不下了我还不肯回家!”

  “怎么会不记得,”温瑞拉起母亲的手,“最后总是耍赖不走,还要我背着回家。反正啊,每次回家太晚,被骂的总是我!”

  “哈哈!”苏小陌挤回原位,一脸的得意,“怎么,很委屈啊?谁叫我才是最招人疼的那个小可爱呢!”

  “是的,我们陌儿永远是我们最疼爱的乖女!”温母知道这两兄妹一斗起嘴就没个完,赶快出面稳住场面,“陌儿乖,我们大家都疼你。你舅舅疼你,舅妈我疼你,你大哥更是疼你疼得不得了。来,咱们赶快回家吧,你伍阿姨和坤叔该等急了。”

  “好!”苏小陌回头朝李科炫耀地扬扬眉,然后夸张地迈开步子走了起来,“咱们回家!”

  阳光透过树叶洒下稀疏的光斑印在“十里杏林”掩映下的青石路上。路很长,一直延伸到远处的凌秀山下。众人说说笑笑的,银杏林里不时响起苏小陌开心的笑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