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十月微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2

十月微涼 唐良耳 5383 2021.03.04 23:37

  夜爬凌云峰如期进行。

  月,似乎比预想的还要亮还要圆。作为凌秀山的最高峰,凌云峰在月光夜色之中不似平常那么冷峻,反而多了一些神秘的温柔。

  山上的凌云寺在月色之中,如仙阁般发出若隐若现的微光。

  上望云峰游望云阁的时候,苏小陌曾隔山指过凌云寺给李科看。那时是白天。天气晴好,遥望凌云峰凌云寺,只觉青山巍峨古刹幽静,并无什么特别之处。

  当时李科想,难怪新原人并不热衷凌云峰上凌云寺,只不过是稀疏平常的一间寺院。

  当下,观月光夜色之中柔得让人心生亲近的凌云峰,看神秘得让人心生敬意的凌云寺,李科似乎感受到一种魔力的召唤———他想上山。

  一行人踏着月色,在林荫下的健身步道上拾阶而上,直上山顶。

  骆冰生和施梧打头阵开路,苏小陌、陶夭夭和朱莎莎居中,季风和李科殿后。

  骆冰生一直是属于活跃气氛的中坚力量,所以一路上除了打头阵勘测情况外,一直不停地和另一个气氛骨干陶夭夭说笑着。

  走在后面的季风和李科只是安静地听着,不时简单地交流一下。

  陶夭夭逮着骆冰生和施梧说什么事的空档,小声地跟苏小陌和朱莎莎说起什么来。

  “什么?!”

  苏小陌显得很惊讶得大叫起来,朱莎莎跟着发问。

  “真的?”

  陶夭夭笑着挽住苏小陌和朱莎莎,点点头继续前行。

  “啊?夭夭姐你去演戏了?”

  苏小陌声音陡地提高,前面的骆冰生和施梧和后面的李科都吓了一跳。

  “什么什么?”

  骆冰生八卦的本色暴露无遗,从前面一下冲了回来,施梧紧跟其后。

  “真的假的?”

  骆冰生冲到三个女生面前一脸的急切。

  李科停下来看一眼季风,季风笑着点点头。季风点头的动作自然被敏锐的骆冰生收进眼里,他轻轻拍一下陶夭夭的肩膀。

  “可以啊,夭夭姐!”

  “夭夭姐,你真棒!”苏小陌一脸的崇拜,旁边的朱莎莎也跟着夸起陶夭夭来,“夭夭,你这倾国倾城的容颜,就应该往娱乐圈发展!”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夸赞着陶夭夭,陶夭夭不好意思起来。

  “好了好了,就是做了一次群众演员,哪有那么夸张!早知道不告诉你们了!走啦走啦,继续爬山!”

  施梧朝陶夭夭竖了竖大拇指。

  “夭夭姐,初次触电,说说感受吧!”

  “就是群众演员,给主演搭戏而已。不过主演是真漂亮!”

  “主演谁啊?”

  “席琳。”

  “哇!席琳?”施梧大叫起来,“我女神!”

  “小心归佳收拾你啊!”

  骆冰生及时提醒施梧,施梧不以为然地接话。

  “没事的,我们归佳知道的,不介意!”

  “哎呦呦,瞧你这狗粮撒的!”骆冰生酸酸地抗议,“归佳一天飞来飞去的,介意也介意不过来!”

  施梧不和骆冰生纠缠,关心起自己的偶像来。

  “夭夭姐,席琳很棒吧?你有没有要她的签名?”

  “哎呦施梧,你要不要这么幼稚的?多大年纪了还追星追得这么幼稚!”骆冰生逮住机会损施梧,“施施,你可是要结婚的人了!”

  “结婚?”陶夭夭似乎嗅到什么敏感气息,“施梧你要结婚了?”

  骆冰生转身将手搭在施梧肩上看着后面的几人。

  “可不是该结婚了?你看他,一天天的没个正经工作,画画也不用心。人家归佳可是律政精英,他要再不用心,早晚被归佳踹了!”

  “夭夭姐,你说施施的情况是不是让人操透心了!”

  一旁的施梧听骆冰生吧啦吧啦说完,原本紧张的神经一下放松下来,后面的季风也跟着会心一笑。

  “要你操心!”陶夭夭知道骆冰生是拿施梧寻开心,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你还是操心一下自己吧!单身狗一个,哪儿来的勇气和底气管人施梧和归佳!”

  骆冰生一时气结,憋了半天说不出话来,转身拉起施梧。

  “继续!”

  众人继续前行。

  苏小陌拿手肘碰一下陶夭夭。

  “夭夭姐,你好坏!还好你是我姐!要是你我在对立面,你只需一个指头就捏死我了!”

  “说什么呢!到什么时候咱们都是姐妹,我陶夭夭无论如何都不会为难你的。”

  一旁的朱莎莎云淡风轻地笑笑。

  “夭夭姐,你跟我说说你拍戏的情况嘛!我很好奇!比如你紧张不紧张?比如你穿的什么漂亮戏服,比如———”

  “好了好了,我慢慢说给你们听。”陶夭夭笑着打断苏小陌,“也没换什么特别的衣服,就是我这身服装直接上。不过啊,平时看电视电影里人家演的轻松平常的,可真正自己面对镜头,还是紧张得要死!我跟你说啊,最开始都紧张得不会说话不会走路了。”

  “已经很好了!”季风在后面接话肯定陶夭夭,“导演都说你作为一个没有表演经验的素人,表现已经很棒了!”

  “咦,姐夫你这么帅,为什么不一起过一把瘾?”

  “他啊,牛得很呢!”不待季风回话,陶夭夭抢先吐槽起来,“导演看我们过去,第一时间就邀请风哥试试。可风哥都不带考虑的,直接非常官方地拒绝了。”

  众人又是一通跟风的“彩虹屁”,季风笑而不答。

  旁边的李科好奇起来。

  “风哥,怎么不体验一下?”

  季风笑笑。

  “那不是我想要的,也不是我能掌控的。”

  李科听完陷入沉默。

  这个世界上,似乎有很多种可能,似乎每一种可能里面都有无穷的机会。

  可是,每一个人最终都要清楚自己真正想要什么,然后朝着自己的目标去努力。

  总是贪恋沿途的风景,目标就会遥遥无期。

  苏小陌缠着陶夭夭要她讲得更细致一些。陶夭夭经不住苏小陌的纠缠,便原原本本地将白天的事情讲给大家听。

  听到有人在后面招呼,陶夭夭和季风停下脚步转身,看到一个精神的小伙子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小伙子看二人转身,拿出手机对着陶夭夭比对一下,然后整个人松了一口气。

  “终于找到你了!”

  陶夭夭疑惑地看看季风,季风本能地往前一步护住陶夭夭。

  “帅哥,你是在找我们?”

  “哦,”小伙子一边努力调整着呼吸,一边指指陶夭夭,“我找她!”

  好不容易调整好呼吸,小伙子这才发觉季风的站姿充满了警惕,忙笑着解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唐突了。”小伙子拿出工作证给季风看,“我是《遇见》剧组的。我们制片说这位美女挺适合我们剧里的一个角色,所以来邀请您去试一下。”

  说完怕二人不信,小伙子拿出照片给二人看。

  “这是美女你吧?”

  季风看过小伙子的工作证,将手机拿过来看看递给陶夭夭。照片正是刚才拍的。

  “所以,那位给我们拍照的先生是?”

  “哦,你是说桂总吗?他就是我们的制片人。他说加了美女,给你发信息没回。”

  陶夭夭拿出手机,果然有那位男士的未读信息。

  好不容易和季风出来过二人世界,陶夭夭不想被打扰,就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

  信息里男士自我介绍是《遇见》制片,看陶夭夭蛮适合剧里的一个角色,就向导演推荐了她。导演看着觉得挺好,所以邀请她前去一试。

  看完信息,陶夭夭看着季风征询他的意见。

  季风确认了一下信息,然后看一眼满眼期待的陶夭夭。

  “去试试吧!体验一下演员的工作。”

  “喂,夭夭姐!我查到了。《遇见》,导演腾韬,制片桂隽,主演席琳。”骆冰生一边查资料一边念,“这个导演导过很多大片。夭夭姐,搞不好你从此出道,大红大紫呢!”

  “大晚上的做什么梦呢!”

  陶夭夭虽然对演戏充满了好奇,但从没做过“明星梦。”

  有些根本不在自己预料的生活,不去期望,或者是大多数人的另外一种宿命观。

  但是,谁又知道生活会有什么惊喜呢!

  骆冰生哈哈大笑起来。

  “管他白天黑夜,有得梦做也是好的。陶夭夭,你记住了,有一天你红了,别忘了我们这群朋友!我们一起爬过山,撸过串儿,泡过吧,我们要永远都是我们!”

  “我们要永远是我们。”

  李科在心里默默地重复着这句话。

  月光之下,丛林之间,被皎洁的月光照得有一些发白的石阶之上,充满活力的年轻人,在夜色之中谈笑风生信步向上。

  活力热情的骆冰生,内敛柔和的施梧,张扬美丽的陶夭夭,自信积极的朱莎莎,沉稳睿智的季风……

  李科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他发自内心地期望,自己和他们,真的可以永远在一起,真的可以“我们永远是我们!”。

  李科知道,自己的成长之路太过孤独。

  “想什么呢?”季风看他默不作声,关心地问李科。“不会还在担心安全问题吧?”

  “没有没有!”李科不好意思地笑笑。有季风在,他总是莫名地放心,再加上上山的路都是修整得很好的石阶步道,李科早已放下心来。“我现在确信,之前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季风笑笑,并不接话。提问之前,季风已经从李科的神色里读出了掩饰不住的信息,现在他只需等着李科自己说出来。

  “风哥,我听小陌说新原人似乎对凌云峰凌云寺并不热衷?”

  “不那么热衷。”

  “为什么?我看着挺好的,似乎比其他一些地方更纯粹。”

  “是的。只不过,新原人更愿意去爱,勇敢地去爱!所以,”季风看看李科,然后去看前面的陶夭夭她们,“新原人对于勇于去爱的人充满敬佩。”

  季风说完,深深地深吸了一口气。李科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风哥有事?”

  “哦,没事。”季风看一眼李科,笑着点点头。“你呢?最近一直忙,也很少和你们聚,都不知道你们的情况了。”

  李科知道季风是想问他和苏小陌。看一眼前面缠着陶夭夭似乎还在问演戏的苏小陌,李科强笑一下。

  “挺好的。”

  季风拍拍李科,然后看向前方。

  陶夭夭和苏小陌、朱莎莎一直说笑不断,似乎女孩子在一起永远有说不完的话题。

  打头阵的骆冰生和施梧似乎也没闲着,一直在交流着什么。每隔几分钟,骆冰生就回头来问一下女生的身体情况,再和陶夭夭打笑几句。

  季风皱了一下眉。

  “对了,李科,明天就是你们来新原一个月的日子了。”

  “是的,风哥。不知不觉一个月了。”

  “你有没准备什么礼物啊?”

  季风似乎不想听李科去感慨岁月的飞逝,直接了当地细声问李科。

  “准备了个小礼物。”

  李科显得有点没有底气,季风似乎松了一口气。

  “有心就好了。”

  “好了,大家休息一下。”

  骆冰生的声音响起,原来不知不觉大家已经到了凌云寺前的风雨亭。

  似乎,新原的风雨亭极为常见。

  凌云寺前的风雨亭和其它地方的风雨亭略有不同。风雨亭很大。整个风雨亭为木质结构,并无雕花或者镂空,更无常有的佛像雕刻。

  “到了寺前还设一处风雨亭!”李科看一眼直抵寺前为数不多的石阶,然后问季风,“是有什么深意吗?”

  李科在新原呆了一个月,知道新原很多地方看似简单,实际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

  季风笑而不答,而是拿眼神去看苏小陌。苏小陌知道季风是想她来为李科解释。

  “这风雨亭是为了让前来礼佛的人好好休息一下,然后心平气和地参拜。所谓放下。”

  “对的。”骆冰生接着解释,“放下俗世烦恼,放下红尘纷扰,放下一身负累,平心,静气,见佛。”

  “见佛;见天,见地,见自我。”施梧一脸的认真,“李科,你看到从这风雨亭到凌云寺的石阶了吗?猜猜多少阶?”

  李科平时并不查阅佛教资料,不好意思地笑笑。

  “猜不到。多少阶?”

  “108阶。”

  陶夭夭认真地作答。

  “108。”李科重复一遍,然后看向季风,“什么寓意?”

  “求正百八三昧,而断除108种烦恼。”季风认真地看着李科,“礼佛,净心。”

  李科默默记下的同时,心里想着,新原人虽然不迷信于佛,却也对佛保持着敬意。

  看大家休息得差不多了,骆冰生看看时间起身向凌云寺走去。其他人看骆冰生一收平时的嬉笑,也跟着严肃起来。

  凌云寺依山而建,并不算大。

  进入山门,首先引起大家注意的是院内两颗香气正好的桂花树。桂花树树冠蔽月,枝干遒劲,看得出来是两颗古树。

  桂花树的吊牌上并没对树的历史进行介绍,只简单地介绍了桂花的品种:金桂。

  施梧说自己画过凌云寺,也问过桂花树的历史。但似乎并无确切说法,只知道建寺以来就有这两棵桂花树了。

  按之前苏小陌的说法,似乎,凌云寺到底始建于何年也并无确切说法,所以,桂花树也就无法考证了。

  这样的古寺,这样的名贵古树,若是在别的地方,还不得好好包装一番做成一个有名的旅游景点!可新原人似乎浑不在乎,只是任其自然地存在着,不问来处,不虑将来。

  在新原,除了浪漫,除了爱,似乎一切都无需那么费心费力去探究。

  往里,便是大雄宝殿。大雄宝殿左右分设观音殿和药王殿。大雄宝殿之后便是藏金阁,左右即为僧人生活起居的地方。

  建筑主体除了基石是石材之外,全是原木打造。

  原本打头阵的骆冰生和施梧,这一下化身导游,全程仔细地介绍着凌云寺。

  李科听骆冰生介绍得非常详尽,在心里暗暗佩服。

  “冰生哥,你怎么对凌云寺这么了解啊?”

  认真听讲解的苏小陌忍不住夸奖起来。骆冰生得意一笑。

  “我这个导游功课还做得足吧?”

  “太帅了!”朱莎莎逮住机会赶快一阵猛夸,“想不到你知识这么渊博,对这里这么了解!你简直就是人工智能!”

  “就是哦!骆冰生你怎么这么棒呢!”陶夭夭学着朱莎莎的样子发起嗲来,“冰生,你原本可以靠颜值活着的,偏偏还有才;有才也就罢了,偏偏还有艺!你这么优秀,我真的真的心生爱慕呢!”

  朱莎莎知道陶夭夭取笑她,大方一笑,并不计较。骆冰生被陶夭夭这么一通矫情的海夸,本能地想要怼回去,回头却遇上陶夭夭满带威胁的眼神,再看看自己还在佛门清修之地,只得强行忍下。

  一直注意着众人的季风原本想要提醒一下,看交战双方自动休战,无可奈何地笑着摇摇头。

  骆冰生看看时间,小声地叫住大家。

  “各位,我们现在已经在凌云寺里了。入得佛门,自得佛佑。咱们男生和女生终归不是来自同一个星球,我建议大家分开行动。男生一起,女生一起,一个小时后还在这院子里集合,怎么样?”

  “我赞成!”陶夭夭首先表态,“咱们不能一直绑在一起,分开来,各找各的佛缘。”

  “可以啊!”

  苏小陌跟着表示赞成,祝莎莎也点头同意。

  归佳不在,施梧显得无所谓,直接点头表态说是没问题。李科看看苏小陌,然后望向季风。

  “可以,吗?”

  季风看看骆冰生,然后看看已经形成统一意见的女生,最后将目光停在李科脸上。

  李科的眼睛里有明显的不放心。季风看着他,在心里默默地说服着自己。

  人,终究是要独自去面对问题的。好,坏,都得面对。只有自己面对过后,才真正学会了成长。

  季风伸出手拍拍李科的肩膀,然后对着陶夭夭点点头。

  “那我们就尊重女生,听她们的。咱们分开行动。”

  几个女生一听季风同意了行动方案,脸上都露出了笑容。陶夭夭和祝莎莎同时去看骆冰生,骆冰生轻松地摊一下手。

  “那行,一个小时后,也就是十一点半,咱们准时在这儿集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