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十月微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2

十月微涼 唐良耳 5317 2021.05.04 09:30

  “不行!绝对不行!我坚决不同意!”

  温茵对着一屋子的人简单直接地表达着自己的观点。

  虽然按君子协定约定,温茵和苏杭要在第一时间知晓苏小陌在新原的一切,但二人不得参与、干涉苏小陌的任何行动。可是一听苏小陌要和李科一起回李科老家,温茵拉上苏杭马上赶来了新原。

  “温瑞,我和你姑父回新原了!”

  虽然猜到温茵一定会回新原来,但温瑞没想到会这么快。他知道,姑妈故意到了新原才打电话给他,就是想要杀他一个措手不及。暗暗吸一口气,忙通过内线叫来白雨帮忙订酒店。

  挂断电话,温瑞知道这次姑妈绝对不会那么好哄骗,立马让坤叔去接父母来支援。

  温亦柏知道自己妹妹的脾气。到了酒店并不去房间,而是和太太带着温瑞在酒店大堂等着温茵。

  果然,看大哥大嫂陪着温瑞在酒店大堂等他们,虽然很急,但温茵终究还是忍住没有马上发脾气。

  到了房间,温茵将包往床上一扔,气鼓鼓地坐在沙发上。

  “小茵同学,你先别着急啊!”

  “你打住啊温小瑞!”当着大哥大嫂的面,温茵尽可能地控制住自己不对温瑞大发雷霆,所以称呼上还保留着一丝余地,“我们虽然答应不参与、不干涉,也作出让步不强硬反对,但,这并不是说我们就由着他们胡来!”

  “小茵同学!”温瑞知道姑妈在气头上,尽力陪着笑脸,“你先不急嘛!”

  “哼!”温瑞一直笑脸相迎,加之大哥大嫂在旁边看着,温茵也不好说什么。不满地瞟一眼温瑞,温茵转而向自己的大哥大嫂抱怨起来。“哥,嫂子!弋阳是什么地方啊!那么偏远!再说,李科还不是在弋阳,而是弋阳下面一个叫什么罗宋的地方!天知道那是什么荒郊野岭!咱们小陌什么时候去过那种地方啊!哥,嫂子,别说是我们,就是你们,从小到大将小陌娇宠着,捧在手心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现在她要和那个李科去那个鬼地方,肯定也是舍不得的放心不下的!你们说是不是!”

  温茵知道大哥大嫂疼苏小陌,所以拉他们和自己一起站队。

  不得不说温茵这一招果然是有效的。温母看一眼温瑞,眼神里有掩饰不住的不愿意。

  “说得是啊!陌儿咱们从小就带得娇贵,出去玩儿都没有舍得让她吃一点儿苦受一点委屈。这下她要和李科一起去罗宋那么一个偏远的山区,我也是不赞成的。”

  有了盟友,温茵一下底气更足了。她在温母身边坐下亲热地挽住盟友的手。

  “谁说不是呢?咱们小陌那么娇气的,可不能随便去那种吃苦受累的地方!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咱们后悔都来不及!”

  天下父母,都是为自己孩子操心的。温茵和温瑞母亲,和所有女性一样,肯定是巴不得自己疼着长大的女儿永远快乐幸福地生活着,不受一点儿的苦,不受一点儿的累。苏杭和温瑞父亲也一样,不愿意自己的小棉袄还没有温暖到自己,小棉袄却先受了苦着了寒。

  不同的是,男人和女人毕竟不一样,哪怕是为自己的孩子着想,多少也会理智一些。

  所以,自始至终,苏杭和温瑞父亲挨着坐着,一直没有说话。

  温瑞看看姑妈和母亲,然后看看姑父和父亲。姑父眼神里满是疑问,父亲眼里更多的却是鼓励。

  温瑞心里一热。不管怎么样,父亲是懂自己的,姑父也是理解自己的。他们知道自己一定有话要说,他们一直不说话就是在等着他说话。

  吸一口气,温瑞调整一下状态。

  “姑妈,妈,我知道你们都疼小陌。我们这个屋子里全是疼小陌的人,我们大家都是这个世界上最疼小陌最不舍得小陌吃一点苦的。”温瑞少见地抿一下嘴唇,“所以,姑妈,母亲,我也和你们一样,不愿意小陌跟李科去那样的地方。”

  温瑞的表现让母亲心里一疼。

  这个在公司里霸气的老总,这一刻,在他们面前,像一个竭力表现的孩子。记忆中,温瑞有这样的表现还是在很小很小的时候。

  温母提一口气,然后看一眼旁边的温茵,终于缓缓地将一口长气吐了出来,什么也没有说。温茵自然也是注意到了这一切的。她低下头张张嘴,然后抬起头来为自己的急切抱歉。

  “小瑞,你知道的,姑妈......”

  看着一屋子的人望着自己,温瑞温和地笑笑。

  “小茵同学,妈,姑父,爸,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既然咱们坐在一起了,我把我的想法说出来,你们也分析分析。”

  温瑞吸一口气,扭头去看窗外。

  透过窗户,温瑞可以清楚地看到新江。

  看起来,天气是真的有些凉了。平日里生机勃勃的江岸,现在看起来有了一些荒凉的秋意。

  秋天就要来了。

  秋天一来,冬天就不远了。

  又是一季走过,又是一个轮回。这一切也就意味着有些事情,不管愿意不愿意,终究是要走到尽头了。就像有的人,不管愿意不愿意,不管挽留不挽留,终究是要走远的。

  收回目光,温瑞已经组织好了语言。

  “小陌他们来新原已经一个半月了。这一个半月里,虽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但是我知道,有些事情已经在悄然发生变化。我说不上好与不好,我只知道,这一切,似乎不是我预期的那样,又似乎比我预期的更接近我的目标。”

  很多时候,人总习惯说一些看起来,应该是听起来云里雾里的话。这样的话似乎什么也没说,但说的人知道自己想要表达什么,听的人也知道诉说者想要表达的内容。

  这样的话,有的有意义没有价值,有的有价值没有意义。

  温瑞不知道自己说的话算哪一种。

  屋里的人没有人发问,他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最开始听到小陌说她要和李科一起去罗宋,我跟你们一样本能地反对。但是我们都知道,以小陌的性子,咱们越是强烈反对的事,她越是喜欢犯倔冒险”

  “我一个人想了很久。如果我们怕她这一次吃苦受累不让她去,后果有可能是接下来的这一辈子她都要吃苦受累。”温瑞看看众人,“现在吃苦受累我们还能想办法帮一把,如果这一辈子后面的日子都在吃苦受累,我们到时可是想帮都帮不了!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我们真的就无能为力了!”

  虽然将一切说得很隐讳,但他相信屋子里的人都听得懂。

  所以,将想说的话完以后,温瑞看着屋子里的人没有再说话,他知道,他们需要一点时间消化,他们需要一些时间去细想整个事情的种种可能。

  温母和温茵对视一眼,看后一齐去看苏杭。苏杭吸一口气,扭头去看温姑父最后,温亦柏开口。

  “小瑞啊,你想要表达的我们大概都想到了,但怕理解得不完全,所以,你再给我们说细一点说具体一点吧。”

  “爸,您应该知道,咱们中国自古讲究‘门当户对’。这个门当户对在我看来不应该只是狭隘的财富或是地位,更多更全面更准确地来说,这个门当户对讲的是两个人的出身和成长轨迹。财富,地位,都可以靠后天的努力去打拼,可是一个人骨子里因为成长环境和教育教养而产生的一些根深蒂固的观念,却是极难通过后天的努力去改变的。这些刻在骨子里的东西,决定了一个人的格局,也决定了一个人能走多远能做多大的事。”

  “咱们小陌虽然一直都是在我们的保护之下长大的,没有经历过多少事,但我相信,她对这个世界,对这个世界的人与事,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而她的这些见解,是我们两家在她身上费了那么多心血一点一点积累沉淀在她的骨子里的东西。这些东西虽然还没有完全表现出来,但一定跟我们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不会有太多的冲突。甚至,我可以说,肯定跟我们是一致的。”

  “如果这一次我们让她跟李科一起回去,她可以更好地看看李科的出身,也可以深入地去了解李科的成长。如果去到李科的人生原点,走一走李科走过的路,感受一下李科的成长环境,看看最最真实的李科这后,她还认定李科是她这一辈子要找的人,那么,”温瑞看看温茵和苏杭,“姑父,姑妈,我的建议是咱们应该成全他们的缘份,然后举力帮助他们去筑建属于他们的人生。”

  “当然,如果这一趟之后小陌自己选择了放手,或者李科选择了退出,我想,我们要做好准备去接受一个可能完全变样了的小陌。”

  温瑞停下来将目光投向窗外。

  新江的水似乎停滞了一样,没有了应有的灵动。

  “那个时候,小陌长大了,我们也不得不跟着她一起成长!”

  沉默。

  整个屋子一下变得沉默。

  整个世界也跟着陷入沉默。

  每个人都会成长,可每个人的成长方式都不一样。

  小的时候都希望长大。自己想要长大,父母长辈也希望那个小小的小孩儿长大。

  可是,长大后的那个人还有几分像从前?长大后的那个人又应了曾经的期望几分?

  成长于本人可能是一种蜕变一场阵痛,但成长于周围的人更可能是一种疏远一种陌生和一种始料未及的失落。

  满屋子的人都在思考。

  温父看看温茵,显得有些沉重。

  “阿茵啊,我觉得温瑞说得挺对的。你什么意见啊?”

  两兄妹一向感情深厚。听大哥这么问自己,温茵自然是知道他的立场的。

  这一刻,温茵突然难受起来。不是因为苏小陌要跟李科回罗宋,而是因为温瑞的那句“我们要做好准备去接受一个可能完全变样了的苏小陌”。

  作为母亲,她一直想尽办法为苏小陌谋划,可温瑞的那句话让她开始怀疑起自己来。

  她想要一个什么样的苏小陌?或者说她想要苏小陌过什么样的生活?

  这个问题要换作以前,温茵肯定能马上回答出来。她要一个健康快乐的苏小陌,她希望苏小陌过幸福快乐的生活。她要苏小陌永远幸福,她要苏小陌永远无忧无虑。

  可是,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期望。女儿长成,真能如自己期望那样吗?如果,自己心心念念地筹谋,最终事与愿违,她这个努力的母亲得是多失败啊?

  除了温茵,其他人一样在思考。因为,大家都走过了成长之路且还在成长之中。

  温茵看一眼正看向她的苏杭,转头问温瑞。

  “小瑞,一遇上小陌的事,我总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你刚才分析得很对,可是,第一次为人父母,第一次看孩子长大看他们面对婚恋,我们也确实没有经验。”

  温茵自嘲地笑笑。她大概是想到自己没有经验,而相比之下,温瑞比他们更没有经验。但一家人早已经习惯了遇到事情就问温瑞,所以,温茵终究还是很诚恳地问了现来。

  “现在,你认为我们该怎么做?”

  温瑞深吸一口气。

  “让小陌跟李科去吧。”

  这个答案,大家在温瑞说出来之前已经知晓。照目前的的情况来看,去罗宋成了必然。所以,温瑞说完,大家没有说话,都等着温瑞后面的内容。

  “当然,我会跟着去,以保证小陌的罗宋之行是安全的。”

  温茵和苏杭都松了一口气。温母看看温父,温父点点头担心地问温瑞。

  “你一个人去吗?”

  显然,他们不放心苏小陌,当然也放心不下温瑞。

  “爸,我会安排好的。”温瑞笑着回复父亲,然后恢复一贯的轻松对着温茵,“小茵同学,既然来了新原,回家见一下小陌吧!”

  “啊?!”

  只顾着想要怎么阻止苏小陌去罗宋,温茵似乎没想过在新原和苏小陌见面。听温瑞这么一说,温茵一下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想苏小陌,毕竟小陌已经离家这么久了。可是,如果见苏小陌,怎么跟苏小陌说?又怎么控制自己的情绪?

  “不想见还是不敢见?”

  “我!”看温瑞一脸揶揄地盯着自己,温茵起身打一下温瑞,“温小瑞,越来越没大没小没规矩了啊!一天不想着怎么帮我解决难题,只晓得欺负你姑妈!”

  温茵说完就在温瑞旁边坐下,然后扭头去找温父评理。

  “大哥,你看看温瑞这臭小子!你们也不管管!他现在哪儿还当我是姑妈当我是长辈啊!”

  “小瑞淘气调皮没大没小的,还不是你带出来的!”温母笑着回温茵,“从小到大,都是你们在一起疯!”

  “大嫂就会护短!”温茵不依,转身抓住温瑞的胳膊,“小时候就应该整天整天把你关在书房里学习!”

  温瑞不以为然地扬一下眉毛,温父笑着开口。

  “走吧,回家。这不马上国庆和中秋了。双节同贺,咱们也好好聚聚。”

  一进屋看着一桌子的好菜,苏小陌围着桌子大叫起来。

  “哇,这么多的好菜,咱们家是有什么重要的宴请吗?”

  伍阿姨将煲汤摆在桌子中间,一脸的神秘。

  “陌小姐,咱们家今天有贵客哦!”

  苏小陌伸手拿起一块卤牛肉放在嘴里,然后又拿了一块喂跟过来看的李科。李科不好意思地接住。

  伍阿姨笑着摇摇头。

  “陌小姐,洗手了吗?”

  “唔,真好吃!伍阿姨,你做的卤牛肉,刘阿姨做的小米粥,简直就是绝配!”苏小陌也不回伍阿姨,一边吃一边说自己的,“李科,好吃吧?”

  李科含蓄地嚼着嘴里的牛肉,抿嘴点点头。伍阿姨看一眼李科。

  “陌小姐,你看你把李先生都带偏了!”

  “咦?”苏小陌似乎这才想起来家里除了他们三个其他人都不在,“阿姨,其他人呢?怎么不见我舅舅舅妈呢?”

  温瑞平时忙公司的事情,饭点儿回来看不到温瑞是常有的事。为了照顾温瑞,坤叔也经常是陪着温瑞很少在饭点儿回家。可如果没有外出什么的,舅舅舅妈一般都在家里的,尤其是固定的饭点儿。苏小陌知道,最近舅舅舅妈并没有出行安排。

  伍阿姨笑着看一眼时间,然后看向门外。

  “应该到了啊!”

  话音刚落,门铃起就响了起来。伍阿姨笑着看看苏小陌。

  “陌小姐,你不是想知道咱们家今天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宴请吗?我看八成是贵客到了,你去开门吧!”

  “嗯?”

  平时都是伍阿姨跑着去开门,根本不让苏小陌动的。现在听伍阿姨主动叫自己去开门,好奇心起的苏小陌虽然明知有“鬼”,还是俏皮地眨一下眼睛,背起双手去开门。“来啦!”

  生活的惊喜大概就是,门里门外,没人知道谁会出现在房门打开的那一瞬间。

  房门打开,苏小陌瞬间愣在原地。房门外,含笑而立的温茵也在看到苏小陌的那一瞬间呆在那里。

  算起来,虽然平日里温茵和苏杭忙着生意上的事并没有怎么照顾苏小陌,但每天起码是能看到苏小陌的。就算偶尔要出差,也就三五天而已。

  但这一次,苏小陌却与父母已经分开了一个多月了。

  虽然几乎天天通电话,也会视频聊天,但终究隔着山隔着水,隔着一个咫尺天涯的屏幕。

  这一刻,看着就站在面前的对方,母女二人兀自愣愣地互相看着对方,似乎这一个多月来彼此已经不敢相认了。

  其他人看着,并不打扰。

  终于,温茵伸出手去摸摸苏小陌的头。

  “小陌!”

  简单的两个字!

  似乎,这一瞬间被打破的不是沉默,而是一道积蓄已久的情感闸门。听母亲就在面前那么深情地叫自己,苏小陌一下扑在温茵怀里哭出来。

  “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