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十月微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1

十月微涼 唐良耳 5527 2021.04.30 08:47

  或者,家对每一个人的意义都不一样。

  但不管怎么样,家———只要还能称其为家,就一定是一个港湾。

  避风的港湾,疗伤的港湾,蓄能的港湾,休息的港湾……

  只要回到家里,一切苦难都被关在了家门之外。彻底放松下来,让家的温暖抵消这个世界的冰冷,让家的温柔抚慰身心的创伤。

  几人坐在一个桌子上喝着咖啡,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说是闲聊,其实,每一个人都在小心地斟酌着字句。

  看起来,温瑞和周总之间似乎并没有因为之前的合作一事产生什么芥蒂。

  “周总,准备就这么赋闲归隐了吗?”

  坐在周总身边,温瑞略略侧身面向周总。周总跟着挪一下身体。

  “搞了大半辈子,是该退位让贤了!你看,”周总指指李科,“一个个的要能力有能力,要颜值有颜值,后生可畏啊!”

  温瑞看看李科,笑着端起咖啡品起来。

  “嗯,后生固然可畏,但老将依然是行业的定海神针。尤其是我们这个行业,但有老将赋闲,整个行业一定会闻风而动举力求贤。想来周总现在已经是门庭若市座无虚席了。”

  周总笑笑,正正自己的身子。

  “温总!我呢,好不容易无事一身轻,肯定是就此不问江湖事了。不过我这徒弟,”周总颇有得色地指指李科,“我倒是很想把他推出去!”

  周总说完笑着看向温瑞。温瑞微微一笑,端起咖啡来喝了一口。

  几人坐下之后,除了季风自报了一下名字外,其余人都没有再刻意介绍。

  成年人的世界,心知肚明的事大家明白就好。不一定非得事事坦诚人人剖心,但也不必惺惺作态。

  这不失为一种舒服的相处。

  周总直接点明自己和李科的关系,温瑞自然明白他的用意。

  李科不错。但事情不仅仅关乎个人能力的评判,还牵涉很多利害关系。温瑞肯定不会轻易表态,其余人也知道个中关系。

  “这儿咖啡不错。”温瑞看一下在坐之人,然后扫视起咖啡馆来,“没想到这个小小的咖啡馆里会有口感这么好的咖啡!也不知道这间咖啡馆生意怎么样。咖啡是好咖啡,但如果吸引不了更多人来消费,那再好的的咖啡也是可惜了。”

  周总笑笑,顺着温瑞的话接下去。

  “是啊!好咖啡需要懂的人去品。这难得的人才,也需要慧眼识珠。”

  周总并不想那么简单地放弃,他想全力帮李科一下。李科感激地看看周总,决定终止这个话题———他不想老领导为难。

  “风哥,温大哥,你们是有什么事要谈吗?”

  “没有。”

  李科这“逐客令”下得并不委婉。季风看看温瑞,温瑞笑着点头回应。李科便接着把话说下去。

  “瑞哥下午有事,就上午来锻炼。练完了看还有时间,就约着出来喝喝咖啡。没想到这么巧,居然遇到了你们!来的路上瑞哥还在跟我说周总。闻名不如见面,多向周总学习!”

  季风端起杯子小喝一口表示敬意,周总笑着回应。

  “说起我?没说我的坏话吧?”

  “周总,你看温总会是那种背后说人坏话的人吗?”

  季风笑着维护温瑞,周总哈哈一笑。

  “李科,你是和周总有事谈吗?”季风问李科。

  “没有。”李科看看温瑞。温瑞笑着,眼里、脸上读不出任何信息。这样的温瑞让人心里没底,李科不自觉地垂下头去。

  周总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微微皱了一下眉。

  “其实,我这次来找李科是想帮一个老朋友来招贤的。”

  “啊?”

  “哦?”看李科一脸诧异地去看周总,温瑞饶有兴趣地看向周总,“不知道是哪位业界大佬?”

  周总笑笑,并没有回答温瑞的问题。

  “我还没来得及跟李科说这件事。我犯难的是,不知道李科会不会同意,毕竟,他似乎对新原有着不一样的感情。”

  李科听周总这么说,不自然地挠挠头,正好遇上季风鼓励的眼神。

  “作为李科的老师,想来周总一定为他谋划得很周全了。”温瑞看看李科,然后望向周总,“所以,周总的建议是什么?”

  “哈哈,年轻人的事,不管是事业还是感情,我的一贯态度是不干预。毕竟,人这一辈子,路很长,以后的日子会是什么样的,谁也说不清楚。一份好的工作,不一定就是好的事业基础;一个不高的起点,未必也不是拔地而起的支点;一个深爱的人,不一定就会是好的情感归宿;一份孜孜以求的感情,未必就真是天定的良缘。人呐,走一路,谁又说得清呢!倒不如放手让他们自己去经历。毕竟,历练之后,方知世事;经历之后,方识人心;感悟之后,方见自我。温总,你说呢?”

  “说得好!”温瑞端起杯子敬周总,“人这一辈子,自己的路,终究是要自己去走。其他人的所有参与,都改变不了,这对于一个真正的强者来说尤其如此。”

  周总吸一口气,轻轻地点点头。

  “我这个徒弟,年龄还小。现在很多方面还显得有些不足,但我相信,只要给他机会,他一定会很快成长起来的。”周总顿一下,“他啊,就是太有自己的主见了,也喜欢很多事都自己一个人去面对。你看,他从公司离职以后来这里一个多月了吧,我都完全不知道。我啊,还以为是在公司压力太大了,他回家休息去了!”

  “对不起,让领导担心了!”李科不好意思地笑笑。

  “嗯,对了,李科,”温瑞突然问李科,“你有多久没有回家了?”

  多久没有回家了?

  李科习惯性地看一眼身边的季风,然后去看温瑞和周总。多久没有回家,他记得很清楚。一直以来,除了过年必须回一趟家,他几乎不会往家里跑。所以,算起来,春节假期回家到现在,已经有7个月了。

  不回家的日子,他把自己的时间安排得很紧凑。苏小陌常说,你就不能让自己轻松一些吗?他不回答。他不知道自己说出来苏小陌会不会懂,当然他也不想说。

  李科努力着,只想让父母有一天走出大山,和自己生活在一起。为了这个目标,他一直在很努力很努力地奔跑着。

  一路奔跑,李科无暇他顾。

  当然,除了苏小陌。

  算下来,来新原的这一个多月,应该是他走出校门以来最闲的一段时间了。

  “春节从家里出来后,就没有回去过了。”

  李科以一种很平静的口吻说着这句话。现在,绝大多数人,在外面打拼,一年到头才回一趟家,或者一年到头都根本回不了家,甚至几年也回不了一次家,这已是一种常态了。

  虽然这一刻,面对关心自己的周总,面对时刻考验着自己的温瑞,他非常非常想回家,想回到那个自己可以随意或者说恣意懈怠的环境,他觉得,自己需要好好放松一下。

  但,他不想让其他人看到自己内心的脆弱。所以,李科竭力表现得轻松一些。

  “这么说,”季风看一下对面的温瑞和周总,然后看向李科关心地问他,“你已经大半年没有回过家了?”

  “嗯。”

  李科点点头,将嘴巴抿紧。季风伸出手去拍拍李科的肩膀。

  “抽空回去看看吧!”

  天气微凉,残月的清辉如纱轻薄。

  苏小陌和李科并排着走向“十里杏林”。

  温家一直就有饭后散步的习惯。苏小陌还小的时候,每天吃完饭,一家人都会一起出来散散步。

  当然,那时的苏小陌从来没有认真地散过步。每次都是调皮地一路疯跑。温瑞就一直追着她,半是逗她半是保护她。有时温瑞也会玩性大起,迈开大长腿远远地将苏小陌甩在后面。每逢这样的时候,苏小陌就在后面一边追一边喊。

  “哥,你等等我!”

  温瑞停下来,站在原处笑着鼓励她。

  “小陌,加油!追上了哥就背你!”

  于是苏小陌便笑着追上去。温瑞看苏小陌快要跑到的时候,早早地蹲下来将背展开对着苏小陌。

  苏小陌往往还没有跑到温瑞身边,就扑过去趴在温瑞背上。

  “哥,快走!”

  于是温瑞背起苏小陌奔跑起来。

  “走了,咱们飞了!”

  “飞了!”苏小陌开心地笑着,跟着喊起来,“咱们飞了!”

  杏林里,镜心湖畔,全是兄妹二人欢快的笑声。

  温父温母和坤叔伍阿姨跟在后面笑着。温母时不时地提醒一句“小瑞,你慢点,别摔着陌儿了!”

  “知道了,妈!”温瑞刚刚开始变声的声音还有些脆脆的。

  “没事,舅妈!”苏小陌奶声奶气地跟着回话,“我哥最棒,不会摔着我的!”

  有时温瑞淘气起来并不等苏小陌。苏小陌一看温瑞越跑越远,便急得哭起来。

  “哥,你等等我!”

  温母这时便生起气来。

  “温瑞,给我回来!你看你又把陌儿弄哭了!”

  温瑞停下来看看蹲在原地哭的苏小陌,然后跑回来蹲在苏小陌面前。

  “别哭了,小陌!来哥背!”

  “哥,你欺负我!”

  苏小陌噘着嘴委屈巴巴地控诉,温瑞马上认错。

  “好好好,是哥错了!哥以后不敢了!”

  “嗯!”苏小陌抹一把泪趴在温瑞背上,“哥,你不能把我抛下,我怕!”

  “好,哥答应你,绝对不把你抛下!”

  “哥,飞起来!”

  “好,我们飞起来!走喽!飞喽!”

  “飞喽!”

  “小瑞,你慢点!别摔着陌儿了!”

  “知道了,妈!”

  “飞喽!飞喽!”

  “哥,我要吃薯片!”

  “不是不让你吃这些吗?”

  “不,我就要吃嘛,哥!”

  “好好好,一会儿我帮你买!”

  回新原以后,每天只要有空,苏小陌就会带着李科一起散散步。温瑞事情比较多,极少和他们一起散步。温父温母还有坤叔伍阿姨,为了不影响他们,也经常不跟他们一起。

  所以,对于李科来说,每天晚上和苏小陌一起散步,是最快乐的时间。

  清风晓月,车马稀少。

  不知是月光映照之下的虚幻,还是岁月无声的淬炼,夜色中的杏林颜色开始变得深一些,显出浓墨重彩的端倪。

  世界安静,恋人无声。

  走入杏林,似乎有风吹起。叶子在风中敷衍地摆着,汇成一片慵懒的“沙沙”声。

  许是真的起风了。

  苏小陌抱住胳膊紧了一下身子。李科脱下衬衫为苏小陌披上,自己只留一件短袖T恤。

  苏小陌看一眼李科,笑着说一声“谢谢”,然后拉住衬衫的衣襟。

  “小陌!”

  “嗯?”

  虽然没有想好说什么,更没想好怎么说,但李科还是先开了口。

  他知道,最近发生的事让苏小陌有一些情绪,这样的情绪已经影响到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这一次,他不想以“我错了”作为发语词开头。

  “我知道,我们之间出了一些问题了。”

  终于,李科逐字逐句地说出这句话。让李科感到奇怪的是,话一出口,自己竟然莫名地轻松起来。

  原来这世间,比直面问题更难的,竟然是面对问题之前那些自我设限的好的坏的想象。

  “嗯!”

  似乎,听到李科说出这句话来,苏小陌也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如果说解决问题需要智慧,那面对问题却需要勇气。

  勇气,弥足珍贵。

  “小陌,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越来越谨慎,或者说越来越小心。但是现在的自己,就是不敢往前。我总觉得自己如履薄冰,稍不留神就会坠入深渊。这种感觉越来越强,我就越来越保守。我只想我,你,我们,都不要陷入危险之中。”

  一旦开了口,心里的话便可以一起往外涌。这个时候,语言的组织不需要逻辑,也不用想所说是不是经得起推敲。只是简单地诉说,简单地表达就可以了。

  苏小陌安静地听着,不反驳,也不应和。

  她都不知道,原来有一天自己也可以这么冷静地面对一切。换作以前,她已经大喊大叫了。

  小时候,她不开心了,可以发脾气闹情绪,大哥,舅舅舅妈,坤叔伍阿姨一准儿想着办法哄她;慢慢大点了,在家里有什么不顺心或者不如意,她可以朝爸妈撒娇或是大吼甚至如之前那般绝食,最终大人总是会给她台阶下。

  现在,她居然冷静得全然没有情绪。

  是的,李科有他的难处。

  从自己的父母,再到大哥,甚至夭夭姐,骆冰生,施梧,大概都不是那么赞同———似乎,只有风哥事事帮着李科。

  舅舅舅妈虽然疼自己,但站在自己爸妈的立场考虑问题的可能性更大。

  本来,让李科陪着自己到新原来呆两个月,原想着以李科的聪明能干和积极上进,博得大哥的认可,进而获得舅舅舅妈的支持,那自己和李科在一起的阻力就小了很多。

  来这么久,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和父母和刘阿姨聊上一会儿,但让苏小陌奇怪的是,从自己落地新原的那一天起,自始至终,他们从来没有问过李科。

  是的,从没问过,包括刘阿姨。

  似乎,在他们眼里,苏小陌就是一个人回新原度假的,而李科根本就没有存在过。

  有时,苏小陌会有意无意地提一下李科,尤其是和母亲或者刘阿姨聊天的时候,可她们每次都不接话,或者轻描淡写地带过去。

  苏小陌意识到,自己和李科的新原之行没那么简单。

  到了新原,李科在她眼里的优势全都体现不出来。

  做饭,有伍阿姨做,不需要他帮手。偶尔一次露一手厨艺,似乎不足以打动大哥他们。就像那次做饭宴请,还有海鲜烧烤。虽然吃的时候都觉得蛮好,但就像夭夭姐说的一样,厨艺成不了他的独有技能,加分极其有限。

  才艺。从大哥到季风到骆冰生到施梧,每一个人都各有才艺,而且都很棒。在他们中间,李科的才艺几乎没有闪光点。要说积极上进,大哥周围的人不管家世如何,每一个都在努力地生活,没有一个是纨绔子弟。

  在这样一个群体里,要想表现得很突出已经很难了,偏偏李科已经好几次表现得差强人意了。

  似乎,其他人并不在意。可苏小陌在乎。

  她不只要李科在她那里是优秀的存在,她要让李科在她的整个世界里都是闪耀的。

  经历几次后,苏小陌有时在想,是自己以前加的滤镜太重还是现在的自己要求更高了。

  李科还在诉说着,苏小陌不时点点头,紧一下李科的衬衫。

  “小陌!”

  “嗯?”

  “你在听吗?”

  好不容易将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李科才发现苏小陌很少回应。听李科这么一问,苏小陌看看李科,在脑袋里搜索起李科的话来。

  “李科,我知道你有压力。小心,保守,避险,这都没错!”苏小陌将脑子里记住的关键词拎出来,“可是这不是咱们不作为的理由啊。咱们这一趟来新原,本来就是为了我们的未来争取的。如果什么也做不了,那咱们这一趟来,尤其是你,辞了职陪我,岂不是白来了?”

  可是又能做什么呢?李科在心里问自己。在新原,自己什么也没有,什么也做不了。

  苏小陌也不知道李科可以做些什么,但她清楚,这样什么也不做肯定是不行的。

  听苏小陌说完,二人陷入沉默。

  李科叹一口气,看向杏林的尽头。林荫蜿蜒,目光所及还是影影绰绰的树影。

  残月清辉,黄灯乱影,视界一片模糊,虚幻得让人找不到前路在何方。

  “抽空回去看看吧!”李科想起季风的话,深吸一口气,“小陌,我打算回家一趟,看看我爸妈。”

  “好啊!”苏小陌心里一疼。为了李科,自己逃离了父母;现在,李科却想着回家,回到父母身边去。“你也有半年多没有回去看看叔叔阿姨了。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呢?”

  “等着施大哥的画展完了吧!”

  本以为苏小陌会阻止,或者会有很多问题要问,没想到苏小陌竟然那么容易就同意了。李科看向苏小陌,在她脸上找不到特别的表情。起码,他看不出来苏小陌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银杏叶挡了一些月光去,但终究是有比较稀薄的地方让月色透了进来,心形的叶片便投影在苏小陌的脸上。树影斑驳,如古代女子脸上贴的花钿,让苏小陌看起来更美了一些。

  想起了陶夭夭的话来,苏小陌扭头笑着看向李科。

  “我和你一起回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