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十月微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

十月微涼 唐良耳 5500 2020.09.20 08:59

  温茵在苏杭身边坐下,拿起苏杭的手放在手心。

  “杭哥!”

  苏杭看一眼温茵,努力舒展一下紧锁的眉头,用手握握温茵的。

  “我没事。”

  “还说没事,你看看你眼睛都气红了。”温茵心疼地抚一下苏杭的眉毛,“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可咱们不能因为一个小孩子气坏了自己不是!你要是气坏了,我可怎么办啊?”

  “能不生气吗?”一提到苏小陌苏杭就来气,“你看看都什么样子,蓬头垢面,蛮不讲理,无理取闹!你说我们辛辛苦苦地养这么一个小东西,到头来就只会无端胡闹气自己爹娘,有什么意思?小孩子,小孩子,她就是太把自己当小孩子了!要不是说什么要放松一下,让自己清空了再出去,这会儿她应该在国外读书了!老觉得自己还小!这个样子怎么出去学习啊!”

  “你看看你又急了不是?她这从小到大的脾气,还不是都是你惯出来的!这会儿知道难以应付了吧!”

  “我惯的?我看你也没少惯她!小混蛋,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小混蛋!”

  “杭哥,你现在的样子啊,根本不像一个父亲,倒像是一个吃醋的少年郎呢!我说,这么多年,从来没看过你为我这样吃过醋呐!”

  “说苏小陌的事儿呢!”苏杭甩开温茵的手,脸上终是有了点笑意,“你这当妈的,有没什么办法啊?”

  “办法嘛,刚才刘姐倒是提醒了我。”温茵再次拉起苏杭的手,“就不知道可行不可行。你是当家的,这不找你来商量来了吗?”

  温茵一副小女人的样子终于让苏杭平息下心中的怒气。苏杭轻轻地拍一下温茵额头。

  “少跟我来这一套。谁不知道咱们这个家里里外外大大小小都是你说了算啊,我当什么家啊!说吧,什么办法?”

  “既然我们现在解决不了问题,我们就只有请外援搬救兵来了。”

  “请外援?搬救兵?”苏杭在脑子里快速搜索了一遍,一脸的迷惑,“谁啊?”

  “温瑞!”

  “温瑞?”苏杭陷入了沉思,“温瑞这孩子出马倒是可以。只是,小陌从小跟着他,他是最疼最护这个妹妹的,他会不会向着小陌啊!”

  “他敢!”

  苏杭拍拍温茵的手,略有不满。

  “人家又不欠我们!再说,他保护的是咱们的女儿,说什么敢不敢的!你这态度,哪像是请人家出马来帮忙啊。”

  “那是!我可是他姑妈,他自然得帮我!”

  “啧啧啧,我真想把你现在这模样拍下来,苏小陌就是你这德性!”

  “去你的!”温茵拿手肘顶了一下苏杭,“这亲生的女儿还真会挑,尽挑了咱们的毛病来学是吧?不过杭哥,我觉得温瑞好是好,就是有点担心。自从欧阳沐去向不明之后,虽然看起来一切正常,可我总觉得他这心里隐藏了太多的事情。这孩子心思重,真替他担心!”

  苏杭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是啊,苦了这孩子了。从那以后,他把所有心思都放在公司里,也很少出来走动了。依我看啊,你就去请一下他吧。不管能不能帮咱们劝一下小陌,起码让他离开一下那个封闭的环境,或多或少都是有点益处的吧。算起来,咱们也好久没有看到他了。”

  “那就这么定吧,我去打电话。”

  看温茵起身往外走,苏杭突然叫住她。

  “时间定了告诉我,我去接他。”

  迷迷糊糊的苏小陌被一阵敲门声吵醒。

  以为又是阿姨来劝她吃饭,苏小陌狂躁地拉起被子盖住头,朝门外嚷起来。

  “不吃!不吃!阿姨,你不要再来劝我了,让我饿死算了!反正现在爹不疼娘不爱了,我就是个多余的!”

  门外并没传来阿姨熟悉的声音,而是响起了节奏感极强的敲门声。

  “砰!砰砰!砰砰,砰——”

  “大哥!”

  苏小陌掀开被子跳下床,连鞋都顾不上穿就冲了出去。门口,站着满脸含笑的温瑞。

  那有节奏的敲门声,正是他们兄妹之间约定的秘密暗号。

  这个暗号还是儿时的他们约定的。

  那时,也和现在一样,苏小陌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总喜欢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除了温瑞,谁都不给开门。可小孩子终究是经不起饿的,很多时候,在大人面前装得坚强倔强,不为所动,但其实肚子早饿得“咕咕”直叫。这时,温瑞自然就成了她最坚强的后盾——半夜时分,温瑞按约定好的暗号敲门送食物——自然最终取得了不少的成功。当然,当他们稍微长大一些之后终于知道,其实他们之间的那点小把戏,大人早已看穿,只是一直不说而已。

  至于他们约定的暗号有没有被破解,没人去思考,也没有必要去深究。但儿时的约定,已然成了兄妹俩的一个秘密。虽不常用,却总不会忘记。

  看到苏小陌打开房门,一直在温瑞身后站着的阿姨和母亲相视一笑,转身回客厅去了。

  “大哥,你怎么才来啊!”

  苏小陌一下扑在温瑞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温瑞爱怜地搂着苏小陌,任她发泄着情绪。这样的委屈,温瑞是懂的。

  等苏小陌终于平静下来,温瑞扶正她,轻轻给她擦干脸上的眼泪,勾起食指轻轻刮了一下苏小陌漂亮的鼻子。

  “也不害羞,都这么大姑娘了还哭鼻子!”

  “哥——”

  苏小陌一委屈,眼泪又差点下来了。

  “好了好了!再哭,就成大花猫了。”

  温瑞关上苏小陌的房门,将她拉到梳妆台前坐下。

  “你看看自己现在这模样,哪还有我温瑞妹妹的样子,丑死了!这样的妹妹,我可带不出去。”

  “哎呀,哥!”苏小陌佯装生气地撒起娇来,“你来不先安慰我,倒损起我来了!哪有你这样当哥哥的!”

  “呃,”温瑞做出一本正经的样子来,“说说,都受啥委屈了,让哥怎么安慰你?”

  “你是不知道,哥。我都三天没吃东西了。他们根本不把我当回事,任我饿着!他们铁石心肠,我都怀疑我是不是他们亲生的了!你妹妹这么丑你当我愿意啊,是我爸我妈虐待我。”

  “哦——,是哦,他们怎么能这样呢!”

  温瑞拖长声音回应着苏小陌,然后弯腰去苏小陌床底找东西。苏小陌看温瑞弯腰马上扑过来想要来阻拦,可温瑞一只手就把她挡住了。温瑞从床底掏出一堆零食放在苏小陌的床上,一脸的调侃。

  “姑父姑妈还真是铁石心肠呢,竟然用这些垃圾食品来饲养我妹妹!我找他们理论去!”

  “哥,”苏小陌吊住温瑞的胳膊,“你怎么这么讨厌呢!我不管,你既然来了,就得帮我,就得安慰我!反正我委屈,哪儿哪儿都委屈!”

  “你啊!”温瑞又刮了一下苏小陌的鼻子,然后把手指上的粉放到苏小陌眼前让苏小陌看清楚之后嫌弃地在苏小陌身上蹭了几下,“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创新!招式都用老了!”

  苏小陌朝温瑞做了鬼脸。

  “你也没教我啊!”

  “行了,我的傻妹妹!你收拾一下,然后我带你出去先安慰一下你的胃。我在客厅等你!”

  “爱你哟,哥!”

  苏小陌冲温瑞的背影腻腻地比了个心。温瑞头也不回地耸耸肩,双手举过头顶两手交叉做了一个拒绝的姿势以示回应。

  “臭小子,你一跟你妹妹见面就没个正形儿!”

  看温瑞出来,温茵嗔骂着将温瑞拉到自己身边坐下。阿姨已经为温瑞准备好了一杯绿茶——温瑞只喝白水或茶。

  “那必须的啊,小茵同学。”

  小的时候一直是温茵照顾温瑞。那时温瑞淘气,温茵也是全无顾忌,所以姑侄二人一向没有辈份上的忌讳,彼此的称呼都是随心情而定。当然,温瑞的这句“小茵同学”温茵是很受用的,所以温瑞的随意称呼其实根本就是有预谋的。

  温瑞端起茶陶醉地闻一下,然后轻轻地抿了一口。

  “谢谢阿姨!阿姨,这许多年过去了,你这茶泡得是越来越好了。不止茶泡得越来越好了,整个人的状态也越来越好,感觉越发年轻漂亮了!”

  “瑞少爷,可快别拿我开玩笑了。我哪儿会泡什么茶啊!是茶好。知道你要来,先生太太昨天就把这珍藏着的好茶拿出来给我了。先生一再嘱咐我不要搞错了,不要搞忘了,一定要泡这个茶给你喝。”

  “可不是吗?我们自己平时都不舍得喝的。”温茵做出吃醋的样子,“你们这两个孩子,眼里都只有阿姨,就没我们半点儿好了?你们到底是谁亲生的啊?”

  “我是我爹妈亲生的。妹妹是不是你们亲生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们可是把她丢在我们那儿整整十年!所以我只敢肯定妹妹一定跟我们亲生的。”

  “臭小子讨厌啊!”温茵最不喜欢别人提起苏小陌在温瑞家生活了十年的事,扬起手来在温瑞肩上狠狠地打了一巴掌,“你可别忘了,你小的时候可是我带大的!”

  “你们啊,”阿姨在旁边忍不住笑了,“我看要是让你们的员工看你们在这里打闹,不知道怎么笑话你们呢。”

  “看吧看吧,管理着那么大一家公司,也不知道收敛一点,还跟我没大没小地皮!还敢还嘴!”一看温瑞又要怼自己,温茵抢先堵住他的话头作出一个停的手势,“快说正事,没看你阿姨几天没睡好觉眼圈都是黑的吗?”

  这是温茵一惯的作法。每每和温瑞争论,只要争论不过,就拿出长辈的架势来压制温瑞。温瑞和姑妈虽然相处融洽,但这时的温瑞也只能退步让着姑妈。

  温瑞是一个自由浪漫的人。当初学成归来,父母一再邀请他到公司任职,帮着打理家里的业务。可温瑞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说他喜欢自由,不想被公司束缚着,所以后来自己开了一家设计工作室。

  工作室从团队建设到运营管理,都是温瑞操刀主持。只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温瑞就把工作室做到了业界颇具口碑的中高端设计品牌。

  除了工作,温瑞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健身和户外。偶尔会参加一些必要的应酬,当然,没事的时候和朋友一起小聚也是会有的事。

  家里的人都很以温瑞为荣。从小到大,各方面都很优秀的温瑞根本就不需要大人操心,所有的事情自己都独立面对。但却有一件事例外,那就是个人的感情问题。

  在大人最担心的青春时期,温瑞身边没有缺过女朋友;在大人最期望的成家立业的时候,温瑞又好像和所有女孩儿绝缘了一样。直到欧阳沐的出现。

  那一年,父亲生病做了一次心脏手术,温瑞不得不接替父亲管理公司。多年后想起来,温父温母最后悔的就是这个决定。

  就是这个让温父温母后悔不已的决定,让欧阳沐闯进了温瑞的生命。

  欧阳沐,来得热烈,去得决绝。

  对于温瑞,那是挥之不去的伤;对于温家,那是近之生寒的忌。欧阳沐离开之后,外人看起来,温瑞似乎没什么特别大的变化。可温家人知道,一切都变了。

  公司,工作室,温瑞打理得井井有条;应酬,家事,温瑞处理得无可挑剔。可是,这个温瑞谈笑中少了温度,相处中少了热度。与其说在温瑞眼里看到的是沉静,倒不如说用心体会一下可以感受到的,却是温瑞心里彻骨的寒冷。

  这么多年过去了,温家的人一直在找欧阳沐,因为,只有找到了欧阳沐,那个有温度的温瑞才会回来。

  “妹妹没事儿。阿姨,你放心。”

  温瑞先给阿姨和温茵打了一剂定心针。

  阿姨一听,长舒了一口气。从阿姨提议让温瑞出面那一刻起,阿姨就知道,处理这件事,对于温瑞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可当温茵真正请来温瑞了,阿姨却又不安起来。那种不安,担心的不是事情得不到妥善处理,而是事情会像哪方向发展的担忧。一种对未知可感却不可界定的担忧。

  温茵却没有这样的担心。她知道,作为一件事情来处理,温瑞是完全游刃有余的。温茵要的,是想温瑞把这件事往自己想要的方向去引导。

  “你妹妹在你那里学了不少招数,我自然是知道她没什么问题的。”温茵什么时候都不忘损一下这个侄儿,“我们的要求你姑父应该已经跟你讲过了,你来得站好队,是来帮我们的,不准继续娇宠你妹妹了!”

  接温瑞回来的路上,苏杭已经把事情跟温瑞说过了。就像温茵所说,主要说的是他们的要求。而事情的经过,温瑞在动身之前已经了解得比较详细了。这是温瑞的做事习惯,任何事,处理之前,一定要掌握尽可能详尽的背景资料,这样才能做到运筹帷幄。

  简单寒暄之后,直奔主题。

  “温瑞,咱们爷儿俩我就不跟你绕弯子了。想来你妹妹的情况你来之前已经摸清了。我们呢,对她那个男朋友实在没办法接受。请你来呢,也就是想你想办法劝劝你妹妹,看人看事啊不能一时心血来潮,有些事还是要分清楚的。”

  “放心吧,姑父,”温瑞看着窗外快速隐去的景色,“我一定会尽力的。妹妹不是傻姑娘,所以一定不会找一个你们看不上的男生进入苏家的。相信我,她最终选择的人,一定是姑父姑妈都看得上的人。”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苏杭高兴地在方向盘上击了一下掌,吓了温瑞一跳。

  “诶诶诶,姑父,你悠着点!”温瑞打趣起苏杭来,“所谓的出走半生归来依然少年大概就是你这状态吧姑父!你看你,妹妹都到了选夫婿的年龄了,你还是这轻狂少年的模样!”

  “我不跟你贫嘴,由着你!一会儿你姑妈见了你,让她好好地修理你!”

  “我,可以马上买机票回去吗?”

  “晚啦!你姑妈肯定在家严阵以待了。对了,一会儿我把你送回去就不陪你了,去公司处理点事。晚上回来咱爷俩喝一杯!”

  “行了,姑父,你忙你的吧,不用管我。”

  “那不行,自己的妹妹,宠爱是必须的!”温瑞笑着回应姑妈。

  温茵正待开口,温瑞学着她的样子不让其开口。

  “当然,事情还是要做的。对了,姑父说了,这件事呢,你们必须完全配合我!”

  温茵生生地把到嘴边的话吞回去,极不情愿地放下扬起的手,然后重重地点了下头。

  “好,听你的!”

  “哥,我好了!”

  正说着,苏小陌收拾好自己开门出来了。

  “怎么样,哥?这样可以吗?”

  “别动!”

  温瑞大叫一声,然后从沙发上起来转身面对苏小陌以审视的眼光上下打量起来。苏小陌被温瑞突然的一声大叫吓了一跳,愣在原地茫然无措。这会儿看温瑞认真地打量自己,心里一阵发毛。

  “干嘛呢,哥——”

  “别说话!”温瑞把食指放在嘴边“嘘”了一下,然后示意温茵和阿姨仔细看、

  “这——,有事没事啊,阿姨?”

  苏小陌将头发梳成一个利落的马尾,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妆容,修身T恤,合身的牛仔裤,青春的活力扑面而来。容光焕发的样子像初升的太阳一样的明媚。阿姨看出温瑞是故意捉弄苏小陌,忍不住嗔怪起来温瑞来。

  “瑞少爷,你又捉弄小姐!”

  “哥——,你真讨厌!我还以为哪儿不对呢!”

  苏小陌站在沙发后面轻轻地打了一下温瑞,朝阿姨温茵撒起娇来。

  “阿姨,妈,你们看你们看,哥就知道欺负我!你们知道我从小是在什么样的压迫下长大的吧?”

  阿姨笑笑,递上准备好的温水。

  “小姐,喝点热水。”

  “谢谢阿姨!”苏小陌接过水杯喝一口后绕过沙发将杯子放在茶几上,拉起温瑞往外走,“水不喝了,留着肚子狠狠地宰我哥。快走了,哥!”

  “诶诶诶,什么道理啊!”温瑞假装挣扎,“我来你家怎么还要我请客呢!小茵同学,你看你女儿,我来屁股都还没有坐热,就把我往外面赶,这像话吗这?”

  温茵和阿姨都笑出声来。

  “这俩孩子!活该你,都是你平时娇宠你妹妹的结果!”

  被苏小陌拉到门口换好鞋的温瑞折回来冲温茵笑笑。

  “自己亲生的妹妹自己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