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十月微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9

十月微涼 唐良耳 5080 2020.09.28 09:20

  坤叔之所以会那么一问,完全是习惯使然。

  平时接温瑞,都需要问一下他,看他是直接回“莫园”还是去“忆沐小筑”,因为温瑞总喜欢去“忆沐小筑”呆一会儿。

  温瑞知道坤叔事出无心,自然不会怪他。

  听坤叔那么一问,温瑞自然地想到了“忆沐小筑”。已经一个星期没去了。

  去苏家的这几天,温瑞也会不时想起“忆沐小筑”来,大概是明白隔着空间距离,虽然想着念着,倒也还能接受,就像平时出差挂记家一样。

  现在回到了新原,经坤叔这么一提,温瑞心里想要去“忆沐小筑”冲动显得尤其强烈,一种空空的感觉在心里弥漫开来,整个心似乎被一种无形的力量一点点掏空。他知道,只有去“忆沐小筑”,去感受一下那里的温度,去感受一下欧阳沐曾经的气息,去感受一下那段曾经那么美好那么刻骨铭心的爱情,他的心才能被填满,他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温瑞。

  好日子?!

  有事情缠着,强迫自己暂时从思念中抽身出来的温瑞似乎听到苏小陌说“好日子”,心里莫名一疼。

  为自己和欧阳沐,也为苏小陌和李科。

  在这世界上,我们都在期望着好日子,都在期望着一切都按自己期望的美好去实现。可是,现实终归是现实,那些美好的东西要么短暂易逝,要么可望而不可及。就像他和欧阳沐,也曾那么憧憬美好的未来,可是现在的他们,见不能见,连彼此的消息都没有一点。

  温瑞知道,欧阳沐一定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地方倔强地生活着。她总是那么倔强!她也总是那么好强!她喜欢一个人去面对所有的事情。她也总是那么执着那么苛刻那么不放过自己!她为什么就不能放过自己,或者说她就为什么不能让温瑞和她一起来面对呢?天大的事,温瑞都愿意跟她一起承担的,她应该知道的吧!

  每每这样想的时候,温瑞心里就生出无限的怜爱来。欧阳沐,你难道不知道吗?只要你在,我只要你在就好,其他的一切我不在乎的,真的!你别为难自己,你不要一个人去疗伤,让我陪着你,我一定好好保护你!

  如果不是自己没有保护好欧阳沐,现在他们已经在一起,在世界的某个地方过着让人羡慕的二人生活了吧。

  可是,欧阳沐到底在哪里呢?

  8月18号,好日子!

  温瑞的思绪被这几个字强行嵌入。

  8月18日,这个日子是今天第几次被提及了?

  “今天多少号?”苏杭看似漫不经心地问。

  “8月18!”温瑞回答得底气十足。

  苏杭满意地看看温瑞,温茵挽起苏杭的手,拿出手机来递给温瑞,上面是温瑞前一天发给她的信息。

  “8月18,好日子!希望一切顺利。”

  “8月18,”阿姨轻轻地重复一遍,拉住苏小陌,“陌小姐,这一次去新原,自己照顾好自己,凡事要多想想,思虑周全。无论如何,别委曲了自己!你现在长大了,遇事情要冷静,要多思考一下——”

  “刘姐!”温茵打断阿姨,“小陌的事,温瑞会安排好的,你就不要操那么多心了!”

  阿姨眼神复杂地看一眼苏小陌,转过身子不忍再看。温瑞看了看姑妈手机上自己发送的信息,走到阿姨身边轻轻扶住她。

  “阿姨,你放心,我会安排好一切的!”

  “瑞少爷——”阿姨抬头用近乎乞求的眼神看着温瑞,似有千言万语要叮嘱,终是什么也没说,只是长叹一声,无奈地垂下头去。温瑞扶住阿姨的肩膀朝阿姨点点头,将手机还给温茵,然后拉起小陌。

  “8月18,我带小陌回新原。我会照顾好小陌安排好一切的,你们放心,一切都会好好的,我保证!”

  温茵还想要说点什么,终究是没有开口。她想起了前一天晚上和温瑞的深谈。

  “什么?你说让那个小子和苏小陌一起跟你去新原?”

  温茵几乎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这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盼来的侄儿温瑞!她想着请他来是帮他们解决问题,甩掉李科这个“麻烦”的。这下倒好,温瑞不但不帮他们甩掉“麻烦”,还给“麻烦”制造机会,他是嫌麻烦不够大还是嫌事儿不够多啊?

  “温瑞,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我跟你说,在这个时候,拿这种事跟我开玩笑,姑妈可不觉得这个玩笑合适!”

  温茵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她希望这是温瑞在跟她开玩笑,毕竟从小到大,姑侄二人开玩笑是常有的事。

  温瑞脸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微笑。

  “小茵同学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虽然温瑞的笑很迷人,但温瑞的语气让温茵彻底失控。这一刻,温茵真想冲上去给温瑞两巴掌——亏他还笑得出来!

  “温瑞!”

  温茵从沙发人猛地站起来,拿手指指着温瑞,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表达自己的心情,整个人因生气而微微颤抖起来。

  苏杭其实和温茵一样吃惊。

  他绝对没有想到,温瑞会给出这样的解决办法。在他内心深处,总是对温瑞有一种无法言说的信任,所以他相信温瑞一定会给出自己的解释。看温茵激动得全身发抖,苏杭忙伸手去握着她的手,柔声安慰起来。

  “你瞧你,平时都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怎么变得这么激动了!来来来,你坐下,先听温瑞把话说完。”

  这就是所谓的关心则乱吧。平时遇到问题,事态发展都在她能力范围之内,一切都可控,她温茵自然是游刃有余的。

  可这次不一样。平时面对的人和事,不管多难多头疼,终归只是一件棘手的事,成或否,她温茵,还有苏杭,都能够面对,也有能力承担。而现在她温茵,他们苏家要面对的,是一个跟自己生命息息相关的人。这个人是自己曾经愿意搭上生命也要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人,这个人是自己愿意舍弃一切也要保护的人,这个人是强敌当前自己明知不敌也要冲上前护着的人。

  苏杭的手还是那么有温度。那是温茵熟悉的温度,也是温茵喜欢的温度。温茵觉得一股热流传入她的身体。她这才发觉,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是全身绷紧。

  苏杭那么温柔地握着她的手,温茵感觉自己紧绷的身体一下放松下来,不由自主地坐回沙发,双手很自然地握着苏杭的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是我太激动了。”温茵低头吸一口气,然后抬起头来看着温瑞示意他说下去。

  在一旁的刘阿姨一直仔细观察着几个人。

  在苏家这么多年,她是第一次看到温茵表现得这么失控甚至是失态。当然,她并不担心温茵,因为以她对温茵的了解,自我调控能力超级强的她很难会因为事情脱离掌控而慌乱,她总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除了对女儿苏小陌无计可施以外。更何况她旁边还坐着一个苏杭。

  苏杭是不会让温茵拿生气来折磨自己的。这一点刘阿姨非常清楚。

  刘阿姨担心的是温瑞。

  温瑞说出计划的那一瞬间,刘阿姨整个心一下就悬了起来。

  刘阿姨自认对温瑞还是蛮了解的。可是这次见到温瑞,刘阿姨总觉得温瑞和记忆中的那个瑞少爷不一样了。要说哪里不一样,刘阿姨也说不上来。看起来,瑞少爷一样地开玩笑,一样地满脸和善,一样地有礼有节,可是,刘阿姨总觉得瑞少爷背后有着让人看不明猜不透的心思。

  所以,看着温瑞云淡风轻满面含笑地说着自己的计划,刘阿姨感觉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袭向自己,不是关于自己的,是关于苏小陌的,是关于温瑞的。

  是的,她担心温瑞,更担心苏小陌。

  温瑞看看温茵,看看苏杭。

  “姑父,姑妈,你们现在最不满的是李科的身高对吧?”

  苏杭夫妻二人对视一眼,然后点点头。

  “如果,我是说如果,小陌一定要和李科在一起,你们打算怎么办?”

  “我!”

  温茵作出要发作的状态,可最终还是僵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是啊,为人父母,在这场爱的选人“大战”中,最终又能怎么样呢?在这样的“战争”中,父母希望自己赢是为了让孩子少受伤,父母不希望孩子输当然也是希望孩子的人生过得幸福。

  可是,父母子女之间,这样的“战争”似乎从来就没有停歇过,也似乎永远都无法停歇,尤其是在中国式家庭里。

  父母总想着为自己的孩子扫清所有的障碍,让自己的孩子平平安安快乐幸福地过一辈子,可孩子总是“叛逆倔强”的。中国式的家庭里,父母想要管的太多,想要操心的太多。任何事情,参与得太多,也就多了一些执念。

  中国式父母的执念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对自己的孩子好,不管是不是真的如自己期望的那样对孩子的人生有着相当积极的作用。

  以爱之名,承爱之苦。

  但是,有那么多的关于父母孩子的故事,最后,终究是父母妥协。有什么办法?孩子是自己一手拉扯长大的,终究是不能真的断了关系断了挂牵,不过是一边骂着一边怨着一边帮着一边受着。

  “温瑞,我相信你知道我们的用心。”苏杭尽量保持着语气的平和,因为他越来越觉得温瑞处理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只有行或者不行——他一定有自己的一套,一整套计划。“我们当父母的,开明也好,专制也罢,我们都是想要小陌好。我相信,你从小那么宠小陌,也一定是想要你妹妹以后的日子过得好一些的。”

  苏杭适时提醒温瑞,那可是他从小疼到大的亲妹妹,出发点和立场不能出了偏差。

  温瑞自然明白苏杭的心意。

  “是的,正因为小陌是我的妹妹,我才会出面来参与这件事。我不想粗暴地干涉,毕竟,就我的接触来看,李科除了身高这点硬伤以外,他的能力,他的努力,他的上进,都是现在很多年轻人赶不上的,尤其是那些浮在半空中的公子哥。”

  “既然小陌现在那么喜欢李科,李科也是真心待小陌的,我想让他们多接触一下,我也可以更全面的看看李科。如果李科真的很优秀值得小陌一生托付,我想,我们,”温瑞顿一下,“姑父,小茵同学,我,我们可以尽全力去帮助李科。但是,如果李科不值得小陌去爱,我相信,咱们小陌会知道如何做的。”

  “你这说了半天,也没个什么建设性的意见和可以具体实施的规划,更没有评判标准。说起来,就是凭感觉了?”

  作为母亲,温茵尽量让自己跳出情绪尽可能更理性地对待,可她终究是母亲,终究是做不到理性。所以,看温茵说着模糊的字句,马上表现出对温瑞的不满。

  “姑妈有更好的办法还是有更详细的择婿规划?”

  虽然温瑞还在笑着,但他显然也已经有了情绪。是的,温瑞不喜欢被质疑,更不喜欢被强迫。谁都不行,哪怕是自己的姑妈。

  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尤其是温茵。从小到大,这个侄儿跟自己是最亲的。可温瑞语气里透露出来的寒意让她着实一惊!眼前这个温瑞不再是那个只会和自己嬉笑打闹的温瑞了,这个温瑞现在掌管着新原有名的公司,这个温瑞身上有着极具侵略性的强势。

  有那么一瞬间,温茵甚至都不知道是该为兄长高兴还是替温瑞惋惜。有这样的温瑞作为接班人,兄长自然可以放手安享晚年。可是,那个温润如玉的温瑞似乎已经失去,这意味着这些年,温瑞经历的事远比自己知道的要多。作为温瑞的姑妈,她心里一疼。

  但,毕竟只是一瞬间的思绪。温茵也是执掌一方的女强人,身上也有着有别于其他女人的强势——或者,这是温家人血液里的基因。

  “你怎么给我保证?”

  “你要我怎么保证,姑妈?”

  “瑞少爷,”一直在旁边小心看着的刘阿姨小心翼翼地开口,“太太的意思我想你也明白,就是不放心小陌,怕小陌吃亏。”

  温瑞看一眼刘阿姨,眼神变得柔和一些。

  “放心,有我在,我不会让小陌吃亏的,这点我向你们保证。”

  一直没有说话的苏杭轻轻拍一下双腿。

  “虽然温瑞没有说明,但我想我大概知道了接下来的安排。温瑞,有你的安排,我放心。我相信你会帮你妹妹把好这一关的。那,”苏杭看看温茵,示意她不要惹急了温瑞,“我和你姑妈就拜托你了!”

  虽然温茵还有一些疑问,但她相信苏杭。

  “小瑞,这件事就只有你来费心了。有什么要我们配合的,你尽管说,这个关系到你妹妹的终身大事,咱们都不敢掉以轻心。”

  “放心吧,小茵同学!”温瑞看姑妈已经放下了姿态,自然也就收起了性子,“我跟你们保证,这一趟,我一定让小陌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瑞少爷,”刘阿姨内心的担忧益盛,“不管怎么样,保护好小姐!她那么单纯,别让她受伤。”

  温瑞冲刘阿姨点点头。

  “放心吧,刘姨。我明白的。”

  车窗外的城市是那么的熟悉,车里的人是自己那么亲近那么想要保护的人。可是,他真的能像自己给姑妈的信息里说的那样做好这一切吗?他又真的能保护好苏小陌不让她不受伤吗?

  温瑞突然有一种无力感。他想,事情也许不会像他想的那样便于把控。这个世界上,最不受控制的不就是人的感情吗?要是人的感情可以如电脑程序一样可控,也许,这世界上会少很多的遗憾,也就少了那些悲伤的故事。

  如果真是那样,这个世界或许会和谐很多,虽然可能会没那么精彩。

  受伤!什么样叫受伤呢?

  成长本来就是一场蜕变。不管是外力还是内心,想要蜕变,总是要承受一些痛的。如果成长避不开伤痛,又该如何去保护好自己的妹妹苏小陌呢?如果伤痛是成长的必然,那么他又如何做到让妹妹苏小陌尽可能少受一点伤呢?他想,他一定要倾尽全力保护住苏小陌不受到身体的伤害,就像……温瑞使劲摇摇头,可是,他该如何去保护苏小陌跳过青春的痛少受精神的折磨呢?

  温瑞不知道。一切都显得那么的不可以预料。

  “哥,你根本就没有用心听我说话嘛!”

  苏小陌不依地伸出手去摇温瑞,温瑞的思绪被拉了回来。

  “不好意思!”温瑞侧身拍拍她的头,报以一个歉意的微笑,“你好久没有回来新原了,哥想起咱们小时候了。”

  感受到温瑞指尖的温柔与怜爱,小时大哥溺爱自己的镜头一一闪现在脑海里,苏小陌紧紧握住温瑞的手。

  “哥,你对我最好了!”

  温瑞笑笑,避开苏小陌热烈的眼神,转头看向车窗外。

  车外,一切都在飞速的逝去。这,或许也是这个世间最真切的现实,一切都在远去,一切都无法追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