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十月微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4

十月微涼 唐良耳 5456 2021.03.20 18:58

  和女生不一样,男生似乎更有冒险精神。

  除了所有的大殿,偏殿,侧殿,哪怕是院落旁边不起眼的小房间,骆冰生他们也一个不落地一一游览。

  最开始一直是骆冰生和施梧冲在前面,季风和李科跟在后面。

  后来,施梧因为有事情找季风商量,就变成骆冰生和李科一起在前面探路。

  走到一处偏僻的小院,骆冰生抬脚就往里走。

  “生哥,”李科叫住骆冰生,“咱们要不等一下他们吧。”

  也许是施梧和季风谈事情谈得过于投入,不知什么时候二人已经落后李科骆冰生很多,根本看不到人影了。

  骆冰生回头看一下,大方地招呼李科。

  “不用等。季风和施梧一起的,他们两个不用担心。”

  “啊?”李科看看后面,然后看看即将要去的一个几乎无光的小院,“等他们一起吧!”

  “哎呦,你是怕丢了他们吗?没事的!”

  看李科还在犹豫,骆冰生折回来拉李科。李科被骆冰生拉着,身体僵硬地对抗着。

  “生哥,要不你先进去,我等等他们?”

  感受到李科的拒绝,骆冰生这才注意到李科的脸色有些不自然地发白。

  “没事吧,李科?”

  “没事没事!”李科挣脱骆冰生,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就是觉得这么一个黑漆漆的院子,应该没什么可看的吧?”

  说着话,李科默默地往后退了一小步。

  骆冰生看看院子,又看看脸色极不自然的李科。

  “你怕黑?”

  骆冰生盯着李科伸手指向院子,李科尴尬地笑笑。

  “我不太喜欢没有光的地方……”

  “哎呦,大男人怕这个干啥?”骆冰生大大咧咧地揽住李科的肩膀,“没事,我陪你!有什么事我为你挡着!”

  好不容易放松一些的李科身子又僵硬起来。骆冰生不给他说话的余地,带头往院子里走去。

  “我跟你说,没什么好怕的!多试几次就不怕了。”

  摸黑走到小院里,骆冰生终于放开李科。李科闭上眼睛靠紧骆冰生。

  “是不是没什么可看的?”

  李科的话里已经有了明显的颤音。骆冰生拍拍李科,然后努力睁大眼睛适应环境,想要尽可能地看清楚小院的情况。

  “奇怪,就一个房间还要修一个院子!”

  听骆冰生这么说完,李科壮起胆子睁开眼睛。如骆冰生所说,整个院子就一扇木门。

  木门紧闭,似乎从来没有打开过。

  骆冰生看一眼李科,大步向房间走去。走到门口,骆冰生伸手去推木门。

  “生哥!”

  一直屏住呼吸的李科大叫一声,骆冰生伸出去的手一下缩了回来。

  “干啥?”骆冰生看着李科,“有什么不对吗?”

  “没,没!”李科小心地摇摇头,“我就是想叫你,咱别去动那房间了吧。”

  “你吓我一跳!”骆冰生一听并无异样,长长地舒一口气,“我就试试这门能不能推开。”

  说完骆冰生又上前去推门。

  门并没有一推就开,骆冰生皱眉“咦”一声,加大了力气去推,可门还是纹丝不动。

  看到门没有开,李科松了一口气。

  “走了吧,生哥!”

  “奇怪!”

  骆冰生疑惑地看着木门,伸出手去准备再试。

  “冰生!”

  “李科!”

  季风和施梧的声音响起。李科一听,赶忙回应。

  “风哥,我们在这儿!”

  “咦,什么地方!怎么这么黑!

  季风和施梧出现在小院,施梧小声发话。看到季风和施梧,李科连忙跑到他们身边。

  季风看一眼李科,然后看看还在木门前沉默不语的骆冰生。

  “干嘛呢,冰生!”

  骆冰生回头看看三人。

  “这门有点古怪!推不开,像焊住了一样!”

  “是吗?”施梧一听,准备上前试试,“我来试试!”

  旁边的季风拉住施梧。

  “推不开咱就走吧!冰生,院子就这么大,黑咕隆咚的,别去探究一个推不开的门了。”

  “就是,咱们走吧!”

  李科跟着附和。

  骆冰生看看季风,不甘心地摇摇头。

  “好吧!”

  四人出了院子,骆冰生又扭头去瞧。季风推一把骆冰生,让他跟上前面的施梧,自己跟在李科后面。

  “冰生,你总是那么好奇!一个小院而已。”

  “可是———”

  骆冰生还要说什么,施梧打断他。

  “别琢磨了。一路上你什么地方都要去探个究竟,也不看看时间!”

  “哎呦!”骆冰生一看之下惊呼出来。原来隔约定的会合时间只有5分钟了,“快走快走,可不能让女孩子等我们!”

  骆冰生说完拉起施梧小跑起来,李科和季风跟在后面也加快了脚步。

  “李科,没事吧?”

  “没事,风哥。”

  骆冰生带头赶到约定地点时,正好陶夭夭领着苏小陌和朱莎莎赶到。

  “还好还好!”骆冰生一边喘气一边说话,“差点误了大事!”

  “什么大事?”看骆冰生气喘吁吁的样子,朱莎莎关心地问起来,“没事吧?”

  “在这佛门圣地,他们一个个大老爷们儿的,能有什么事!”陶夭夭靠近骆冰生拍拍他的肩膀朝他挑挑眉,“是吧,冰生?”

  到了凌云寺,陶夭夭的用语明显收敛很多。骆冰生调好呼吸,笑着回应陶夭夭。

  “当然没事!咱们这不还有风哥在呢吗?不会有事的。”

  季风看一下到场的人。虽说一个个都红光满面的,还是形式化地问了一句。

  “大家都没事吧!”

  “没事没事!”陶夭夭拉起苏小陌和朱莎莎,“时间差不多了,咱们上金顶吧!”

  一行人出了凌云寺继续向上。队形依旧保持着上山时的样子,骆冰生和施梧在前,苏小陌、陶夭夭和朱莎莎居中,李科和季风在后。

  上凌云寺的路坡度比较缓,大家都还比较轻松。可从凌云寺上金顶,虽然还是修得很好的石阶步道,但坡度一下变得非常陡了,有的地方几乎已经是九十度的样子。

  骆冰生和施梧在前不停地提醒大家小心,后面的季风和李科也小心地看着整个队伍。

  几个女孩子走得异常艰难,尤其是不怎么运动的陶夭夭,已经是手脚并用叫苦连天了。

  “哎呦,这怎么这么陡啊?我感觉要废掉了!”

  “叫你不锻炼!”骆冰生喘着粗气打趣陶夭夭,“现在知道了吧?”

  “你老锻炼不也气喘如牛吗?”

  “喘和累不是一回事啊!”骆冰生自然不愿示弱,卯足了劲往前紧走几步,“夭夭姐,有本事你追上我啊!”

  陶夭夭停下来喘气休息。

  “你继续跑啊!我看你能跑多远!上了金顶不也得等着我们?”回头看一眼气定神闲的季风和大口喘气的李科,陶夭夭不屑地嘲讽起骆冰生来,“你看看风哥,再看看你自己!我可没有追你的兴致!”

  苏小陌看一眼后面的季风和李科,伸出手来拍一下陶夭夭。

  “夭夭姐!”

  陶夭夭笑笑,也不管骆冰生是不是看得见自己的眼神,朝骆冰生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让他得瑟!”

  相比之下,略胖的朱莎莎大概是最近一直锻炼的原因,倒没陶夭夭那么喘。

  听陶夭夭打击骆冰生,朱莎莎调整好呼吸迈开步子往前走去。

  “骆冰生,我来追你!”

  “哎呦……”

  陶夭夭率先起哄,其他人跟着打趣起来。

  “冰生,有人来追你了!”

  “别跑别跑,你就从了吧!”

  “冰生,别怂!”

  ……

  “得得得,莎莎同学!”骆冰生看一下还有一段距离的金顶赶快制止朱莎莎,“我知道你这段时间的健身颇有成效,但咱还是悠着点好吧!”

  看朱莎莎停了下来,骆冰生马上将火力对准陶夭夭。

  “夭夭姐,你看看你!空有这一身漂亮的皮囊,不实用啊!”

  “要你管!”

  “莎莎同学是进步很大哦!”季风由衷地赞叹,“这么陡的坡度,可比咱健身房的跑步机累多了!”

  “那是,她有追求!”陶夭夭接话后看着骆冰生,“所以动力十足!”

  骆冰生自然不甘示弱,看着陶夭夭往后扬一下头。

  “咦,夭夭姐,你就没追求?”

  陶夭夭看一眼季风,回过头来美目含嗔。

  “不要你操心!”

  季风笑着摇摇头,趁机提醒陶夭夭。

  “锻炼还是很有必要的。我看小陌这体能也很棒嘛。”

  虽然比朱莎莎和陶夭夭好一些,但苏小陌还是觉得有一些小累。擦一下额头的汗,苏小陌如实回答。

  “我还是有些累的。”

  陶夭夭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拉上苏小陌往前走。

  “快走了快走了,时间要到了!”

  凌秀山,凌云峰。整个新原的制高点。

  凌云峰巅,金鹰振翅,护佑着新原众生。

  到了金顶,还有几分钟才到零点。

  月光洒下,展翅的金鹰投射下来,几乎遮去了整个地面。

  苏小陌显得异常兴奋,尖叫着拉上李科就去攀金鹰。其他人跟在后面顺着步道往上攀爬,季风在后面不停地提醒大家小心一些。

  金鹰的头顶,是一个可容十个人左右的观景台。上了观景台,苏小陌拉起李科面向新原骄傲地大叫。

  “看,新原!”

  站在观景台看新原,恰如立于船尾的桅杆之上。作为船头的北原新区,这个时候依旧灯火通明,动力十足,永动向前;功能区划分明确的津原区,就像船舱,此时显得黯淡一些,似乎半睡半醒;船尾的凌秀区,似已深眠,正在储蓄着新原这艘大船破浪前行的能量。

  站在这个角度看着自己呆了一个月的新原,李科在心里生出满满的自豪来———不自觉地,他把自己融入到了新原。

  “咱们新原真美!这艘大船一定能乘风破浪而去!”李科将新原的全貌刻进脑子里,“真壮观!”

  显然,李科的话感染了众人。

  一方水土,一方人;一座城市,一生情。对于我们出生成长的地方,我们总是有一种难以言说却根植于内心深处的情感。

  那是我们的根,那是我们不管走多远,不管是不是曾经魂牵梦萦,只要归来,便心生亲近的地方;那是我们的根,那是我们不管多久未回,不管我们口里心里有没诸多不是,只要久别,就一定热泪盈眶的归宿。

  一座城,因为那是根,所以爱;一座城,也因为有一个人,所以爱。

  为一个人爱一座城,就是为爱斩断根,就是为情甘做异乡人。

  这样的爱,这样的情,灼热,滚烫……

  众人一起趴在护栏上,看着月色下的新原,一时无声。

  “李科,你家应该是那个方向吧?”

  第一个回过神来的骆冰生含糊地朝一个方向指去,旁边的施梧拍一下他的手。

  “毫无方向感的人就别乱指了,让李科自己来找吧!”

  李科看一眼众人,然后在夜色中环顾一下,伸出手来。

  “那个方向。”

  在茫茫一片的世界里,李科其实并不知道自己指的方向是不是准确。但是,在那一瞬间,他在内心里很坚定地确认,就是那个方向!

  说不上为什么,就是笃定。

  似乎,有一股力量,在那一瞬间指引他告诉他,家在哪个方向,自己来自哪里。

  “怎么样?”

  季风靠近李科,眼里满是关切。李科看一眼众人,深深地行礼。

  “谢谢!”

  “来,倒计时!”骆冰生看一下时间马上到零点了,忙招呼大家,“10,9,8……”

  时间跳跃,众人在最后一声倒计时喊完热烈地欢呼起来。

  陶夭夭拉起苏小陌的手。

  “开心吗?”

  “嗯!”

  “这一切都是冰生策划的!”

  陶夭夭看向骆冰生,苏小陌跟着看过去。

  “谢谢!谢谢大家!”

  苏小陌满心的开心,满眼的欢喜。骆冰生走向她们。

  “小陌,欢迎回新原!一个月了,有什么想说的?”

  “真的很开心有你们!”

  苏小陌看着一张张热情的脸,想起回新原的时候“原上”初见,声音里不自觉地有了颤音。

  陶夭夭拍拍苏小陌。

  “我们也很开心你回来新原!”

  “嗯!”苏小陌点点头,看一眼众人,突然眼神黯淡下去,“可惜我哥不在!”

  “谁说我不在!”

  众人回头,温瑞手捧一个很大的大白兔布偶出现在大家身后。

  “大哥!”

  苏小陌惊喜地扑过去。温瑞拍拍她的背,扶起她将大白兔递上。

  “不管多忙,你的重要时刻,大哥一定在!”

  苏小陌甜甜地谢过,然后回过身来对骆冰生鞠一躬。

  “谢谢冰生哥!”苏小陌知道,这一切肯定是骆冰生安排的,“谢谢大家!”

  骆冰生被这么郑重地一谢,反而不好意思起来。

  “别别别,其实夭夭姐也费了很多心。”

  “那是!”陶夭夭当仁不让,“要瞒着大家让大家上山,要请动温大哥还得安排他提前上来等,可是费了不少劲儿!最重要的是,我得风哥都瞒,太不容易了!”

  陶夭夭满含歉意地看向季风,后者也看向她,眼里淡淡地笑着,毫无波澜。

  “所以,这件事其他人都不知道吗?”

  温瑞显得有些意外。骆冰生点点头。

  “为了给小陌惊喜,我们把你请上来只有我和夭夭姐知道!”

  “哦!”温瑞点点头,“看来大家都适合做保密工作。”

  “瑞哥!”施梧突然想起什么来,上前一步靠近温瑞,“我的佳佳呢?”

  “咦……”

  每次施梧说起归佳,总是让人生腻。但他似乎毫不介意。

  “你的佳佳你问我干什么?我又不帮你看管你的佳佳!

  温瑞学着施梧的模样说话,众人大笑起来。

  “她不是跟你去办事吗?快快快,我的佳佳呢?”

  “施梧,你的佳佳你自己负责,可别来找我!”

  看温瑞笑得诡异,施梧放开他退后两步看看左右,然后温柔地喊起来。

  “佳佳!”

  “哎!”

  施梧笑着指一下温瑞,快步向观景台入口跑去。一身运动装的归佳捧着鲜花盈盈含笑地走了上来。

  “佳佳!”

  施梧兴奋地张开怀抱,归佳和他热情地拥抱在一起。

  大家热烈地鼓起掌来,气氛被推到一个高潮。归佳放开施梧,将手里的鲜花送给苏小陌。

  “小陌吧!你好,我是归佳。回新原一个月了,我这欢迎迟了些,但总归是没有缺席!”

  虽然没有见过面,但彼此已经听说过很多次了,所以归佳能准确找到苏小陌。

  “谢谢佳佳姐!”苏小陌开心地接过花抱在怀里,“你果然和他们说的一样,英姿飒爽!”

  “就是男人婆咯!”归佳伸出手指了一圈儿,然后定在骆冰生身上,“是不是你这么说的?”

  “不敢不敢!”

  骆冰生赶忙否认,季风忙上前解围。

  “归律师,好不容易把你盼回来了,来来来,认识一下新朋友吧。”

  说完,季风为李科,朱莎莎和归佳互相介绍了一下。

  “李科!”归佳看看苏小陌然后把手伸向李科,“很帅!”

  李科连忙轻轻握住归佳回应。

  “谢谢,谢谢!”

  不知道怎么回事,归佳只看了他一眼,李科觉得自己心里慌慌的,以至于和归佳握手的时候整个人都在颤抖。

  归佳笑着站到施梧旁边,大家围成一个圆圈将苏小陌围在中间。

  “好了!人都齐了,让我们欢迎小陌回新原一个月!”陶夭夭笑着走向苏小陌,“亲爱的小陌妹妹,欢迎!”

  陶夭夭和苏小陌拥抱一下,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礼品盒送给苏小陌。

  其他人跟着送上准备好的小礼物。

  “谢谢!谢谢!”苏小陌不停地说着谢,“我会记住今天晚上的!以后不管开心不开心,我都会第一时间想到你们,想到凌云峰,想到这个美丽的夜晚!”

  看着大家众星捧月地将苏小陌围在中间,苏小陌脸上灿烂地笑着,李科也跟着开心起来。

  “李科,你的礼物呢?”

  陶夭夭看礼物送得差不多了,扬扬头笑问。李科看一眼季风,季风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大家安静下来,看李科一步步走向苏小陌。苏小陌含笑而立,眼里充满了期待。

  “小陌!”

  走到苏小陌面前站定,李科深吸一口气,然后将手伸进裤兜里。

  空气里欢快的气氛还在持续发酵,持续发酵。似乎,就等着李科来引爆这个月圆之夜的狂欢时刻!

  李科的呼吸停在胸膛里久久没有呼出。

  他看一眼热切地看着自己的众人,将另一只手也插进裤兜。低下头,李科踮一下脚尖,两只胳膊用力地压向身体,似乎要将停在胸膛里的那口气挤出身体。

  终于,李科长长地吐一口气,人也跟着放松下来。

  “谢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