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十月微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7

十月微涼 唐良耳 5979 2020.09.24 11:41

  苏小陌站在化妆镜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发呆。

  虽然李科已经言语暗示她不用担心,但她又怎么能够真的放心呢。大哥一定还是那个疼爱自己的大哥,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哥肯定不是儿时那个没有原则不问原因一直护着自己疼着自己的大哥了。

  毕竟,现在的温瑞事业上有自己的公司要管理。苏小陌不用想也知道,要管理公司,肯定不可能简单。每天要处理那么多复杂的事情,看问题待人的方式方法肯定不会单纯,起码不会像她那么单纯,只凭喜欢不喜欢。就和自己的父母一样,肯定会有诸多的考虑在里面。

  再有就是,自从欧阳沐消失以后,全家人都看得出来,温瑞的性格有了很大的变化。虽然他依然是温家那个温润的大少爷,但大家明显感觉到温瑞的心不再似从前那般柔软。

  似乎,他的心随着欧阳沐的消失一起失去了热度,整个人也就少了一些温度。

  现在的温瑞沉稳、冷静,几乎不带一点烟火气。这样的温瑞让人望而生畏。

  苏小陌虽然看起来还能和大哥有说有笑,但苏小陌自己心里清楚,有些感觉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比如,自己早已不敢那么无所顾忌,而是要随时注意观察。尤其是大哥这次的出现,苏小陌觉得没那么简单。

  所以,离开座位的那一瞬间,苏小陌就想坐回去。可是,坐在李科旁边,坐在大哥面前,她又能做什么呢?

  跟温瑞耍赖,苏小陌自知行不通的。看起来大哥是宠她,但大哥有太多的原则。原则之上,她可以耍点小性子,但原则那条线,是底限,苏小陌不敢造次。

  帮李科,苏小陌自认没那个能力。撇开男女朋友的关系,客观地讲,李科确实是优秀的。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苏小陌自认胜不过李科。所以,加一个她,并不能帮到李科忙。

  但是,李科自己一个人面对温瑞,苏小陌更是不放心。

  管他呢!苏小陌收起包对着镜子重重地点一下头给自己打气,也许什么都做不了,但是,不管怎么样,陪着总是好的。

  苏小陌鼓起勇气回到咖啡馆。

  让苏小陌意外的是,当她向座位走去的时候,温瑞和李科正相谈甚欢!看起来,他们倒像是两个朋友,或者两兄弟在闲聊!

  “聊什么呢?”苏小陌纳闷地看看温瑞和李科,满脸好奇地坐回沙发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聊这么开心!”

  “当然是聊男人感兴趣的话题啊!”

  “什么话题?”

  苏小陌的眼睛在二人的脸人扫视,眼睛里是满满的怀疑——她可不认为大哥和李科会有什么共同的话题,尤其是刚认识而已。温瑞看看李科,有意逗一下她。

  “男人都感兴趣的话题,当然是美女!”

  “啊?”苏小陌敏感地环视了一圈儿,“在哪儿啊?”

  似乎,女生对于漂亮的同类总是敏感的。尤其是本身长得很漂亮的女生,对另一个美女更是怀有十二分的警惕。在她们看来,那是致使的威胁。

  苏小陌的表现让温瑞很是受用。

  “啧啧啧,苏小陌啊苏小陌,你这才多大啊,怎么把女生的坏毛病都学齐了?”

  “我怎么了?”苏小陌没有反应过来,一脸的茫然,“你们不是说有美女吗?美女在哪儿呢?”

  李科不好继续逗她,当苏小陌投来问询的目光的时候,他宠溺地笑笑。

  “大哥逗你的。你真是笨啊!”

  “啊?”

  苏小陌被这么一说,更是一头雾水。温瑞摇摇头。

  “你看看你,一听美女马上戒备起来,恨不得全副武装。”

  “我哪有!”苏小陌被大哥点破小心思,不依地嚷起来,“不是你们说的美女吗?就兴你们男生对美女感兴趣,不准我们女生欣赏美女啊?是吧,李科?”

  苏小陌突然转换对象,李科吓了一跳,慌乱地摆手否认。

  “没有没有,我可没有说啊。”

  “你看你看!”温瑞笑着给李科解围,“都快要武装到牙齿了。你这样的表现大哥真是太失望了。本以为你是一个不一样的女生,原来你也跟其他女生一样,小心眼,善妒——”

  “温——瑞——大——少——爷——”苏小陌佯装生气地打断温瑞,“我可是你妹妹,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

  “好好好,别急别急!”温瑞安抚起苏小陌来,“正因为你是我妹妹,我才提醒你。别学那些臭毛病啊!那些臭毛病只会让你自降身价,显得极不可爱。女生啊,得对自己自信。自信的女生总是迷人的。”

  “哈!”苏小陌做出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你是大哥,你说的都对!你放心,我苏小陌绝对不会是那种善妒小心眼的女子。在其他女子身上浪费时间,我不屑!”

  “漂亮!”温瑞竖起大拇指给苏小陌点了个赞,“这才是我温家的女子!”

  “对了,还想知道我们在聊什么不?”

  “爱说不说!”苏小陌骄傲地扬起头,然后拿眼睛盯着李科,“你们想说,我还不一定想听!说吧!”

  李科看一眼温瑞,温瑞一副不置可否的表情。苏小陌虽然说着不在意,眼睛却一直关注着李科。看李科居然还要去看大哥的眼色,苏小陌嚷嚷起来。

  “哈!怪不得都说男生都不靠谱,我看啊,这男生和男生在一起,就更不靠谱!你们两个才认识多久了,居然结成同盟在我眼皮子底下眉来眼去的!说,你们两个是不是在背后说我什么坏话了?”

  苏小陌虽然嘴上这么嚷着,但她心里却轻松了不少。起码,现在大哥和李科并没有处在对立面,这应该就算是一件好事。轻松下来的苏小陌一下恢复了本性,说话也就口无遮拦百无禁忌了。

  温瑞无奈地看看李科,然后看着苏小陌,一脸的嫌弃。

  “你看你用的都是些什么样的词?苏小陌啊苏小陌,你上了这么多年的学读了这么多的书,这,哎!”

  看着痛心不已摇头叹息的温瑞,苏小陌忙制止。

  “好了好了,大哥,你别这样。我好好说话。我保证所说的话遣词造句严谨,逻辑思维缜密,语句语序通畅无歧义。这样好不?”

  小时候苏小陌可是受够了温瑞在学习上对自己的唠叨,现在她可不想再被大哥唐僧似地念叨。

  “这还差不多。”温瑞满意地点点头,喝一口咖啡润润喉咙,“我们需要说你坏话吗?从小到大,你的糗事只需要将事实摆出来,就足可以出一本‘糗事集’了。”

  “大哥,你可是越来越讨厌了!”苏小陌不想继续在温瑞那里找不痛快,转头问李科,“你们都说我什么了?”

  “也没什么,”这次李科没有去看温瑞而是很直接地回答,“就是说一些我们认识以后的趣事。”

  “呃,”苏小陌可不认为他们有什么可以向外宣扬的趣事,“李科,你不会什么都往外说吧?”

  “没什么不可说的吧。我就跟大哥说了你把小麦当韭菜,蕃茄炒蛋变成了蕃茄滚蛋。”

  苏小陌看着一脸无辜的李科,感觉整个人都要炸了。倒是温瑞,全程不怀好意地看着她,完全一副吃瓜群众的表情。

  李科做菜是一把好手,所以平时都是自己做饭。有时苏小陌去李科住的地方看他,他便做一桌家常菜来招呼苏小陌。

  有一次李科包了饺子,便邀请苏小陌去尝一下味道。饺子是韭菜鸡蛋馅儿的。

  苏小陌尝试了一口就停不下来,一直说好吃还叫李科找时间再包一些。其实李科觉得也就是很普通的饺子,但苏小陌表现得非常兴奋。虽然李科认为商业吹捧的成分居多,但那一次苏小陌着实是吃了不少。

  那以后,苏小陌对李科包的饺子就上瘾了。除了让李科包以外,还要他做的时候叫上她,让她看看那么美味的食物是怎么做出来的。

  看过李科包饺子的全过程之后,苏小陌记住了饺子馅儿里的韭菜。

  一次外出玩儿,看到地里长着绿油油的麦苗,苏小陌兴奋得大喊大叫。

  “李科,快看,韭菜,韭菜,好多的韭菜!”

  李科正待要跟她解释说那不是韭菜而是麦苗,旁边地里一个老农直起身来冲苏小陌喊了一嘴。

  “姑娘,别叫了,小心脚下。那不是韭菜,是麦苗!”

  李科终究是没有忍住,大笑了起来。苏小陌怔在田野里风中凌乱,整个人窘得恨不得就地遁形。

  如果说把小麦误认成韭菜只是因为苏小陌从小生活在城市,生活一直有人照顾不会识别食材,那蕃茄滚蛋的故事就让温瑞大开了眼戒了。

  苏小陌老吃李科做的饭,突然有一天手痒了也想试一下身手。李科知道苏小陌并不会做饭,一再劝她。她就是不听,还信心满满地让李科放心,一定做两个像样的菜让李科尝尝。

  李科耐不住苏小陌的纠缠,只有答应了她。

  一下班,李科就赶忙往家里赶。吃不吃得上饭他不在意,他只求苏小陌在他那儿别把家给点着了。

  虽然早有准备,但打开家门的那一瞬间李科还是吓了一跳。

  屋子里烟雾迷漫,厨房里苏小陌尖叫声不断。伴随着苏小陌的尖叫声,还有锅铲拍打东西的声音和金属碰撞的声音。

  李科冲进厨房,看到了非常惨烈的一幕。

  苏小陌头发凌乱地拿锅铲拍打着锅里还非常完整的蕃茄,发出一声声闷响。烧热的油不时溅出锅来,吓得苏小陌尖叫着跳开,然后欠着身子去拍打蕃茄。失了准头的锅铲拍在炒锅上,发出刺耳的撞击声。撞击声又引起苏小陌的恐惧,发出尖叫来。

  那场景,不像是做饭烧菜,倒像是着火后扑救。

  “噢,老天!”

  李科一个头两个大,招呼一声苏小陌后将她拉出厨房,取下她死死拽着的锅铲冲到灶台前关掉火势不足的火苗。

  炒锅里,油还在发着“嘶嘶”的炸裂声,两个完整的蕃茄倔强地立在滚烫的油里,下半部已经烧焦成黑炭色,上半部却还保持着诱人的色泽;灶台、地上到处都是溅出来的油点;烽锅旁边的瓷碗里,放着两个完整的鸡蛋。

  控制住“战场”后的李科转身看着狼狈的苏小陌,又是心疼又是好笑。

  “你没事吧?有没哪里被油烫着?”

  “没有!”苏小陌气鼓鼓地回李科,“炒个蕃茄鸡蛋,怎么可能被油烫到!”

  “蕃茄炒蛋?”李科忍住笑看看“战场”,然后揶揄地问苏小陌,“小陌同学,你这蕃茄炒蛋——,蕃茄是完整的,鸡蛋也是完整的,你确定是‘蕃茄炒蛋’而不是‘蕃茄滚蛋’?”

  苏小陌看看厨房的惨状,再看看一脸坏笑的李科,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

  “对,‘蕃茄滚蛋’!”苏小陌解下围裙扔给李科向客厅走去,“本小姐自己自创的‘苏小陌菜系’。‘蕃茄滚蛋’,就让蕃茄滚蛋去吧,本小姐不伺候了。李科,我跟你说,我跟蕃茄的仇就这么结下了,还有鸡蛋!”

  其实,这样闹笑话的生活场景,换作任何一个城里的孩子,应该都会如苏小陌一般生出一些趣事来。苏小陌,或者说苏小陌们,从小到大都生活在大人的保护下,不用去担心吃穿,只需要上好学,读好书,再学一些才艺就行了。吃的,穿的,用的,都有父母安排好,根本不用操心,自然也就不识得那些蔬菜,更不知道怎么去烹饪了。

  温瑞自然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当然,温瑞自己也不会做饭,所以情况应该也不会比苏小陌好多少。但听李科这么讲来,温瑞还忍不住取笑起苏小陌来。

  “小陌啊,你说你把麦苗误认成韭菜吧,大哥也就认了。可是,你活生生地把蕃茄炒蛋做成了‘蕃茄滚蛋’,哈哈,小陌,你真的是,我都不知道该说你笨还是该说你有创意了。”

  虽然被大哥取笑,苏小陌并不在意。她得意地摆摆头,耸了一下肩膀。

  “怪我咯?大哥,你在这里笑得开心得很,你进厨房还不是一样什么都不会做!说不定比我还糟糕啊!”

  “我承认,我不会做饭,但我不会去逞强。非得去试一下手艺,结果把厨房变成了战场,差点把李科家都拆了吧?”

  “没有没有,”李科笑着打圆场,“没那么夸张。”

  “哼,起码我还敢尝试!”苏小陌警告地恨李科一眼,“不像大哥你,试都不敢试!别说做‘蕃茄滚蛋’了,你就是进厨房恐怕都要吓一跳!”

  “什么话?说得我没有进过厨房一样!”

  “你那不叫进厨房,你那叫去找吃的!对了,大哥,是谁看到——”

  “小陌!”温瑞打断苏小陌,“你不要惹火上身哦!信不信我把你从小到大的糗事抖出来?”

  苏小陌撇撇嘴,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好,大哥,你是大哥!”

  李科看出兄妹二人都在掩盖着什么,于是以非常好奇的眼神看着苏小陌。苏小陌伸出手来将李科的头摆正。

  “别猎奇了。真是想不到,你们男生一个个的也这么八卦的!”

  “小陌,要我说啊,你还真得好好学学厨艺了。你看看你现在什么都不会做,等到出国去读书,补给不及时的时候,异国他乡的,你怎么生活啊?”

  “没事,我会煮方便面啊!”

  “你那应该不叫煮方便面,应该叫泡方便面。”

  “都一样。反正啊大哥,我的自理能力没那么糟糕,绝对能把自己照顾得好好的。”

  “相信你能把自己照顾好。但是在异国他乡的时候,一旦想吃一下中国菜,吃一下家里的菜式,你自己不会做怎么办?这么远,你总不能让阿姨做好了给你送过去吧?大不了就是做上你喜欢吃的菜,然后和你来个视频,让你解一下眼馋。”

  “然后你还在那里吃得津津有味,吧唧着嘴巴跟气我是吧?”

  “是这么个打算。”

  苏小陌摇摇头。

  “得了,我回家就跟阿姨说让她教我几道拿手菜,还得是我自己喜欢吃的。哦,对了!”苏小陌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还得学会你最喜欢吃的菜。到时我就把你喜欢吃的菜做好端你面前,只准闻不准吃,馋死你!”

  “可笑!”温瑞笑笑,“伍阿姨不会给我做吗?”

  温瑞说的伍阿姨是在温瑞家负责做饭的阿姨。伍阿姨在温家做了很多年了,苏小陌在温瑞家的时候,都一直是伍阿姨帮着照顾的。

  “伍阿姨!”苏小陌叹一口气,“我都好久没有看到伍阿姨了。真想吃伍阿姨做的卤猪蹄啊!”

  “你何止是很久没有看到伍阿姨啊!你想想你自己多久没有去看你舅舅舅妈了?”

  “哎呀,我这不是忙吗?为了出国,一天都是培训、考试,人都忙得要疯了。对了,哥,我都给折磨瘦了你没有看出来吗?”

  “看出来了,大胖猪变成小胖猪了!”

  “大哥!你就不能夸夸我吗?我不是小孩儿了,我是一个大姑娘了!我不要面子的吗?”

  “好,给你面子,你是我们一家人都专宠的小公主。”温瑞不想继续和她纠缠,他要切入正题了,“但是,你这小公主可是有点没良心哦。”

  “我怎么了?”

  “诶诶诶,”看苏小陌板起一张小脸,温瑞马上接话开脱,“这可不是我说的。原话是这样的,‘小陌这小没良心的,都好久没回新原看咱们了’。”

  苏小陌端起咖啡掩饰自己内心的不好意思。新原,那个自己呆了十年的城市,那个呵护了自己十年的家,的确是很久没有回去了。想想自己,为了出国留学,倒真是忙得焦头烂额。考试完各种考试后,想着没几个月就要出国了,便一心想着多陪陪李科,心里竟真的忘了新原的家人了。

  苏小陌知道,这话一定是舅妈说的。以前在新原的时候,舅妈也老喜欢用“小没良心的”“骂”她,“骂”大哥。想想,很久没听舅妈这么“骂”过自己了。

  平时通电话,都是一些关心的话,舅妈根本来不及“骂”她。这么想着,苏小陌心里竟生出一些伤感来,不觉眼睛都红了。

  李科看着沉默的苏小陌,张张嘴,但看温瑞在对面看着,终究什么也没说。温瑞把苏小陌的所有表情都看在眼里,只是笑着,看着,也不说话。

  人,越长越大,路越走越远,跟家的距离也就越来越长,长到跟那些疼自己爱自己的人交流越来越少吗?苏小陌第一次开始思考这些问题。大概,舅妈现在也还是会这样“骂”大哥的吧。

  苏小陌放下咖啡,深深地呼吸一下。

  “大哥,我想舅舅舅妈他们了!”温瑞不接话,苏小陌认真地看着大哥,“我要回新原去!”

  温瑞满意地点点头,这是他想要的结果。看看李科,温瑞转而看着苏小陌。

  “欢迎小公主回家!你舅舅舅妈要是知道你要回去,不得多高兴!还有坤叔和伍阿姨。”

  苏小陌不好意思地笑笑,以问询的眼光看着李科。

  李科轻轻地吐一口气,看了一眼温瑞。

  李科知道,这一切都在温瑞的掌控之下。他看得出来,温瑞是一个做事绝对有规划和绝对有把控能力的人。事情发展的每一步,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当然,温瑞很坦诚,没有想要隐瞒或隐藏,也不需要任何的解释。他看着李科,等着李科的回答。

  在苏小陌去洗手间回来之前,李科说相信他,他并没有那么认真。就像李科自己说的一样,有的时候,是没得选的。既然没得选,只有选择相信,然后在过程中去好好把握机遇,或者还有一丝胜算。

  这一切,温瑞明白,李科想必也清楚。看温瑞对自己点点头,李科转向苏小陌。

  “我陪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