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源起缘生之方舟绝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元芳,你给奶奶过来

源起缘生之方舟绝密 深山夜冷 2835 2018.08.10 18:10

  “施主为何要救小僧?”

  “小僧此来长安以存死志,施主还是把小僧放下去吧。”

  “小僧没找到李白,这样回去也没脸见我们的王啊。”

  “施主你怎么不说话?”

  “咦,施主你脸上的胡子怎么没了!”

  踩在云端的大汉面皮鼓荡,嘴角一抽,稠密的胡子又长了出来。“施主,这招不错,可否教教小僧。”大汉闷哼了一声,瓮声道:“等你还俗了再说。”

  光影转换,眼前是一座荒山,天已经黑了。大汉把和尚放了下去,“此地已在长安万里之外,你休息一会,还是快些走吧。”

  和尚盘膝而坐:“阿弥陀佛。”叹了一口长气,正色道:“多谢施主救了小僧,可否告知名姓,在佛前为施主立一尊长命星灯,小僧也好为施主日夜祈福。”

  大汉挠了挠头,复杂的看了一眼天际:“还是算了吧。”

  “施主与小僧无亲无故,为何要救小僧...”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大汉喝断了一声,接着道:“和尚,你别啰嗦了,赶紧休息一会,快些走吧,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好吧。”和尚应了一声,又要垂首施礼,大汉急急跳了开去,能和武则天放对的强者,一口一个小僧,喊的大汉毫毛倒竖,他可受不起这一拜。

  “小僧此来大唐虽未寻到李白,可也走过了他说的千山万水,也算心满意足。”和尚缓缓的站起,有些吃力,“此次出手,已算坏了修行,从此,归我佛门再不世出,长伴我佛以赎罪孽。”

  “阿弥陀佛。”

  和尚高念了一声,缓缓的向着西方走去,渐渐地消失在荒野,他身后的大汉伫立了许久,遥遥大喊:“和尚,这么做值得吗?”

  “肩挑凡事,拳握初心。”

  和尚的回答,字字珠玑,大汉又楞了很久,目视着和尚的身影一步步走远,他觉得和尚走进了金光大道,一尊通天的古佛赫立在天地间,正在含笑招手。

  大汉晃晃脑袋,告别了这份沉思,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回望无边的夜色默默无言,转身向着来路走去。每走一步,他的脚下就凝结一丝云雾,云雾越来越多,大汉腾空而起,他的身形也渐渐改变,好像瘦了一圈,身姿也越发的颀长了些。眨眼间就去了好远,黑夜里划过一道长长的身影,只留些许微风盘旋不去。

  入夜的长安城依然喧闹不止,不到午夜尚未宵禁,处处都是欢声笑语。天气转凉,城内活动的人也越来越多,处处都是灯红酒绿,好一派繁华景象。

  有花甲老人,怀抱着孙儿,吹嘘着年轻时的壮举。

  有忙了一天的官员,换上常服,悄悄的去喝上一杯小酒。

  有宴客的书生,杯举满座,喝到兴起再骚情的吟上两首。

  有巧笑嫣然的女子,媚波流盼,偷偷的走上了大街。

  有喝得酩酊大醉的汉子,扶着墙头,走错了家门。

  有实力不凡的武者,低眉搭眼,穿梭在一条条暗巷。

  可在有一处与外界的喧闹格格不入,甚至有些压抑。这里是百幕街,李府,宅大屋深,偌大的院子里乌泱泱跪了一地,连守门的侍卫都逃不过一劫,纷纷跪倒,噤若寒蝉。行到此地的行人,纷纷绕道而走,生怕触了霉头。

  有一位家仆气喘吁吁的拉着一名少年,“快,快...公子,就差你了...”向着这处大宅跑去。“啊?”少年有点醉眼朦胧。家仆气的牙齿打颤,也不敢发怒,只好摔摔袖子,大吼道:“奶奶生气了。”

  “奶奶?”少年掏掏耳朵眼,激灵灵的打个寒战,酒意清醒了不少,发足狂奔而去。身后的家仆吃了一大口尘土,摇头苦笑,顿了一顿双足,“公子,等等我啊。”也赶忙紧紧跟上。

  在这处大宅正厅,高堂上端坐着一对古稀老人,他们衣着朴素,须发皆白,神姿还算硬朗。而他们膝前的儿孙,俱是衣着华丽,神态不凡,有位将军甚至连盔甲都没卸去,就急急赶了过来。这一大家子都在朝廷身居要职,而此刻只能跪着,如上朝堂,恭顺的很。

  老太太不知想起了什么伤心事,从晚饭过后,一直低低的垂泣,不停地抹着眼泪。赶来相劝的儿媳们,怎么劝也劝不住,只好也跟着哭。她们一哭,丫环仆役也加入了哭泣大军,反而越演越烈,最后,整个李府都是哀声切切。十多个儿子也坐不住了,谁也不知道怎么惹了老娘生气,只好先跪着了。

  此刻,老太太缓了神色,总算不哭了,一看儿子们都来了,高兴啊,拉着他们唠唠家长里短,笑口连连。她身旁的老伴倒是坐的有些辛苦,一会挤眼,一会皱眉,总是引导着话题,逗老太太开心,满门和乐融融,温馨的很。

  可能是老太太记性不太好,也可能是太高兴了,她倒是忘了一件事,院里院外还跪着好多人呢。此刻所有的人长出了一口大气,总算熬到时候了,这可跪了一个多时辰了。

  就在此时,一个少年冲进了李府的大门,一路上风风火火,一口气跑到了后堂,未进厅堂,先喊:“奶奶,我回来了。”进了门,更是以头抢地,乖巧的很,捣头如蒜,“元芳错了,元芳再也不惹奶奶生气了,奶奶你打我吧...”

  少年手脚并用,边跪边认错,实诚的很,只是他带进来的一股酒气,让他的叔伯忍不住“高”看了他一眼,老爷子也是大眼瞪的滚圆,窝了一肚子火。

  正在说笑的老太太,手抓着泪巾楞了一会,又“呜呜”的哭了起来,以手遮面好不痛心,怒气冲冲地道:“元芳,你给奶奶过来。”

  “快去...”

  “都是你干的好事。”

  “不把你奶奶哄开心,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小兔...臭小子,长能耐了啊……”

  李元芳“哦哦”的应了几声,听着叔伯们的训斥,他也有点摸不着头脑,到底咋回事了,但他还是乖乖的来到老太太身边。

  老太太用泪巾擦擦眼泪,探探腰伸出了手,哆哆嗦嗦的扯向元芳的头发,啥也没捞着,反而抓了个空。李元芳只听嗖的一声,就明白了这是咋回事,赶忙道:“奶奶,耳朵在这。”拉着老太太的手,扯向了自己的耳朵。从小就是这么受罚的,习惯的很,他还开心的笑了,奶奶只要一扯耳朵,就没大事。

  老太太一捏元芳软软的耳朵,试了两试,扬着脸大声道:“元芳啊,奶奶眼神不太好,这是你的耳朵吧?”

  “哎,哎,是的,奶奶你放心拽吧。”李元芳偷偷的发笑,回望他的叔伯们神色窃喜。

  老太太狠狠地用力一拽,又扭了几圈,还费力的往上提了一提,李元芳疼的生嘶了一口,眼珠子不停地打转,愣是没敢喊出来。

  老太太还觉不太解气,又抖擞了几下,张口骂道:“你个小元芳,小的时候多好一个孩子,长大了没个正形,成天在外面鬼混,也不着家,一天天在外面耀武扬威。”

  说到这,老太太顿了一下,看着堂下的儿子们,“你们几个谁还给他了一把‘青勺子’,我可听说打人疼的很,他是不是天天拿着使坏。”

  “娘,那是青耀司,是朝廷的一个衙门,惩治坏人的,不是使坏。”小声接话的这人年岁不大,也就比李元芳长个几岁,面容也有几分类似。

  老太太揉揉眼:“哦,是九儿啊,你也回来了?”

  “是的,娘。”老九嘟囔了一声,心道:“这都跪了老大一会了,老娘才看到我...”

  “九儿,九儿...”老太太念叨了几嘴,眼色猛地一变,气喝喝的打碎了一个茶盏,紧接着嚎啕大哭,声悲色凉。厅堂上的数十个男子,无论大小俱是露出惊容,手足无措,甚至掉出眼泪。一时间闹哄哄的,齐齐认错,暖心的话语变着法的道来。

  哭了一会,老太太也累了,正色地看着她的儿孙们,像是清醒了不少,揉揉元芳的脑袋,关切的问:“元芳啊,疼吗?”李元芳摇摇头:“奶奶,不疼。”

  “元芳啊,你奶奶的娘家被坏人害了,整整一千四百多口啊,你们抓到人了吗?”老太太一拍桌子,泪如雨下,“叛贼彭冉,至今逍遥法外,你们怎么给朝廷当差的?”

  一把纯银色的长命锁,落在了地上,正面上刻着四个精致的小字——百里玄策。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