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长生十二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佳人常沦落,天赋自蹉跎

长生十二品 盈门车前草 3330 2020.01.04 20:51

  听到师尊温和的声音,安静儿紧张的心情慢慢平复,缓缓起身道:“我自小跟堂姐细叶相依为命。为了在这个充满严寒的边鄙小镇生活下去,冬天,细叶姐姐偷偷在郊外烧窑卖炭,夏天,则织布编鞋,打扮成男孩子的样子到街市上贩屦。”

  “我们无依无靠的相互扶持,艰难的生活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懵懂时的沿街乞讨,到大一点时在大户人家做丫鬟遭人欺辱,再到后来,我们独立出来,租下房子,在镇子里自食其力。其间多少艰辛和泪水难以尽言。我们曾发过誓,不求同生但求共死。”

  “半月前,姐姐说要出一趟远门,临出门时她兴奋的对我说,要办一件大事,这件事若办成了,我们俩就一辈子不用为吃饭发愁了。”

  “姐姐向来有主见,对于她的决定我没法反驳,只能默默在家里祈祷。三天前,同行的一位好心人用牛车将她拉了回来。短短十几天时间,原本还算丰腴的姐姐已经瘦得脱了相,形销骨立,昏迷不醒。”

  “这是一种罕见的怪病,同行人也吃不准我姐姐是怎么染上这种怪病的。请了几个大夫,都摇头束手无策。我不得以,将家里所有的积蓄都拿了出来,只为求一贴治病救人的符,不曾想,因缘际会,却……”

  安静儿话语顿住,用充满希冀和祈求的眼神殷切的看着师尊,这几乎是她目前所有的希望了。

  牧荆闻言缓缓点头,忽然展颜一笑,接着她的话头说道:“因缘际会,你却成了我的好徒儿。放心吧,既然是你的姐姐,为师定然会全力救治的。”

  安静儿闻言大喜,再次磕头道:“谢谢师尊!”

  牧荆见她如此激动感激的样子,未免太过外气,不觉眉头一皱,轻喝一声道:“静儿,你既拜入我的门下,从此便就是我之门徒,救治你姐姐也是为人师表着,分所应当之事,不须如此客套。”

  安静儿闻言一怔,心中顿时暖融融一片,第一次感觉自己的人生不再那么绝望和无力,于是默默起身道:“弟子谨记!”

  “如此甚好,以后若有难处,尽管对为师讲,或我未在身边时,只管对你大师兄讲。”牧荆说罢,转头对青山道:“带上我炼制的驱病救灾符,即刻随你师妹下山救治她的姐姐。”

  牧青山躬身答应一声,带着安静儿下了山,出了秘境后,直奔细叶居屋病榻之地而去。

  牧荆不急,凡尘之人的凡俗之病,对于如今的他来说,不过是一张简单的驱病符就能解决的事情。这样的符对于他来说,挥手之间便可炼制。

  细细品尝了一杯仙山香茗,吃了几块自家仙山生产的时鲜瓜果,捡了几样看的入眼的花式糕点丢入口中,饮了一杯百泉玉液琼浆美酒,扭头看了看香案旁的滴漏,堪堪过去半个时辰而已。

  这时,厅堂外踏剑风声落,不多时,脚步声响起,空旷的厅堂过道里,“踏踏踏”的脚步声响起。

  “回来了,病人好起来了吧,人带来了没有?未曾嘱咐将她一起带来,弟子的接风宴,多个人才好热闹!”牧荆半眯着双目,半倚在八仙椅上,声音慵懒的对来人说道。

  牧青山脚步忽然变得迟疑,许久来到身边,略显尴尬的说道:“病人带来了,只是……”

  “哦,带来了好。”牧荆闻言一喜,忽然摆正了身姿,急忙道:“快叫上来一起入座吧,未曾想我青山徒儿居然学了会聪明,知道揣摩一下为师的心意了。”

  牧青山低头“呵呵”一笑,犹豫着说道:“弟子蠢笨,未曾,未曾治好那位妹妹!”

  “咦!”牧荆闻言,颇为意外了一下,静儿的姐姐不是个凡俗女子么,驱病符居然无法医治?“怎么回事?”他急忙问道。

  “师尊您还是自己看吧!”牧青山忽然挪了一下脚步,语气颇为低落的说道。

  牧荆缓缓起身,转脸一看,看到了正一脸恓惶之色的安静儿,怀里抱着一位衣衫褴褛,病入膏肓模样的女孩。

  “先别抱着了,放到那边桌上让我看一下!”看到这女孩的神色,牧荆神色略微凝重了一分,指了指那边的一张长条形桌案对安静儿说道。

  安静儿依言将细叶放在桌案之上。

  牧荆仔细看了看,第一印象觉得这女孩一定是从病窟窿里爬出来的痨病鬼,单薄破败的衣衫遮掩不住嶙峋的瘦骨,没有一丝肌肉的面颊上映衬着突出的颧骨,深陷的黑眼窝凸显着像吊袋一样松弛的眼皮。

  摸了摸脖颈处的脉搏,很难想象这样的身体里,居然还有微弱的生命之火未曾熄灭。再用仙气缓缓一探,则感觉脉搏深处,有一股阴寒之气积郁!

  “居然是妖邪之力!”牧荆陡然惊了一下,未料到居然是妖邪在作怪。

  “师尊,我姐姐她,还有救吗?”六神无主的安静儿,直到此刻方才紧张的站在牧荆身边,俏丽的脸蛋揪成了苦茶色!

  “无碍。”牧荆故作轻松的摆了摆手,目的当然是为了暂时安慰焦急的徒儿。实际上,他心中多少有些犹豫和迟疑。因为妖邪向来喜食人类精血,凡人遭遇,大多当场精血尽失而亡。但细叶的情况却分外诡异,虽然精血亏损严重,但大致都是因为长时间昏迷所致,并未见妖邪吸食的痕迹。

  而且即便是精血亏损,也不至于莫名昏迷不醒吧?难道是这一丝妖邪之气在作怪?是什么样的妖精如此恶趣味,将一丝妖力遗留在人体内有何目的呢?

  思量一番,暂时没什么头绪,只能先尝试将人救醒,亲自询问一番才能知道具体的原因。他扭头对青山说道:“去百草阁取一株百年的山参,加上赤芝片若干,配上些补气溢血的植物根茎以及营养果脯,煮成一锅补气溢血汤端来。”

  “唉,这就去!”牧青山答应一声,匆忙去了。

  安静儿不时翘首以盼,既焦急师尊为何迟迟不见动作,又焦急师兄怎么迟迟未见回来。

  一炷香功夫之后,牧青山方端着一碗热腾腾的溢血汤姗姗来迟。

  见他来了,牧荆挥了挥衣袖对他道:“先放在桌上。”

  随后他将一股仙气探入细叶身体,小心翼翼的包裹住那股寒气,轻轻一拉。

  非常突兀的,寒气却像泥鳅一样,一滑,刹那间从微不可察的仙气缝隙里滑出,随后变得异常活跃起来,像注了鸡血一样,左冲右突,刁钻的遁入经脉深处不见了。

  “好奇怪的邪气,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妖怪?”牧荆暗自心惊不已,未曾想这一丝微弱的妖邪之力,如此的灵巧滑溜,竟然能从不可察觉的仙气缝隙里遁逃而去。

  无奈之下,只能循着寒气遁逃的路径,一路追踪而去。

  经过多天的潜伏和适应,妖邪之力显然已经非常熟悉和适应了细叶体内的环境。在这里它完全一副如鱼得水,游走自如的样子。无论牧荆的仙气如何围追堵截,一时之间,竟然无法捕捉。

  气氛就这么诡异的僵持了下来。随着时间的增加,由于持续的输出和高度专注,牧荆额头开始微微见汗。

  其实若是换个环境,以牧荆的修为,分分钟就能灭掉这该死的妖邪之力。然而,这里却是在一个普通人的体内。凡人之躯异常脆弱,细叶更是如此。她气若游丝,命悬一线,无法承受过多的仙气冲击。

  所以,尽管牧荆仙气如同龙虎,妖邪之力若蝼蚁,但是他却无法全力施展,只能小心翼翼的尽量控制着仙气强度,与此同时,他还要面对凡人经脉内各种郁结的块垒阻挠,一时之间,他的仙气就像一只发怒的老虎,在漫无边际的沼泽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寻找着一只狡诈跳脱的小白兔。

  “怎么了师尊,您快不行了么?”安静儿看向牧荆的眼神里,充满了担忧和焦急的情绪。

  “师尊怎么会不行?”牧荆忽然被一口气憋得脸色通红。就快要无法维持住风度。他忽然想到某一天的某个早晨,洛书上忽然出现的一行莫名其妙的字体。“男人不能说不行!”

  为什么每次回忆起这句话的时候,都有种自尊心受到严重挑战的感觉?神奇洛书之上出现的字,果然字字珠玑!

  “师尊,您的额头已经见汗了,实在不行,就,就休息一下吧。”安静儿犹豫着说,既担心姐姐无法医治,又担心唯一可以依靠的师尊出现意外。

  牧荆额头上青筋跳动,气喘如牛,心中发狠道:“该死的小兔子,看你往哪里跑。”

  经过这么一发狠,局势却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辗转通过一条复杂的经脉,饱受各种凡俗郁结之气的阻挠及困扰后,牧荆的一丝仙气感知到一片黑暗沉沉的旋涡。

  这里大概是过人身丹田,直冲胸肺之间的紫府之所在。

  原来,妖邪之力被牧荆发狠的仙气一路穷追猛打,慌不择路下,遁入了紫府之中。

  凡人之身有太多沉疴,污垢和泥沼,所以一般人紫府蔽塞,大都是一片死寂不通的阻遏之地。

  “哼,这下看你往哪里跑?”牧荆冷哼一声,仙气缓缓向紫府压迫而去。

  触碰到黑暗旋涡的瞬间,陡然一股温润祥和的气息传来,仙气陡然感知到一片豁达宽阔之地。

  仙气到了这里,忽然变得畅通无阻,感知中,仿佛置身于一片广袤无垠,宽阔无边的洞天世界。

  这种情景让牧荆一下子惊住了,目光呆滞,再也顾不得那一丝狡猾如脱兔的妖邪之力。

  “此女的确是凡躯无疑,但为何紫府如此开阔通畅,未有丝毫郁结的凡俗之气?”

  呆滞数秒,喃喃自语一回,他瞬间反应过来,心脏骤然急速的跳动起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紫府天成,绝世之资,我碰到绝顶天才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