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长生十二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一脱枷锁化青龙

长生十二品 盈门车前草 3325 2020.01.15 23:04

  牧青山颇为激动的接受了他的跪拜,欣喜之情溢于言表,他不善言辞,宽厚的嘴唇随着那掩饰不住的笑意翻开着,充满了一种难以名状的得意自负之态。

  “我终于也有徒儿了。”他开心而又充满嘚瑟想道。

  与此同时,远在阑干县某秘境之中的牧荆,陡然一睁眼,颇为讶异的看到,永恒神符之上,两条颇为单调的线条旁边,代表牧青山的那条粗壮线条上,陡然多了两条细小分支。

  一条隐晦,一条明朗。

  隐晦的一条潜藏蛰伏,隐隐有惊天之质,明朗的那条却游移飘忽,灵动异常,隐隐有囊括天下之势。

  牧荆愕然半晌,自语道:“青山此子是得了大机缘了吗,怎么会出现如此意外的变化。这两条细线一明一暗,均有不凡之势,将来怕是成就不低。”

  青丘明玉磕了头,陡然回头,却见身后只有个呆傻不已的柳昉,而祖母青丘菀却已杳然无踪。

  “奶奶?”他讶然无语半晌,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忽闪了数下,回头疑惑的看向牧青山道:“奶奶是有事先回去了吗?”

  原来青丘菀不忍别离之前,看到孙儿哭泣不舍时的无状情态,早已在他磕头拜师的当口,悄然变成本体狐狸模样,化作一道灰色青烟,消失于茫茫山霭之间。

  牧青山苦笑摇了摇头,年逾百岁的灰狐定然比懵懂幼儿还要不舍别离,所以在她毅然离去时,他并没有说什么。唯有默默目送她远行,俯身轻轻将青丘明玉揽于怀下。

  默然怔忪良久,青丘明玉似乎终于领悟了什么,泪眼阑珊的仰头看着牧青山道:“奶奶不要我了对吗?”

  牧青山缓缓平复了下心绪,低头微笑道:“不会的,你奶奶只是有事外出,暂时将你托付给我而已,用不了多久就会回来的,相信我,她一定会回来看你的。”

  “那我们是要在这里等她吗?”青丘明玉显然没那么好糊弄,不依不饶的追问道。

  “我们不在这等,我们回去等,你先睡会吧。”牧青山不置可否的安慰了一声,不想在此久作迁延,只好施了催眠的法术,让他缓缓睡在怀中,心想女人或许心细,回去后令师妹哄一哄,小孩记忆浅,大概一时片刻就忘记不再想念他奶奶了。

  暂且摆平了青丘明玉,牧青山抬头看了看依然沉浸在呆愣之中的柳昉,喊了一声“柳兄”,说道:“柳兄为何如此发愣,看来方才之事令你颇有感触。”

  柳昉神情蓦然一动,深吸了口气,苦笑摇头道:“妖邪竟然收养人类做孙儿,而且还在我面前领悟道法,脱去皮毛化身为妙龄少女,不曾想半生未见过的稀奇事,今日都见完了。青山兄道法神通令我望而却步,不觉思绪恍然,惭愧不已。”

  牧青山却讶然摇头道:“柳兄不需如此,天下之大,而我也不过区区道境而已,家师虽是十二品仙师,但十二品之上更有十二品境界需要攀登,长生之途如大海行舟,漫漫无尽。如我等这般,不过尘缘一沙粒而已。”

  柳昉闻言,再次深刻认识到自己的浅薄以及渺小,又联想到方才牧青山施法时的那种道意自然,以及老狐狸突破道境化身成人时的浩瀚烟尘之气,不觉略有所悟,郑重抱拳施礼道:“青山兄所言甚是,在下执着于当下些微小事,太过浅薄了。”

  牧青山一笑摆手道:“此言诧异,以我所见,柳兄修为已经近乎武之极致,想来经此一事必有所感悟,悟道便也不过三五年之间而已,将来若因缘际会,或可修道成仙也说不定。”

  柳昉再次抱拳施礼,因急于领会心中那一抹得之不易的道意,便不想再次久作停留,于是挥手作别道:“借青山兄吉言,现下无事,就此作别,他年你我二人相遇,当于明月当头,花间田下,共饮一醉。”

  说罢转身而去,一刻也不曾回头。

  牧青山就此目送他远离,并没有赠送丝毫道法真言,一来没有适合他的道法传承,二来柳昉半生辗转江湖,一生之道已经铭刻于心,再也无法更改,胡乱传法,只会有害无益。只能凭借他人点滴言行感化,或可略有所悟,从此大道有成。想来,经历此事,不久之后,柳昉便可感悟道境,以后的路,也只能靠他自己了。

  不同于他的是,老狐狸虽然年事过百,但毕竟隐居深山,心思单纯,对于道的理解不深,旁人或可稍加指点纠正一二,加上牧青山所传道法跟她所修属于同源,所以是可以直接感悟突破的。

  修行之人,出世入世之道,以此便可当做分别。

  此后无话,一路回到秘境之中,拜了师尊,当问到随行而至的青丘明玉时,牧青山只是随口一提,说是偶然在一猎户人家发现的孩童,因天资不错,所以准备收做徒弟。

  得到牧荆面无表情的允诺,许他收徒后,便欣然将明玉托付于安静儿照顾。

  静儿喜欢孩子,见明玉生的唇红齿白,粉雕玉琢,原本一脸忧郁的眉间也掠过几分欣喜之色,笑意嫣然的将他接过,轻轻抚了抚这孩子黝黑的脑瓜,低声惊叹道:“好漂亮的孩子。”

  牧青山见师妹喜欢,不觉也随之喜上眉梢,随后袖口一翻,一条蹦跳的泥鳅便出现在手掌之上,躬身递于牧荆眼前道:“徒儿已将这害人的泥鳅精给抓住了。”

  牧荆点点头,随手将泥鳅精招到眼前,仙力轻轻一探,眉头忽然一凝,沉声说道:“果然,你这妖邪已经将紫府本源囫囵的吞下了不成?”

  泥鳅精感到一股浩瀚无边的力量包裹全身,一时心胆俱颤,心中豁然明悟,这便是仙人的力量了。他自知无力对抗,但临死前也想勉力挣扎一下,于是小脑袋摇摇晃晃,故作镇静的口吐人言道:“上仙有礼,在下区区一山野精怪,不知哪儿得罪了堂堂仙人?”

  牧荆星目一闪,声音清冷的说道:“你未曾得罪于我。”

  泥鳅精闻言一喜,紧跟着说道:“在下听闻,仙人秉承上天旨意,有庇佑天下众生之责,如在下未曾获罪,仙人并不可随意责罚。”

  牧荆闻言轻轻一笑,语气低缓的说道:“你这妖邪死到临头,还妄想强词脱罪不成?不说你在那鸂鶒山犯下的种种罪孽,单凭你竟然如此糟蹋我一名天赋绝顶弟子,便不可饶恕与你。”

  泥鳅细小黑眼珠骨碌碌一转,狡猾说道:“在下并不知道那是您的弟子,况且天下生灵碌碌,牛羊啃草,海鸟捕鱼,走兽捕猎,长蛇吞象,人心贪欲,妖邪嗜血,万物生灵因此而共生自然,仙人跳脱生死之外,长生久视,本应视万物为刍狗,不应对此耿介于怀才对。”

  牧荆摇头而笑,微微颔首道:“你这妖邪倒也懂得几番道理,以你所说,我那弟子便要因此白白死去了不成?”

  泥鳅闻言,神色突兀一滞,深知自己不过烂泥塘里的一介区区小妖而已,若仙人震怒,挥手间便可使其灰飞烟灭,强词辩解,不过徒增笑柄。不过经过方才一番胡言乱语,他见仙人面色稍解,以为有了通融的余地,只好面色艰难的说道:“在下确实不知那位好女孩竟是仙人弟子,一时糊涂,犯下滔天之罪,本应接受处罚,但所谓上天有好生之德,总给留一线生机,希望仙人念在区区无心之过的份上,宽恕一二。”

  牧荆忽然叹息一声,看着掌中的小泥鳅道:“念你修行不易,我便给你一线生机。”

  泥鳅精闻言大喜,慌忙蜷身俯首,表示磕头拜谢。

  牧青山见了,却忽然嘴角一扯,看向泥鳅精的眼神多少有些同情。因为他深知,活着有时候比死还要难受。

  安静儿却陡然面色一变,万万不想轻易饶了这个害人的妖精,还有,刚才师尊的言外之意,姐姐竟然是没救了吗,她一时焦躁难安,想向师尊问个究竟,但看到师尊泰然自若的样子,又不知如何开口发问。

  牧荆面色平和,缓缓的看着泥鳅精说道:“你虽活罪可免,但我那徒儿天资纵横,却不能因你而零落尘埃,既然事情因你而起,便因你而结束吧。所谓因果循环,这也是天人自然之事。”

  “什么?”泥鳅精满眼疑惑,一时未解其意。

  牧荆稍后微微扭头,吩咐牧青山道:“去寻一处闭关静室,为师要施展一些手段,救我那还未敬过拜师茶的徒儿。”

  牧青山恭敬而去,少刻而回,低头俯首道:“已准备好了。”

  牧荆点头,忽然反转手掌,一把将泥鳅拍在地上,点头道:“你这泥鳅既然吞了紫府本源,想来不久后便可一飞冲天,拥有了化龙之质,也好,便有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泥鳅精被一把拍的七荤八素,正眩晕的时候,忽然一股雄浑的力量充斥心间,他感到身心祥和平静,冥冥之中,潜藏在血脉深处的一股古老血脉正在挣脱枷锁,裂变而出。

  “嗡……昂……”他从嗓眼里发出一股久违的,释放一般的吼叫声。

  旁观的牧青山随之面色一惊,用低不可察的声音叹道:“龙吟!”

  龙吟过后,泥鳅精的身躯骨骼一阵变换,不久之后,忽然有隐隐青色的磷光闪烁。

  泥鳅精得牧荆点化,化身为青龙,惊喜之际,身姿婉转游荡,庞大的身体蜷缩于狭小的空间之中,龙首摇摆,低头膜拜道:“仙人手段惊人,在下佩服,今日点化之恩,必将没齿难忘。”

  牧荆闻言,不置可否的一笑,随后伸手一招,一股庞大的仙力蓦然笼罩在那盘旋的青龙身上。

  化青龙的泥鳅精感到身体一紧,分明一股莫名恐怖笼罩在心间,不觉大惊失色,骇然而问道:“仙人,您,您要做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