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长生十二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气势汹汹不知所谓

长生十二品 盈门车前草 2973 2020.01.12 22:49

  人影杂沓,恍惚中,一伙人匆匆向这边赶来。忽然有一沉闷有力声音问道:“都到齐了吧?”

  话音未落,则有一位背着长刀,挎着染血褡裢的青年,躬身答道:“禀宗主,阿阳县的忠义门,塬道县的青玉山,陇道郡的勇士帮大约都到了。”

  黑暗中,江彦微不可察的点点头,悠然说道:“前一阵子,陆续有数百寻宝人来到这里,死了很多。”

  任辛之眉头一挑,明如烛火般的眼眸闪了几下,带有几分欣然和期待语气说道:“看样子,那妖怪预感危险接近,开始大肆祸害乡邻,汲取精血备战了!”

  “贪心作怪呀。”江彦感叹一声,随后道:“几年不见,这妖邪实力恐怕精进不少,我等务必要小心。”

  “宗主放心,这次有老祖相助,定然万事无虞,说不得还能消灭妖邪,永绝后患。”人群中,一位长相魁梧的壮汉忽然插话道。

  江彦闻言先是向一位须眉皆白,皮肤光滑似婴儿,飘然有出尘之态的道人拱手行了个礼,口称“老祖”,随后冷笑不已,轻轻看了魁梧壮汉一眼说道:“永绝后患?恐怕有人不这么想。”

  “此话怎讲?”魁梧壮汉好奇而问。

  任辛之随之答道:“有仙草的地方必有妖邪,这是众所周知的道理,妖邪虽然为祸,但同时也是仙草的守护者,若非妖邪守护,这鸂鶒山的仙草不是被无知山民采摘一空,便是被一些虫群鸟兽糟蹋,哪里等得到成熟为我等采摘。所以妖邪尽管可恶,但是那些所谓除暴安良的狭义人士,忠肝义胆的英雄草莽也不过是冷眼旁观罢了,等到时机成熟,不也跟我等一样不远千里,来此深山无人之地,谋求仙草吗?”

  魁梧壮汉闻言一怔,似有所悟的点头表示同意。

  正说着,那白眉道人江岐忽然驻足而立,语气深沉的说道:“前方有人。”

  “什么?”江彦闻言悚然一惊,攒足气力,极目向江岐目光凝视的地方看去。沉沉暗夜之中,果然有两道身影掩映在荒草丛内。

  “是妖邪所化吗?”他说着,悍然抽出腰间长刀,全神戒备起来,身后的诸多弟子门人也随他一起亮出了兵刃。一时间寒影交错,空气肃杀。

  江岐轻轻捻了捻胡须,摇头说道:“不,他们是人,妖邪却未见丝毫踪迹。”

  江彦一时疑窦丛生,那双长满厚厚老茧的双手慢慢松开刀柄,又忽然紧握,似是自语般说道:“为防止除我七大派弟子以外的人员混生是非,各处要道皆设置了路障,怎会有人先一步到达?”

  江岐再次摇头,用一种轻飘飘的,不带丝毫感情色彩的语调悠然说道:“只好将他们拿下,再做仔细询问。”

  江彦点头表示同意,随后挥手示意众门人分散作围堵阵型,迅速前进。

  数息之后,众人将牧青山二人团团围在了包围圈内。

  柳昉催促数次赶紧逃命,牧青山却始终无动于衷,静静的负手而立,原地等待,终于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如狼似虎的江湖人士蜂拥而来,团团将他们围住。他熟识江湖,四下里一看,不觉冷汗岑岑而下。

  人群中,他分明看到勇士帮的王一虎,忠义门朱芬山,青玉山的梁子玉等等,各大门派掌门均已到来。这些人都是一方江湖巨擘,地位举足轻重。

  更令人心惊的是,这些江湖巨擘皆神情恭敬,举止颇为谦卑的尊一人为首,此人其貌不扬,五短身材,中上年纪,正是新任的七派宗主江彦。

  江彦此人,原本不过一介寂寂无名之辈,自从家中一位老祖远游归来后便一夜崛起,暗中策划七大门派组建联盟,随后在魁首大会上以无可匹敌之势一举击败七派掌门,坐稳了宗主之位。

  只是最近为女儿生病一事操劳奔波,所以并不清楚这件震惊一方的大事,因此不理解这个平平无奇的粗短汉子究竟是很方人士,观其举止,查其颜色,那姿态高举,分明还在七大掌门之上的样子。

  此时,江彦转眼四顾,双目陡然一凝,看见周围凌乱的荒草丛中,附近的九节菖蒲早已被人采摘的七七八八,再看柳昉,见他腰间拴着包囊,包囊鼓鼓,显然收获不少的样子,很明显,这些九节菖蒲定然是被他采摘了。

  他一指包囊,冷然说道:“无论你是如何先我等一步到达此地,将你采摘的仙草交出,我或许会考虑饶你一命不死。”

  柳昉虽不认识江彦,但观众人神情也能粗略猜测,此人恐怕便是近来声名日炙的七派宗主江彦其人了,不觉抹了抹冷汗,偷眼向旁边的牧青山看去,见他泰然自处,深情游移,目光竟放于远方幽暗空明之处,分明不将天下英豪放在眼里的样子。

  他愣了愣神,忽然冷静了下来,思忖道:“有青山兄在此,何惧这些江湖草莽?”又想到诸葛先生一无所惧,奋勇不顾的送他道崖顶的豪气干云,顿觉羞愧不已,于是挺了挺胸膛,梗了梗脖子道:“仙草乃天赐之物,自然是有能者得之,你们有能耐,来拿呀?”

  此花一出,众人气息为之一滞,那名魁梧壮汉陡然冲出人群,手提一把阔背钢刀,刀尖一指柳昉,转头看着江彦道:“我去剁了他!”

  江彦一把拉住了他,随后说道:“先等一等,此人我认得,名叫柳昉,倒是一名江湖好手,认真争斗起来,除非老祖出手,否则我们要收拾他还需费一些手脚,记得这里是妖邪之地,争执时间长了,怕是会给妖邪可乘之机。”

  说着,他躬身向江岐施礼请道:“只有麻烦老祖亲自出手了。”

  江岐闻言,眉头微不可察的跳了一下,思量半晌暗自摇了摇头,忽然微微颔首,正欲负手捉拿柳昉时。

  “将你挎着的褡裢交出来。”一直冷眼旁观的牧青山忽然嗅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一指人群中的任辛之说道。

  老祖闻言,气息为之一滞,脚步顿时停了下来。

  大家目光齐齐落在他的身上,任辛之更是一脸懵逼,用一种你脑袋秀逗了般的眼神看着他,随后扭头看向宗主江彦,神情充满了一种莫可言说的积极和兴奋之情。

  “宗主,不然我上吧?”他用一种充满希望的眼神询问道。

  江彦向他微微点头,随口道:“一个不知所谓的家伙,既然出言不逊,就教训一下,打死了事。”

  任辛之抽出长刀,得意般的在众门派弟子面前杨了一杨,又用一种希望和迫切的口吻询问众人道:“那么,我先上了啊?”

  大家见状,皆抱之以鄙夷的神色,摇了摇头,却均未有丝毫阻止反对的表示。

  任辛之见众人皆不反对,心中颇为激动,他时常少有展露手脚的机会,毕竟国有国法,门有门规。无端打杀他人是会被给予严厉惩处的。

  年轻人皆有打打杀杀的一腔热血,此刻经宗主首肯,众人默许,他分明觉得打人打的理直气壮,慷慨激昂,即便将这个不起眼的邋遢樵夫杀了也没人会反对。得意非凡中,他似乎分明已经隐隐有种预感,经此一役,他在门中的位置必将水涨船高。

  然而,愿望很美好,现实总是很残酷。

  双方交手瞬间,他便被冷不防的轻轻一脚踹翻在地……

  意外总是来得如此迅速而毫无防备,任辛之双目无神的仰躺于地,任由那把死狗般的长刀平躺在肩头,身心如死寂一般。他觉得眼前一片昏黑,仿佛预感到同门伙伴们嘲讽的眼神,如同冰冷的利刺一般刺穿他的身体,千疮百孔,鲜血淋漓。

  “啊,不行,我要杀了你!”他平躺的身躯莫名抽搐了一下,陡然像一条发疯的野狗一般,蓦然从地上跳起,拎着长刀一冲而出。

  牧青山却轻轻避过刀尖,绕到任辛之身旁,伸手轻轻揭过他肩头的褡裢,随后再次一转,轻飘飘的回落原地。而任辛之却随之双膝跪地,身子一偏,委顿地上一动也无法动弹了。

  “这是怎么回事?”众人心中突兀一跳,不明白任辛之为何忽然如此不堪一击,仔细观看他的身体,却未见丝毫血口伤痕。难道此人所用,竟然是妖法不成?

  “妖邪,他是妖邪所化。”此时,七大门派众人,包括江彦在内全都不复先前轻松姿态,一个个神情戒备,如临大敌的样子。

  牧青山对众人举止一概不理,只是缓缓蹲于地上,抓起那条染血褡裢轻轻一撕,一只伤痕累累,气息奄奄的灰狐刹那挣脱而出。他将灰狐揽于怀中,颇为关切的道:“老人家,您没事吧,怎会被一群武夫所擒?”

  老狐狸神情悲愤,喘息良久未有只言,却缓慢伸出狐爪指了指人群中一位白眉道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