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长生十二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宛如佳人入梦来

长生十二品 盈门车前草 2592 2020.01.24 08:07

  郁文耀不紧不慢的接着说道:“经过多方打探,我们已经大致掌握这些人的生活习性,说来好笑,这帮人虽都个个身怀绝技,但也同时是天下一等一的痴人。有的人喜欢下棋,有人喜欢发呆,有人喜欢枯坐,有人甚至喜欢烧火做饭。其中有一位翩翩佳公子却是个性风流,终日站立墙头,吹箫弄玉,那声音真是清越婉转。城中一些好人家的女孩听了,一个个都留连不走,爱而沉迷。这公子也就顺势跟这些女孩终日厮混嬉闹,有时候几日几夜都不带休息的,你说这样的人,不是色中恶魔是什么?”

  石文琼听了,不觉神色一动,双目幽深的看着他问道:“文史大人想说什么?”

  郁文耀轻轻一笑,悠然说道:“听闻游园会进城时,大批人马随同,声势浩大。你难道不想知道,游园会一名小小参军,此次前来不过是例行巡检而已,却为何带来这么多人马,而且其中有几名,更是王府里一等一的高手?”

  石文琼闪过一抹晦涩的表情,微微眯起双眼,答非所问的说道:“我听闻,当今洛璃王有一爱女,生平最爱吹笙,曾对一农户家耕牛吹笙,说来可笑,别人对她说,牛是听不懂乐理的。你道她如何回说?她说:‘因为听不懂才要给他听,若我吹笙连愚顽禽兽都感化了,那么城外肆虐的那些山鬼也将为之感化,不再害人。’妄想以吹笙来感化山鬼的,古今天下也只有我们这公主一人了……”

  他说着,至此戛然而止,双目晦暗不明的看向郁文耀。

  “或许我们可爱的小公主真的说动了洛璃王殿下,随同录事参军大人一同辗转荒野,一路弄玉吹笙,妄图感化冥顽的山鬼也说不定。”

  石文琼听了,忽然哈哈大笑,手指着郁文耀的脑袋点了几下,忽然笑声戛然而止,语气深沉的问道:“你有把握将参军在城中的府邸控制住吗?”

  郁文耀躬身揖礼,正然说道:“所谓龙游沟壑,凤入鸡笼,在我们的地方当然是我们说了算,另外,你身边的那名异人可靠吗?”

  石文琼不觉点头道:“此人善于造梦,放心吧,若那人真的喜欢吹箫又爱美人,那么他跟公主殿下必是天生良配,或许我们会成就一番千古因缘也说不定。”

  说着,二人相视一眼,嘿然而笑。

  ……

  论起交心,说起来,师兄弟姐妹们中,也只有萧石跟牧青山最为合得来。尽管二人一个雅致,一个粗陋不堪。

  他们对酒高歌时,总是一个默默担山劈柴,一个静立花间月下,萧声如清风美人低语。

  所以,每当牧青山云游归来的时候,也是萧石萧声最高兴,最快乐的时候。他将牧青山引为知己尊长,称他是最不懂乐理的人,也是最合乐理的人。

  来此扶风国秘境世界,众人中,当属萧石最为高兴自得,一来这里平日佳人相伴,一一皆来倾耳注目,听他吹凑一曲。二来大师兄时刻相伴,二人常常对酒,不似虚无秘境时那般诸多顾忌。

  他喜欢佳人相伴,其实也不是因为好色如命,只是简单的以为,萧音清越,美人亦清越,二者是最为相投,也最能激发灵感的。所以闲来无事时,当大师兄独自修炼后,与其看着老三,老四那般聒噪不休,他更喜欢静立院墙之上,与城中佳人为伴。

  是夜轻风徐来,却裹挟着一股莫名腥臊之味,上空晦涩莫名,未曾见过一丝月光,四围一片幽暗昏黑。

  整个曲梁城陷入一片死寂,唯有城外缕缕苍凉兽吼之声,时隐时没,令人烦躁不安。

  萧石独自难眠,便步入庭院,跳上墙头,颇为萧索的吹凑了起来。

  此时夜深,众人皆睡,未有一人聆听那袅袅清音。

  萧石独自沉迷,心有所悟时,忽然朦朦胧胧中,感觉眼前空荡荡的街道上,隐约出现一人,身姿绰约,步态婉转,颇似迎风之佳人漫步。

  秦弄玉一觉醒来,不觉茫然静立街头,这时一阵萧音传来,声音清越,如轻风低语,如野外的紫阳花般温暖迎人,又如同空谷回响般空阔寂然。

  她目色凄迷,追寻萧声一路寻觅。

  那人素衣立于院墙之上,黑发徐徐在空中飘浮,一把玉箫横亘身前,神情一派寂然清冷之色,说不出的潇洒恬淡,不似人间之人。

  “原来世间真有如此之人,如此之乐。”她感觉自己苦苦寻觅若许久的东西终于找到了,不觉欣然而泣,面色凄然。

  她有一位极疼爱自己的父王,她到了嫁人的年龄却不想嫁,想寻找一位琴瑟相合的如意郎君,父王依她,昭告天下般的寻觅天下英年才俊。无奈的是,她心地单纯且执着,至今未有一人符合她的心意。她想追寻理想中的音乐之道,父亲也依她,派遣一众高手追随,四方寻觅。

  众里寻他千百度,未曾想,却在这孤寂之城,清冷之梦中寻觅得见。也许那院墙之上的清冷之人便是那如意郎君,那清冷之乐便是理想的音乐至道。

  伴随萧声,她不觉也随之伴奏一曲,其声如鸣笛却清脆婉转的多,如远山天籁,一似碧海波澜。如风声之寂寥,似深渊之空阔。

  二人吹箫弄玉,其音相合,其情相契。

  悠然一曲奏完,二人相对,不觉低头微微一笑,互相引为生平之知音人。

  萧石跳下院墙,走近那女子身边,见她秀发如垂丝,眉如远山含黛,眼如花前明月迎人语,脸如粉色桃花惹人怜。

  他心中喜爱不尽,面色却恬淡莫名,颇为清冷的询问道:“夜深人静你一孤弱女子,从何处而来,向何方而去?”

  秦弄玉凄然不发一言,许久后方才寂寞怅然的说道:“可惜你是我梦中之人,若他年能得遇你这般如意郎君,此生便死而无憾了!”

  萧石闻言讶然一怔,仔细一寻思方才明悟早已坠于梦中,他乐道修行已至幽兰之境,原本能够轻易区分梦境与现实,但由于方才吹箫太过投入,一时沉迷竟不知是梦是醒,处于心外无物的高深心境之中。

  原来如此,他忽然微微点头,笑对此女子说道:“梦里相会也是缘,难得你我音乐如此相合,推此及彼,可见你我均是至性真情之人,我欲与你长做知心人,可否告知仙乡何处,现居何方?若一梦醒来时,我当去找你,另奏一曲以叙心中绵绵之意。”

  秦弄玉悠然一叹,颇为凄苦的说道:“若在王城之中能有此梦,我必不远万里,四海去寻你,然而命运戏弄,前日我于曲梁城中为奸人所害,囚于一无名深渊密室之中,若非梦中,此生你我怕是无缘再见了。”

  萧石闻言陡然一惊,猛然问道:“你说你此刻就在曲梁城中?”

  秦弄玉也随之讶然问道:“你也在曲梁城中不成?”

  二人互相疑惑之际,一时尽皆有种明悟,原来此梦是真,眼前此人亦是真。

  明悟于此,二人也同时一悲一喜,喜得是天下间真有如此知音之人,悲的是如此知音人居然只能梦中相遇。

  “究竟是何人将你囚禁,你仔细将经过说一说,我或许,不,我定当全力将你营救。”

  秦弄玉刚想告知,却陡然一惊醒悟过来,慌忙说道:“我乃扶风国琉璃王府的公主,这些人既然敢将我囚禁,定然在此地本事通天,你千万不可孤身来救,好好活着,若将来活着出了此城,将我的消息告知父王便好。”

  萧石哪里将此地小小危险放在眼里,刚想继续询问,不曾想眼前陡然一阵虚幻,梦境消失,眼前佳人莫名不见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