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师父她过分高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2章 妖兽肉

师父她过分高冷 咪菟 2112 2022.01.03 11:03

  少年见小姑娘个头不高,说话却一本正经,觉得很有趣。

  “我和师兄乃崇周派弟子,我名周云霄,我师兄名齐云磊,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云舒直言相告。

  师兄齐云磊显然已经不耐,他们还有师门任务在身,哪里能过多耽误在这里。

  周云霄笑眯眯的同云舒挥手,和师兄一同进了深山老林中。

  雷子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身侧的手紧握成拳。

  随即看到已经吓死的驴子,最终叹了口气。

  他现在要面对的是眼下现实的问题。

  驴子死了,之后的二十里地如何走才是。

  雷子坐在地上,心头微躁。

  云舒说道:“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

  独目兽死了,尽管这里没有血腥味,但是动静太大,难保不会引来其他妖兽。

  她转眸看向四周。

  不知道那鼠一它们去哪里了。

  正想着,树丛微微晃动,云舒看过去,就看到贼眉鼠眼正往这里张望的四头。

  鼠一四头见独目兽死了,灵修也走了,才缓缓地钻出来。

  这一幕却是吓坏了雷子,直以为刚出了虎口又进了狼窝。

  鼠四见雷子害怕,还向他呲呲牙,想凑近吓唬吓唬他,被鼠一打了脑袋。

  那是人类幼崽的兄长,万一惹恼了人类幼崽,它们又得吃不了兜着走了。

  不用云舒召唤,鼠一四头屁颠屁颠来到她跟前。

  这独目兽,两个人类是吃不了的,它们不介意拾人牙慧。

  “哪里好吃?”云舒问道。

  “大人,这独目兽自幼喝云泉水长大,肯定是肾最好吃。”

  “大人,独目兽的肺最好吃。”

  “大人,独目兽的肝不错。”

  “大肠大肠,肯定大肠最好吃。”

  云舒点点头,“这些都留给你们吧。”

  四鼠:“……”

  果然人类奸诈狡猾不好骗。

  独目兽的五脏六腑充斥着肆乱的天地之气,它们消化不了,反倒是血肉中充斥着转化后的浊气,吃了对它们有所获益。

  四鼠一时不敢再耍小聪明。

  云舒只取了强健的四肢被背脊肉,剩余的都让四鼠吃了。

  雷子使劲揉着眼睛,真真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

  妹子居然在和妖兽说话?

  而他居然也能听懂妖兽的话!

  云舒将四肢和背肌肉搬上车,血腥味充斥鼻间,她叫着雷子离开。

  “驴死了。”雷子说道。

  云舒的目光看向四鼠。

  正在大快朵颐的四鼠背部一僵。

  ……

  空旷的荒野连接着深林的一侧,狂奔出一辆板车。

  板车没什么稀奇的,从深林中驶出也不稀奇,稀奇的是,拉着板车狂奔的,是两头硕大的‘老鼠’。

  一个散修站在远处的高坡上,耳聪目明的他正好目睹这一幕。

  “那是鸠鼬吗!”散修惊奇自语。

  鸠鼬这种妖兽胆小如鼠,却擅长幻术,且行动敏捷快速。

  但是不管它是否胆小,也极少出现被人奴役的事情。

  大多数妖兽,都不可能同人亲近。

  所以当两头鸠鼬拉着板车,另有两头鸠鼬奔跑在车子后方,这场面还真是十分纳罕。

  尤其是板车上坐着的,似乎是两个孩子!

  散修很想一探究竟,奈何距离太远,只得作罢,后将这一幕当做趣事,说给了友人听。

  雷子坐在板车上如梦如幻。

  看着前方两头高大的妖兽,匍匐着身子,背部一弓一张拉着他家的板车狂奔,他就觉得很玄幻。

  回头看了一眼拖在板车后边的妖兽肉,如若不是妖兽拉扯,恐怕还真的拉不动。

  虽然灵修说妖兽肉不能吃,但是椒椒说有办法,他莫名更信椒椒。

  按照这么个跑法,估计天黑之前就能进镇子。

  雷子想着,肚子却发出了不合时宜的声音。

  云舒看了他一眼,让鼠一和鼠二停下。

  他们找了一个低洼的地方休息,这里能够隐蔽身形,又能随时观察四周动静。

  妖兽的肉中的确充斥着浊气,妖兽越是厉害,浊气就越是浓郁。

  浊气达到一定程度,普通人即便想吃都咬不动。

  云舒得心应手地处理着妖兽的后肢,她的手每每触及兽肉,其中的浊气便会淡化一部分。

  浊气并非消失了,而是重新转化成了天地之气。

  只不过因为外界干预,转化成的天地之气较为稀薄。

  但正因为如此,普通人吃了可以强身健体,益寿延年,而灵修吃了不但不会消化不了,留下隐患,反而会有所增益。

  云舒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种方法,只是在想起吃的时候,自然而然就想到了。

  今天的阵法给了她一些触动,再此之前她只是有些好奇自己是什么人,却从未想过去深究,亦或者探寻。

  顺其自然。

  这是她内心的想法。

  阵法的出现,让她多了几分好奇。

  似乎她对阵法有着天然的亲近。

  而且很显然,她会阵法。

  云舒简单处理了一下,用云泉水洗去污渍。

  四鼠在一旁看着颇为心疼,好好的云泉水,居然被用来清洗血污。

  人类真是浪费!

  云泉池不远,这云泉水是四鼠取回来的,看着就更为心疼了。

  要知道它们想喝上一口,还得冒着生命危险。

  架火烤肉。

  滋滋的香气很快便溢出来,四鼠顿时忘了被浪费的云泉水,看着烤肉流起口水。

  凡火有限,妖兽肉中蕴含着转化的天地之气,烤起来格外吃力。

  好不容易烤熟,雷子迫不及待地撕下一大块肉下来,开始狼吞虎咽。

  “好吃……嘶,太好吃了……捂捂,好烫!”

  独目兽的肉说不上有多嫩,甚至因为肌肉强劲,还有些塞牙,但是肉中似乎流淌着什么,吃下去就觉得唇齿留香,回味无穷。

  他并不知道,这是转化而成的天地之气在发挥作用。

  云舒小块小块吃着,全然不同雷子的吃相。

  四鼠眼巴巴盯着云舒,嘴巴管理已经失控,口水直直流了下来。

  云舒有些嫌弃,储存了几块肉后,便将剩下的给了它们。

  四鼠的兄弟情爱在这一刻荡然无存,你争我抢,你挠我踹。

  天渐渐黑下来,吃饱喝足的人和妖兽暂时在这里休息。

  有四鼠轮流站岗放哨,云舒让雷子安心地睡。

  一夜无梦。

  第二日清晨上路,有妖兽拉扯,不到晌午就看到了镇子的影子。

  停在不远处的山坡上,云舒对四鼠说道:“你们走吧,体内的力量不会再伤你们。”

  四鼠一怔,云舒这是放它们离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