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师父她过分高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3章 将来是要还的

师父她过分高冷 咪菟 2084 2021.12.24 07:05

  “探头狼?”

  云舒脑海中依旧是一片空白。

  “这种妖兽名为邹狼,是一种群居妖兽,群体庞大,食量惊人,没有固定领地,常年过着迁徙的生活,所过之地皆白骨。”

  男子顿了顿,继续说道:“这种凝成实质的浊气是它们出现的征兆之一,这种浊气最主要作用便是让覆盖在其中的猎物迷失方向,以方便它们捕猎。”

  灰浊气会降低五感,别说普通人进去了,就是一般的灵修武斗进去了也寻不到出路,早晚被这群邹狼耗死。

  因此但凡遇到邹狼,一般的灵修都不愿意招惹,有多远躲多远。

  云舒问道:“你是灵修?你是怎么寻到方向的?”

  男子浅笑,“我便是跟着这探头狼出来的。”

  不需多问,男子必定是灵修无疑。

  灵修和她想象中的不同,倒是颇为和善。

  “邹狼还有个最大的特点,便是护短。”男子看了死掉的探头狼一眼,“我恐怕会被它们追杀到天涯海角了!”

  还很喜欢说话。

  云舒心里想着,点点头,“这么说来,你可以向村子相反的方向逃走。”

  男子失笑,“这么小就这么凉薄,我可是为了救你,你理应报答于我。”

  云舒静默片刻,仔细说起来是这样。

  尽管她并不惧怕探头狼,但是她并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杀死她,刚刚正是想着试一试,结果如何未可知。

  乌木般的黑瞳看着她,“总之,你欠我一条命,将来是要还的。”

  云舒眨着眼睛怔了一下,这副模样懵懂又纯粹,那双眸子更是干净的好似一尘不染。

  男子眉眼含笑,说道:“自然不是叫你以命相抵,将来的事,我们可以将来再说,先上去吧。”

  说着,男子伸手虚抬云舒的胳膊,云舒便感觉一股大力作用在身上,身体一轻,便稳稳落在了山坡上。

  他们上来不久,孙婶儿也艰难地爬了上来。

  原来孙婶儿见这个灵修不肯帮她,生死之际倒也不死板,趁着他们说话的功夫,早就手脚并用开始往上爬了。

  一边爬她心里一边咒骂,最好那什么狼赶紧来了,把两个人都吃了!

  孙婶儿虽然恨这灵修没有帮她,更恨那小丫头居然还被救上来了,但是在灵修面前她也不敢造次,原地喘了几口粗气,迈步就向村里跑去。

  知道献祭不管用,她得带着一家老小赶紧跑。

  男子和云舒都没有去理会孙婶儿,男子浅笑道:“我名丰千诵,你叫什么?”

  “云舒。”

  丰千诵颔首,“就此别过。”

  说罢,他墨色袍服翻飞,转身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

  山坡下的灰黑雾气愈见浓郁,云舒迈步向着村里走去。

  才走出不远,就看到一个身影呼哧带喘地跑过来,正是雷子。

  雷子看到云舒惊喜交集,五官都舒展开来,连带着身上的伤都不疼了。

  “椒椒!”

  因为云舒不会说话,雷子就自己给她起了一个名字,叫椒椒。

  雷子双手握住云舒单薄的肩膀,前后左右地看了又看,见到无伤才放下心来。

  “那老妖婆没给你扔下去?”

  “扔了。”

  “那你怎么……嗯?你会说话了!”

  云舒面对这个真挚的少年,面容缓和了一些,再不是之前平静中带着冷淡的模样。

  “嗯,此事回头再说,妖兽将袭,我们要尽快离开。”

  雷子一惊,忍不住回头看了山坡一眼,虽和往常一般没有异样,却无端给人一种压迫感。

  “那我们快走,去找我爹。”

  云舒这才想起,除了雷子之外,还有一个秦老汉。

  爷俩一直相依为命,靠给村里的人干点木匠活为生,在村子里的生活很拮据。

  所以对于爷俩捡回一个赔钱货还是个傻子,村里人几乎都没人能理解。

  这就是捡回来一张嘴,一点活不能干只能拖累人。

  “秦老爹呢?”云舒问道。

  雷子怕云舒跟不上,一路小跑,闻言头也不回地说道:“家里呢。”

  见他含糊其辞,云舒便知道有事。

  她记得她被孙婶儿强行带走的时候,秦老汉是不在家里的。

  “出什么事了?”

  云舒呼吸平稳,速度却不慢,紧跟着雷子。

  对于这对将她捡回来的父子,她有着天然的亲近,她虽性情淡漠,却不是好坏不分。

  雷子知道瞒不住,简单将事情说了一下。

  原来老秦被人打晕之后扔进了放白菜的地窖里,他跑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人从地窖里爬出来。

  老秦也是出来后才知道出了这种事,他气的直接就找孙婶儿去了,这时候应该正堵在他们家里。

  老秦平日里老实,犯起脾气来可是倔的很。

  雷子深知老爹的脾性,拉着云舒加快速度,一路跑着进了村,径直向着孙婶儿跑去。

  过道里有不少围观的人,此时老秦就堵在孙婶儿家的正门口。

  他知道孙婶儿有好几个侄子外甥,都是壮年,在村里就没人敢招惹孙家。

  他也不傻,拉着孙婶儿的小孙子不撒手,让她那几个侄子跟着他一起去救云舒。

  正巧赶上孙婶儿回来,直说云舒没事,老秦哪里会相信。

  他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山坡下边就是黑雾,不喊上几个青壮年,万一里头有啥,根本不可能救回云舒。

  送命的事儿,谁能跟着他去干。

  他只能以威胁的手段,拉着罪魁祸首去救人。

  孙婶儿一边招呼家里人收拾物件,一边和老秦周旋,试图将小孙子抢回来。

  雷子和云舒回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爹!”

  老秦听到喊声,转头就看到两个孩子安然无恙站在那里,当即松了孙家小子的手腕向他们奔来。

  “来不及解释了,爹你去找老里正,通知村里的人赶紧跑,妖兽要来了!”

  雷子顾不上找孙婶儿算账,拉着老秦就往外跑。

  雷子和云舒先回了家,正收拾为数不多的东西,带上粮食,就听村里扩音石里传出老里正的声音。

  “乡亲们,山坡下头的黑雾里头果真是有妖兽的,刚才呢,老秦也给咱们通风报信了,现在村里几家主姓的当家人都来我家里头,咱们开个会,开个会啊!”

  雷子一听都傻眼了,这时候还开个鸟会。

  云舒忽的眉头微蹙,看向北方。

  “来不及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