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薄暮交响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梦

薄暮交响曲 好似一只小若雨 4041 2021.11.25 19:04

  把自己卧室的房门关上,将油灯,谱子和手稿放到桌子的边缘。奥罗斯仰头倒在自己的床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

  距离奥罗斯听到莫扎特这个名字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但是奥罗斯直到现在还被那一刻的震惊情绪笼罩着。这个名字颠覆了他对这个世界六年的认知。

  “沃尔夫冈·阿玛多伊斯·莫扎特。呵,多么如雷贯耳的名字啊。怪不得我看到他就觉得好像看到过,怪不得我听到那首曲子感觉那么熟悉。莫扎特降B大调32号小提琴奏鸣曲k454的小提琴部分啊,虽然有点改动,但是我竟然没听出来。还好,还好穿越了,不然又要被老师骂了。”

  奥罗斯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这个名字携带的庞大信息量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

  “我还以为穿越到了异世界,这算什么?魔改版的十八世纪?”

  闭上眼睛回忆着今天发生的事,过了一会,奥罗斯从床上坐起,看着油灯中微弱的火焰,苦笑着呢喃。

  “这还怎么睡得着啊。”

  起身来到书桌旁,拉开凳子坐了下去。在昏黄的油灯映射下,奥罗斯从书桌旁的篮子里拿出了自己的羽毛笔和墨水。雪白的笔杆因为长时间的使用有些微微泛黄。将笔墨放在桌子上,奥罗斯想了想,起身回到床边,俯下身体。

  那黑色的包裹静静地躺在床底。奥罗斯伸手将它推开,把后面的羊皮纸册子拿了出来。将包裹整理好,拿着小册子回到了书桌旁。

  “唔……先记下来,然后再整理。今天是别想睡觉了。”

  将今天的经历从头到尾详细的记在了笔记上。仔细查看一番后,确定没有漏掉什么的奥罗斯将笔记放到一旁。

  他从边上的篮子里取了一张纸,将羽毛笔粘上墨水,在最上方写下一个单词,又那个单词上画了个圈。

  黄昏。

  “这应该是个很重要的东西。虽然今天没有问到这是什么意思,但是根据这单词的意思来推断……黄昏……”

  将羽毛笔放下,双手按在太阳穴上。奥罗斯脑海中浮现出了许多联想。

  “黄昏……这单词是夜晚之前那段时间的意思,翻译成中文理解会比较方便,毕竟这个世界的语言我还不是很熟。啊,对了,怪不得觉得这个世界的语言和德语很像,呵。”

  自嘲一笑,奥罗斯回忆了一下前世和黄昏有关的事情。

  “黄昏啊,应该是一种比较黑暗的含义吧。毕竟,夜晚前的最后一点光亮,而且即将落下。”

  过了一会,他提起笔在黄昏旁边写下了一行字。

  暂时无法确定含义,应该是这个世界神秘侧的根本。

  “黄昏相关的东西现在整理不太出来,但是它肯定跟这个世界的神秘侧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黄昏历,还有莫扎特所说的被黄昏侵蚀的世界。”

  将羽毛笔的尾端贴在脸上,奥罗斯大脑飞速运转。几秒钟后,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在那行字的下面又写上了一句话。

  黄昏应该是一种外来因素,因为黄昏才导致了神秘侧的出现。

  这行字写完后,奥罗斯将视线下移在那几行字的下方又写下了一个单词。

  灵感。

  “这个倒是好总结,今天已经把它了解的差不多了。一种能量体系,神秘侧的基本构成。”

  自言自语中,奥罗斯将这两句话写在了纸上,然后又在纸上列出了好几个关键词。

  雕像,仪式,艺术家,Ⅳ级,圣者,体内的暖流,我的天赋,守夜人,莫扎特。

  “……最后,世界观。”

  将十来个单词写在纸上之后,奥罗斯看着这张纸,沉默半晌,将大部分单词旁边写上了莫扎特给的解释,只留下世界观这个词。

  “世界观啊,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语言和德语差不多,莫扎特的经历也和前世差不多,但是前世可没有黄昏历之类的东西。”

  将笔放入墨水瓶中,将瓶子推到一旁。奥罗斯双手向后托住脑袋,视线注视着油灯中微弱的火苗。

  “……还好巴赫的才华是在19世纪之后才被发现的,不然拿一份已经流传开的谱子去说那种话也太尴尬了……诶不对啊,莫扎特好像是见过巴赫的……”

  奥罗斯敲了敲脑袋,有些头痛的看向桌子边缘的手稿。但过了一会,他摇头轻笑一声,又一次看向了那个代表世界观的单词。

  “巴赫的手稿在偏远酒馆都有可能买到,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这些单词……是因为神秘侧导致文字的演化出现了变化吗?怪不得和德语很像,如果没有神秘侧应该就和前世一模一样了吧。世界观……还是不知道黄昏到底是什么,怎么就没问一下。”

  懊恼的拍了一下脑袋,看了一下屋外的夜色,奥罗斯将油灯中的火苗熄灭,摸索着爬回了床上。

  “明天还有一天课呢,还是先睡觉。希望我能睡着。”

  带着对未来的疑惑和憧憬,奥罗斯将被子拉上,盖住了身体。

  “黄昏历的前身应该是罗马历法吧,因为神秘侧的原因公历没有推行?还是说教廷没有那么强的统治力,导致公历的传播范围不够广?唉,十八世纪啊……我怎么当年就没好好学学历史。”

  闭上眼后,意识渐渐模糊。经历了半个小时的折腾之后,奥罗斯终于进入了梦乡。

  ……

  嘶喊声渐渐清晰。

  血液飞溅,无数金铁碰撞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是谁?

  我在哪?

  思绪混沌,无数记忆杂乱无章。

  远处像是片战场,无数难以名状的恐怖生物正在肆意屠戮那些身着重甲的士兵。

  当然,士兵们也不是没有反抗。

  无数士兵排列成不同的奇怪方阵,在阵型中,有这许多无法理解的波纹荡漾,抵御着怪物的进攻。但是,在哪无法名状的巨大生物面前,这些士兵显得那么渺小,无助。

  山岳般的巨兽屹立于大地之上,它每次移动,都会导致一个方队的陨落。在士兵们的哀嚎当中,无数高3~4米的巨兽冲破防线,在防线后方展开血腥的屠杀。

  我看了看天,天色不怎么好呢,灰蒙蒙的,而且快要黑了。

  “不行的,这样下去撑不了多久。”

  是指挥官吗?看着忽然出现在不远处的银发老人,我有些迷茫。我到底在哪?

  “这帮畜生是怎么出现在战线后方的!我们的大部分战力都在前线啊!”

  那老人身边有一位……画家?他正坐在老人旁边,明明身处战场上,但是他竟然还在悠闲的画画,真奇怪。

  “还要多久?”

  老人好像并没有阻止画家这奇怪举动的想法,他还在问画家问题?

  “即使是我把全部灵感用上也不太可能几十分钟完成一副写实画啊!我尽力。”

  画家头上冒出了冷汗。灵感?我好像对这个词十分的敏感。

  “不把前线的士兵传送回来我们都要死在这里!这群天杀的文官,为什么不让圣者提前画好前线传送回来的固定写实画?”

  老人看着战线,脸上带着一丝愤怒和悲凉。

  “别催了!以功利的心快速完成一副Ⅷ级的作品,你还要搞我的心态!”

  画家还在作画,那画的轮廓已经大体形成。画家的速度很快,他正在描绘一片……荒原?

  一片空无一物,天空昏暗的荒原。

  “提前让圣者画好前往皇宫的写实画,然后让敌人抢走全都穿送过来?”

  我看到,一只庞然大物出现在了那山岳般的怪物身旁,它扭曲的身体呈现灰白色,淡淡的雾气从它身体中飘散。

  “凯恩诺先生。”

  银发的老人向着那忽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人弯下了腰,他们好像认识。

  我到底是谁?

  那庞然大物和那山岳般的怪物撞到一起,它们相撞的位置阵阵涟漪扩散。气浪掀翻了周围的怪物和士兵,但是那些被掀飞的士兵很快就倒着飞回了自己的位置,看起来十分诡异。

  银发老人收回了发光的手。

  而就在这事,三人同时看向了天地的交界线。

  那里,有几个黑点。

  他们脸色变得难看,他们在恐惧,他们不敢相信。

  他们在交谈。

  它们在交谈。

  他们在守护国家。

  它们……

  它们是什么?

  我是谁……

  视线模糊,虽然本就不够清晰。银发的老人身形涣散,他做了什么?

  一座大殿。

  为什么我会看到大殿?我不知道。

  大殿中光线昏暗,但是在其中一角,有着许多正在燃烧的蜡烛,它们为这昏暗的大殿带来了一丝光亮。

  “……就算前线的主力部队全部撤回来,我们也扛不住这次入侵。而且这是一劳永逸的事情。”

  一张充满皱纹的脸,枯瘦的身躯没有掩盖那散发智慧的眼眸。他站在人群最前方。

  一张辉煌的宝座,一位容貌俊郎的男子正座于上。他头发不长但是修建的十分整齐,眼睛深邃而有魅力。但此时,这双眼中满是愁苦。

  无数的老人,其中可能混杂着几位中年人?他们静静的站在大殿中央,没有发出丝毫声音。

  “不,我不同意。”

  宝座上的人努力维系着和平时一样的沉稳。

  “您是皇帝,您当然可以命令我们。”

  那双充满智慧的眼眸平静的看着宝座上的人。

  “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平静!”

  那容貌俊郎的男子愤怒的从宝座上站起,他看着大殿中央的人们,眼中充满了悲愤之情。

  “我们的国家需要我们这些老东西,您还有您要完成的事情,这些不是您应该继续费心的问题。”

  “让我眼看着为了国家付出一生的人最后尸骨无存?”

  “您是一位伟大的王,不应在这种时候流露出这样的情绪。”

  “……”

  男子的表情不断变化,他在和自己的情感进行着最激烈的斗争。

  老人的目光依旧平静的看着男子。

  人群中响起了莱雅琴拨弦的声音,轻缓的旋律安抚了男子的情绪。他重新坐了回去,眼中尽是悲伤。

  大殿变得安静。

  莱雅琴是什么?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

  “可以。”

  男子开口了。

  像是在回应他的话般,大殿一角的蜡烛忽然熄灭了一小半。

  竖琴声停了。

  风声吗?外面响起了呜呜的声响。

  “哦?看来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老人回过头,微笑着看向身后的人群。

  “老伙计们,让我们再完成最后一副作品吧。”

  在老人说完之后,人们都笑了。

  他们笑的很开心。

  他向着宝座上的人行礼。

  他们也纷纷向着他行礼。

  他们回过头,看向身后。

  大殿的另一头,是一道纯白色的门。

  圣洁的光芒从门内散发出来,像是在接引那些纯净的灵魂。

  脚步。

  最后端的一位老人离开人群,他脚步轻快,他走向那道光门。

  光芒吞没了他的身体。

  像是吃到了什么美味的东西一样,光芒好像变亮了一点。

  而同时,大殿一角的一根蜡烛,悄无声息的熄灭了。

  第二位。

  第三位。

  他们像是早就商量好的一般,一个个的走向那道光门。

  宝座上的人眼角变得有些湿润。

  明明在那么惨烈的战场,他都没有哭过一次,他想。

  我的视线望向墙角,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蜡烛一根一根的熄灭。

  最后,只剩下一根蜡烛,还顽强的燃烧着自己,为世间带来一丝光明。

  “那么,再见,陛下。”

  老人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宝座上的人,想要将他的样子永远都记到脑海中。然后他转过身,轻轻迈步。

  枯瘦的身体看似弱不禁风,但是步伐却十分稳健。

  “先生……”

  泪水终于无法抑制,那伟大的王在带上那顶冠冕后,第一次流泪。

  老人没有停留,没有再开口。

  他走进了门。

  好像是吃饱了,那门散发的白光猛的扩散开来。

  是风吗?最后一根蜡烛的火焰剧烈摇晃,它要灭了,但是这大殿,已经够亮了。

  光芒扩散出了大殿,将昏黄的天色完全照亮。

  如同烈阳般的光芒,扫过这昏黄的大地。

  它们在恐惧。

  它们如同丧家之犬般四散奔逃。

  它们动不了。

  它们无法逃开枷锁。

  它们不再开口。

  它们消失了。

  为什么?

  我不知道。

  我感觉……我好像也哭了。

  ……

  梦,醒了。

  第一次,早上没有东西在我的眼前闪过。

  没有闹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