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这不是我的大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龙头铡、虎头铡和狗头铡

这不是我的大宋 开心的刀 2220 2020.01.06 18:00

  没多久,胡家人就全部在院子当中集合了。

  胡德富和王小凤虽然昏迷,也被这帮子粗胚给折腾得醒过来了。

  胡德富面沉如水地看着院子当中犹自放肆地士兵们,一言不发。

  而王小凤则紧紧抓着胡迈的手臂,大哭不已:“我的儿啊,你可算是醒了,都要吓死为娘了!”

  胡迈无奈,只好不断安抚好自己的母亲。

  当然,女人哭起来的时候,普通的安抚是毫无效果的,比如眼下,任胡迈如何安抚,也没有半点效果。反而让自己的“娘亲”眼泪止都止不住。

  只是王小凤的哭哭啼啼,眼下在这个院子里已经不出奇,引不起任何人的关注了。

  因为,眼下满院子的人,大部分都在哭哭啼啼呢。

  那帮子好似土匪进村一般的乡兵们应该是祸害完了,那个把胡迈从床上一把拽下地的可能是个头儿,一溜儿小跑,跑到院子门,对着外边一拱手,扯着嗓子吼道:“禀报崔判官,胡家上下五十七口,除胡家二郎胡起已经被吕推官带回府衙之外,其余五十六口一个不少,都在这了!”

  胡迈听到那小头目的动静,就支楞起了耳朵听那边的动静,这时听到门外传来一个颇带磁性的声音:“好!”

  然后就看到那小头目躬身一让,一个身着绿色公服,头戴幞头,腰束革带,脚上蹬着一双革履的中年男子跨过了前院的月门,到达这后院之中。

  那男子径直走到胡德富面前,轻声问道:“胡德富?”

  胡德富见对方一袭官服,正是此前在人群之中远远见过一眼的苏州府判官崔秀,只好拱手应是。

  崔秀见胡德富承认了,又问道:“可知犯了何罪?”

  胡德富被乡兵掐醒来的,眼下还是满头雾水呢。

  虽然此前有胡安来报,自家二郎因为事涉监税司案,被吕推官带走了,但是眼下也没把这事跟那事给联系起来,只好作恭谨状:“小民不知。”

  崔秀轻轻呵了一声,才道:“你家二郎胡起,阻止城内织工冲击监税司衙门,致监税司内都头高洪清及随员二十余人死亡,罪在不赦,其家人均应立即收监,听候发落!”

  胡德富闻言,身子如筛糠一般发起抖来,王小凤也如同胡德富一般,两人闻言之后,不就便瘫软在地。

  在另外一侧仆役侍女则开始交头接耳。

  只剩下胡迈一脸懵逼。

  这个所谓的监税司,又是个啥?

  不论是他来自后世的记忆,还是这具身体原本的记忆,都对这个所谓的监税司毫无印象啊!

  还有,监税司都头,高洪清?这时什么人?

  好在,没有疑惑多久,他就弄清楚了。

  自古以来,都谓民不与官斗。

  胡家虽然是苏州城内还算有点名号的富户,但是在苏州府衙这种庞然大物面前,做什么都是徒劳了。

  因此,苏州府判官崔秀大人一挥手,整个家的人都在一众乡兵的看押之下,朝苏州府衙门走去。

  一路之上,胡迈听到了不少路人的议论之声。

  “哎呀,这胡家还真是胆大啊!这下好了,满门都不得幸免啊!”

  “对。早都说了,这胡德富啊,暴发户,管教儿子不力,这不他家二小子就给惹出这等祸事了。怕不是要全家抄斩啊!”

  “哎。也是那娃儿想不通透。监税司是官家派来的,那是我们能够抵抗的吗?也不过是涨税一成,咬咬牙也就过去了。就这孩子,不知道犯了哪门子邪门心思,怎么就敢这么大胆哦!”

  “是啊是啊,我事后还去看了,那可真叫一个惨不忍睹啊!高都头的头都被这帮人给打碎了!黄的白的流了一地,那叫一个惨啊!”

  自己的爹娘只顾埋头走路,想要知道情况的胡迈见状也不敢张嘴问。

  好在围观的“热心群众”们还是比较给力,虽然都是七嘴八舌的,但是胡迈仔细一听,还是分析出来了是什么情况了。

  他自己还不知道今天是哪一天,弄不清楚自己在床上躺了多久。

  但是,显然,他是四月初八那天出城去做所谓的风筝实验被雷电给劈晕的,而这个监税司案,显然发生在他昏迷之后。

  准确说,是这个监税司衙门的设立,都是在他昏迷之后。

  道理很简单,监税司衙门成立的初衷,就是给生死加税,一张织机加税一成。

  虽然他还没弄清楚这个税率到底是高是低,但是显然,苏州城内的人们大部分都觉得,这个税率很高。

  所以,就有织工们自发组织起来,去冲击了监税司衙门。

  嗯,事情大概就是这么简单了。

  政府要加税,民众不满意,然后两者起了冲突,前者派出来的代表,被后者自发形成的代表给打死了。

  唯一不简单的地方在于,自己那个十四岁的弟弟胡起,成为了这一时间的民众组织者……

  胡迈翻翻白眼,努力回忆一下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弟弟,怎么看,也觉得他干不出这种事啊!

  这里边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我穿越过来,是要当地主家的傻儿子的,并不是给地主家的傻儿子陪葬啊!

  胡迈内心郁闷,却又不敢说自己不是胡德富和王小凤的儿子,不是胡起的哥哥。

  敢要这么说,都不用他爹他妈出手,街坊邻居的唾沫星子都能把他淹死。

  没办法,只好当好这个角色了。

  胡迈无奈之下,只好把自己两世加起来的刑罚都想了个遍。

  然而,这具身体原本的意识,就是个从小不缺衣和食的富家小子,这辈子受过的最大的刑罚,那就是老胡家的家法。

  如果还有比这个更恐怖的,那就是老妈的念叨。

  比这个更惨的,那唯有那次作死的风筝实验了。

  那种雷电过身的感觉,让胡迈此刻想起来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可谓是记忆尤深。

  而他后世的记忆,所见过的刑罚无非是电视剧和电影之中演的那些。

  符合宋代的……大概只有大名鼎鼎的龙头铡、虎头铡和狗头铡了。

  无论怎么想,那玩意都不是个好玩意,挨上一下那是必死无疑。

  想到了龙头铡、虎头铡和狗头铡,胡迈忍不住想到了这三把铡刀的主人公。

  不知道在这个大宋,这位后世著名的包黑炭包大人,还在不在世啊?如果在世的话,说不定自己还能洗清楚冤情,继续回家完成当地主家的傻儿子这一伟大梦想?

  想到这里,胡迈反而有些期待赶紧进苏州府,看看那堂上坐着的到底是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