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侠道为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诡异二

侠道为何 有毒的小子 1869 2020.03.26 11:44

  “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发现了出去的方法,你们想不想听?”

  “只有你会提防此地的所有人,所以你才发现了不同之处是吧!”陈氏首领以一种深信不疑的语气说道,“我们所犯的最大错误是只关注了预想中的外来敌人,而没有关注彼此的状态。”

  “我说过了,这个并不重要,即便你们想从现在开始仔细观察,但是你觉得还有时间吗?”

  陈氏首领环顾四周,发现诡异红光相较于之前更盛了些,只是因为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缓慢增加的,所以不刻意看并不是很明显。

  “方法是什么?”

  “助我恢复伤势!”

  “原因?”

  莫轻风此时深深看了陈氏首领一眼。

  “诡异刚刚降临时,红光虽然比较微薄,但是却笼罩了此地,你们知道的,我去过黑渊林,法则之力我是接触过的,这种诡异很像一种或几种法则之力的凝聚,法则之力聚集到一起,形成了领域,就像是黑渊林的黑气。

  而诡异开始降临之后,我是因为身负重伤,不能立即动身离去,而你们是因为探查不到外面的情况而不敢动身......”

  “也就是说你开始时是可以探查到诡异之外的?”听到此处,陈氏首领问道。

  “当然,但是那时就算你们知道,也是出不去的,因为当时我发现最外层红光之外还有一些奇怪的力量存在。

  在你们分组轮流站岗之时,红光之能已经加强了,我也探查不到外面。

  而随着死去的人越来越多,红光更胜,能探查的距离越来越小。

  直到现在,重伤的我肯定是没有能力出去了,而你们没有神器,没有接触过这种不同于内力的力量,是绝对出不去的。

  不要想着抢夺神器,就算你们能够抢到,没有认主的神器,也是无法让你察觉到法则之力的。”

  莫轻风稍微喘息了下,继续说道:

  “现在的情况是如果我想出去,就必须借助你们的力量,而你们想出去,就必须借助我或者说神器轻皇的力量,所以我可以给你们解释的更详细些,以免某些人自作主张,完全毁掉出去的希望。

  不过在此之前,我希望知道你们的态度。”

  “如果我们真的可以从诡异中全身而退,并且将这种方法带回族内,那么族里就有了迅速扩张的可能,这个比单拿回一把神器给三长老价值更高。”陈氏首领回顾族人说道,“就算是恶了三长老,族内也是不会亏待我们的。”

  “嗯嗯”“就是”“老大我们听你的”

  “我们需要怎么做?助你恢复没问题,但是我觉得你不会天真到想将我们所有人算计进去,自己脱身!”

  “当然,暂时合作。

  我需要你们的疗伤药,陈氏大族出来的人带的疗伤药必定不凡。

  同时,我需要你们渡内力给我,我需要内力来尽快吸收药性。

  这期间我会继续说明我的发现,首先每个人需要确保内力运转不息,气血平缓而不失爆发性,考验你们内力控制的时候到了,还有一点,这可能是个长久战,做好准备。”

  “好,大家依言做好准备,三人一组渡内力给他,确保每人的内力平缓运转。”

  不得不说,这个陈氏领队还是很有见识的,短短时间,就发现了抵挡诡异的秘诀,内力运转不息,最重要的是平缓,不运转内力或是剧烈催动气血都是不可取的。

  “诡异刚刚降临时,大家都在催动气血,内力运转不息,准备随时预备突发情况,过了很久都没有事情发生,也没有人死去,这说明诡异对内力或气血是有些忌惮的;

  轮岗之后,休息的人气血平复,因为对彼此的信任,故而放松了警惕,这时应该就是诡异趁虚而入的时机了。

  站岗的人中,死去的都是实力比较低的,这点是我的猜测,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嗯”

  “这样的话,应该是实力比较低的人,对内力及气血的控制应该都比较差,在剧烈催动内力与气血之后,平复时可能操控有些问题,导致了诡异的渗入。

  而实力高强的人,对于内力及气血的把握较好,从而没有给其机会。

  刚刚死去的那几个,完全压制了气息,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愚蠢的行为,一个普通人在诡异笼罩之时还能存活?

  对你们的观察就这些,再说回我自身,虽然轻皇在手,但是我对于内力之外的力量也并不熟悉,我比你们多出的一点是黑渊林让我见识到了法则之力,所以我可以大致感知到这股力量。

  至于深受重伤的我,为什么可以坚持到现在,这大概就是轻皇的功劳了,虽然开始时我感知不到其它力量渗入了我的身体,但是轻皇会自动护住我,所以我安然无恙。

  在之后,我因为伤势有所缓和,而且受伤的我会更加注意自身的伤势,所以大概在你们分组轮岗的时候,我也感知到了这股奇异能量入侵了我的身体,我刻意控制了轻皇,保留了一点,发现这种法则是在缓慢地燃烧气血,十分的缓慢,就如同平日自身气血的流逝一般。

  按理说,这种燃烧不应该对身体造成影响,因为平日气血流逝也是一直存在的,但是我不敢再容其留在身体中了,因为我的伤势太重了。

  基于以上的观察、猜测,及自身的体会,我总结了这个方法。”

  听了莫轻风这一席话,其余人也都若有所思,四周又恢复了一片寂静,每个人都在努力运转着内力,平复着气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