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顶级品酒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盲品之战

顶级品酒游戏 笔龙胆1 2213 2019.06.24 08:40

  黑娘从每个战队中,邀请一名非参赛人员跟着她到酒窖去拿酒,就是为了确保公正性。

  姜枫他们这一边,派出了张曼欣;对手一方,派出了那个墨绿头发的女孩。

  可能有足够的理由怀疑,黑娘会不会在私底下跟大膀子纹身串通好了?

  关于这些疑虑,黑娘早有准备。他就像举办公务员考试一样,想出了一套严密的程序,让人对其公正性无话可说。

  比如,到了酒窖之后,黑娘就说:“现在,我们每人会拿到一张卡片和一个盲品专用酒品套。

  我的酒窖里,葡萄酒不下一千瓶,你们自己去找一瓶,白色世界和红色世界都可以,将这瓶酒的信息记录在上面、并签字,卡片就留在你们自己这里作为证物,然后用酒套将酒瓶套住,遮蔽所有的酒标信息,再跟我一起出去。

  到了上面,我们都将酒交给酒保,他会将酒瓶秩序打乱,然后端到盲品桌上。这样一来,非但盲品人不知道哪瓶是哪瓶,就算是我们三个人也会弄不清楚,我们选的酒是在哪一瓶,因为酒套都是一样的。

  在他们盲品的过程中,我们必须保持沉默,也不能做任何的暗示。

  此外,我们整一个过程,都有监控。

  假如发现哪一方作弊的话,就判定为输。所以希望你们也不要为了你们的朋友做任何手脚,因为很可能弄巧成拙。

  你们听明白了吗?”

  张曼欣自己是开餐厅的,平时对细节就比较挑,但还是很惊叹,“喝不醉酒吧”为了确保盲品的公正性,把细节想得这么周到!怪不得,在酒吧业如此萧条的今天,黑娘的酒吧还能存活下来,而且看上去活得还挺滋润。

  张曼欣和墨绿头发女孩就按照黑娘的要求去做了。

  黑娘自己也是按部就班,把选酒、填卡、戴套等步骤都给完成了,然后才跟张曼欣、墨绿头发女孩一起出去。

  最后,三瓶戴了套的酒,来到了姜枫、大膀子纹身等人的前面。

  张曼欣想要去辨别一下自己的那瓶酒,却怎么都辨识不出来了,因为酒套的确是长的一模一样。她本来想要用手指做一个印记什么的,但因为全程都有监控,她还是放弃了这种想法。

  对面的墨绿头发女孩,也凝起了眉头,估计比张曼欣也好不到哪里去,肯定已经分不清哪个套子里的酒是她选的。

  接下去,就该姜枫和纹身大膀子出场了。

  这时候,黑娘又说:“我们‘喝不醉酒吧’的盲品规则,跟其他地方有些不一样,我事先再说明一下。

  其他地方玩的盲品,就是拿出一支或几支酒,将酒标都蒙起来,然后由不同的人品饮,说出自己的判断,给出品种、产地、酒名,乃至年份等信息。一个参与者,可以将所有的信息,一股脑儿都说出来,然后看看说中了几个。

  我们也差不离,但我们的盲品玩得更加精细。

  精细在哪里呢?

  我们的盲品是分层次的,先拿出一瓶酒来,品尝之后,说出品种,谁如果说不出是哪个品种,那就是输了。

  当然输了的选手,也可以要求进入第二阶段:说出产地。但这次再输的话,就不是输一万了,而是两万。你可以一直不服,直到五万封顶。

  大家听懂了吧?”

  纹身大膀子有些不耐烦地说:“都听了一百遍了。关键是有些人听不懂。”

  姜枫朝李裕瞧了一眼,心想:

  “这么说来,李裕第一轮输了一万块,他是可以申请参加第二轮的。

  但李裕应该对自己的盲品技能没什么信心,所以不敢再参加第二轮,免得陷得越来越深吧。”

  距离任务时限,只剩下半个小时了,姜枫就说:“赶紧开始吧。”

  “听明白了就好。”黑娘用磁性的声音说:“我亲自给你们倒酒。顺便我再说一句,不论是谁赢了,都要支付这三瓶酒的酒钱和我们店里10%的抽成,也没有问题吧?”

  双方都说没问题。在人家地盘上打赌,不给钱才不正常。

  于是,黑娘就亲自给他们倒酒,从第一个酒瓶中,倒出了两个三分之一杯。

  大膀子纹身就端了一杯,去观色、闻味和尝味了。

  姜枫倒是不忙,他先向系统发出了指令:“调取这瓶葡萄酒的全部信息。”

  系统反馈:

  “宿主指令已收。先就该指令作出解释:

  调取一瓶葡萄酒全部信息的功能,只能使用一次。

  用后该功能即刻关闭。

  直到下次获得该功能的奖励,方可再次调取。”

  “什么,只能调取一次?这也太抠门了!”

  姜枫不由吐槽,这不等于是只能跟对方比一次了?如果对方输了之后不服,要拼第二次,自己就没有杀手锏了!

  正在姜枫如此犹豫的时候,他忽然发觉一只纤细的手,将他前面桌上剩下的那杯葡萄酒给端了去,姜枫赶紧从系统中回过神来,发现是严佳。

  她纤指捏着杯柄,已经开始盲品了起来。

  姜枫有些意外:“这是?”

  严佳朝他笑了笑说:“当然是我来比喽。在葡萄酒品鉴方面,你才学了几天,我至少也已经学了好几年,喝过的葡萄酒也不知比你多了多少。不管怎么样,在盲品上肯定比你有把握一些吧?

  今天我本来不会跟人家比,但你要我陪你,那我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好了,我要集中精力开始盲品了。”

  说着,严佳就将酒杯微微倾斜,开始观察这杯葡萄酒、然后将鼻子靠近酒杯,第一闻;然后,第二闻……

  一旁的姜枫反而有些惆怅了。这就像一个开车司机快要过红绿灯了,结果一辆车加塞上来,先冲了过去,他的车却只好在红灯前停了下来,郁闷是明显的。

  但,不得不说严佳的品酒水平还是强的。

  他们第一杯品的是白葡萄酒。

  严佳因为是女孩子,偏爱色泽清丽、香气爽雅的白葡萄酒,平时也喝得比较多,所以她尝了一口杯中酒,就锁定了这款葡萄的品种,在卡片上写出了“白诗南”三个字。

  而那个大膀子纹身男,却显得比较吃力,最后他写成了“霞多丽”,在白色世界里,“霞多丽”是当之无愧的老大,所以大膀子纹身写了这个最出名的品种,赌一把。但,与答案不符。

  黑娘当即宣布,严佳赢了第一轮。

  这样一来,之前李裕和张曼欣输掉的1万块,算是赢回来了。

  但不出意料之外,大膀子纹身男表示不服,要求进入第二轮。

  第二轮,不仅仅要说出葡萄酒品种,还得说出产地才行。

  难度瞬间提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