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顶级品酒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刚我喝了

顶级品酒游戏 笔龙胆1 3582 2019.06.09 18:43

  但是,姜枫心里还有一个问题:“我酒精过敏啊,一瓶酒喝下去,会不会没命的啊?”

  游戏系统回复:

  “在修复静脉出血时,已经对酒精过敏的缺陷,一同予以修复,请宿主放心饮酒。”

  “一起修复了?”

  姜枫既开心,又不开心。开心的是不会再酒精过敏,不开心的是,这个游戏系统不经自己同意,就擅自修复了他的缺陷,以后擅自改动他身体的机能怎么办?

  “系统还修复了什么?”

  游戏系统回复:“只修复了妨碍宿主品酒的问题,其他一概未进行修复。”

  这还好,姜枫总算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系统又提示:

  “……

  剩余时间:55分;

  完成进度:0%。”

  时间越来越紧迫了,姜枫心里忍不住产生了一丝紧张感。

  这时候,陈品森已经打开了那瓶中国红的“长城”,然后倒入了一个醒酒器中,对严佳说:“佳佳,这个醒酒器,我还是让佣人提前拿来的,这二楼的炒菜区连个醒酒器都没有。本来,我们到大酒店去,有专业人员帮助醒酒,也有很多好菜配得上这些好酒,但这里的炒菜区就是肉多,上好的海鲜都没有。”

  严佳却说:“这都不要紧,吃什么我无所谓,我只要品一品你带来的酒,就可以了。而这个问题,你不是已经解决了吗?”

  “解决是当然解决了。”陈品森口气就大了,“佳佳,说实话啊,在这个学校里,还真没什么问题,是我解决不了的……”

  严佳:“不扯别的,我们就品酒。”

  陈品森装B 失败,但还是强制性地笑了笑。

  他发现姜枫一直盯着红酒的瓶子,就用嘲弄的口吻说:“姜枫学弟,这个酒,它认识你,你不认识它吧?”

  姜枫却想了想说:“我在超市里,看到过一瓶酒,也是长城牌子的,卖19.8元。”

  一旁的严佳忍不住用手捂住了嘴巴,有些忍俊不禁。

  陈品森却差点吐血,他用手指了指姜枫,说:“我怎么说你好呢!我这就给你普及一下关于这瓶‘中粮长城桑干酒庄奥运超越2008干红葡萄酒’的知识了!”

  但不等陈品森显摆,严佳却已经接过了话头:

  “这款超越2008年,是长城桑干酒庄的干红。

  长城桑干酒庄为中粮集团所拥有,坐落于河北桑干河畔,因与首都紫禁城中轴同处一脉,被喻为“龙脉上的酒庄”,是1978年经国家五部委选定的国家级葡萄酒科研基地,也是中国第一瓶干型葡萄酒的诞生地。

  而这款中国红的超越2008干红,以2001年的赤霞珠历经7年酿造,为了配合2008年奥运会大喜的年份,只发售了2008瓶限量珍藏版,作为奥运会专门的合作酒款,还被送给国际知名人士。我说的没错吧?”

  严佳介绍得非常专业,背后应该研究得挺透的。

  陈品森伸出一个大拇指:

  “严佳,你不愧是我们‘品酒选修课’的班长,也不愧是我们学校社团‘葡萄酒爱好者俱乐部’的会长,连这款国产葡萄酒的价值,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我还在担心,你看到我拿着一款国产葡萄酒来,会跟这位不懂酒的学弟一样,认为它是十几二十块的便宜货,没文化真可怕。幸好你实货!”

  严佳却笑笑说:“我刚才还在想,平常开宝马、戴劳力士、穿阿玛依的陈少,今天怎么带了一瓶长城来?我看到是限量珍藏版,才终于理解了。”

  陈品森更加得意了:“佳佳,你终于理解,不论做什么我都是讲究品质的,对吧?”

  严佳却摇了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理解的是,不论做什么,你都喜欢装……那个,你懂得的。”

  还能装什么,当然是装B。虽然严佳没有说得很明了,陈品森脸色还是尴尬了一下。

  陈品森没办法对严佳发火,就看姜枫越来越不顺眼。

  忽然,他想起,姜枫是不能喝酒的,那次在品酒课上因为喝了一口酒被送医院的场景,铭刻在所有上课学生的记忆里,陈品森也印象深刻。

  想到这一茬,陈品森就好像找到了把姜枫支走的办法,就说:“酒应该醒得差不多了,我们要开始品酒了。”

  严佳也想早点一尝桑干超越2008限量珍藏版的味道,“好啊。”

  陈品森不再多说,就在三个高脚杯中,都斟了一小杯的酒,一杯给严佳,一杯给自己,另外一杯要给姜枫。

  严佳却出手阻止了,说:“陈少,姜枫不能喝酒,你不是不知道。”

  “哦,我怎么就忘记了呢?”陈品森装作才想起来,“对啊,第一次上品酒课,姜枫学弟就因为酒精过敏被送医院了。

  佳佳,既然姜枫不能喝酒,要不这样吧,我让他们先上主食,让姜枫吃饱肚子,就可以自己去做自己的事了。我还有很多关于葡萄酒的问题要跟你交流呢,让一个不能喝酒的人,看着我们喝其实也挺残忍的,你说是不是?”

  严佳当时只想让姜枫当“护花使者”,却没有考虑姜枫的感受。让一个酒精过敏的人,看着他们喝酒,的确好像有些不太人道。严佳就犹豫了,“这样的话,倒也是……”

  严佳话还未说完,姜枫却对严佳说:“佳姐,你不用担心,我现在已经可以喝酒了。”

  说着,姜枫就将那小半杯酒拿了过来,放到嘴边去喝。

  严佳赶紧把酒杯夺过来:“姜枫,这个事情不开玩笑的。”

  她担心,姜枫是为了保护她而不想离开,才说自己能喝的,等会再度严重酒精过敏就麻烦了。

  陈品森也说:“姜枫学弟,你别逞能。我知道,大部分酒精过敏者,是遗传的,治不好的。你这个酒喝下去,恐怕又得送医院,我们品酒的事情,也要被你给耽误。我劝你,还是吃一碗饭,自己去做自己的事吧。”

  陈品森的目的,就是把姜枫给支走。

  可对姜枫来说,今天这个酒,他是必须喝的。

  “1项品酒技能”,正在等着他领取呢,尽管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但他还是很期待的。

  系统又提示:

  “……

  剩余时间:35分;

  完成进度:0%。”

  姜枫得赶紧完成任务,否则时间恐怕就不够了。但现在,酒杯被严佳抢过去了。严佳担心他会再次酒精过敏,肯定不会同意他喝酒。

  没办法了,姜枫只好使用声东击西这一招了。

  “哎,邹老师,你怎么来了?”姜枫煞有介事地朝门口的方向打了一个招呼。

  邹老师,是一个给他们上“品酒课”的油腻中年教师。

  严佳和陈品森的目光都朝门口投去,可他们连油腻邹老师的影子都没看到。

  等他们的目光回到姜枫的身上,却发现姜枫已经将酒杯放到了嘴边。

  “姜枫,你不能喝酒!”严佳的脸上满是担心,心里都满是自责,要是这次姜枫因为酒精过敏而出事,那都是因为自己!

  “这小子,是要干嘛!非得把我好好的约会给搅黄不可啊!”

  陈品森几乎可以看到,等会姜枫剧烈呕吐、呼吸困难的场景了,到时候自己又不能不管,只能送他去医院了!哎,好好的一顿晚餐就这么黄了。

  可他们担心的事情好像都没发生。

  一分钟之后,姜枫还是没事,两分钟、三分钟之后也都没事。

  严佳和陈品森就都有些奇怪了,上次姜枫几乎是在碰到酒之后的几秒钟内,酒精过敏就发作了。在医学上,这叫迅发性酒精过敏。

  但,奇怪的是,这回姜枫却没状况!

  “我的酒精过敏真的好了。”姜枫朝他们笑了笑说,“所以,我现在喝酒也没事了。”

  “会不会从迅发性过敏,变成迟发性了?”陈品森打量着姜枫,“你小子别撑啊,等会出事了,我可不管的啊!”

  “不用你负责。”姜枫说,过了好一会儿他还是没事,就又说,“我现在能喝酒了,可以留下来了吧?”

  严佳也很高兴姜枫的酒精过敏症已经消失了,就说:“你当然可以留下来。”

  陈品森很不乐意看到姜枫继续在这里当“电灯泡”,但是他也没有理由赶他走,否则显得自己太小气了一下。

  就在这时,姜枫的脑海里,又想起了“嘭”的一声。

  姜枫心中一乐,难道游戏系统已经给他“1个品酒技能”的奖励了?但话说,不是要“喝完一瓶顶级国产葡萄酒佳酿”,才会给奖励吗?他才喝了四分之一杯还没到。

  朝界面上看去,只见系统提示:“宿主成功饮酒,为宿主增加两个点的酒量。”

  “两个点的酒量?这是什么?难道这就是所谓的1个品酒技能吗?”

  系统又给出了解释:

  “酒量不是技能,这是为方便宿主品酒,按需增加的。1个品酒技能,需要宿主喝完一瓶超越2008方可获得奖励。”

  早说啊,容易误会!这2个点的酒量原来是白送的。

  但那个“品酒技能”还是一个谜,姜枫很想早点知道到底是什么。

  姜枫的目光就投向了那个醒酒器,刚才的那一整瓶酒都在里面。

  这时候,陈品森又在严佳面前开始装B的操作了。

  只见他举起酒杯,晃动着那红色的液体,说:“色、香、味是食物的灵魂,同时也是一切品酒活动的基础,对应的方法,就是观、闻、尝……这是我最近的感悟,佳佳,你说我总结的对不对……”

  严佳却不给面子地说:“这些恐怕不是你总结出来的吧,教科书上都有。”

  陈品森又遭到一击,但不肯完全承认:“没错,教科书上也是这么说的。但我这是经过了品酒实践印证了的,从理论到实践,再从实践到理论,这是一种升华啊,你不觉得吗……”

  就在陈品森缠着严佳说活的当儿,姜枫却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将酒倒入自己的杯子里,然后悄悄地喝了起来。

  有点涩、有点不习惯。这是初饮者常有的感受,姜枫忍受这种不适,连续喝着。

  他得赶紧把一瓶给弄下去。

  系统给他增加的酒量点,这会儿派上了用场。当他将醒酒器中的酒喝得差不多了,也没什么醉意。

  这时候,严佳对陈品森这个话痨不想忍了,就说:“我们不扯别的,尝一下酒吧。”

  陈品森这才住嘴,道:“对、对,先品尝一下我带的桑干奥运超越2008,然后再说我们的品酒感受,会更有针对性。”

  他抓起了醒酒器,怎么这么轻?再一看,“这特么,酒呢?”

  醒酒器里,已经空了!

  只有瓶底残留的一丝红红,说明里面刚刚的确是有酒。

  陈品森的目光,怀疑地转向了姜枫。

  只见姜枫正朝他露出洁白的门牙,笑着:

  “刚我喝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