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顶级品酒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有异性没人性

顶级品酒游戏 笔龙胆1 2859 2019.06.11 10:40

  几个碎瓶,被搁在一个托盘中,拿到了包厢里。

  李裕忙凑上去,看了一眼,有些兴奋地说:“确认过眼神,这不是82的拉菲呀,我看到瓶子上写着2000年!”

  严佳也瞄了一眼酒标,说:“这还需要确认什么眼神?酒标上很清楚的,这是2000年的。这是好事,82年的拉菲要三四万一瓶,这些不是的话,要便宜得多了。”

  “真的吗?”严佳松了一口气,“我们餐厅里,做得最多的是咖啡、啤酒和鸡尾酒,红酒也只是做一些女生喜欢的甜酒,高档的红酒不怎么做。但我也听过拉菲的名头,这次摔碎了一瓶,只知道惹到麻烦了,有点懵,竟然都忘记去辨别是什么年份的拉菲了。这也怪我,对年份酒什么的,不太了解。”

  严佳却说:“这也正常,红酒的世界太复杂,你主营不是红酒,了解得少也可以理解。我想问下,这三瓶酒,客人跟你要多少赔偿?”

  “十万五千。”张曼欣脱口而出,“本来,今天客人来吃晚饭时是要喝的。但是,因为他请客的对象因事误机,要明天才到宁州,所以晚餐也推到了明天。但我如实跟客人说了他的酒被摔碎的事情。

  客人很不高兴,但他说,因为我提前跟他说明了失误,他也不想为难我们。就按照市场价,每瓶拉菲三万五,一共赔偿十万五,或者在明天晚餐前,我们能为他找到三瓶同样的拉菲也是可以的。”

  “这么看来,这个客人,倒也不是想要借机敲诈一笔的主。”姜枫推测。

  “我觉得也不是。”张曼欣说,“毕竟,也是来过两次的客人了,他是喜欢我们这里的牛排和环境,才回头来的。而且,我看得出,这位‘贵客’也是正经的生意人,应该不会敲诈我们。”

  李裕听到张曼欣似乎对那个客人抱有好感,心里就有些酸酸的:

  “曼欣,单从外表上我们是看不出一个人的,他是不是正经生意人,还真不好说,但至少也不是那种大气的男人。如果换作我的话,就不要你赔钱了!”

  张曼欣笑了笑说:“李裕,谢谢你。可惜,你不是那位客人。”

  张曼欣也知道,李裕的这种话,无非也是说说的。

  “老板娘,如果你能确定,那个客人不是想要敲诈你的话,我只能说,那个客人根本就不懂红酒。”严佳说出了一句让大家惊讶的话。

  “为什么?”张曼欣不知道严佳是什么意思。

  严佳从托盘中,拿起了粘在酒标上的玻璃碎片:

  “首先,我们刚才已经说过了,只有82年的正牌拉菲,才值三四万,而他的这个酒是2000年的,目前市场价也就一万五左右,但是他还要你赔三万五一瓶,这如果不是讹你,那就是不懂酒。”

  李裕一听就说:“我看那个客人,就是想讹人。我们可以报警,告他敲诈!要不,我来打电话?”

  “等等,李裕,我话还没说完呢。”严佳制止道,“其实,他这个酒,一万五一瓶也不值。”

  这话,让众人更加吃惊了。

  “难道是假酒?”李裕更加兴奋了,“如果是假酒的话,我们真的要报警了!不排除,有些人就是故意拿假酒存放在别人店里,万一被打碎的话,他们就要求按正牌酒赔偿,一下子就能赚好几万!”

  “人心真有这么险恶吗?”张曼欣再度担心起来。

  李裕一本正经地说:“当然有!坏人多得是,比如你老公,还有这个所谓的‘贵客’!”

  张曼欣被李裕说懵了,一下子不知该说什么。

  严佳却说:“李裕,别在这里危言耸听,这个酒不是假酒。”

  “啊?不是假酒?”李裕顿时又哑了。

  严佳继续说:“我之所以说这个拉菲根本不值一万五,是因为拉菲,有大小之分。2000年的大拉菲值一万五,但这个是小拉菲。”

  李裕睁大眼睛问:“拉菲还有大小之分?”他对葡萄酒没什么研究。

  大拉菲和小拉菲,姜枫也是听说过的,就在一旁回答说:“没错,拉菲是有大、小之分的,这就跟老婆也是有大小之分一样。”

  李裕一听乐了:“呵呵,姜枫,没看出来嘛?你还挺大男子主义的嘛,老婆还有大小之分?你是生活在旧社会吗?我啊,只要一个老婆就足够了。”

  说着,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向着张曼欣投去,含情脉脉、又贱贱的样子。

  但是,张曼欣却好像根本无感,反而对李裕说:“你先别说话了,我很想听听严佳给我们讲解大小拉菲的差别。

  今天虽然发生了失误,但是我也长教训了,我要多向严佳学学葡萄酒的知识,这样以后就算有人真想骗我,我也不会受骗。”

  严佳见张曼欣一副好学的样子,就说:“其实,刚才姜枫把拉菲的大小之分,比喻成大小老婆之分,还是挺贴切的呢。

  这大小拉菲,就跟大小老婆一样。大老婆是正房,就值钱,小老婆是偏房,就不值钱。

  拉菲也一样,大拉菲是正牌,很贵;小老婆是副牌,就便宜。拿2000年的拉菲来说吧,2000年也是拉菲的好年份,大拉菲可以卖到一万五一瓶,但是小拉菲,就只能卖到3500左右了。”

  “相差这么大啊?”张曼欣很吃惊,“那么,这三瓶摔碎的真的是小拉菲吗?”

  严佳肯定地点了点头:“当然。要区分大拉菲和小拉菲,只要从下面两点,基本就能辨识出来了:

  第一点,大拉菲,就是拉菲古堡,全名是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小拉菲,就是拉菲珍宝,全名是CARRUADES DE LAFITE,在酒标上这就是最大的区别了。

  第二,就看她们的的帽签,小拉菲有黄条和蓝条,大拉菲没有;小拉菲帽签上是五支箭的图案,大拉菲上是庄园图案。帽签顶部也可以看出不一样,大拉菲的做工更加别致,一分价钱一分货嘛!”

  张曼欣听后,就从托盘中捡起了那张粘着碎玻璃的酒标,仔细地看了看,果然,上面是“CARRUADES DE LAFITE”,另外,在帽签上,她也看到了黄条和蓝条:“看来,真的是小拉菲。”

  经张曼欣这么一说,这三瓶酒是小拉菲无疑了。

  “曼欣,我们现在就给那个客人打电话,告诉他,想要十万五,没门!”李裕忿忿地说。

  张曼欣想了想,道:“我想,这位客人,可能是不知道这些酒的真实价值。我这就打电话,跟他说明一下。如果每瓶是三千多,一共也不过是一万多,我到闺蜜那里想想办法,还是能赔给他的。”

  这时候,姜枫的脑海又响起了“嘭”的声音,系统提示:

  “新手任务:解决老板娘张曼欣的当务之急;

  任务奖励:1瓶82年拉菲;

  任务辅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知识点:

  任务时限:1天;

  剩余时间:22时51分8秒;

  完成进度:0。

  请宿主尽快完成任务。”

  如果这个系统不提醒的话,姜枫就差点忘记了这个任务,那1瓶82年拉菲的奖品也就没了!

  想到这个,姜枫劲儿来了,说:“张姐,等会你跟那个客人说,我愿意赔他的钱!”

  姜枫想过了,现在既然确定那只是小拉菲,那么三瓶一共也就万把块,等他拿到了82年拉菲的奖励之后,就能卖三四万,他还是能大赚一笔的。

  虽然现在他一万块也是拿不出来的,但跟人家借一下还是能借到的,毕竟他姜枫的信用还没有透支。

  “这个不行,你一个学生哪来的钱,”张曼欣却贴心地说,“既然在我店里摔破的,就应该店里来赔。”

  姜枫却说:“张姐,你就别跟我客气了。是我坏的事,就应该我来承担责任。毕竟你这里是餐厅,假如你这次不让我赔偿,以后其他员工打碎了你店里的饮料、杯盘和其他器物,你也不让他们赔嘛?那样的话,你肯定会关门大吉。总之,张姐你的好心,我们打工的已经知道了。但是,该咱的责任,必须由咱承担。况且,我马上要有钱了,真的,你不用为我担心。”

  李裕其实一直在为张曼欣的餐厅状况担忧,现在听姜枫这么说,也凑了上来:“曼欣,既然姜枫这么说,你就让他赔吧。他也是一个成年人了,该承担的责任,还是得承担,也算是一个教训吧。年轻人吃点教训,这对他的成长有好处。”

  姜枫本来也是这个意思,但这话从李裕嘴里说出来,听着就是不舒服。

  你这家伙,就是典型的有异性没人性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