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顶级品酒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我可以试一试

顶级品酒游戏 笔龙胆1 2865 2019.06.24 11:31

  黑娘就看向了严佳,提醒道:“严美女,你已经赢了第一场,等于是把你朋友一万块的欠债都清了。你可以选择停止,也可以选择继续第二场的‘盲品’对决,就看你自己了。”

  严佳看向身旁姜枫,问道:“你看怎么样?”

  不等姜枫说话,李裕就兴奋地插话进来:“佳姐威武!帮我再赢他们二万块!”

  李裕就是这样的家伙,好了伤疤忘了疼。严佳刚刚帮他还了债,他马上想要再赢二万了!

  严佳不去理她,又问姜枫:“我主要听你的意见。”

  那我的意见呢?李裕心里抱怨,怎么就没有人听听我的意见呢?

  每次跟姜枫在一起的时候,都特没存在感。

  姜枫不喜不忧地说:“我觉得也应该继续比下去。”

  你还没玩够呀?严佳都开始替自己担忧了。她自己再清楚不过了,刚才的获胜,带有太多运气的成分在。那瓶白诗南葡萄酒,她正好在前不久喝到过,那金黄的色泽和光晕,透着新鲜的苹果和榅桲的清香,今天还记忆犹新,否则她是不可能一下子品出来的。

  说不定,她也会跟纹身大膀子一样,把它错认为是霞多丽。

  在白葡萄酒世界中,霞多丽葡萄是当之无愧的“女王”,法国勃艮第Bourgogne的大部分优质名品都酿自这一品种。如今,霞多丽的品种早已遍植全球,在西班牙和意大利也有着出众的表现,酒香以榛子、蜂蜜、山楂花和刺槐花的香气为主,有时还会散发鲜奶油、烤面包的甜香,酒体丰腴,风味复杂,款款美酒,让人垂涎欲滴。

  而白诗南,则是法国卢瓦河谷Val de Loire产区典型的白葡萄品种,酿出的干白葡萄酒优雅、活跃、稠密而富有美感,它酿造的甜白葡萄酒极其出色,口味丰富,充溢着蜂蜜、刺槐花、椴花和榅桲汁的混合气息。如霞多丽一样,白诗南的足迹也遍及全球,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利福尼亚都有她的身影。

  两种不同的白葡萄酒,当然是有区别的,这就像“女王”和“公主”的区别。

  但霞多丽比白诗南,更为多变、善于伪装,又加上霞多丽和白诗南的香气中,都含有蜂蜜、刺槐花香气,很容易让对白葡萄酒不是特别熟悉的人搞混。

  纹身大膀子就是这样被迷惑了,把白诗南看成了霞多丽。这就好比去相亲,把未来的丈母娘,错认为是相亲对象了。

  后果很严重。

  直接输了一万块。

  但严佳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假如再比下去的话,她也很有可能犯纹身大膀子一样的错误。所以,严佳轻声对姜枫说:“你想玩‘盲品’的话,我回去陪你慢慢玩。等会我们就带几瓶酒回去,怎么样?”

  她想,就算从黑娘的酒窖里买个三四瓶酒回去,最多损失两三千,可这种“盲品”的打赌是没底的,真不是她们学生玩得起的。

  可姜枫却说:“佳姐,今天我必须赚到3.5万,时间不多,只剩下20分钟了。”

  这已经是严佳第二次听姜枫这么说了,会不会他真的欠人巨款?严佳急着问:“赚不到会怎么样?”

  姜枫郑重地回答:“赚不到,会死人的。”对姜枫而言,系统不让他晋级,会自动卸载,真的跟“会死人”一样严重。

  严佳感觉问题是真的严重了,她咬咬牙说:“姜枫,那我继续帮你比下去,但事后,你一定要告诉我,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姜枫见只剩下了19分钟,跟严佳多解释已经来不及了,就说:“好,等赢了三万五,我就告诉你。”

  严佳就对黑娘说:“开始吧。”

  纹身大膀子也哼笑一声,说:“开始吧。”

  黑娘没说什么,只是点下头,然后让酒保将第一支葡萄酒撤下去,用第二支戴了套的葡萄酒给他们斟上。

  严佳和纹身大膀子,也都开始了盲品。

  一会儿之后,严佳在她的卡片上写了几个字,纹身大膀子也在卡片上写了几个字,一同翻到背面,推到了黑娘的面前。

  黑娘将两张卡片,一同翻了过来,只见严佳的卡片上写着“Merlot ”“Pomerol”,纹身大膀子的卡片上写着“梅诺”“波美侯”。

  众人的眼睛都睁得大了点,姜枫和李裕都不太明白这是啥意思。

  黑娘看出了有些人的不懂,就说:“没错,这支酒,就是来自波美侯的梅诺,严美女写的是法文,同一个意思,所以两人都对。

  还要不要进行下一轮?

  假如进行下一轮,严美女输了就要支付2万;大膀子输了就要支付3万,因为你是第二轮的发起者,之前的一万也要累加上去的。”

  这种酒赌,只会越来越激烈,让人骑虎难下。

  纹身大膀子因为跟严佳战平,所以开始牛掰了起来:

  “小美女,我告诉你。之前我会输给你,是因为白葡萄酒不是我的强项。现在,是红葡萄酒,我很在行,你是比不过我的。不如现在认输退出,只要给我们一万就行了。但如果继续下去的话,我保证你会输得很惨。”

  比赛都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让严佳主动认输,严佳做不到。

  况且,她的民警哥哥这会儿应该也已经在路上了,大不了也让他哥哥来收拾这个烂摊子。

  在姜枫面前,她是姐;但在她自己哥哥面前,她是任性的小妹。

  这么一想,严佳的赌性也上来了:“继续。”

  一旁的李裕又喊了起来:“严学姐威武!给我们赢他个3万块!”

  对方的队友中也有人听不下去了,喊道:“赢你妹!要赢的是我们!”

  ……

  “都闭嘴。”黑娘用一惯磁性的声音道,“盲品需要安静,管不好自己的嘴,就都给我滚出去。”

  李裕和其他人都不敢再说话了,黑娘这个女人好像天生具备一种霸气,让你在她的地盘上不敢放肆。

  姜枫在一旁想,为什么这个女人能够hold得住?也许最大的优势在于她不像一个女人。

  “我们来进入下一个阶段,为不浪费这么好的酒,还是继续用这瓶梅诺,”黑娘磁性的声音再度响起,“现在,请说出这瓶酒,出自哪一个庄园?”

  难度是越来越高了。

  法国著名品酒大师艾芙林.马勒尼克曾在他的书《葡萄酒圣经》里写到:当你问我:“你知道X酒庄吗?”“那么Y酒庄呢?”当我回答“NO”的时候,你千万别太吃惊,因为法国境内有大致170000个酒庄。

  随意给你一瓶葡萄酒,然后让你说出来自哪一个庄园,就等于是让你说出,这瓶酒是属于17万个酒庄中的哪一瓶?好像只能凭运气了。

  不过,一般情况下,用来盲品的葡萄酒都是市面上比较流行的葡萄酒,所以作为资深的品酒师应该在平时都比较注意积累所喝过的葡萄酒味道,所以相对会容易些。

  饶是如此,难度还是非常大,而且有很大拼运气的成分。

  严佳也明显感到吃力了。

  纹身大膀子,花了好久好像也没品出来。

  几分钟很快过去了,黑娘说道:“请把答案写在卡片上。”

  这时候纹身大膀子忽然说:“我请求换人。”

  他这话一出,姜枫他们都愣了下。

  “换人?开玩笑吧!”李裕不满地说,“不行就认输!”

  纹身大膀子却冷哼一声说:“在‘喝不醉酒吧’盲品,本来就可以换人。是你无知,才认为不可以换人。”

  严佳和姜枫都看向了黑娘。

  黑娘果然点了点头:“今天你们比试是两个团队,可以换人。除了刚才跟我去拿酒的,其他人都可以上场。这对大家都是公平的,谁的水平高都可以代表团队出战。”

  对方战队里就走出一个娃娃脸,初一看才十来岁,但再一看,才发现其实也有二三十岁了。这人一对死鱼眼,但是好像很执着,或者说是一根筋,有点精神分裂的样子。但,往往是这种人,专业水平可能很高。

  姜枫一方算是看出了,对方是团队作战,也许某人擅长辨别品种、产地,其他人却擅长辨别酒庄和年份。

  “我们也要换人。”李裕很气愤地喊道。

  但话一出口,他就觉得错了,因为他们战队中,严佳已经是最高水平了,还能换谁?

  严佳白了他一眼:“李裕,你要换谁?你想自己上吗?”

  “我干嘛总是多嘴呢?”李裕用手轻轻扇了扇自己的左颊,“严学姐,你的水平最高,没法换。”

  这个时候,姜枫却淡淡地开口:“其实,我可以试一试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